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腔

娘娘腔

作者:水千丞 娘娘腔最新章节:83 番外(完)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5-25 09:23:57 人气:1009

娘娘腔简介:娘受vs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编辑评价:李程秀,小小年纪尝尽生活的苦涩,渴望被爱。邵群身世显赫,二世祖顽劣不羁的性格在中学时期发挥到极致,由于好奇而接近,从欺负到被吸引,青涩的感情发生在错误的时期,注定了伤害。本想抛开一切重新开始,然而再次的相遇究竟是幸福的开端还是伤害的继续?作者采用插叙的手法,用两人再次相遇作为开端,用回忆的方式引出中学时期一切的源头。其中对于心理变化的描写非常精彩,使得人物形象更加立体饱满,性格软弱又有些娘娘腔的少年李程秀和嚣张跋扈的二世祖邵群,还有一群热衷于

《娘娘腔》章节试读

  落日的余晖洒在海面上,海风徐徐荡着波浪,一波又一波地打在周晚月雪白的小腿上,她挽着裙角,光着脚丫踏在浅滩里。

  水留着盛夏的余热,让她的心跳得有点激烈。

  她捻了一下盖住脸的长发,不着痕迹地眨巴着眼,去打量不远处的那个少年。

  很久了,他躺在沙滩上一动不动,似是没有声息,死寂般地安静。

  晚霞映着他的轮廓,馋得她口水直流。哪里来的妖孽,比他们学校的校草好看一万倍!

  当她还徜徉着发散的思绪中时,一声豪迈的“周晚月”将她拉了回来。定睛一看,头顿时大了两倍。

  杨旭正领着一群兄弟洋洋洒洒走了过来。他今日仿佛精心准备,着了小礼服,头发喷了发胶,像个小大人,手里还捧着一束玫瑰。只是那花看起来有些萎了,大约是找了她一天。

  这个人从小学,缠她到现在,现在大约是一年一度的表白日。

  周晚月深呼吸了一下,露出一个笑,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杨旭的兄弟们激动得起哄着喊“大嫂”,杨旭一边暗自爽快,一边假意发怒:“你们别乱喊,晚月会不高兴的。”

  “晚月,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找了你好半天。”杨旭紧张得脸都红了。

  周晚月吐了吐舌头,说:“我在离家出走啊。”虽然这个离家出走,只距离家不到一公里。

  “哦——啊?”

  “你找我干什么?”

  杨旭被问得支支吾吾了一会儿,看着周晚月那温柔的笑,这才鼓足勇气道:“我还是想说,我喜欢你。晚月,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话音刚落,就把玫瑰花递给了周晚月。

  “对不起。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周晚月看着那束玫瑰花,开始搜寻编制好的谎言,她抿了抿唇,双眼如小鹿般无辜,柔声道,“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喜欢江以洲。”她抬起眼时,眸子一片澄清。

  海风呼啸着吹起了她白色的裙子,那温柔的声音被带进了少年的耳朵,少年的睫毛忽然动了一下。

  杨旭怔住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再次被拒绝,而且还是以这样残酷的理由!!江以洲是谁?那是神话人物啊!

  “晚月……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怎么会喜欢江以洲呢!”

  “真的,我对他一见钟情。”

  “呜呜呜呜……”杨旭似乎承受不了这天大的委屈,眼眶竟一下子红了,十分委屈的模样,俨然没了刚才小大人的气势,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男孩。

  “呜呜呜……晚月,你告诉我,为什么……”

  “你是嫌弃我学习不好吗?还是长得不够帅……”

  “呜呜呜呜,我绝对不会放弃的!我要和江以洲PK!……”

  ……

  杨旭念念叨叨一阵子以后,终于泣不成声,大约觉得丢脸,留下一句豪言就落荒而逃了。只剩周晚月一阵愧疚,天啦,她脑海里忽然蹦出两人为了她上擂台PK的场面,顿时一阵颤栗。

  一个不小心,江以洲成了她的工具人,江以洲不会找她的麻烦吧?

  谁让他是这一届的男神天花板?全科顶尖无短板,360行顶尖才艺,成绩与脸,双双冠绝全国学子,人称行走的“神话”。但听闻,这人性子十分叛逆,自由得像是一阵风,让人估摸不透。

  周晚月没见过那个距她千里万里远的神话,也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过分夸张渲染,但这显然是一个很好的挡箭牌。

  再回头时,她发现那个少年依旧沉寂在黄昏夜里。

  晚上的时候月亮出来了,皎洁的明月落在海平线上。周晚月逃离家里半天,肚子早就撑不住了,她苦兮兮地摸了摸自己扁平的肚子,嘟着嘴巴嘟囔——

  “怎么还没找到呢……”

  她明明选了个很近的地方呀!要不,回去吧?这个想法一出来,周晚月立刻使劲摇了摇头,不,这次一定要反抗到底!

  好在她也不是孤单的。

  周晚月坐在沙滩上,她抱着屈起来的双腿,把脸放在膝盖上,静静地凝视着那个少年。

  为什么他这么安静?他不饿吗?他到底在干什么?

