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后,偏执小男友疯了

回国后,偏执小男友疯了

作者:猫界第一噜 回国后,偏执小男友疯了最新章节:第150章 番外(下)永远爱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5-31 10:39:24 人气:43

回国后,偏执小男友疯了简介:【他所产生的心疼与内疚,都是对方步步为营的精心算计】 【心机偏执疯批小美人受vs沉稳理智只对受心软攻】 1. 二十一岁的须瓷被傅生宠得特立独行、跋扈专横,傅生远赴重洋后,须瓷变得敏感偏执。 二十三岁的须瓷在剧组女一的生日会上与傅生重逢,他将滚烫的烟火掐灭在手心,踮着脚给了傅生一个热吻,充满占有欲地跟和傅生告白的男孩宣示道:“请不要纠缠有夫之夫。” 是的,他们分开了三年,却没有分手。 2. 和傅生重逢后,须瓷想做三件事。 拥抱他、亲吻他、牢牢禁锢住他的感情,让他永远只能看着自己一个人。 于是须瓷手腕上的刀疤,拼命掩藏的药物,彻夜难眠的状况都好似不经意地展现在傅生面前…… 如何永远地得到一份爱?让爱你的人心生亏欠永远还不清。 如何永远地得到一个人?让他知道,没了他,你就活不下去。 3. 三年前因须瓷的多疑敏感,让傅时生在工作和感情之间心力交瘁,他提出两人暂时冷静冷静,没想到再见到须瓷时,当初被自己养得娇艳的玫瑰已经将近枯萎。 费尽心思百般呵护,终于将伤痕累累的鸟儿重新拥入怀中,他买了一栋新房给心甘情愿的鸟儿做窝,却在搬家时发现了一本日记,上面写着须瓷对他的种种算计。

《回国后,偏执小男友疯了》章节试读

  【“最近感觉怎么样?”

  “还好,体重没变。”

  “不错,演员是个不错的职业,你可以在戏中尽情宣泄情绪,但别陷进去。”

  “我明白。”

  “糯糯最近怎么样?有空你可以多带它出来散散步。”

  “……死了。”一阵长久的沉默,“它死了,死于猫传腹。”

  “……那他呢?对他的想法有改善吗?”

  “没有,我还是……”他顿了一秒,“很想他。”

  很想,非常想。

  想到恨不能将人绑起来,关在囚笼里,一生只能望着他一人。】

  --

  “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你若爱就来,不爱莫苍狂”

  嘈杂的音乐震耳欲聋,包厢里的人连说话都要靠吼才能听清一二。

  须瓷的存在感很低,安静地坐在角落里,垂眸望着杯中的酒一言不发。

  坐在须瓷身边的陆成忍无可忍,站起身拿过一个话筒吼了句:“姑奶奶,您能换首歌吗?”

  叶清竹回首望他,笑得乐不可支:“谁让你们都不点歌?”

  叶清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举手投足间尽是风/情,同样也是须瓷出演男N号这部戏中的女一。

  今天是她生日,因为还在拍戏,便不好大张旗鼓地过生,便随意在剧组附近找了家KTV,将组里关系不错的人都邀请了来。

  须瓷不过是个比龙套戏份略多一点的男配,和女一的关系自然谈不上有多好,来这完全是被经纪人所逼。

  进组之前,就有传言叶清竹私生活混乱,特别喜欢刚漂亮秀气的小鲜肉。

  为此,经纪人不止一次地“提点”过须瓷,让他多让叶清竹面前多找些存在感。

  之前有一次演打戏时,须瓷被一个男三号欺负,叶清竹帮他说过几句话,经纪人知道后觉得抱大腿有戏,便上赶着让须瓷来KTV陪叶清竹过生。

  这首女王歌结束,包厢里终于安静了几分钟,须瓷借此机会起身,将生日礼物递给了叶清竹:“清姐,生日快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陆成有些惊讶地抬头望了他一眼,多少觉得这小演员有点不识好歹。

  叶清竹是个大腕,组里谁不想和她搞好关系?须瓷却唯恐避之不及。

  叶清竹倒没在意,她对这个小演员有几分印象:“这么急着走?”

