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海域

非正常海域

作者:凉蝉 非正常海域最新章节:98、番外03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悬疑灵异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5-14 10:48:29 人气:62

非正常海域简介:危机办精神调剂科正式成立那天,科员谢子京决定使出浑身解数,热烈追求疑似失忆的前男友秦戈。 科长秦戈也决定使出浑身解数,先把谢子京脑子里超载的黄色废料洗洗干净。 ******** 来拥抱着我/形成漩涡 扭曲那万有引力/倒海翻波 ——《漩涡》 ******** 1.异闻+悬疑,单元剧+主线剧情,架空背景,以各类“特殊人类”为主要角色的故事; 2.口花花哨兵攻x心烦烦向导受; 3.“哨兵”“向导”指文中设定的某一种特殊人类,并非现在意义上的哨兵及向导;二者都拥有一个动物形态的精神体。 4.本文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涉及部分心理学和精神病学内容);在故事发生的这个世界里,所有的概念都是真实存在的; 5.故事与真实海域没有任何关系,此处“海域”指哨兵和向导脑内的精神世界。

《非正常海域》章节试读

  因为缺乏绿意,二六七军区综合医院在冬天里尤为死气沉沉。

  下午五点二十分,临近下班,院内人并不多。

  院史展览馆的门忽然砰地一响,被人急急从内侧推开。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跑出来,差点撞到正在馆门扫地的清洁工。

  “彭医生?”清洁工喊了一声,但没得到回应。

  初春的风还很冷,纵使没有雪,寒意也一直往人骨头里钻。

  医生冲进了门诊楼的安全通道,一路往上跑,最后推开了八楼副院长办公室的门。

  副院长正在见客。满屋子的茶香忽然被搅乱,他和来访者的笑意都凝在脸上,诧异地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明天不是有重要手术吗?”副院长脸色一沉,“你现在怎么回事!”

  谁都看出医生的情况很不对劲:他满脸是汗,苍白的嘴唇不停颤抖,一双圆睁的眼睛里尽是惊悸,眼珠子在副院长和客人脸上来回看。

  “……彭湖,怎么了?”副院长脸色一变,“下午那几台手术有差错?”

  “不……不是……”医生忽然捂着腹部,“哇”地一声开始跪地呕吐。

  他连眼泪都流了出来,吐完了之后,一边咳嗽一边哭。

  “6号……6号手术室……都是血……”他的声音含糊不清,不知是惧怕还是不适,身体抖个不停,“墙上和地上,全都是血……”

  副院长惊得一下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很多血、很多人……”医生抬头看着副院长,不断重复着六个字。

  等别的医生护士过来把彭湖带走,副院长背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他尴尬地看向自己的客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彭医生明天还能不能做手术?”一直端坐在沙发上的客人始终沉静,没有露出半分不悦或焦躁,只是语速缓慢,一字字都像是砸在副院长心上的硬石头,“我们只允许他主刀,其余任何人都不行。”

  点头哈腰把客人送走之后,副院长独自一人在医院门口徘徊,眉头皱得松不开。

  他实际上被彭湖的话弄糊涂了。

  因为这个医院里,并没有6号手术室。

  —血与酒—

  危机办院子里的山茱萸总是三月下旬的时候开始打苞。

  这几十棵树是危机办的名花,开放的时候仿佛连绵的一条金色河流,传说合影会带来财运,因此很讨单位里贫穷的打工族喜欢。

  秦戈的工位旁边就是窗户,窗外正是一排山茱萸。

  但此时秦戈无心欣赏。他办公桌上的纸张和文具全都乱七八糟,墨水瓶打翻了,几块陌生的石头浸在快过期的英雄牌墨水里。

  秦戈想把纸拈起来,但墨水成了浆糊,把纸死死粘在桌面上。

  他只好一张张撕。

  【抗议不公正的婚姻制度!】

  秦戈面无表情,将第一张纸扔进废纸篓。

  【我们要结婚!】

  第二张撕得七零八落,也丢了进去。

  【恋爱和婚姻是基本人权!】

  秦戈艰难地、一点点地把纸从桌上剥下。

  从一旁走过的白小园同情地看他:“都是地底人*弄的?”

  “嗯。”秦戈应她。

  “你得罪他们了?”白小园看看看纸上文字,“他们的结婚申请?”

  “嗯。”秦戈又应。

  “地底人是不是最不讲理的特殊人类?”白小园又说,“我看八卦公众号里是这样讲的。”

  这回秦戈没应她。

  .

