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

此情可待

作者:春风十里 最新章节:推新文《总裁的哑妻》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10-26 13:15:34 人气:38

此情可待简介:姜浩辰没有想过,三年后重逢,自己竟会成了那个念念不忘的人,而曾经的情人唐蜜,竟对自己是避之不及,还有了新的男人。 唐蜜,貌美人娇易推倒,大学毕业后误打误撞成了姜氏少主的隐秘情人,她是他所有的情人中的另类,她以为他会很快的厌倦自己,但直到一年期过,他还将她圈养在身边,直到发生那件事……

《此情可待》章节试读

  姜浩辰没想到会与唐蜜是如此的重逢。

  或者说,时间这么久,他都没有想过,还会与唐蜜见面,他向来相信那句话,有些人,说了再见,就此不见。

  三年前,他看着唐蜜坐着车慢慢的驶离他的视野、他的世界,那时,只有他说了再见,唐蜜的眼睛里,不见有过多的情绪,倒是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是的,应该是解脱,也许在她的眼里,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少、暴君。

  分开后的三年,在他感觉,是那样的漫长,但她一出现在他的眼前,又感觉那漫长的三年,不过须臾,也就那样过去了。

  而这次的重逢,倒是颇具戏剧性,姜家与常家两家的老人,都开始施压,姜浩辰已经三十岁了,而那个常大小姐,也是有二十六岁了,他们订婚也有几年了,这次,两家的家长是来真的了,他们要姜浩辰快些准备结婚事宜,两家人还碰面订了日子。

  而且还请了本省最好的婚庆公司来进行全程的策划与举行。

  这天,姜浩辰被助理告知,要去拍婚纱照,他感觉很无聊,之前推三阻四了好久,但终是拖不过去了,甚至为了这一天,姜氏老爷子,他的父亲姜俊在前一天,亲自叫他到办公室里,准了他一天的假,务必去把婚纱照拍好。

  就在那家摄影名店。

  隔着一层的橱窗,他与唐蜜,就那样的遇见了。

  她的样子,竟一点也没有变,没有变瘦,也没有变胖,身子还是娇小的,脸还有点儿婴儿肥,她也应该是二十六岁了,可是,竟还像是几年前遇见她时的样子,有着孩子似的单纯的面孔,眼睛水汪汪的,常带着点时常云游天外的失神。

  此时也一样,她虽然在外面面对着橱窗站着,也似看着橱窗里的婚纱模特,但姜浩辰看到她的眼神没有焦点,只是如以往一样,望着某一点发呆,神思已经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片刻之后,她许是感觉到了对面有人在看着她,于是,她回神,然后与姜浩辰对视。

  姜浩辰感觉到了一点趣味,也有一点的好奇,希望在她脸上看到一点他所希望的神色。

  三年前,是他赶走了她,中止了对她的一切供养,他曾是她的金主,曾让她过着锦衣玉食、拥仆如云的生活。

  但她触了他的底线,所以,他把她赶走了,虽然有一点的舍不得,毕竟找一个像她那样养了一年,还不曾让他有厌倦的情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他不想为着她,破了自己的例,再说,他那时还在想,不过是一个女人,想他姜少挥挥手,要个把个情人,还不算是难事。

  姜浩辰隔着玻璃窗看着唐蜜,看着她站在那里,先是发呆,然后是惊诧,再然后,他很满意他眼睛所看到的,她那双总是貌似无辜的大眼睛里,有着明显的惊慌,娇柔的唇紧紧的抿住,看不到一点的唇瓣,她在纠结,一定的,每当她遇到棘手的事,总是这样的表情,犹豫不决,不知所措。

  姜浩辰身心舒服,自己能让她这样恐慌,他就高兴,乐得双手抱了肩,好整以暇的望着唐蜜,如炬的星眸此时敛了些凌厉,使他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

