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君酤酒

为君酤酒

作者:李渝 为君酤酒最新章节:14、效策论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6-15 09:39:10 人气:27

为君酤酒简介:养在深闺的姜满突然丧父。朝夕巨变,辰时还是富家女,到了酉时,姜满便已一纸为奴。买她的人,正是她的仇人。仇人姓沈,出身清贵,只手遮天,吃人不吐骨头。姜满怕她。可姜满更得讨好她。家中生意,须得沈问首肯;她的死活,全凭沈问垂青。身家性命系于一人,姜满战战兢兢,曲意逢迎。她愿作她的棋子、她的玩物,却怕被送进了宫,从此不能回头。大仇未报,姜满忍痛苟活,甚至不惜自辱,趁夜入了沈问的幔帐。她与她的仇人同床共枕。同床共枕,仍未改变沈问的淡漠疏离。姜满的心比沈问的人更冷。姜满在等。等哪一日被发去打探消息,等残花败柳,草席裹身。然而,等着等着,姜氏酒坊,竟重回盛况;她的病色,也在一天天润物无声中,被谁抹去,换了形容。她等的那一日始终未到,春去秋来,姜满等到的,只有一颗先动的心。她想为自己的心找一个答案,去寻沈问,那人只有轻飘飘一句:“我爱重你,又与你何干?”这是白日里的话,姜满如何会信?漫漫长夜,她自有伎俩,套取真言。意乱情迷间,沈问喃喃道:“阿满,这一世,我便保你周全……”#富家女惨变金丝雀##沈女史重生赎爱妻#年下攻CP,娇弱美貌金丝雀竟是小狼狗×亦正亦邪沈女史原来黑切白

《为君酤酒》章节试读

  初雪濡湿了姜满的孝衣。

  父亲猝然客死他乡,姜满的魂仿佛还停在报丧的跨入门槛那一日,迟迟未能回到人间。半滴泪停在眼尾,睫毛凝了霜,她一身缟素,披的是粗麻,戴的是冤雪。

  仆从哭天喊地,悲痛欲绝,几乎盖过哀乐。送葬之人连绵不断,沿青溪一路往南。

  宝v三年冬,巨贾姜饶出殡,这是建康府腊月以来的头桩大事。

  姜满哭不出来。

  为姜饶扶灵的自有叔侄男丁,宗族百来人都来齐了,可谓极尽哀荣。姜满是女子,缀在后面,见管事跟上来,低声道:“临安那边可有消息了?”

  “回千金的话,大公子那边尚未来信。许是报信儿的耽搁了,如今寒冬腊月的,路不好走,大公子又不住原处……”

  自闻此噩耗,她先后往临安派了三拨人,如今还没消息,姜满知道哥哥已赶不回来了。

  只是,断无音信,从前是没有过的。

  管事姜允默了默,宽慰道:“过了年就是省试,大公子与一道考学的去哪处拜会了也未可知,千金不必过分担忧。如今您要以身体为重,您若不主持大局,这家……”

  她心内一阵绞痛,只强压着,微微蹙眉:“哥哥若赶不上也便罢了,安葬一事,叔伯总归帮衬着。你且听我安排,丧宴之后,便去提些银子。不管那嫡支旁支的,只要为我爹送了行,一律拨半两银子答谢。那些扶灵的,又再添五两。几个姑姑招呼内眷,耗费不少,你也一一细细去问,好生招待着……”

  话还未尽,姜满默了声。

  “千金!”姜允满目哀色,又往前半步,“千金万务保重,一干打点的自有小的去操劳,都依您的话办就是了,今日不可再伤了身体!”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为君酤酒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为君酤酒》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为君酤酒》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为君酤酒》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