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密码:蜥蜴之髯

死亡密码:蜥蜴之髯

作者:藤萍 分类:悬疑灵异 更新时间:2021-10-27 10:20:43

最新章节:第三十七章 终局 状态:已完结

死亡密码:蜥蜴之髯简介:刑侦总队密码组是培训、任命和派遣情报人员的机构,他们的任务是通过犯罪现场留下的诡异痕迹探索凶案背后的动机,进而追捕凶手。 几起诡异至极的命案接连发生,案发现场皆留下了诡谲莫名的密码,而这些密码似乎都跟一个进行违禁人体实验的秘密机构相关。腐烂变异的动物尸体、扑朔迷离的国王游戏、闻所未闻的恐怖病毒……这一切究竟预示着什么?异化感染的元凶究竟是谁?细微线索中隐藏的罪案真相*后能否大白天下? 深挖罪案背后的禁忌真相,密码,从未如此令人抗拒。

《死亡密码:蜥蜴之髯》章节试读

  F省公安厅副局长邱添虎最近一直在追查一个叫沃德的阿拉伯人。根据一个星期前“花之密语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供述,在春林山庄一期的某一栋别墅里,潜藏着私人地下室。那个地下室里藏有不计其数的人头,都是被沃德引诱并杀害之后的“藏品”。

  “花之密语”案件里的凶手张少明不过是沃德案件的受害者,因为受害时年纪幼小、心理不健全,导致他从受害者变成模仿犯。张少明连环凶杀模仿案杀了二十一个受害者,而根据他的供述,在沃德的地下室里可能还有更多的人体标本。

  这些被杀害的人是谁?张少明描述中的那个“开满了黄色玫瑰、潜藏着众多人头的别墅”究竟在哪里?在对春林山庄的实际搜查中没有找到那栋别墅,之后警方根据张少明的供述在环境相似的四个地点都做了地毯式的搜查,依然没有找到那栋别墅。而在外国人信息库数据中,并不存在一个阿拉伯人沃德,张少明口中的那个阿拉伯肥佬似乎只在租用希泊蓝酒店外的那片空地时,在合同上留下了一个名字和护照号码。

  那张租赁合同上的名字叫作沃德·西姆森,这不太像一个阿拉伯名字,而护照号码查无此号——是一个假证件。

  一个可能做下骇人听闻的凶杀案的凶手销声匿迹,并且没有留下丝毫证据,这让邱添虎非常不安。他召开过专案会议讨论过“沃德案”发生的可能性,包括这是不是张少明用以脱罪的借口,或者是他在精神异常的状态下出现的幻觉,但参与会议的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是事实的可能性更大。

  他们之所以没能找到那栋藏匿着罪证的别墅,更大的可能是沃德当年遭遇了麻烦,而他在解决了麻烦之后,带走了所有的东西,毁灭了一切证据,包括那栋别墅。这个“沃德”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在中国停留的目的是什么?一切都非常可疑。

  如果沃德真的杀害了那么多人,为什么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的目标人群都是一些什么人呢?时隔多年,要重新启动调查必须要有新的、确实可靠的证据——例如一个身份明确的受害者。

  邱添虎为“沃德案”头痛了很久,最终以“年轻人应该更有想法”为由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了韩旌。这个有几十年刑侦经验的老刑警邱局给韩旌的建议是——时至今日,唯一的办法就是大量清查近年来的失踪人口,从中寻找在失踪前与外国人有过接触的人员名单,并且不限于阿拉伯人。

  沃德很可能并不是阿拉伯人。

  这项清查工作大部分可以由电脑完成,小部分工作需要人工核对,一时也出不来。韩旌明面上的身份在密码组,也不方便时常返回刑侦二队,案件的进展只好由李土芝偷偷摸摸地带给他。

  每周二晚上八点,是韩旌和李土芝约好交换信息的时间。

  地点为福源街麦当劳二楼转角的一个位置。

  一个肤色白皙的年轻男子坐在椅子上,他坐得非常端正,背脊挺直,有一种硬玉般清冷坚定的气质,与麦当劳的环境格格不入。

  他面前的桌上放着两杯可乐、几个汉堡和一些快堆成小山的炸鸡翅,还有两杯冰淇淋基本上已经化成了水。

  显而易见,他和什么人有约,而那人迟到了。

  因为友人没有来,桌子上的垃圾食品他并没有吃,可乐也基本没气泡了。

  这个和麦当劳欢乐餐厅的气氛格格不入的男人当然就是韩旌。

  那个和他约了八点见面,结果迟到了一个多小时,至今还不见人影的就是刑侦总队一队队长李土芝了。

  “你好。”

  李土芝没有来,韩旌背后却传来一个轻柔的女声,有个穿着蓝白条棉麻宽松衬衫、配着超短裤、露出两条又白又直的大长腿的漂亮女孩敲了敲韩旌的椅子,“帅哥,能帮个忙吗?”

