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三白首

唐诗宋词三白首

作者:君言浅止 唐诗宋词三白首最新章节:73、Chapter-73番外/全文终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30 09:57:53 人气:22

唐诗宋词三白首简介:唐诗刚转到新学校,就对狷介狂生灰瞳剪水的宋词一眼万年。 之后她翻烂兵书《三十六计》,对他轮番用计。  宋词被这只蹦跶欢腾的小兔子勾得心直痒,却只是偶尔收一收网,不急着捞鱼喂养。 直到小兔子主动扑过来啃了他这株草,转天就人畜无害地眨着大眼睛说自己忘了。   宋词终于按捺不住把唐诗这只狡猾的兔子环在教学楼后。 他浅瞳微收盯住她唇珠小巧。 “我帮你想想?”   不久后唐诗洗手时撸起衣袖,露出小臂内侧两行遒劲有力的蓝字—— 唐诗答应做宋词女朋友 2012年12月31日17:23 -小兔子乖乖,到我怀里来。 不食烟火孤狼X外表毛绒兔内心小脑斧 从校服到婚纱。 -2020.04.06

《唐诗宋词三白首》章节试读

  清早的阳光透过窗洒进来,空气中悬浮的灰尘呼气间四下飞散,课桌上的英语书封面反的光有些刺眼。

  唐诗双眼微眯拽过身侧窗帘,课桌间旋即罩上一层浅淡的蓝。肩膀忽而被撞到,她转头看得闺蜜兼同桌夏祁甩开落在肩头的羊毛卷马尾,朝她挑下眉,目光直往教室后门飘。

  接收到信号的唐诗目光微顿,转头朝教室后看去。

  几个外班男生你推我搡挤在后门外小声议论,视线似乎都在唐诗身上转。她看过去没多久,他们就笑嘻嘻地散了。

  教室内最后排,三五个男生正凑在一起扯皮。

  坐在书桌上的小麦肤色男生回头瞥眼前门,脸上笑容瞬间僵住。转而,他跳下桌子迅速闪回座位,其余参与者也都各自低头拿笔翻书。

  这可是个不太秒的信号。

  唐诗忙转回头装模作样翻开书,坐姿未动偷偷朝前门口瞥一眼,果然看得班主任关岑岑接近一米九的大个子像个□□般靠上门板,一张扑克脸写满“气愤”二字。她目光下移,最后落在他手中印有表格的A4纸间,心中猜测他这一出清早不悦,大概与这表格脱离不开干系。

  后桌两人小声议论。

  “靠,这么快出就成绩了!”

  “周考月考?”

  “那谁知道!”

  唐诗轻咬下唇吹鼓了脸颊。

  原来是考试大榜,那难怪了。一般出考试成绩当天,都是学生的集体葬礼演习,好在这次没她什么事……

  然而,老师就是爱不走寻常路。

  唐诗还未来得及窃喜,就被关岑岑点了名,她怔了下朝门口看去。

  关岑岑勾勾手指,示意她过去。

  座位到门口不过十来米的距离,唐诗就听得有人压低声音议论她。

  “唐诗原来是短发啊,我还以为是个长发软妹呢。”

  “她在二十六中可有名了,我发小在那上学,他还有……”

  她闻言不由得竖起耳朵听,奈何脚步不能停,议论声很快被落在身后再听不清。

  唐诗刚在门口站定,关岑岑便高声介绍道。

  “这是从二十六中转学到省实验的唐诗。”他推下镜框,“做下自我介绍吧。”

  唐诗看眼关岑岑点点头,目光移开便落在教室后的黑板间。她静默咽下唾沫,抿了抿唇勉强算作笑容。

  “我叫唐诗,呃……《唐诗宋词三百首》的唐诗……”

  教室内突然爆发一阵起哄声,随后议论和笑声交杂四起。

  唐诗不明所以,目光惊慌地在神情各异的陌生面孔间跳跃,脸颊和耳朵难以抑制地开始发烫。转瞬,她发觉班里大半的人都笑嘻嘻看向靠窗最后一桌,她也抬眸看去,最终视线落在一个穿纯黑T的瘦高男生身上。

  男生微低头歪倚着窗台坐,似乎在休息。

  初秋的峒城还不算冷,教室最后一扇窗开了条不足掌宽的缝隙。不时有风吹过,撩动他额前刘海,才露出他轻阖双眸模样。许是屋内太过嘈杂,扰到了他。他眉心微蹙有些不悦,睁眼时双眼下意识眯了下,旋即抬眸朝她看来。

