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野

过野

作者:纵澜 过野最新章节:第91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5-21 09:08:21 人气:134

过野简介:巷子吹进了末冬的冷风,一墙之隔,林初听到几个男生在拿她打赌—— “执哥,能跟她谈满两个月不分就算赢。” 几天后,他头流着血跟她擦肩而过 她踏进巷子向他伸出了手,“请问,你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又几天,游戏场所外,他喊住她。 “喂,做我女朋友怎么样?” 林初考虑了几天。 4月9号,她应了他。 6月9号,高考结束。 两个月,是他的赌,亦是她的赌。 “过了这个野,你就是胜者。”

《过野》章节试读

  三月,天气稍许转暖,下了雨的夜依旧寒气入骨。

  林初一手插在校服口袋,一手撑着雨伞。她时不时交替撑伞的手,快速往家走。

  老城区的人行道统一铺的彩砖路,偶有拼接处不平整,浅浅的水坑。她习惯性低着头,越过一个个水坑,远处刮来风,香樟树叶子齐齐颤动,撒下几秒的大雨。

  绕过路口的健身街,林初拐进一条不宽不窄的街。满街的饭店,各种地方菜,油烟味菜香味融进雨夜,携着雨水和风钻入鼻息。

  林初饿了,加快步伐往前走。

  一百二十步。

  林初没抬头,左拐走进一家小门店。傍晚六点半,还没过饭点,馄饨店里坐满了人。

  “都几点了?不是让你早点回来?快过来帮忙!”林曲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馄饨店人多声音嘈杂。林初轻脚越过一张张餐桌,走进厨房隔间。

  林曲正一碗一碗盛着馄饨,忙得不可开交。

  “姑姑,明天……”

  声音太轻。

  她努力提高音量:“姑姑,明天有考试,我今天可以复习吗?”

  林曲抽空看她一眼,神情不悦,“没看到今天多忙?你学习又不好复习有什么用,书包放了过来帮忙!”

  林初没再说话,出了隔间,她打开拐角的一扇门,走上楼梯。

  老式小区的三室一厅,陈旧的红木装修在街道路灯下反着光。街上,饭店的油烟味随风携入房内。

  林初依次关了各个房间的窗户。放书包,下楼。

  一直忙到十一点。

  林初洗完澡,给手涂了烫伤药,坐在书桌前,从书包里拿出复习资料。

  手疼。

  火辣辣的,烫烫的疼痛存在感很强,很不舒服。

  下雨天地滑,她刚刚端一碗大馄饨时不小心滑了脚,刚出锅的汤水洒在左手虎口一片。

  烫伤处没能得到及时的处理,此时黄色的泡泡大大小小一共四个。

  抽屉里的烫伤膏还剩四分之一,她轻轻推开椅子,去到客厅。茶几上静静躺着一支烫伤膏,只剩一点点。

  林曲在洗澡,林初拿出伞,悄声离开家。

  街上许多饭店仍亮着灯,不过大多歇业。距离林初家一公里远有家二十四小时药店。

  入了夜后雨势越来越大,林初将被烫伤的手伸到伞外,三月底的凉雨哗啦啦浇到烫伤处,疼痛感被麻木。

  林初微皱的眉头松开,呼吸冷冽清爽的风,继续往前走。

  十几分钟,她来到药店。将雨伞用力甩了几下,走进药店。

  “我想要三支烫伤膏。”

  林初掏口袋拿钱。身后传来嘻嘻哈哈的谈论声,吊儿郎当的语调,口齿不清,不同寻常的兴奋。

  喝了酒。

  几个男生推门而入,架着一个喝得满天通红,眉头紧皱的男生。他们穿着黑白色校服,却显得不伦不类。

  “医生,拿点胃药还有止痛药。”

  室内因他们的闯入顿时一股酒味,医生皱皱眉说:“止痛药不能乱用。他痛成这样你们还是带他去医院看看。”

  一边把手里的烫伤药放到玻璃橱柜上。

  林初伸手拿过,尽量消除存在感。

  但她手上的烫伤很晃眼。

  “我靠,好恶心啊——”一个男生大着舌头说:“黄不拉几的,你伤口还淋雨了?你也不怕感染!”