  韩旌回过头来。

  女孩右手拖着一个沉重的行李箱,显然她有些拖不动了,行李箱卡在韩旌的椅子脚上,女孩左手还抓着一个餐盘,餐盘上堆着食物,那杯饮料在盘子上摇摇晃晃。

  刚才她就是用托盘敲的韩旌的椅子。

  就在韩旌回头的瞬间,那杯饮料翻倒下来,女孩尖叫一声,眼看橙汁就要泼在韩旌身上——韩旌面无表情地抓住了那个杯子,由于杯子还带着盖儿,所以橙汁并没有洒出来。

  女孩惊魂未定地看着他——他的动作太快了。

  韩旌将橙汁放回托盘,顺手帮她提了一下行李箱,让她的行李箱能从自己的椅子后面过去。

  行李箱沉重得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谢谢,谢谢,刚才真不好意思。”女孩千恩万谢地从他后面绕了过去。

  韩旌点了下头算作听见了,没有回答。

  他并不认识这个女孩。

  但对方显然有刻意接近的嫌疑,暂时不能确定她刻意接近的动机是什么。

  在这个距离刑侦总队办公地点足有半个城市的麦当劳餐厅里,认识他的人应该不多。

  她为什么这么做?

  ……

  一个人影从楼梯“嗖”的一声窜了过来,韩旌面前空了一个多小时的位置上多了个人。

  一个全身黑衣的年轻人,浓眉大眼。

  他一窜过来,带起一阵热风,二楼吃汉堡的年轻人人人侧目,好像看见了一团火,而望过去实际上只是一个普通的黑衣年轻人。

  这自带正能量气场的正是李土芝。

  “对不起迟到了,临时开了个会,老邱太啰唆了。”李土芝一口塞下半个汉堡,努力在噎死和吞下去之间挣扎,一边含含糊糊地说,“快饿死了。”

  做警察的失约太正常了,韩旌并不在意:“有事?”

  “有事,大事。”李土芝咳嗽了一声,“沃德找到了。”

  韩旌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李土芝看着他的眼睛:“你没听错,在老邱将案件交给你两天之后,我们连一个疑似的受害者都没有找到,沃德·西姆森就被找到了。”他的语气理所当然地充满了嘲讽味儿,“老邱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被找出来的,总而言之,刚才我们临时被找去开了个会,被告知沃德找到了,案件已经破了,感谢我们对沃德·西姆森案件的协助调查。”

  “沃德的案件在哪里立案的?哪个单位破的?”韩旌眉头紧皱,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太令人震惊了,他们连犯罪的证据都还没找到,案件居然就侦破了?

  “MSS第八局立的。”李土芝阴森森地说,“邱局都不知道国安曾经有过这么个案件,直到我们抓住张少明。张少明说沃德是个阿拉伯人,是肥佬,国安局反馈给我们的嫌疑人的材料就是:沃德·西姆森,真实姓名阿卜杜勒·哈克木,阿拉伯人,身高一米八二,体重一百二十三公斤,涉嫌的罪名保密,三年前被逮捕。第八局来了个电话说听说我们在调查沃德,告诉我们一声沃德在他们手里。”

  韩旌的眉心越发皱得像冰雕一样:“他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调查沃德?”

  李土芝似笑非笑:“你在密码组做的事不就是正在和他们合作?我猜他们监视了整个密码组,所以邱局把案件交给你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了。”

  韩旌摇了摇头,一字一字地说:“邱局让我主办,并没有外传,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看着李土芝,“我们甚至都还没有立案,所以消息应该是直接从邱局那里走漏的。他可能无意中告诉了什么人,而他接触的人都是高层。”

  “上面有人知道了我们在找沃德,为了让我们收手——我们要找一个什么样的沃德,他们就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沃德。”李土芝眯起眼睛,“你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

  “有人不希望我们查沃德。”韩旌的视线落在纹丝不动的可乐上,仿佛能把可乐看出一朵花来,“我们无法分辨是基于‘沃德涉嫌的罪名让他获得了绝密情报,而我们不能知道’,还是MSS里的某些人和沃德……有什么交易或联系。”

  “你怀疑MSS里面有问题?”李土芝吃了一惊,“只是因为他们不让我们查沃德?”

  “不要忘了,我们查沃德是因为他可能谋杀了几十条人命,而不是因为他可能危害国家安全。”韩旌的语气坚定而平淡,“MSS不应该也无权阻止我们调查沃德身上另外的罪行,而他们居然打了个电话,还提供了一个‘沃德’的资料,我非常奇怪……这不是正规程序,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所以?”李土芝扬了扬眉。

  “必须查下去。”韩旌顿了一顿,慢慢地说,“自己查。”

  “对!必须查下去。”李土芝笑了起来,“我们自己查!”他对着韩旌伸出手,“我和你!暂时对老邱也保密。”

  韩旌伸出手,与李土芝紧握了一下。

  “对了,我刚才上来的时候好像看见个美女的背影?”李土芝贼兮兮地说,“不会我错过了什么好事了吧?”他东张西望地找刚才那个美妙的背影,四处却没有看见。

  韩旌微微皱起了眉,“刚才那个……有点儿奇怪……”

  正说话的时候,突然间楼下响起了惊人的喧哗,二楼的人纷纷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死人啦!女厕所里有具尸体!”

  “女厕所里有个行李箱,里面是死人……”

  “天啊……”

  消息很快传了上来,大家表情各异,韩旌和李土芝站了起来,匆匆走了下去。

  李土芝,F省刑侦总队一大队队长。

  韩旌,F省刑侦总队二大队队长,目前因机密原因借调国安部密码组。

  他们是警员,既然发生案件,职责所在,必须立刻开始工作。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死亡密码:蜥蜴之髯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催更小说,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死亡密码:蜥蜴之髯》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死亡密码:蜥蜴之髯》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