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白月光

替嫁的白月光

作者:顾山青 替嫁的白月光最新章节:146、黄沙囍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5-13 10:12:24 人气:27

替嫁的白月光简介:【第一篇章:无欺】 另:第一篇章《无欺》,第二篇章《逐尘》,第三篇章《红烛尽》,每篇章人物不同,但都有联系。 孟真代替堂姐出嫁时,就已经预料到齐鹤的反应。可她还是抱有一丝希冀,毕竟她曾救过他,他也曾倾心以对。 谁知新婚未过,府里便先有了姨娘。就连准备进宫的堂姐,也私下里与齐鹤藕断丝连。 自此,孟真才明白,有救命之恩又如何,只要郎君眼瞎,自己便是一个替身,是个摆设。 她断了情,冷了心。既然堂姐满心算计,那她便成全这对痴男怨女。 和离那天,齐鹤望着盛装打扮的孟真,忽得有丝不确定,“之前与我花前月下的,究竟是谁?!” 注:齐鹤非男主,女主不吃回头草。

《替嫁的白月光》章节试读

  大红盖头掀起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此生是不得安宁了。

  面前微醺的男子一脸茫然,似是不知我为何会在这里。

  抑或是说,不知为何是我。

  “她呢?”

  他的声音带着伤感,像山涧清泉一样,滴滴落入我的心头。

  “齐鹤。”

  我的声音有些干涩,几日水米未进,发髻上的饰物又太过沉重,压得我抬不起头,只低垂下脸,轻轻叹息,“你醉了。”

  “醉了?”

  齐鹤欺身上前,手劲极大地扬起我的下巴,“要我跟你说多少遍,你才明白!我欢欢喜喜想迎娶回家的人不是你。”

  “我知道。”

  “我只是想陪你三月。”

  “你真恶毒!”

  齐鹤显然不信,他一把将我推到在床榻之上,面带嘲讽,“你明明知道三个月后京中适龄女子都会入宫选秀!”

  “你占了她的姻缘,她如何能逃得过入宫的命运?”

  逃过命运?

  难道堂姐没有与他说清?

  我一时分辨不出这话的意思。

  孟家女,自前朝以来都是入主后宫的大热人选。

  尤其此次的嫡女孟清,更是与陛下青梅竹马。

  而且宫中也有人专门测算过八字。

  是货真价实的荣冠后宫之命。

  即便她早就与齐鹤情投意合。

  但家族之名,又怎么会为一段儿女情长所阻碍。

  所以,我变成了堂姐的替身。

  嫁他,我自是欢喜。

  而这,也是我的命运。

  “我以为堂姐与你说得清楚。”

  我的话像是一把火,让齐鹤怒意难消,“说清楚什么?说她不愿嫁我?还是说会让你来顶替?”

  “你也知道我家一向注重堂姐。她又是那般尊贵的命格,是断不可能与你平淡相守。”

  我挣扎着起身,不去看他如冰封的眼神,将发髻上沉重的金饰一件一件缓缓放进梳妆匣里。

  这些,都不属于我。

  我叹息。

  指尖触及那金饰中唯一的素簪,接着说道:“你若真心,三月之后,我必然会还你一个孟清。”

  “什么意思?”

  齐鹤把玩着腰间的玉佩,嗤笑道:“怎么,难不成三月之后,你又要替她一次?”

  窗边月色朦胧,而我的洞房花烛却是一场无声地厮杀。

  我什么都不能告诉他。

  红烛摇曳。

  却是他摔门而去的风动。

  婚后三日。

  齐府的年轻丫头各个都有了别样的心思。

  只因我这个当家主母在大婚之日被放了空。

  而当天夜里,府中却多了一位姨娘。

  这姨娘我也是熟悉的。

  三天前她还是是我从家中带来的亲近婢子,如今却已经是来向我每日问安的赵姨娘。

  我瞧着她那如花娇艳的容颜,心中羡慕不已。

  我还记得成婚前堂姐掰着手指与我说起那些嫁与齐鹤的好处。

  现在看来,他的确是个好夫君。

  除了对我视而不见,没什么好脸色。

  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到三个月后。

  直到今日回门。

  他望着堂姐的那种痴狂,让我隐隐有了不好的感觉。

  家中有一处荷花池。

  最得堂姐喜欢,一日里她多数都会在那驻留。

  今日,我依旧在那寻到了堂姐,以及齐鹤。

  他们静静站在一处,像一幅画。

  我心生暗淡,刚要转身。

  “扑通—”

  这是有人落水的声音。

  难道是堂姐?