  四目相对间,唐诗不由得呆住。

  他居然是灰蓝瞳!双瞳剪水,似是染得雨晴云边蓝。睫毛浓密修长,衬得他一双桃花眼如墨勾勒。五官周正皮肤白皙,相貌清新俊逸活似画中人。

  唐诗只觉胸口停顿了下,随后跳动明显加快,脸颊也更烫了。

  走廊的关门声没能消减教室内议论,携来的风倒是拂起了唐诗耳侧和额前的发。发梢搔过脸颊微痒,她这才慌忙敛回目光,将吹乱的短发掖至滚烫耳后。

  在这之后,议论声似乎更清晰入耳。

  “快看她,脸红了脸红了。”

  “哪啊,连耳朵都红透了。”

  唐诗窘的厉害,只顾看着脚下好避开所有目光。她看不到是自己清眉掩于齐刘海后,垂眸时圆眼微合睫毛卷翘若扇,凝玉肌肤透出红晕,朱唇微抿间唇角两侧一点微陷,若隐若现。

  好在没多久,关岑岑便帮她解了围。

  “乱起什么哄!”

  直到教室内恢复安静,关岑岑才瞥眼唐诗。

  “继续说。”

  唐诗低声清清喉咙,抬眸时鬼差神遣地又瞥眼靠窗口最后一桌。

  那男生此时又是歪倚着窗闭目养神,仿佛刚才种种只是唐诗的想象,他从未曾睁眼看过她。

  唐诗的视线自他身上移开,垂在身侧的手不觉抠着裤线,小声胡乱敷衍道。

  “我这个人没什么特别爱好,还请大家以后多多关照。”

  她微弯下腰结束了自我介绍,旋即快步走回座位,把滚烫的脸埋进书中。

  唐诗回到座位后,关岑岑便走上讲台,滔滔不绝地叨叨起八月月考成绩。

  而讲台下,唐诗还没能忘掉刚才的窘况,心绪难宁得根本看不进去书。因此,耳侧的轻咳声很容易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转头瞥见夏祁的笔记本抵、在自己的手肘,其上写着一行字——友情提醒:最后桌灰眼少年姓宋名词,刚好是《唐诗宋词三百首》的宋词哦~

  唐诗的双眸因惊诧而瞪大,不自觉捂住嘴。

  当时她太紧张,介绍名字那句是脱口而出,她怎么知道他叫宋词?

  她禁不住又偷偷去转头看宋词。

  宋词仍在闭目休息,像是自带屏蔽般,后排几个皮学生怎么玩闹都影响不到他。

  唐诗有理由相信,刚才他会睁眼看她,也不过是因为她提到他的名字。想到这,她脑海中忽而浮现出一个疑问。

  她转回头时偷瞄眼讲台,确认关岑岑没看过来,才以手掩嘴假借唇语问夏祁。

  “他是混血吗?”

  夏祁似乎是被问住了,她蹙眉用笔尾挠挠头答非所问。

  “恩……我见过他妈妈,是个很漂亮的中国女人。”

  “那他爸爸呢?”唐诗拄着下巴盯紧夏祁,眼中透出渴求八卦的光芒。

  “不知道,没见过。”夏祁翻开书耸耸肩。

  唐诗本还想再问,谁料刚张开嘴就瞥见关岑岑正神色严肃地注视着她。她只得若无其事般转过头去,食指随意绕鬓角的发,装模作样地小声念叨。

  “Spellbind,迷住,迷惑。”

  唐诗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当众的随口一提,会让《唐诗宋词三百首》这本本该活跃在幼儿园和小学的书,在省实验火了一把。

  课间,她在座位背单词,安静如鸡。

  教室后总有男生莫名其妙地高声朗诵古诗,并且一定会有人明知故问。

  “呦,看的什么书啊?”

  “这你都不知道?《唐诗宋词三百首》啊!”

  更有甚者,会在走廊或者操场大声喊她名字。等她回头,再刻意大喘口气补上几个字——宋词三百首真是本好书。

  唐诗总觉得自己毕竟是个转校生,还是低调做人,别与人冲突为好。因此,听到这些明显是拿她开涮的话,她大多也只是愤懑地趴在书桌间把头埋进臂弯,最多再小声嘀咕一句。

  “Shut up。”

  但后来,玩笑讲着讲着就变了味。

  某天午休,女厕所里很安静。靠近门口的水龙头年久失修一直漏水,水滴不断砸在洗手池中,无聊时听来也像是在打节拍。

  唐诗心情尚好,冲完水刚要开隔间门,忽而有脚步声从厕所门口传来伴有交谈声渐行渐近。

  “欸?你说那个唐诗她是不是故意的啊?那么多介绍方式,怎么偏偏就挑了唐诗宋词这么一句明显是捆绑炒作的说?”

