捧杀

捧杀

作者:我很怕热 分类:短篇女频 更新时间:2021-10-25 18:01:59

最新章节:第四十二章 番外 状态:已完结

捧杀简介:禾苗重生了。 她只有两个目标: 1.趁她那个裱子样的继母没赶她走之前,她要先下手为强。 2.从小捧杀她那个继母的儿子,让他变成旁人都受不了的性格。 花了五年,禾苗成功了。 唯有一点是禾苗意料之外的是,这个性格别扭的“弟弟”对她起了别的心思。 装傻充愣心机伪白莲VS性格缺陷固执阴暗小狼狗 养成系黑化犬。 - 何歧明原本以为禾苗是块糖,他想一直含在嘴里,后来上了瘾,他就想要霸占她的身体和她所有的温柔,最后禾苗背叛他的时候,他只想亲手把她杀死丢在梦里。 我是属于你的。 所以不管怎样,你他妈必须是我的。 ↑↑↑ 女主对男主坏坏坏坏坏。 男主性格缺陷,极度骄横,相当会吃醋。(划重点!) HE。 伪关系续存期间,男女主不会谈恋爱。

推荐阅读: 伴生    近我者甜    蜜桃甜    诱情深陷    在冷漠的他怀里撒个娇    难攀    余烬燎原    蛊惑    裙摆    厚爱   

《捧杀》章节试读

  楼下响起一连串整齐有序的脚步声,禾家几乎所有的仆人都为即将到来的男人,迎过去,提前站在门口等候。

  房间里,黑漆漆的。墙上的挂钟安静地吊着,“吧嗒吧嗒”长长的指针悄悄往前挪了一格,指向了五。

  一辆亮黑色的迈巴赫准时的停到了别墅门前。

  众人恭谨地低头,在门口站成两排,管家陈伯走上前,正好车门打开,一只男人的手扶在门上,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就连圆润的指甲边缘都被打理的很好,没有一丝毛糙。

  男人下了车,黑色卷曲的头发,一双藏着锋芒的丹凤眼,薄唇微抿,纤细的唇线溢出点刻薄的味道。男人的五官似是独得上天宠爱,宛若精雕细琢过,与寡淡清冷的气质相符,他随意将公文包递过陈伯,漫不经心地问:

  “今天家里发生什么了?”

  陈伯顺其自然地接过,照常汇报禾家每天的情况,他悄声说:“一切都很好,今天的食物全都吃完了,也没有吵闹。”

  男人走进门,单手解开外面的黑色西装外套,将它搁到旁边的衣架上,眼睑一垂,看不清他的神色,淡淡地“嗯”了一声。

  屋外又响起了脚步声,与之前的不同,这回是一个人的脚步,缓慢,沉稳。

  傍晚即将降临,惨淡的夕阳洒满大地,光秃秃的枝芽被风吹得摇晃,在橘红似血的光芒照耀下,生出无数诡秘暗影。房间里,是一片非常纯粹的、不掺任何杂质的黑暗,一丝光线也没有。

  随着脚步声逐渐清晰,被黑暗笼罩的身影微微动了动。

  禾苗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阳光了。

  一开始,她压根就适应不了黑暗,她使劲瞪大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的景物,却看不到。因为她的手被捆绑,眼睛上蒙了一层碧绿色的丝绸带。

  好像还是她给男人过二十五岁生日的时候,她买了一个特别大的草莓蛋糕。

  店员还特地在蛋糕盒子上,用丝带扎了个蝴蝶结。

  却没想到,用到了她自己身上。

  时间久了,禾苗也接受了这个现实,她被困在自己的家里,自己的房间里,寸步难移。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离开过这个房间了,也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看见过外面的世界。

  何歧明给她建立了一个牢笼,她一直在挣扎,可是她飞不出去。

  不过现在她甚至有些庆幸,至少她还能听到窗帘轻轻拍打墙壁的声音。

  何歧明走进禾苗的房间,在她面前站定。

  他伏下身子,冰凉的指尖贴上她的面庞,细细的游移,像一条冷冰湿滑的阴蛇一圈圈地缠绕裹覆,然后往下,何歧明在她的唇上摸了很久,他的眼神逐渐从冷寂慢慢露出类似于野兽掠夺的目光,眸色深沉,他轻嘬她圆润的耳朵,嗓音甜腻:

  “禾苗,为什么今天什么话都不说?”

