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枭雄录

明末枭雄录

作者:青藤木屋 明末枭雄录最新章节:第306章 势如破竹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17 09:23:04 人气:29

明末枭雄录简介:闯王李自成,八大王张献忠,横天王、混十万、过天星、九条龙……乱世枭雄叱咤风云,他们是穷汉,是英豪,是赌徒,是皇帝,是笑傲苍穹的旷世英才,又是不学无术的乡野愚氓……还您一个真实的明末枭雄实录。

《明末枭雄录》章节试读

  黄天厚土大河长,沟壑纵横风雨狂。

  这是苍凉无际的西北高原,植被稀疏黄沙漫漫。

  在一个叫做“车厢峡”的峡谷区,旌旗蔽日,杀声震天,几千匹战马,踏起的烟尘扬起数丈高,穿着盔甲的,披着布袍的骑兵、步兵,一阵阵往来冲突,生死鏖战。

  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无数死人、死马,乱扔着折断的枪杆,沾着血的刀片、狼牙棒。

  这是陕北农民起义军高迎祥、李自成的五万大军,正在和明朝政府的官军激战。

  这处地形和很多西北丘陵一样,峡谷象是刀劈出来的,直立陡峭,雄伟苍劲,大路位于谷底,四周都是峭壁,因为形状象一个巨大的十几里长的车厢,被称为车厢峡。

  农民军自称为“义军”,官方则称他们为“贼兵”或是“流寇”,在明朝崇祯十年以后,陇中大旱,饥民遍地,烽火四起,造反的“贼寇”大股数万人,小股千把人,攻城掠地,把陇原大地燃得战火纷飞。

  明朝江山如一片风雨飘摇的破船。

  乱世,乱到不能再乱的乱世。这样的世道里,会有无数百姓在战乱中家破人亡,战火过处赤地千里,也会涌现无数的草莽英豪,凶徒恶棍、盖世枭雄。

  高迎祥为首的这股起义军,算上老幼妇孺,还不足五万人,但是号称十万,这是农民军的普遍做法,虚报产量可以增强声势,壮大威风。

  官军的兵力是七八万,由总兵陈奇瑜率领,明末的总兵相当于“地方守备司令”,炙手可热的实权派,手下兵马有时达到十几万。象辽东总兵吴三桂,兵力可达二十几万。

  战斗最惨烈的地方,是车厢峡的出口。

  这块不足半里宽的峡谷出口,几乎都被死人与死马填满了,旌旗倒伏,血流成河。人马踏起的黄色尘烟,飞扬起十余丈高。

  高迎祥的人马拚命向外突围,想冲出峡口,因为五万人马都被围在峡谷中,这是一块“死地”,若是冲不出去,结果只有一个——全军覆没。

  官军人马一批批地往上增援,两千精锐的披甲骑兵作为前队,堵截义军的冲锋,侧翼各有两千步兵作为支援,而且在峡谷上面,还有三千名步兵不住往下射箭,占据了兵力和地利上的优势。

  双方的士兵,从穿着上一眼就能区分出来,官军的披甲骑兵穿着圆顶带尖头的铁盔,身上披着六片式连缀铁甲,手执长柄大刀,这是当时世上最精锐的部队,称为“铁人军”或“铁骑”。

  义军就千奇百怪了,各式服装都有,大多是当地农民宽大的打了补丁的粗布袍子,头上戴着宽沿布帽,武器更是杂七杂八,执长枪的、长刀的、长剑的,狼牙棒的,还有很多用的直接就是农民的三齿铁耙或是自造的齐眉棍。

  从训练水平、单兵战斗力和攻防能力上综合比较,义军都远落后于官军。

  一般情况下,三五个官军组成的战斗小组,在混战中就能对付十个人以上的义军。

  战场上,十匹或十五匹战马,组成一“伍”,十余把长柄大刀抡起来,齐进齐退,如同一台巨大的杀戮机械,具有很强的绞杀力,往往当者披靡。

  “杀呀——灌呀——”

  (灌,是一种古时当地方言,意思是冲杀。)

  随着吼声,长刀砍下去,刀头下就是一片血肉横飞,人马仆地。

  一股股的鲜血迸出,映红了夕阳下的峡谷。战斗的惨死程度,令人胆战心惊。

  官军的两千铁骑在峡口往来冲突,凶狠地斩杀,死死堵住义军突围的道路,义军虽然也是拚命冲杀,但是在这样的狭窄地带,不能实现迂回灵活战术,只能去和对方的精锐铁骑“硬碰硬”。

  伤亡惨重。

  一批又一批的人马倒下去。

  鲜血染红了峡口。

  ……

  天色暗下来,义军后撤了。

  他们再一次没有突破包围,留下满地的尸体,撤向峡谷中央。

  晚来的萧风,卷着粗砺的黄沙颗粒,掠过堆积的尸体。

  从凌乱的死尸堆里,爬出一个满面染了鲜血的小兵,他穿着一身打了补丁的旧葛布袍子,帽子掉了,手里握着一杆被鲜血染红了半截的长矛,睁开惊恐的眼睛,四下张望。

  他叫谭天保,本来不属于这场战争和这个年代,是从二十一世纪脑袋发蒙穿越来的。

  作为一个学习成绩不好,勉强考上一所中等医学职业学校的年轻人,对前途充满了悲观,时常做一些穿越然后轰轰烈烈的英雄梦,梦想着……金戈铁马,叱咤风云。终于在一次重感冒发烧之后,成功穿越到了明朝末年。