  男生顿时瞪大眼,“小心截肢。”

  林初有些被他吓到,担忧地看看手。她抿抿干燥的唇,低声说了“谢谢”,转身离开。

  她不想挡着大门,左拐打算站在旁边屋檐下撑伞,步子刚迈出两步,肩与一只抬起的手撞到——

  玻璃门前,一个穿着黑白校服的男生靠玻璃站着,她走过他身边,他正巧抬起手打算点烟。

  清脆的一声响,打火机落到地上。

  林初听到,一秒反应蹲到地上,将打火机捡起来。

  地是湿的,打火机沾上泥水。

  “对不起……”她抱歉地点头,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餐巾纸,边认真擦拭边检查有没有破损,声线紧绷,“真的对不起,它没摔坏。”

  男生头抵着玻璃门,一头黄发随意凌乱地顶在脑袋上,橘色路灯分过来微弱的光,那头黄发浮着层朦胧水雾,微湿的碎发搭在额前,稍遮眉眼,看不出神情。

  他漫不经心将烟叼回嘴里,弯腰到她面前,朝她抬了抬下巴。

  林初眼里是他线条流畅的下巴,他皮肤白得泛冷,看着莫名的凉意。

  他在让她帮忙点烟。

  林初从头到尾没跟他有过眼神交汇,他头发湿了,搭在眉间也不怎么看得清晰。

  她就着递打火机的手给他点烟,才发现是左手。

  烫伤药膏是黄色,被雨水冲刷,不均匀地躺在手上,有水有浮油,看着的确恶心。

  而她烫伤的手直接凑到了他面前。

  “抱歉。”林初连忙换成右手,刚摁下打火机,火苗一下被吹灭,风太大,需要拿手挡着才能点着。

  风从两人右边刮来,左手的方位不方便挡风,他又比她高很多。纠结了一下,她最后换成左手。快速点燃,又放下。

  奇怪的药味飘入鼻间,陈执扫了眼她烫伤的手,很小很白的一只手,看着细皮嫩肉,衬得那片烫伤更突兀。

  他用力吸了口烟,奇怪的味道被烟味覆盖,昏昏欲睡的脑袋也清醒了些许。

  林初换成右手,把打火机还给他。

  他瞧见她的小动作,没接过,散淡抬眼。

  女生扎着马尾,两边的碎发微湿,贴着脸颊,眉眼干净极了,睫毛带着水雾气,微微垂着,气质很柔弱。

  他不经意扫过某处,看到她的校牌——

  霖城第三中学。

  林初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接,小心翼翼抬眼。

  几乎在她抬起眼的一刻,他就伸手接过,多余的眼神也没给她,绕过她往药店里走。

  林初绷紧的神经微松。药店里的男生们还在跟医生商讨要止痛药,她不敢多看,撑起伞逃似地离开。

  -

  隔日,依旧雨天。

  林初将花盆在雨中放了一会,又拿回阳台,关上防盗窗。

  楼下,林曲一边熬着汤一边包着馄饨。店里零零散散坐着几个客人。

  林初戴上耳机,打开英语听力,上前帮忙。

  到了上学的点,林曲给她盛了碗大馄饨。冻得发僵的手拿不稳筷子,她捧着碗捂了一会,快速吃完,身体渐渐回暖。

  ……

  “笔记本明天课代表收一下。”数学课下课,老师一边收拾教科书一边说:“早上的试卷你们物理老师已经在批了,难得没有气得冒火。明天的数学考试,你们给我好好准备,别光顾着学物理把数学忘了啊。”

  台下,同学嬉笑应好。

  数学老师又督促了几句,离开教室。

  林初将书本放进抽屉,趴到桌上将脸转向墙。

  “喂——喂!”

  几道重力将椅子踹开。

  林初被迫直起身子,她没抬头,垂眸看着桌边三双鞋。

  “一天到晚就知道睡,晚上偷人去了?”女生意味深长的拖长音,恶意满满。

  其余两个女生闻言大笑出声,附和着嘲弄。

  “巧姐,她这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谁看得上啊。”

  “二班的无前途看得上啊。”

  吴牵途,年级有名的“弱智”。

  李思巧,学校有名的“大姐大”。

  “喂——”

  李思巧见林初一声不吭,踹向她的课桌。

  桌洞里的书本被撞出来。

  李思巧脚落得随意,朝着笔记本就是一下。灰黑略湿的鞋印沾上写了笔记的纸张。

  林初眼睫颤了下,看一眼,又不在意地移开视线。

  教室内,学生闲聊玩闹,埋首学习;教室外,学生勾肩搭背地接热水,上洗手间。

  林初独自坐在教室角落,嗅着阴湿逼人的空气。

  上课铃声如天籁。

  李思巧居高临下,朝林初半垂的头嗤了一声,回到座位。

  补笔记的时候,林初才发现橡皮擦不见了。大概是跟着笔记本一起掉到了地上,又被来往学生踢到看不见的角落。

  她看了看邻桌手中的橡皮擦。

  “请问,能借我下橡皮吗?”

  “……”

  只会有这种情况。

  谁都不敢跟李思巧讨厌的人亲近,谁都怕被李思巧一同划入讨厌名单,日日被孤立,被欺负。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过野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过野》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过野》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过野》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