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中香

帐中香

作者:花間酒 帐中香最新章节:68、番外 千年不变4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27 09:19:23 人气:67

帐中香简介:燕檀在寺庙中长到十四岁那年,楼兰使臣前来赵国提出和亲。 作为先皇后留下的唯一女儿,在现任皇后的两位掌上明珠争相推诿时,她被父皇送上了和亲的车辇。 从此,大漠那端的异域深宫、香料珠宝、美食乐舞、诡秘传说,还有金发碧眼的美貌少年,像是一幅画卷一般在她面前徐徐展开。 燕檀想不到,和亲使团才过阳关就会遭遇刺杀。 她更想不到,自己流落街头时捡回的小乞丐竟然是未婚夫婿的亲弟、传闻中深不可测的楼兰小王子安归所扮。 彼时的小乞丐脏兮兮的金发下藏着一双潋滟动人的碧色眸子,驯顺而粘人,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边,心中正算计该如何利用她。 而燕檀一边努力探查刺杀背后的真相,一边替他出头、替他上药疗伤、捧着他的脸对他说:“我觉得你的眼睛很漂亮,才不是不祥!” 千百年后,丝绸古道之上仅余朔风阵阵、驼铃伶仃。繁华旧事被掩埋在黄沙之下,化作史书上三言两语。 甘露三年,豆蔻年华的华阳公主和亲西域,此后一生先后嫁予两位楼兰君王,为故国筹谋斡旋,终除赵国百年之患,令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庭,成为一人抵千军万马的传奇。 无人知晓楼兰故城王宫那座荒芜沉寂的玫瑰园,曾是一位楼兰君王为他一生挚爱的王后所建。

《帐中香》章节试读

  金京蓟城仲冬,朔风吹卷着街边古木上的残叶旋落在地,留下满目灰败萧索。时近日暮,天边翻涌着暗青色的云,似乎在酝酿着一场大雪。

  艾发衰容的老宦官急匆匆地走在从宫城通往皇城的路上。他身后跟着一名年轻的小侍卫,正提着一盏宫灯。

  街边尽是重臣显贵的宅邸,小侍卫趁机打量,发现宅邸中多数小楼也已亮起一盏盏明灯。

  如此乌云蔽日,若是不掌灯,会瞧不清眼前的路和物事。

  老宦官的脚步又快又稳,带着他拐进城西的街道。顺着这条街走下去,大约两盏茶的功夫,就能看到尽头的弘福寺。

  弘福寺是大赵国御造经藏的第一大寺,极尽富丽,高僧云集。但老宦官深知,自己此行的目的同佛事并无半分关系。

  他在寺院东面那座不起眼的尼庵门前停下,向守门的尼姑说明来意,后者便立即替他通传。

  不多时,从内院中赶来一名梳着双螺髻的少女。

  少女衣饰打扮与庵内清一色的灰布僧袍不同,是如今宫女身上常见的袄裙,只不过布料纹绣落了些许下乘,发间也只别着一串朴素珠花。

  她福了福身,一双灵秀的大眼睛打量了一下来人,而后笑盈盈向老宦官问安,又禀道:

  “殿下此刻正在弘福寺协助译经,并不在庵内。请公公在此稍候片刻,奴婢这便去寻回殿下。”

  当今赵国皇帝先后娶了两位皇后。

  先皇后谢氏是皇帝的结发妻子,曾嫁予当时尚是皇太子的皇帝为太子妃,皇帝登基后被封为皇后。

  十五年前,谢皇后在产下皇帝的第一位公主后不久崩逝。两年后,皇帝扶文皇贵妃为继后,入主中宫至今。

  当年谢皇后生产后体虚难愈,司天监进言,皇后的这位公主命格极凶,须得养在寺庙中,以佛法韬养,方才不会妨害父母社稷。

  因此那位谢皇后的唯一公主在出生后不过月余,就被送至弘福寺寄养。

  即便如此,谢皇后的身体最终也还是未能好转,最终崩逝。

  而这位公主尚未见过自己的生母,便在弘福寺中养到如今,已有十五岁,尚未被接入宫中去。

  虽说她确然是身份尊贵的嫡公主,却是先皇后的嫡公主。在如今继后接连产子、风头正盛之时,境况便显得愈发尴尬。

  更何况,身上还背着有可能“克父克母、妨害社稷”的命数。

  若不是这次西域来使,怕是不知何时才能摸到宫门去。

  老宦官立在尼庵的门前,仰头看着滚滚黑云。

  赵国地处北国,仲冬天寒,待到他眉间都几乎要结上一层霜,才听闻有少女清脆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

  他弯了弯僵直的腰肢,稍稍躬身行礼。果然,还未等他彻底矮下身去,一旁的那位双螺髻少女便立即将他扶起。

  一把清脆甜美的声音笑问道:“父皇要传召我入宫?”