  在普通人和特殊人类共存的世界里,需要维持秩序的管理者。

  危机办就是这样的角色。它的全称是应急事件与危机处理办公室,管理和特殊人类有关的一切事务,是个十分重要的部门。

  但因为办公地点是一处旧院子,周围密布着商业区、居民区和各种小吃街,资金短缺加上管理不善,光是今年就发生了几起地底人或者半丧尸化人类*上门捣乱的事件。

  此时在办事大厅中央正敞着一个巨大空洞,地底人就是从这里打洞钻进办事大厅的,一晚上弄得乱七八糟。

  危机办主任高天月和保卫科科长正在吵架。

  保卫科科长的声音不如高天月高亢,干脆跳上了椅子,大手一挥:“早告诉你危机办地下不对劲,你要是去年就把填补空洞的资金拨下来,现在也不至于这样!高天月,你是不是把钱都吃了,中饱私囊!”

  高天月额角青筋暴起:“放你的大臭屁!”

  秦戈这个角落十分安静,“婚姻咨询/伴侣申请”八个红字在他头顶的电子面板上滚动。

  “我没见过真的地底人。”白小园说,“地底人都很固执吧?”

  “嗯。”秦戈开始用纸巾擦桌子。

  白小园等了片刻,不见秦戈往下说,又问:“你手在抖?被地底人气的?”

  “不。”秦戈抬头瞥她一眼,薄唇蹦出四个字,“被你烦的。”

  白小园尬笑一声,拿着扫帚跑了。

  .

  秦戈的眼睛很特别,眼珠子是深棕色的,瞳仁倒是老老实实的黑色,不言不语看人的时候有种冷彻彻的通透,虽然没脾气,但总是一副不好相处的模样。

  熟悉了就知道,他人很闷,没什么朋友,没什么爱好,一天到晚都扑在危机办档案室的故纸堆里。

  与其说不好相处,倒不如说很多人都不晓得怎么跟他相处。

  秦戈整理好桌面之后,发现保卫科科长已经在门外贴上了暂停办事一天的通告。

  ……白得一天假期,甚至不用接待任何办事人员!

  虽然不容易看出来,但秦戈的心情极好,他甚至美滋滋地看着窗外满树花苞的山茱萸笑了半秒钟。

  这是他在危机办办事大厅里轮岗的最后一天。明天他就可以回到档案室继续原本的工作了。

  对秦戈来说,没有比翻阅特殊人类历史资料更有趣的事情了。

  .

  在染色体变异或者收到特殊病毒感染后,普通人可能会成为俗称的“特殊人类”:地底人、半丧尸化人类、哨兵、向导、雪人、茶姥、海童、狼人……

  而在所有的特殊人类之中,占比最大的是染色体变异而形成的特殊人类:哨兵和向导。

  这是两类具有极强精神力的特殊人类的称呼,他们迥异于普通人甚至是其他特殊人类的最大特点是,他们天生拥有把自己精神世界具象化为某种动物的能力。

  他们把这个具象化之后的伙伴称作精神体。

  据说一个强大的哨兵或者向导,会深爱自己的精神体并且以它为傲,恨不能时时刻刻展示自己的精神体。

  但秦戈绝对不是。

  他是一个向导,但非常不喜欢把自己的精神体释放出来。

  那个小东西胆子实在太小太小了。

  秦戈从没见过会被炸油条的呲呲声音吓哭的精神体,他甚至一度以为是自己的脑袋出了问题,才会带出这么个胆子还没有草履虫大的小崽子。

  墙上贴着不少大字报,无一例外都是骂秦戈的。他起身撕下,这时看到了告示板上的几份嘉奖名单。

  每份名单当头都是同一个名字:谢子京。

  秦戈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不出所料,在“谢子京”名字后面,又是一连串的荣誉:危机办西部地区办事处年度优秀哨兵,先进个人,个人二等功两次,集体三等功四次,等等等等。

  这位西部第一梯队的哨兵谢子京,在最近两三年的表彰通报里频频出现,十分引人注目。据说他进入危机办的第一天就驻扎在雪山底下,一去就是好几年。

  秦戈对这个哨兵很好奇,但即便在档案室里,他也没法找到谢子京的照片。

  第一梯队的哨兵和向导往往都执行最危险、最机密的任务,没有照片很正常。秦戈的好奇心就跟他的任何情绪波动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

  撕完了大字报,秦戈看到扫完地的白小园拎着扫帚朝自己奔来。

  “高主任找你。”她说,“现在立刻去他办公室。”

  秦戈心中一惊,眼皮开始乱跳。

  .

  高天月是危机办的主任,圆头大耳,平时总是笑眯眯的,唯有在与保卫科科长的较量中,总是压抑不住自己隐藏颇深的脾气。

  据说是因为保卫科科长曾经是高天月的情敌,高天月和妻子结婚三十余年,至今还耿耿于怀。

  但危机办里的人都知道,这是个连眼镜腿儿都透着精明的人物。

  秦戈进了办公室,抬头便见到高天月一脸慈悲。

  “秦戈啊,地底人那件事你不要放在心上。”高天月说。

  秦戈点点头:“我没放在心上。”

  高天月:“他们还在外墙上刷了一些骂你的话。”

  秦戈忽然好奇:“骂我什么?”