  她笑着接过所谓礼物,外面只套着一个简陋的纸袋,里面装着一个原木的八音盒,连包装都没有。

  但叶清竹倒很喜欢,八音盒做工算不上多精致,很多地方都有手工打磨的痕迹,中间还站着两个牵手跳舞的小人。

  她敛了笑意,进组以来第一次对这名不经传的小演员上了几分心。

  “打磨得真不错,自己做的?”

  “……是,谢谢您之前的帮扶。”

  “不客气。”叶清竹随意问道,“你以前专门学过?”

  “……没有。”须瓷垂了眼眸,“一个……朋友教的。”

  叶清竹没再多问,陆成起身点歌,顺手拍了拍须瓷的肩:“这才几点,玩会儿再走。”

  陆成是剧组导演,须瓷不好继续坚持己见。

  就在下一首音乐前奏即将响起之前,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来人穿着衬衫西装,身材修长,他扯了扯领带:“抱歉,我来晚了。”

  须瓷身体微僵,这道声音带着久违的熟悉,让他的胸腔涌起一阵密密麻麻地震动,连呼吸都静了几分。

  叶清竹笑容满面地迎了上去:“不容易啊,终于等到你。”

  看到来人,就连陆成都有些惊讶:“傅生?”

  所有人都被这位不速之客吸引了注意力,没有人发现须瓷不自在的模样。

  来人姓傅名生,是他们本次剧戏的主要投资人。

  之前经纪人有跟须瓷提及过投资人傅先生,但没有提及全名,因为须瓷也只因为这个姓氏多记了一笔。

  须瓷没敢抬头,他僵硬地任由陆成拉着坐下,陆成则越过他去跟傅生说话。

  两年……

  须瓷甚至能数得清日子,准确来说,是七百三十五天。

  两年前,也是这样一个炎热的夏季,傅生面色冷静,拎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去了机场。

  音乐声戛然而止,周边演员一声声的“傅先生”将须瓷拉回现实,他沉默着,终于敢在角落里偷偷抬起眼眸,窥伺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他声音好像更成熟了些,面部的棱角依然锋利,五官俊美,眸中带着岁月沉淀后的沉熟稳重。

  “生日快乐。”傅生递给叶清竹一个礼盒。

  “谢谢,破费了。”叶清竹笑问,“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

  “不走了,就在国内发展……”傅生注意有道若有若无的视线一直落在他脸上,他朝着那个角落望去,猝不及防对上了一双泛红的眼眶。

  叶清竹发现了他的哑然:“怎么了?”

  “……没事。”傅生顿了两秒,“介意我坐会儿吗?”

  “当然不介意。”叶清竹失笑,“之前可是你说来送个礼物就走,怎么这会儿又有空了?”

  “来了就走,不是显得太没诚意?”傅生语气淡淡的。

  傅生坐在偏中间的位置,和须瓷之间隔着四个人,之前一直看须瓷不顺眼的男三汪觉更是趁机挤到傅生旁边,什么意图显而易见。

  抱大腿这种事其实在娱乐圈很常见,随着风气越来越开放,如今有金主的男演员也不新奇。

  特别是在当下圈子里,清隽漂亮的男演员很吃香,观众们喜欢这款,那些癖好特殊的金主自然也喜欢。

  试想一个镜头前风光无限的小家伙,看着天真纯情,无数粉丝叫嚣着哥哥老公,结果倒头来只能在你身下撒娇求饶,讨好承/欢,确实很难不意动。

  汪觉便是其中之一,他有金主是圈内公认的事情,如今这部戏也是金主帮他拿到的男三位置。

  陆成虽然看惯了这些事,但其实作为导演,没几个会喜欢有名无实、靠着金主混日子的花瓶。

  他看了眼旁边安静坐着不说话的须瓷,觉得这孩子比汪觉好多了,不说演技功底如何,至少态度认真。

  “你就是太闷了。”陆成无奈道,“想在这圈子里走得远,你得圆滑一点,做事之前要先学会做人。”

  傅生坐下后,视线就没再看过须瓷这边,他一面心口抽疼,一面又能正大光明地看着傅生。

  毕竟所有人都在看着他,须瓷的行为并不显得突兀。

  他没想过重逢来得这么突然,虽然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他一直为那一天准备着,期翼对方能喜欢自己送上的大礼。

  但没想到,傅生会提前回来。须瓷以为,自己还要再等上一两年,才能等到回国的傅生。

  毕竟是他当初亲口说的不是吗?

