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尽风流

道尽风流

作者:锦袍仙 道尽风流最新章节:35、巧遇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科幻小说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21 18:01:50 人气:45

道尽风流简介:问:恭王萧彦是个啥样人物? 首阳城中人:皇子也风流,啧啧。 问:他如何风流? 首阳城中人:恭王府养着一群俊秀男子,啧啧。 问:那些不是谋士、御医和侍卫么?每个亲王府里都有啊。 首阳城中人:呃……可他连将门谢家的小瘫子都抢回府去养着!人家都瘫了哎!敲骨吸髓啊这是!啧啧,啧啧啧。 前世费尽心机夺位,却行差踏错,犯下裂国之罪; 重新来过,萧彦只想躲个清净。可惜避不开纷争,也躲不开那个终将相遇纠缠的人。 NOTE:1.受心狠手辣,三观不一定正确。

《道尽风流》章节试读

  滴咚——

  浓稠的红色血液坠入黑沉水面,涟漪圈圈荡漾,水滴之声在空荡密闭的石室中反复回响。

  石室高高的穹顶之下是一潭幽深池水,池边两排长明灯静静延伸,直至黑暗深处。临池的墙边依傍石壁雕了一条硕大苍龙,后爪抓地,长尾直甩至穹顶,占据整个墙面,似下一刻即将腾空飞起,气势威严。

  苍龙两只强壮前爪屈起,下方的石板向池面延伸出四尺见方,其上正跪着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他已然陷入半昏迷,双目紧闭,细密睫毛覆在眼下,头上华贵玉冠岌岌欲坠,长长乌发凌乱散落及地。那苍龙屈起的爪间孔隙恰形成镣铐,牢牢锁住这男子双腕,将他单薄身形吊起。

  不仅如此,那石锁之中还嵌有精钢所制的锯齿转轮。池水缓缓流动,慢慢冲刷池边以青玉雕成的莲叶,每过一个时辰,莲叶受水流影响转过一圈,机括联动,那龙爪之间的锯齿转轮便也随之转动,割在男子的手腕上。锋面虽不锐利,却足以划破肌肤磨破血肉。

  虽然无人围观,但这刑罚隆重而残酷。

  在苍龙的注视下,他无食无水,将一轮一轮地承受疼痛,一点一滴流尽血液,独自在此慢慢地死去。

  手腕的钝痛从双臂蔓延至心口,硬是把萧彦从昏迷中唤醒。被囚在此处已有两日,手腕已是血肉模糊,他仍不习惯刑具的束缚,膝盖跪在潮湿冷硬的地面已失去知觉,挣扎着想稍微换个姿势,但双腕被牢牢扣死在镣铐之中,令他动弹不得。

  他不再挣扎,试图再次入睡却疼得浑身哆嗦。

  “啊——”疼得实在难以忍受,知道此处并无旁人,他忍不住放任自己惨叫一声。

  沙哑叫声在空阔死寂的石室中回荡,却并未令疼痛减轻一分。

  为何不在被擒之时体面地拔剑自刎?如今想自行了断也做不到。

  萧彦叹息一声,默默等待这一轮疼痛过去,准备再次陷入昏迷,却忽地抬眼,望向前方。

  墓道深处隐约有脚步声传来。

  然而定睛凝视,眼前只有长明灯安静燃烧。

  他低头自嘲一笑。到了这地步,难道还指望有人来救你不成?

  朝臣们向来不喜这位母亲是罪臣之后的二皇子,如今他犯下不赦大罪,正遂了他们心意,乐得袖手旁观;而恭王府被攻破时,身边亲随部下死的死、叛的叛,如今哪还会有人能冒死钻进这皇陵地下来救他?

  大魏皇陵依山而建,而这石室位于皇陵西面边侧,乃是一间专为皇室子弟而设的刑室;待受刑之人流尽鲜血,死后仍是锁在龙爪之间的一具白骨,因此也是墓室。但这刑罚毕竟过于严酷,历来野心勃勃的皇子们即便在夺位争斗中落败,也大多饮杯毒酒去得体面,大魏立国百余年来,萧彦是首个被关在此处的皇子。

  列祖列宗,为惩罚后世不肖子孙发明的这刑具可真是狠啊。

  萧彦颓然闭目,咒骂一句。

  好冷,好渴。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死?!