  直到身后有人叫他,姜浩辰微皱起眉头,略略回过头去,他的未婚妻常晚心正一步步的从楼上走下来。

  不是没有一点的惊艳,常晚心是公认的美女,名门闺秀的气质,一举一动,都是贵族淑女学院里教育出的典型,刘海温柔的抹向一边,露出那光洁的额头,挺挺的鼻,尖尖的下巴,身材也好,这件大师级定制的婚纱穿在她的身上,正好将她那曼妙的身材展露出来,一级级走下来,腰肢纤纤,提起的裙摆下,露出如玉的脚踝,黑色细跟细带子的鞋,可将男人的**一下子勾起。

  姜浩辰看到这一幕,刚刚拧起的眉头,慢慢的落下去一些。如果单就婚姻本身来说,娶个常晚心这样的女子,也不算是坏事,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何况,常氏在当今商界中的地位数一数二,也就是因为此,姜浩辰的父亲姜俊,才十分的中意这门亲事。

  常晚心看到姜浩辰在看她,立时露出一种娇羞来,她的随从女伴,则惊讶的叫道:“哇呜,晚心,你好美啊!”想必一半是出自真心,一半是说给姜浩辰听的。

  赞美女人,姜浩辰向来不吝啬言词,何况面对的,还是与自己有着种种利益牵扯的未婚妻常晚心。

  轻松的应付几句,便哄得常晚心笑靥如花,姜浩辰转身,就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到他想起什么的,再看那窗子外,唐蜜早就不在那里了。

  有些失落,更多是不满,姜浩辰没想到唐蜜这么快就溜走了。

  唐蜜果真是溜走的,真是流年不利,唐蜜没想到,自己回到这个城市的第一天,就会遇到那个男人。

  三年了,她以为自己已经把他所给的伤害抚平了、忘却了,可没想到,在重见到他的那一瞬,所有的一切,竟都会一下子袭来,连痛,也像是当年一样。

  他还是那样的好看,是祸害,也是妖孽,所以,才得以活千年。

  他分明微挑起那性感的薄唇,抱肩微睨着她,每当他这样看着她的时候,她都会感觉自己像被活剥了一样,他撩拔的是她的人,拿捏的,却是她的心。

  除了落荒而逃,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如果在一开始,她就知道避开他,那么一切是否会变了个样子,那么,她心上那个他活生生凿出来的洞,是不是就不会见到他一次,就复发一次,每次,都会被他伤得血淋淋

  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话,已被用得泛滥,而她唐蜜,与他姜浩辰的初见,当真算不上浪漫。

  唐蜜遇到姜浩辰那一年,她刚过二十一岁生日,即将开始大学最后一年的实习,她的大学是一个三流的学校,专业又是十分泛滥的计算机,编程什么的,于她是根本不搭边,也不可能成为个精英一类,四年的大学生活,不过是混了一纸文凭,而这纸文凭还因为那个三流大学的原因,被各个用工单位所忽视,甚至是鄙夷。

  唐蜜家境不好,脑子从小就不灵光,小时候常常被她那个教初中代数的妈妈点着脑袋骂:“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笨家伙!”

  脑子不聪明,人也就木木的,从小到大也没什么主见,妈妈指东,她不敢走西,就这样如个牵线木偶一样活到了十八岁,然后高考,因为成绩与填志愿时的服从分配,一下子被分到了离家乡两个省距离的s市。

  大学第三年期末,别的同学开始挖关系钻洞子的找实习的地方,唐蜜也不例外,然后屡屡受挫。

  她大学成绩一般,但却交到了一个让宿舍里姐妹们羡慕的男朋友。

  周东渝是他们上一界的校草级帅哥,追他的女孩子很多,他却独独喜欢上了唐蜜,这让好多人都大跌眼镜,在他的那些哥们眼里,唐蜜除了身材好长相美外,没一点的配得上周东渝的地方。

  但就在前几天,周东渝找到唐蜜,他家里给他安排出国留学,学期两年。

  其实消息是早就传出来的,唐蜜没有太意外,看着周东渝那张帅气无比的脸,她有些唏嘘,他们相处有一年多了,如所有的外人一样,她也不知道周东渝看上了自己哪一点,但他说喜欢她,她就欣然的接受了,因为,他也正是她喜欢的类型呢。