  高天月笑道;“都不是什么好话,别想了。”

  秦戈心想,既然不是好话,你又何必提起?他没了兴致:“算了,没关系,洗了就行。”

  地底人在被岩化病毒感染之后自己也会成为病毒携带体,因而他们是禁止与任何普通人类通婚的。秦戈在婚姻登记和伴侣申请的岗位上轮岗一个月,拒绝了许多次地底人的要求,心里清楚自己肯定会被人怨恨上。

  “我是绝对信任你的,这次的事情不是你的责任。不过以后在工作上啊,还是圆融一些,不能太硬了,人民群众都是耳根子软的嘛。你好好讲话,他们会听的。”高天月把一杯茶推到他面前,话锋一转,“秦戈,你能力强,人又稳重,危机办同年纪的人里,像你这样的人才不多。”

  茶汤金黄澄澈,茶水和杯壁之间有一环金圈。

  秦戈心中一沉:糟了。

  这是高天月一年都舍不得喝上一次的极品金骏眉。

  秦戈的眼皮仿佛加装了弹簧,疯狂蹦迪。

  “组织对有才华的年轻人,从来都是最重视的。人才嘛,就要在最合适的位置上发挥作用,不能浪费青春和年华。”高天月摸了摸脑袋,把左侧的头发巧妙拨到右侧,遮盖光亮的地中海部分。

  秦戈一声不吭地听了十几分钟,高天月才把真正目的说出来。

  “精神调剂科?”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我们单位有这个科室吗?”

  “以前没有,下个月开始就有了嘛。”高天月起身回到办公桌,在一堆文件里翻来翻去,“想来想去,也只有你合适了。危机办里的向导虽然多,但是像你那种特殊能力的,一个都没有。”

  从档案室的一个普通科员,升任为精神调剂科的科长,秦戈忍不住压了压自己的眼睛:他的眼皮蹦得太欢腾,令他脑壳痛。

  “这科室是做什么的?”

  高天月拿着一份文件坐回他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解决‘海域’里的问题。”高天月说,“现在虽然没战争,但是说不清楚的事情越来越多。就不谈十几年前的警铃协会了,现在仍然有不少反哨兵向导组织在活动。危机办是应急部门,所以我们的哨兵和向导绝对不能出问题,所有人的‘海域’都必须是清洁的,干净的。”

  秦戈:“这就是当时你一定要我的原因?”

  “是啊。”高天月笑眯眯地说,“你这种资质的精神调剂师太珍贵了,我怎么可能让给别人。平时危机办也没有让你发挥才能的地方,现在好了嘛,这是个好机会,上面的人都很关注的。”

  秦戈接过文件,惊讶地发现这并不是一份任命书,而是一份自述。

  在自述的右上角,是血一样鲜艳的“绝密”二字。

  这是一个医生的自述。他描述了自己最近一个月出现的幻觉和幻听症状,并反复强调:手术室墙上都是血,而且还有不少人钻进钻出,他怕得睡不着,一拿起手术刀就条件反射地开始呕吐。

  秦戈放下报告,平素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苦恼的神情。

  “这跟‘海域’有什么关系?”他低声说,“这是精神病吧。”

  ---------

  地底人:特殊人类之一,指被5K2P型岩化病毒感染后,躯体出现各种岩化症状的人类,有先天遗传和后天感染两种途径。岩化后躯体变僵硬、易破碎,且易受外界细菌、风雨等影响,生活区域急剧缩小。人类城市会专门分辟出地底人聚居点,相关的机构及医疗场所也有特定的地底人事务处理区域,多分布于地下。

  半丧尸化人类:特殊人类之一,指被丧尸病毒感染后,躯体出现各种丧尸化症状的人类。半丧尸化症状只可通过药物手段延缓,不能治愈;病毒一旦侵入大脑,半丧尸化人类则成为完全型丧尸。因此半丧尸化人类需定期检查血液中的病毒浓度,一旦超标立刻被控制。在争取婚姻权和家庭权的战场上,半丧尸化人类与地底人是天然同盟,但两个种族之间同时也存在严重歧视,主要表现在均不认可对方的审美与外形上:“石头怪”是半丧尸化人类对地底人的蔑称,“腐尸”是地底人对半丧尸化人类的蔑称。

  (部分资料来源:《内部歧视与外部歧视共同作用下的全新伙伴观》,《大众心理研究》1996年第5期,陈可)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非正常海域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非正常海域》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非正常海域》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非正常海域》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