  我连忙高声喊着四周的婢子,一面向荷花池极快地跑了过去。

  可落水的不是她。

  堂姐面色沉静,见到是我才松了口气,“他不会水,你看着点,等下人们来救。”

  她语气凉薄,朝着池中的齐鹤摇了摇头,“不过是商贾之家,如何比得上皇室尊贵。”

  荷花池并不深。

  这是我跳进之后才发现的秘密。

  他躺在池底,一双眼紧紧闭着。

  却像是沉入了海底。

  想来他必然十分伤心及伤面。

  就连我将他扶起,都不再挣扎。

  他身量高我一头,整个人伏在我身上,就像是给予了我一个温暖的怀抱。

  “齐鹤,堂姐不是那个意思。”

  他这样难过,我于心不忍。

  于是生平第一次说了谎。

  “听说家中来了宫中的教习姑姑……”

  我绞尽脑汁才想出这么一个借口,这样的错漏百出。

  他却信了。

  “当真?”

  我瞧着他缓缓绽开的笑容,沉稳地点了点头。

  荷花池中的水虽不深,但池底满是淤泥。

  一场闹剧,将我们两人弄得脏兮兮的。

  周围的婢子都跪在地上,只递过两条大氅。

  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和善。

  肩上的厚重提示着他的照拂。

  “齐鹤。”

  我轻轻扯了扯他的手指,他大概是太过高兴,才会忘了将我松开。

  “听说一年前你也去过居延湖?”

  他撇了几眼周围跟着的婢子,头次与我这样心平气和的说着家常。

  我受宠若惊,只默默点了点头。

  前面便是我出嫁前住的院子,现在我们混身脏乱,理应去里面梳洗一番。

  只是屋里的摆设……

  一时间,我有些发愁。也不知婢子将那面具有没有收好。

  万一被他看到,估计会更加厌恶。

  “你怕我?”

  齐鹤扯住我的衣袖,有些不快,“你不是最喜欢看着我么?”

  “为什么不看我?”

  “什么?”

  我被他问得莫名其妙,诚然之前爱慕他的心从未隐藏,可他既然不喜,我又何必给他再添烦恼。

  谦谦君子,眉目之间本就蕴含深情。

  看天,看地,看山,看水,皆是情深。

  过去我不懂。

  可现在,我明白。

  我只是怕,再像从前一般会错情。

  交出一颗心,也换不回半点温柔。

  他手指抵在院门,脸上的狼狈并没有盖住他俊秀的容颜。

  “你们很像。”

  他的话没头没尾,我接不上。

  齐鹤并不在意。

  只是站在院子中瞧着我这些年四处寻来的牡丹。

  花开的正艳。

  我陪在一旁,不知该说些什么。

  直到婢子们小心翼翼前来相请沐浴,我才松了口气。

  衣袖被人拉住。

  “你说的三个月,还算数吗?”

  他的声音低沉,朝我微微一笑。

  原来今日他才信我所说。

  我没有变,齐鹤亦然。

  只是,她却已经反了悔。

  心口涩得生疼,我垂下眼掩藏住难过。

  就当是误入他与她的一场梦。

  六月的天气,像她的心。

  说变就变。

  豆大的雨滴骤然落入人间,我瞧着在风雨中飘摇的牡丹花,勉强扯出个笑容,“算数。”

  从那天开始,齐鹤与我的关系渐渐缓和。

  他也时常来我房里坐坐,然后一起说说他想听的堂姐幼年故事。

  堂姐聪慧,没有那么多故事可说。

  他便来了兴致,问起我的往事。

  说说倒也无妨。

  可我小时候极为调皮又异想天开,为此挨了不少揍。

  每说一件,我都觉得苦不堪言或是颜面尽失。

  偏他乐得不行。

  等往事说的差不多。

  我以为他不会再来之时。

  他却总是会拿些新玩意与我一同分享。

  只是每次送他出门前,总会问我一句话。

  他说,“那面具是她赠予你的么?”