  确实轰轰烈烈。

  惨烈到无法想象。

  作为一名李自成部队里的“中军传令兵”,在车厢峡这个倒霉的地方,经历了几番生死战,发生在身边的杀戮、搏斗、血肉横飞……一次次惊心动魄,同伴们接连被砍掉头颅,刺穿了身子,血肉模糊地倒下去,生命,此时就如草芥。

  谭天保的心甚至都忘记了恐惧,快要麻木了。

  仗,又打败了。

  三个传令兵,在这次突围不成后,又死了两个,谭天保侥幸死里逃生,握着染血的长矛,从死尸堆里爬出来,赶紧去追赶队伍。

  官军一会就要来打扫战场,所有尸体的脑袋都会被割下来,去报功领赏。

  想保住脑袋,就只有逃回队伍里。

  谭天保仓仓皇皇,倒拽了长矛,狼狈不堪地追着义军的败兵,回到中军,却又莫明其妙地遭到了一顿毒打。

  中军传令总管是个满面横肉的大汉,平素飞扬跋扈,见谁不顺眼,张口就骂,举手就打,谭天保已经挨了他好几回欺负了。

  “贼你玛的瓜皮,”总管操着古代陇中方言一边臭骂,一边用手里的马鞭劈头盖脸抽打谭天保,“别人都死了,你个怂蛋跑回来做甚,妨人败家的怂货蛋。”

  “叭,叭,”鞭子抽下来,打到额角上,皮肉登时绽开,流出血来。

  谭天保火冒三丈。

  我哪儿做错了?

  自己从战场上死里逃生,浑身的血污还没来得及擦一擦,就挨了长官一顿毒打,这哪儿还有天理。

  在这种农民暴动聚起的队伍里,没有什么道理好讲。

  大多数官兵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陇中莽汉,性情就和野猪野熊也差不太多,粗野是从娘胎里自来带的标签。在这个莽汉组成的世界里,仗势欺人似乎是天经地义的,强的欺侮弱的,成伙的欺侮孤零的,就象是虫子吃草一样自然。

  不要试图讲什么素质、原则、文明……这一类的字眼儿在这个世界里行不通。

  这一刻,谭天保很想抄起那柄带着血的长矛,狠狠刺进总管的肚子。

  忍住了,必须忍,总管周围有一帮心腹,他们会把自己五秒钟内乱刃分尸。刚刚从死人堆里逃出来,再死就不值当。

  好在总管打了几鞭,就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谭天保忍气吞声,抹了把脸上的血珠,蔫蔫地缩到旁边,一个绰号叫“三梆子”的小兵,凑过来,同情地递给他半块粟面饼子。

  “喂,饭早就抢没了,我给你留了半块。”

  粟面饼又凉又硬,但对于又累又饿的谭天保来说,不亚于山珍海味,他感激得差点掉下泪来,拍拍三梆子的肩膀,一口就把饼子咬下去半截。

  三梆子今年还不到十八岁,姓贺,排行老三,因为脑袋长得跟个梆子似的,从小到大都被称为三梆子,本名儿反倒没人知道。

  “天保,总管是因为那块抢来的祖母绿,被袁将军要去了,所以才冲你发无名火。”

  “哦……”

  谭天保皱了皱眉头。

  这种事,是司空见惯的,抢掠,对于农民暴动队伍是正大光明的事情,庞大的军队需要给养,靠什么筹措?主要靠抢大户。当然,中小户往往也难以幸免。

  总管抢来的那块祖母绿,他也见过,是在攻破“瓦山堡”村寨后,杀了一个土财主,搜刮出来的,宝石呈绿方柱形,比指甲盖略大,绿得晶莹剔透,异常美丽,据说能值一千两银子。

  唉……

  以前总有人刻意美化农民起义,杀富济贫豪侠仗义忠勇正直……

  你设身处地地想一想,揭竿而起的流氓无产者,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规则意识,两个肩膀扛个头,杀到哪里算哪里,活命是本钱,你让他做一个谨遵仁义道德的儒雅之士?

  笑话。

  实际情况是:起义队伍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有,无法无天是最鲜明的特色。

  三梆子哭丧着脸在旁边唠叨,“这个峡谷倒霉死了,憋了这些天,死了一万多人,弟兄们都知道没出路了,破罐子破摔,有人拿着一两银子买酒喝……对了,听说郭半仙要摆拜仙台作法,乞求神灵庇佑,可是找不到猪头三牲当祭物,只能找到马头……”

  古代军队里,一般都带着随军术士,占卜吉凶,请仙作法,这些人往往很受尊重,就跟“神仙”似的。

  谭天保当然不信这一套。

  现在义军被团团包围,堵在车厢峡里面临绝境,已成瓮中之鳖,靠着郭半仙摆台作法,神灵就能保佑大军冲出重围?