  “那谁知道!”

  隔间门被拽得猛的一颤,唐诗下意识收回搭在门内把手上的手,好奇心却驱使她屏息细听。

  关门声恰从她左右两个方向传来,她垂眸看得自己隔壁两个隔间地面瓷砖上都落有阴影。

  “我听说啊,宋词当时还和她对视了呢!”

  “是吗?以他的个性啊,呵,恐怕会觉得她就是个不自量力的傻逼吧。”

  立体环绕的笑声紧随其后,吵得唐诗心烦。她静默咬紧下唇,心跳加速时呼吸也有些沉。忽而她目光一定,轻声推开了隔间门。

  数分钟后……

  唐诗站在洗手池前,用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拭双手,终于等到木头猛烈磕碰的声响从身后传来。

  转瞬,响声中开始混杂粗口。

  “卧槽,怎么回事?门怎么开不开了!”

  “我的门好像被人从外面抵、住了!”

  “我的也是!谁他妈干的好事!有种给老娘站出来!”

  唐诗瞥一眼身后被拖布结结实实抵、住的两个隔间门板,差点笑出声。

  站出来?你以为我真是傻的?

  她把攥实成球的纸巾扔进垃圾桶,临走前小声嘀咕了句。

  “垃圾。”

  唐诗的自我介绍事件持续发酵后,唯一让她感到欣慰的便是,宋词从来没把这件事当成一回事。令她不爽的则是,旁人议论得那么欢,他都从不曾多看过她一眼。

  不仅如此,他还似乎总能非常及时并且巧妙地避开任何有关她的“麻烦”。

  他们在过道中撞个脸对脸,她连个“麻烦让一让”都还没说出口,他已经侧过身子,留出足够一个半她经过的空间。毫无疑问,可能发生的对话还没开始就确定结束了。

  轮到她值日,她刚走到他课桌边,他双脚便会自觉踩上书桌横杆,完全不影响她接下来的任何清理操作。

  而学校就是个大型八卦发酵厂,不出一周,唐诗和宋词本来就没有的故事,便毫无疑问地被隔壁铁牛、翠花和酸菜的三角恋情,亦或是高年级王二麻子打架被教务处抓包等层出不穷的新闻,拍在了历史的沙滩上。

  时间一久,连唐诗自己都觉得,她和宋词注定是名相关但人无缘。

  直到某个再普通不过的课间,唐诗刚睡完整节化学课双手压得没了知觉,正趴在课桌上揉手指,刚好瞥见宋词从她身侧经过。

  只多看一眼,思绪便在她的脑海里系成一团乱麻。她猛然坐起身,犹豫许久还是叫住他。

  如果说从前种种,唐诗还能勉强以宋词可能没注意到她作解释。那么就在刚刚,她那般清楚地喊他名字,他居然只是脚步顿一下,头都没回就走了。她便不得不承认,他压根就是不想理她!

  他不想理她?好啊,那她也干脆不管他好了!反正本来也和她没半毛钱关系,她何苦……

  但转而,她看到宋词就要走出班级门,同理心还是战胜了小任性。她烦躁地挠挠额头,起身快步跑到门口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就……没拽动他。

  宋词显然没料到唐诗会有这种举动,他怔然看了她一会,但仍是没有什么表情。片刻后,他瞥眼自己被她握紧的手腕。

  也是这一眼,提醒了唐诗。

  她脸颊一红,还有些发麻的手极不自然地松开他的手腕,落回自己身侧。

  宋词神情淡漠地侧过身,想从唐诗和门板间的缝隙中走出去。

  唐诗不好再拽住他,只得张开双臂拦住他的去路。有那么一瞬,她似乎从他的浅瞳中看到惊诧和疑惑,可他依旧一言未发。

  走廊人来人往,唐诗这么明目张胆地拦宋词,自然免不了又引来起哄和笑声。可她觉得自己这么做没错,所以倔强地不肯让步。

  “我,我想……你……”

  唐诗几番欲言又止,整个人从额头烫到了脖子,终是不自在地避开宋词的视线,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叫。

  “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唐诗宋词三白首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唐诗宋词三白首》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唐诗宋词三白首》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唐诗宋词三白首》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