  他干净明朗,总有一种暖暖的阳光一样味道,最喜欢就是窝在他的怀里,坐在草地上,听他给她说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笑话,他老是会刮她的鼻尖,笑她是笨丫头。

  但他就要走了,临走的前一天,同学们给他办了个欢送会,周东渝家里富有,虽然他从不曾炫耀,人也低调得可以,但从他平时买给唐蜜的小礼物就可以看出,他出手阔绰,一定是底子不薄。

  欢送会在学校附近最大的酒店里举行的,周东渝却自己提前结了账,同学们起哄明天就飞走了,今天要疯玩一夜,碍不住大家的热情,周东渝只得顺应民意,和大家一起就转到临近的一家里继续。

  做为周东渝的女友,唐蜜当然全程陪在他的身边,在别人的起哄下,她也喝了一些酒,她酒量向来不佳,到最后,就只有一直歪在周东渝的怀里,看着他与别人拼酒,她一直笑咪咪的。

  心里有一点的难受,校园恋情最后的结局都是无言的分手,她早料得到,可是真到了这一天,还是有些难过的。

  唐蜜自己的感觉一直很木讷,在情感上,也与学习一样,她一直是个得过且过的性情,安然的享受着做为周东渝女友的骄傲与特权,当然,也一直被心仪于他的女生们嫉妒。

  今天也一样,好多次,有女生挤到他们中间,撒娇似的与周东渝说着话,唐蜜被她们挤得,只有靠在沙发边上,看着他们笑,周东渝不时的回过头来,揉一揉她的头发,或是拍拍她的脸:“你脸这么红,别喝了!”

  或是“瞧你,笑什么呢,小笨蛋!”亲昵的,他们之间的情话,唐蜜很开心,压过了心底的不舒服,最后,只抱住他的胳膊,脸蹭在上面,像只慵懒的猫。

  摇啊摇,晃啊晃的,里光影不停的闪,刮燥的音乐,刺耳的尖叫,唐蜜最后只记得周东渝俯下身来,亲昵的点着她的鼻尖,用着他的鼻尖:“我们走吧”他最后说,身边有人在起哄,叫着什么在一起,在一起。

  连走出,都有师兄暧昧的送出来,直到关上出租车的门,还笑道:“良辰苦短,兄弟悠着点,明天还要赶飞机哟!”

  唐蜜对于周东渝走的那一天,到最后的记忆都是零乱的,只记得他带着她坐上了出租车,没有回学校,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唐蜜记得他们下车,到了一个明亮的地方,然后,进了幽暗的长廊,好多豪华而气派的门,有一扇,被他们推开了,有张豪华的床,她跌上去,喃喃自语,她还记得周东渝俯下身来亲吻她,还有抚摸,唐蜜在迷糊的意识里,还有记得,不停的打开他的手,他们交往一年多,每每眼花耳热,到动情处,她也常常及时的刹车,许是潜意识里,她那个古板的老妈的训条还在发挥着余力,所以两个人之间,除了亲吻,并不曾再深的进展。

  那一夜里,也许差一点就突破了,但第二天醒来,唐蜜发现,自己虽然衣衫不整,但总体上,衣服还是完整的挂在身上,除了头晕,身上并无任何的不适,凌乱中,她听到电话响,周东渝笑而温和的声音:“醒了吗?我就要上飞机了,所以先打电话给你,以后再不要喝这么多的酒了,还好,我”顿了下,唐蜜等着他的下文,却听到那一边,有机械的女音在提示登机,他匆忙的道了句:“唐蜜,你保重,我们有缘再见!”

  是的,有缘再见

  也就是在那个充满了离情与伤感的早上,唐蜜遇见了姜浩辰,剧情很滥,每每回忆起来,她都会莫名微笑。

  唐蜜放下电话,才看出自己是身在一个酒店的房间里,昨夜里的记忆凌乱不清晰,她忙着洗漱好了,刚整理好了衣服,就听到门外急切的敲门声,伴着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喊声,她奇怪的走过去开门,一个女人,还不及看清长相,就风一样的旋进来,“不要脸,勾引人的狐狸精”

  只见她进了房间里,胡乱的走进里间,再出来,再推卫生间的门:“不再这里,说,你把姜少藏哪里了?”