  禾苗忍不住身体打颤,她咬牙忍受他的触碰,没有说话。

  她有点怕他,也有点恨面前的这个男人。

  什么时候起何歧明这个弟弟开始不受她的掌控了呢?他悄无声息的一点点的侵/略她的人生。

  聪明反被聪明误,大概说的就是她了。

  何歧明也不在意她会不会回应他,他先从耳朵慢慢移到额头,然后顺直往下,划过鼻梁,停在鼻尖轻咬,最终那好看的唇贴住了她有些干皱的唇,明明是糟糕的触感,可是男人却一点都不介意,他细细地舔过一遍,任何角落都不肯放过,稍微急促地喘着:

  “禾苗,张嘴。”

  禾苗终于出声,语气很冷,“你对着曾经是你姐姐的人,做这种事情就会特别性起是不是?”

  她抬头,虽然看不清男人的脸,但是她能感觉到灼热的目光,她抬腿往前踹了一脚,却扑了空,吼怒:“你就是个变态!”

  “可是爸爸妈妈已经离婚了。”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禾苗冷笑,“那你就能对我做这种事?”

  何歧明半晌没有说话,他眯了眯眼,手指捏住了她的下颚,硬是让她张开了唇,湿滑的舌头分开她的牙关,撩动她的舌尖,像是怎么样也填不满的欲望黑洞,贪婪地汲取她的甘甜,禾苗根本来不及吞咽,缠绵的唾液从她嘴角下溢出,扯出时牵扯出一道银丝。

  “小的时候,你明明就厌恶我,却装出一副喜欢我的样子,刻意诱导,指望我听你的话。”

  “是你造就了我,”何歧明的眼眸已然是黑暗诡丽,□□的气息逐渐蔓延,他又接了下去,

  “可你又不要我。”

  手指解开她胸前的纽扣,自上而下,露出成熟女人的曼妙身材洁白如玉的肌肤,隐隐散发出女人特有的芳香。

  “这又怎么算?”

  “嗯?”

  禾苗哑口无言。

  因为何歧明确实说的没错。

  ……

  床吱吱呀呀的摇晃。

  只剩下一阵萎靡的滋滋声。

  禾苗被迫仰起头承受的那一瞬间,她眼前的丝带一下子被男人解开,眼前的景物不管情愿与否都映入眼底,包括眼前这个男人。

  昏暗的光线让何歧明的脸半隐在阴影里,刘海细散,眼神攻占掠夺,紧紧盯着她,高挺的鼻梁和线条刚毅的面部轮廓,半开的双唇轻喘,因为激烈的动作,薄唇红润。那双丹凤眼细细长长的,映着她红晕的脸上耻辱的反应。

  他低低叫她,故意让她觉得羞臊:

  “姐姐。”

  声音性感而沙哑。

  禾苗闭上眼,重生过一次,她的结局依旧是想逃,想躲避,想从这一切中得到解脱。

  原来他早就看穿她的内心,看着她虚伪作假的接近他。

  她给他的感情,关心,理解,在意,全是假的。

  但是何歧明不戳破,不揭穿,阴测测地接受她的接近示好。

  在她以为一切都按照她所规划的那样,他却出其不意地恶狠狠地往她腿上咬了一口,这一口狠绝,执拗,血肉模糊,令她摆脱不得。

  “何歧明。”

  她的睫毛颤抖了两下,迅速从眼角滑过一滴眼泪。

  “我不会爱你的。”

  动作微顿,何歧明重新吻上她的唇,堵住那些他不想听的话,淡淡道:

  “那就恨我。”

  躺在他身下的女人白皙的皮肤看起来是那么健康,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脸蛋微微透着淡红,手臂依然那么细,腰肢仿佛一折就会折断,眼睛是无辜的杏仁眼,明明是惨兮兮的模样,眸底却透着冰冷。

  他最爱的女人身上,让他最痴迷执拗的地方,就是她的眼睛

  ——

  可怜巴巴的、无害的、自以为将恨意掩藏很好的望着他。

  从他搬到禾家的第一天,碰到禾苗开始。

  她就这样一直看着他了。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捧杀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催更小说,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捧杀》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捧杀》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