  笑话。

  他“哼”一声,没有吱声。

  半块饼子很快吞下肚去,疲累稍解,准备休息,天当被,地当床,随便从大路旁扯几把干枯的野草,当作被褥,往地上一滚,抱着兵器入睡。

  刚闭上眼睛,又有士兵把他叫起来,“喂,谭天保,总管找你呢,有要紧事,快去。”

  谭天保从草窝里坐起来,怒火中烧,心里暗暗骂道:“总管找我……这个缺德该死的王八蛋,刚打了我一顿,又找我干吗?难道还没打过瘾?”

  但是命令是不敢违抗的,他忍着怒气,一百二十个不情愿地爬起来,挟了随身长矛走向总管的帐蓬。

  总管独自睡在帐蓬里,他也没有被褥,半倚在一堆干草烂树叶上,见谭天保来了,竟然朝他露出了笑容,“天保,请坐。”

  谭天保不敢坐,他看着夜色下总管那副模糊不清的笑容,心里觉得诧异而恐怖。奶奶的,这家伙怎么会冲我笑?我去,过去听人说,会笑的狼才是最可怕的,他……什么意思?

  “天保,有这么个事儿,明天郭半仙先生要设坛作法,需要一个助手,我琢磨着,你聪明机灵,正合适,你现在就找郭先生去吧。”

  嗯?

  我聪明机灵?

  谭天保心下纳闷儿,总管夸奖自己,怎么越听越不是味儿?

  他会把好事往我脑袋上扔?

  可疑!

  忽然谭天保脑袋一炸。

  坏了,三梆子不是说,郭半仙摆拜仙台缺少猪头三牲吗?这事儿……他的脑袋皮子一阵发麻,我的个祖宗,他们是不是找不到猪头,就要用人头代替?

  人头……拿我姓谭的人头顶数!

  一定是这样,否则总管怎么会冲我笑?假模假样的夸奖和?这群王八蛋,缺德作损冒白烟……他们看上老子的脑袋了!

  以活人祭天,古来就有,只不过从汉代以后,就逐渐以猪、羊取代了。

  现在,谭天保突然明白,自己要充当活牲了!

  他的身子不禁颤栗起来。

  从心底里发凉。

  作为一个士兵,被敌人在战场上杀死,倒也没什么,可是被当作活牲割了脑袋摆上祭台……这事儿可太恐怖了。

  他不敢想象自己的脑袋摆在供桌上是什么样子。

  心底一阵发寒。

  ……

  “总管,”谭天保微微哆嗦着,点头哈腰地求乞,“请您放我一马,谭某感恩戴德……”

  “别罗嗦,这是好事,又不用去战场上拚命。”

  “请总管高抬贵手,我愿意忠心耿耿,上阵杀敌……

  总管不耐烦了,收起笑容站起身来,把眼睛一瞪,“贼瓜皮,给脸不要?快去,再磨蹭老子一刀捅了你。”

  他从身旁摸起一把砍刀。

  谭天保眼前一阵迷茫和绝望,他知道再和总管哀求也没用,这家伙,心肠比狼还狠,他哪儿会饶我?

  人在彻底绝望的情况下,往往会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此刻的谭天保,真被逼到绝境了。

  他只觉得一腔热血,往头顶上撞,好,反正我就要死了,我要被他们当作活牲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拚了吧,拚掉算了吧。

  忽拉拉泛起一身的杀机。

  一不做,二不休。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谭天保提起手里的长矛,狠狠地朝着总管的胸脯刺过去。

  “噗嗤——”

  长矛锋利的铁尖顺利地刺进了总管粗壮剽悍的身子,黑乎乎的夜色里,一股液体顺着矛尖的血槽激射出来,喷到谭天保的手臂上。

  ……

  这一刻,谭天保的心里并没有恐惧,而是涌过一阵淋漓的快意。

  这个浑蛋恶棍,欺侮我好多回,终于亲手把他结果了。

  鲜血溅到手臂上,谭天保甚至感觉到总管临死前肌肉的挣扎。

  一矛透心凉。

  总管只扭动了两下身子,嘴里“哼”了一声,便软塌塌地倒下不动了。

  谭天保拔出矛尖,心里“咚咚”直跳,这时候觉得手臂有些发软,他稍微镇定了一下,然后慌里慌张地跑出帐蓬。

  下面,怎么办?

  四周都是宿营的义军官兵,黑乎乎的夜色里,听得见鼾声还远处的斥骂声。

  他下意识地想跑回自己的“宿营地”,跑了两步又停住了。

  不行!

  我杀了总管,早晚会被人发现,呆在这儿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往哪儿跑?

  这是车厢峡,四周都被官军紧紧围困,水泄不通,想逃出峡谷是妄想。

  谭天保心头一阵热,又一阵凉,惶恐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夜色茫茫,害怕、孤独、紧张……

  我该往哪儿去?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明末枭雄录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明末枭雄录》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明末枭雄录》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明末枭雄录》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