  方才那脚步声却好似愈发真实切近。

  是濒死的幻觉?那么大约离解脱不远了。

  萧彦再次抬头望去。

  长明灯尽头的黑暗里,渐渐看的见一个人影。

  莫非是萧竟登基之后给他颁下赦令?

  不,不可能,萧竟表面纯善正直霁月光风,实则比他歹毒百倍。即便是,他也绝不接受。高傲如他,与其出去后被贬为庶人受尽讥讽,宁愿慢慢痛死在这暗室。

  再看时,来人身形高大,脚步踉踉跄跄,显然不是来传旨的内监。

  直到来人走出黑暗,萧彦仍以为眼前是自己的幻觉。

  两排长明灯纹丝不动,惋惜而怜悯地照在来人年轻英俊的脸庞。

  墓道中间,谢承泽站在灯光下,定定地看向他。

  为何是这个人出现在他濒死的幻象中?他还以为会看见自己的母妃和妹妹。而谢承泽,身为萧竟的表弟,毫无疑问属于政敌一派;且谢承泽常年在边境征战,不居首阳城中,几乎与他没有交集。

  唯一的纠葛,就是早年间两人曾在相互不知对方身份的情况下,良宵一度、极尽风流。

  但那之于权力顶端争斗中的男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他尚未分清幻象与真实,谢承泽已一瘸一拐地奔过来,扑通一声跳进齐腰深的幽暗池水,拄着那把名为纯钧的长剑,挣扎着走到他面前。

  萧彦这才清醒过来,不可置信:“……谢承泽?!你、你怎么进来的?”

  皇陵虽一贯无重兵把守,但他被押进刑室时看得清楚,锁门条石重达千钧,落锁后若非转动机括钥匙绝无可能开启,而那钥匙定然握在萧竟手中。

  谢承泽并未回答,不顾寒凉站在水中,却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小酒坛:“渴了吧?先喝点。”

  酒坛递到萧彦干裂唇边,酒香清冽浅淡,一闻便知是他素日最喜欢的槭枫露。但他扭头避开,敌意不减,冷淡却仍是迷惑:“你……来做什么?”

  谢承泽托着酒坛不动,坚持道:“先喝一口吧。”

  也罢,若是酒中有毒,那倒正好。萧彦便依言就着他手饮下一口,在两日滴水未进之后,他虽想矜持,但本能却按捺不住,一口接一口,一滴都不想浪费,贪婪将酒坛饮尽。喝完畅快长吁一口气,由衷道:“多谢。”

  谢承泽点点头,放下酒坛,一撑手臂翻上池边,拔出纯钧,对着龙爪镣铐劈砍下去——

  “锵——”的一声,回音嗡嗡作响。萧彦只觉手腕一震,锯齿再次割在伤口。而那龙爪分毫未损,连道裂纹也没有。

  谢承泽一愣,举剑还要继续挥砍。

  “行了——”萧彦喝完酒,喉间滋润了些,懒懒阻止:“整面墙连同这镣铐都是玄武岩所雕,你的剑再锋利也砍不断。”

  腕间鲜血继续顺着石镣滴落。

  谢承泽垂下长剑,死死盯着他手腕上道道愈合后又被割开的伤口,眼中哀痛如凛江浪潮翻涌。

  萧彦扭头瞧见他如此神色,终于微微动容,仍是诧异:“难道你竟真的是想来救我?”

  谢承泽苦笑,原本清朗的声线此刻尽是绝望:“我救不了你……我怎么救你?你犯下的是裂国之罪!你该当死罪!”

  他似是已用尽所有力气,手中长剑当啷坠地,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我救不了你,我为什么救不了你……”

  萧彦只觉好笑:“你是新皇那边的,为何想要救我?再说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就这么拿把剑进来便能救我出去吧?”

  不等他回答,萧彦了然笑道:“新皇派你来的吧?他还不放心,怕我逃脱?你且替他看好,这镣铐没有钥匙,一旦锁上,若要再度开启得等池水更换缓缓带动机关,待这地底的水流出、山上的水流入,至少一年之久——那时我早已在此化为白骨。你回去复命,就说我必死无疑,让他宽心。”

  谢承泽却摇头:“不,我独自前来。”

  萧彦更加糊涂:“……嗯?”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道尽风流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道尽风流》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道尽风流》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道尽风流》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