  她像活的,可他……却像死的!

  周晚月忽然一激灵,心里咯噔了一下,害怕笼罩了她,她咽了咽口水,连忙起身,向那个少年跑过去。

  近看这才发觉,这个少年真的不对劲。他苍白的脸颊有火烧般的烫红,嘴角渗血,锋利的眉宇处有几处淤青。

  生在医学世家的周晚月,神经也十分的敏感,这个人是生病了吧?

  “喂——” 她温柔地出声。

  “喂,你没事吧?”

  “你是不是生病了?你家住在哪里?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一下父母?”

  “你怎么不说话呀?”

  “你别吓我——”

  周晚月的心打起了鼓,她慢慢地蹲下,又细看了一遍,揣测着这个人应该是晕了过去?……又抑或——越想越怕,她伸出手,微颤的探到他的鼻息——

  轻轻的,但滚烫。

  忽然,少年睁开了双眼。对上那眸子的瞬间,周晚月整个人都呆了一下,脑子里忽然噼里啪啦地烧了起来。

  至清,至冷,映着月光。

  她眨了眨眼,有些心虚地后退了一步,解释道:“那个……对不起,打扰到你了吗”

  他不说话,只是一直看着她,像是在悄无声息地打量,没有任何波澜。

  周晚月的耳根子都红了,她全身的血液都在跳舞。她忽然感觉自己像是冒犯了一个圣地,以至于现在如此心虚。

  他终于放过她,没有说什么,只是侧过身,也扭过脸,重新闭上了双眼。

  周晚月应该识趣地离开,这个人显然不喜欢她的打扰。可是,她的目光落在了他手腕上那道长长的疤痕上,沉思了会儿,她决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她努了努嘴,径直伸手碰了碰他的额头,那滚烫的温度证实了她的猜想。

  但下一刻,少年就像是发怒的狼,猛的避开她的动作,起了身,警惕地看着她,冷冷开口:“干什么。”

  “你高烧了!必须马上去医院!”周晚月坚定地道。

  听到高烧这个词,他微微一愣,随即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说:“哦?那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是谁?想干什么?”

  “我爷爷是医生,我带你去我家。”周晚月自顾自的道,说着,她向他伸出手。

  “不必了。”他避开。

  “那……你家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家,让你爸妈……”刚说到这儿,少年的脸色唰的一下更加冷了。

  他道:“与你无关。”说着,急于摆脱她,便要起身离开,但由于他长时间没有进食,又在病中,全身虚弱无力,刚迈开步子,头就一阵晕眩,一下子就要栽倒。

  最后还是周晚月这个搜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成为了牺牲品,她就在他身后,眼疾手快地撑住了他,可没想到这人又高又瘦的,竟也这么重,她措手不及,啊了一声,就成了他的垫背,两人一起摔在沙滩上。

  实在是很怪异的姿势,但她闻到了他身上那淡淡的清香,像是冷的,很是清新。

  她竟没忍住嗅了两口。

  他着实也惊到了,她就这么紧紧挨着他,身子又娇又软,像是他能把她压碎一般。他侧过脸,眼角余光可以瞧见,她的大眼睛里有些慌乱,但并没有放开他,她的小手还在使劲着撑着他的后背。

  他正了正神色,心里闪过奇异的感觉,连忙努力地挪开身子,翻身到一边,随即难受地喘着粗气,再也动弹不得。

  “小月子!!!!!”一声惊恐的尖叫声,熟悉又八卦。

  周晚月不用看也知道是徐家信。徐家信提着一个饭盒和一件外套,站在不远处,他瞪着大大的眼睛,捂着嘴巴,一副受惊的模样,手指不停地晃动着,开始口不择言——

  “你你你……不是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吗……你你你……怎么跟个小白脸卿卿我我……”

  少年就算死了,也要狠狠瞪了徐家信一眼。

  周晚月坐起来,理了理自己的长发,气得跺脚,说:“你胡说什么!还不快点过来帮忙?”

  “啊???”徐家信还没从冲击中走出来。

  “他发高烧了,不肯去医院!”周晚月急着挥手,叫他过来道,“你快点,我们一起带他去医院。”

  徐家信一脸茫然,但周晚月的话他是听的,所以他也二话没说,哒哒哒的跑过来,一看到少年的脸,顿时惊呼:“小月子,你的小白脸还挺帅的!”

  又遭到少年无情的一记眼神杀。

  “你才小白脸。”周晚月不服道,但说完,似乎发现自己没抓到重点。周晚月和徐家信一人拉着少年一把,使劲地把他扶了起来。可少年像是刺猬,硬是冷着脸想要挣脱,但他哪有力气跟这两个人抗衡呢?

  “放开。”他沙哑道。

  徐家信看着周晚月,问:“喂,小月子,这是你强抢回来的吗?我看着他好像不乐意跟你走啊?”

  少年已经瞪累了。

  周晚月没好气地看了徐家信一眼,然后又加紧了搀着少年手臂的力度,甜甜一笑,说:“那我给你打个120吧。”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娘娘腔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娘娘腔》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娘娘腔》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娘娘腔》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