  “姜少,什么姜少?”唐蜜诧异的问道。

  “别装糊涂!”女人上来就一个巴掌,唐蜜被打得扶着走廊的墙才站稳,也拜她这样的闹喊,隔壁一个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男人走出来,唐蜜看到,那是有着一张帅气得无与伦比的脸的男人,五官完美,只唇略单薄,一脸的讥诮之色,一看,就是薄情寡义之人。

  “姜少,你,原来你在这里?”那女人见了他就扑上去。

  但那个人只看了她一眼,伸手推开她,“楚翎,我记得我和你说得很清楚,我们之间再没有什么关系,你这是做什么”

  “姜少,我,我只是误会了,我还以为,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女人小心的赔笑说。

  “别的女人,你说,是她,呵呵”男人笑,眼神扫过唐蜜,十分的不屑。

  唐蜜到现在才知道,自己被莫名的卷进了一个滥俗的剧情里。

  “对不起,姜少,是我错怪你了!”女人娇声的道,要粘上去。

  “没,你没错怪我!”男人向后退了下,打开自己的房门:“出来,亲爱的!”随着他的声音,一个只穿着性感睡衣的女人走出来,柔媚的偎进他的怀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姜少,你不能这样的对我”先前的女人哭道。

  “楚翎,你是聪明人,不要再在这里丢人显眼了,你能从我身上得到的,我已经都给你了,你还想做什么”他慢慢的走近那个女人,眼神如剑一样扫过去,被他这样的眼神扫到,什么人都会心怀畏惧的。

  “我一般不和女人计较,但要是实在碍了我的眼,我还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声音冷得如冰,连唐蜜看到他的表情听到他的话,都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

  “快些滚,不要让我叫人上来!”男人冷冷的下令。

  那个叫楚翎的女人只抽泣了几声,再不甘心,也灰溜溜的走了,男人转过身来,拥住迎上来的新欢,这女人更柔更媚,嗲嗲的说:“姜少,您还真是薄情呢?”

  “怎么,不喜欢!”男人冷声道,女人忙着改口:“只有您不喜欢,我怎么敢,刚被她扫了兴致,我们”女人翘脚在男人的耳边不知说了什么,男人薄唇一挑,露出些笑容来。

  走过唐蜜身边时,他还有停了下脚步,扫过唐蜜的脸时,唐蜜下意识的站直了身子,娇小而年轻的身体,一边的脸颊微微的红着。

  男人从衣袋里掏出一把现钞来,扔在唐蜜的身上:“拿去吧,就当精神损失费,好赖是为了我挨的打!”

  他身边的女人骄傲的看了眼唐蜜,有些眼馋的看着那些钱落在地上,但转念又想,自己会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捞到的更多,心里就平衡了些。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要进房间时,唐蜜却利落的走过他们身边,将那些钱再次撒回给男人:“谁要你的臭钱,脏死了!”

  男人,就是姜浩辰,刹那愣住,看着那个还有着学生稚气的女孩子,骄傲的从他身边走过去。活这么大,还头一次有女人用钱来砸他,而且,用的还是他的钱,呵呵,还骂他的钱臭

  姜浩辰轻轻挑了唇角,有意思!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那么那个早上的一切也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意外。

  如果不是后来再遇上,那么每每想到那个早上,也许他们也就不过是哂笑一下而已,但他们后来还是又遇上了。

  就像现在,三年之后,唐蜜再次踏到这个城市的头一天,就会重遇姜浩辰,不得不说,他们之间,还真有那么一点的缘份。

  不过,就算是缘份,也是孽缘,唐蜜坐在出租车里想着,程姿的电话打不通,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唐蜜给她发了短信,告诉她自己来了,要不是程姿,她也不会再回来这里,如果程姿的电话打得通,那么她也就不会一回来,就站在那街口望着那家店里的婚纱发呆,不知所措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此情可待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此情可待》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此情可待》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此情可待》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