  “我们都冷静冷静,调任期三年,三年后我们再谈未来。”

  众人又开始活跃起来,汪觉第一个去点歌,非常卖弄地唱了一首英文情歌,带着点挑/逗的意味。

  酒杯倒满再空掉,再接着倒满,啤酒搬了一箱又一箱。

  叶清竹明显是有些醉了,她抢过汪觉手上的话筒放在唇边:“一直喝酒多没意思?咱玩个俗套点的游戏。”

  叶清竹让服务生拿了一套真心话大冒险的卡牌过来,点了首安静些的轻音乐。

  “所有人都得参与,不过事先说好,咱今天听到的任何事情,都止步于这个包厢,谁要是带出这里……”

  她的未尽之意大家都明白,在场都不是什么新人,自然明白有些事憋在心里就好。

  傅生刚刚也喝了不少酒,基本来敬酒的他都没拒绝,此刻随意地靠在沙发背上,淡淡地望着前方。

  须瓷记得傅生以前有些酒精不耐受,喝不到两杯脖颈脸部都会泛红,但今天他面前空了四五瓶酒,却像没事人一样。

  趁叶清竹洗牌的时间,陆成叹了口气,倒了杯酒递给须瓷:“给傅先生敬杯酒。”

  陆成的想法很简单,在场一共八九个人,就属须瓷咖位最小,其他人都给傅生敬过酒,就算须瓷没别的想法,面子上也总要表示表示。

  毕竟不管怎么着,投资人都算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须瓷接过酒杯,沉默半晌后,他走到傅生面前,垂着眼眸:“傅先生,我敬您一杯。”

  “……”傅生抬眸,定定地看着他,半晌没说话。

  场面一时有些安静,傅生头一回没接别人的敬酒,不少人都等着看笑话的意思。

  傅生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敬酒都不看我?我长得很可怕?”

  这话当然不成立,傅生年轻,三十岁不到的年纪,也才刚毕业没几年,只不过周身气质内敛,显得比同龄人更稳重些。

  要论颜值,他更不比在场任何一位小明星来得差,哪有什么可怕之说。

  须瓷碾着指尖,他抬起眼眸,正瞥见汪觉攀上傅生的手臂,还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傅生。

  “傅先生说的哪里话,您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来,我敬您一杯……”

  须瓷见傅生接过酒杯,他的指尖不自觉地掐进掌心,面上却依旧沉默。

  然而傅生只是接过酒,不动声色地拉开和汪觉之间的距离,轻轻地在须瓷杯壁碰了碰,一饮而尽。

  “……”

  汪觉有些尴尬,须瓷怔了怔,半晌才半仰起头,喝下这杯酒。

  他看着不常喝酒,一口气喝完唇边还露了些,酒水顺着脖颈滑进衣领,带着撩人不自知的微微色/欲。

  傅生刚想说什么,那边叶清竹就走来半搭着须瓷的肩:“傅生你也别介意,他性格就这样,不太懂得人情世故,其实挺可爱一小孩。”

  傅生:“……”

  在旁人看来,傅生显然对刚刚须瓷的表现不甚满意,但有叶清竹帮忙说话,他只好不再为难。

  叶清竹也只是随意之举,没别的意思,帮须瓷说话纯然是看在刚刚那件礼物的份上。但在有心人眼里,却觉得须瓷怕就是下一个荣获叶清竹宠幸的小鲜肉。

  须瓷回到原位上,望着眼前的空气发呆,实际心里却想着——

  他提前回来了,可礼物还没准备好……

  那该怎么办呢?

  他和傅生不经意间隔空对视了一眼,分别两年,他们都有些看不清彼此心里在想什么。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回国后,偏执小男友疯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回国后,偏执小男友疯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回国后,偏执小男友疯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回国后,偏执小男友疯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