  我不答。

  他也不会继续等。

  一月过去,赵姨娘惯例与我请安。

  她眉目之间多了忧愁,却总是含蓄地问我,与齐鹤感情可好。

  我瞧着她胖了不少的腰身,摇了摇头。

  我与齐鹤,怎么会好。

  最近阴天的日子格外多。

  我极为喜欢这微凉的气温,左右今日齐鹤也不在府中。

  像往常一样,我悄悄溜出了府。

  说来也怪。

  京城美景众多,居延湖不过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处风景。

  可我在这却捡过不少朋友。

  有瘸了腿的兔子,有蒙着脸的侠客,还有溺了水的齐鹤。

  那面具便是我替他渡气后戴在自己脸上的。

  本不想与他多生牵连。

  才会以鬼面遮脸。

  犹记得那次他捂着唇角的惊慌,以及磕磕巴巴的承诺,“姑娘救命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当真?”我捏着嗓子,恶狠狠地问道。

  齐鹤想必是没有料到面具之下会是这样的一把嗓子,脸上红白交加,却还是点头应了。

  “那再见鬼面之时,便是你以身相许之日。”

  我趁他怔愣之时,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扬长而去。

  后来的事,就如同那些陈旧的话本子所写。

  阴差阳错又命中注定。

  只是,他却不想要我。

  三个月……

  我坐在湖边,心中的苦涩无法言说。

  “怎么又是你?”

  黑衣侠客大剌剌地从岸边的柳树跳下,他一贯遮着脸。

  虽不知他长得如何,可那露出的眉眼却是寒光闪闪。

  让人不敢靠近。

  我救了他之后,倒是在这遇见过几次。

  我坐多久,他便坐多久。

  也不肯跟我开口说话。

  今天头一次搭腔,倒是让我受宠若惊。

  “你成亲了?”

  他皱着眉头,像是不满我的发髻。

  “你那素簪戴着极美,金饰虽然华贵,却折了你的气质。”

  这话我不爱听。

  说我不富贵,那不行。

  “你眼睛明亮,眼神却格外差劲。相面之人都说我是雍容华贵之相,戴金饰正正好!”

  “也就是我嫁人太早,不然说不定能把那位迷上天!来个金屋藏娇!”

  “呸呸呸呸。”

  这话说完我就后悔了,金屋藏娇那是什么下场。

  连忙朝他摆了摆手,“刚刚当我没说,见怪莫怪,见怪莫怪!”

  黑衣人却有了笑意,冷冰冰的眼睛眯成弯月,“成了亲也不妨碍你把那位……”

  他故意停了停,揶揄道:“迷上天。”

  这说的什么鬼话??

  我翻了个白眼,“你可别瞎说,那位是君子!强抢民女倒像是你这种……呃……”

  他眼神犀利,看得我心头一抖。

  极为顺畅的换了后半句,“大侠所为……”

  眼看他脸色深沉,又想起之前救他时还被误伤了一剑,我默默往往旁边挪了挪。

  估摸着他一剑也刺不过来之时,我才缓了口气,鄙夷道:“□□,你穿一身夜行衣?”

  “生怕别人认不出你么?”

  本是一句玩笑。

  谁曾想,他竟真的点了点头。

  看我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傻子。

  “是有那么个人,只认得我这身衣服。”

  他这次没有佩剑,长臂一伸便将我拉进怀中。

  “要不要跟我走?”

  他问。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替嫁的白月光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替嫁的白月光》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替嫁的白月光》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替嫁的白月光》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