  老宦官抬头眯眼看去。面前的少女稚气尚未脱,杏脸桃腮,还有些小娃娃般的孩气。眉眼像极了先皇后,明眸善睐,总是含着笑意,像一弯新月。

  这便是先皇后留下的那位公主,燕檀。

  -

  坤宁宫内燃着数盏明灯。檐上黄琉璃瓦落入晦暗天色,殿内却有如白昼。

  燕檀跟随指引宫女踏入东侧暖阁,融融暖意裹挟着甜腻的熏香扑面而来。

  皇后坐在梨木桌左手边,皇帝坐在右手边,正紧锁眉头,端起桌上的茶盏。

  全宫内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伏在皇后膝上哭得梨花带雨的燕茜。四周伺候的宫人皆垂眼敛息,大气也不敢出。

  静谧的宫室内只能听得到燕茜的啜泣声。

  燕茜是现皇后所生的公主,年纪尚小,还未长开,却很得皇帝与皇后宠爱。

  而她左边坐着另一位姿容艳丽的盛装少女,比燕茜年长两岁,名唤燕绯,也是这位现皇后的亲生女儿,此刻向燕檀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瞥。

  燕檀心中一惊,有种不妙的预感。

  但她仔细思忖,确定近年来都未曾见过这两位妹妹,更谈不上有什么得罪,想来不会是皇后传见她来问罪,于是眨了眨眼睛,乖乖垂眸矮身,行礼如仪。

  皇帝见她到来,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显然松了口气,连忙唤她上前。

  皇后爱怜地抚着燕茜的头,仪态端方地侧身向皇帝闲话道:“枕枕如今也有十五了,出落得如此雪肤花貌,倒是随了先皇后的模样,看着让人心生怜爱。”

  枕枕是燕檀的小字。平日里很少有人如此唤她,自打她记事以来,皇后更是从未同她见过面,唤她小字时,咬字有种故作亲昵慈爱之感。

  燕檀瞧着皇后的笑容,不由得浑身一抖。

  皇帝没有接这话,只是叹了一口气,示意她在自己身边坐下,看着她的脸道:

  “如今你也十五岁了,到了该及笄的年龄。你是宫中最年长的公主,父皇理应为你最先安排婚事。你自己可有什么想法没有?”

  多年未见的父皇见到她第一面便是谈婚论嫁,这多少让燕檀有些措手不及。

  她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想法?十几年来,她平日里所见的不是尼姑便是和尚,就算她敢有,对方也绝不敢有。

  不过她自进宫起就混沌的思绪总算转圜过来。瞧了瞧燕茜满脸的泪痕,燕檀开始明白过来,心里有了个大致的猜测。

  见燕檀不出声,皇帝又叹气,道:“你是朕的第一个女儿,又自小便失去了母亲。这些年来,朕对你有所亏欠,理应在金京内为你择选一名门才俊,风风光光地嫁过去。”

  “但前两日西域诸国使臣进京,赐宴之后,楼兰国使臣前来养心殿觐见,向朕提出要为其国大王子求娶公主,以续两国百年之好……”

  燕檀有些晕眩地盯着皇帝的嘴唇,听到他继续说:

  “朕本也想选一位宫妃所生的公主,亦或是宗室女嫁过去。但那使臣却说,求娶公主的大王子是楼兰的王储,也是未来的一国之王,因此便要求娶朕膝下嫡出公主,方为相配。”

  余下的话她已经不必听了。皇帝一个人还在那里絮絮地说——

  皇后膝下的燕绯和燕茜年纪尚小,难以担此维系两国亲睦的重任,他辗转苦思两日,便只能委屈燕檀——先皇后虽崩逝十余年,但到底燕檀也是最为名正言顺的嫡公主。

  置于一旁的熏香炉发出香料燃烧的哔剥声。

  燕檀微微侧目看向眼眶通红的燕茜。听了皇帝这一番话,她又开始嘤嘤啜泣,上气不接下气地向皇后哭道:

  “儿臣才满十二岁,还不到两个月。楼兰距金京有万里远,如此远适他方,此生便难与父母亲眷相见,儿臣不欲往……”

  皇帝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皇后连忙一面安抚燕茜,一面出言劝道:

  “茜茜所言虽娇纵任性,却也不无道理。她自小娇养,从未离开过陛下和妾身边,难免小孩子心性。和亲是两国间的大事,妾唯恐她会言行失当,伤了赵国的脸面。”

  燕檀捏紧了自己的衣袖。

  燕绯拨弄着自己的耳环珠串,自然地接过话来:“况且自古以来,长幼尊卑有序,若是姐姐还未出阁,妹妹却先议了婚事,儿臣却怕那些谏臣又要污蔑父皇有心偏宠。”

  皇帝置于膝上的手攥紧后又松开,留下布料上几层褶皱。皇后极快地瞧了一眼燕绯,而后又移开目光。

  楼兰地处玉门关外南北两道交汇处,是当仁不让的西域要冲。

  而赵国与北方的匈奴向来多有摩擦,楼兰的政治向背则决定着赵国与匈奴之前的平衡,是两国皆意欲交好的对象。

  燕檀在弘福寺帮忙译经,与西域来的僧侣很熟。她知道楼兰近年来国力日益强盛,在西域有翻云覆雨之势,便是赵国皇帝,也不得不小心应对,不敢怠慢。

  “你的婚事,本该由我同你母亲商议。”皇帝啜了一口茶,放下茶盏,一旁的太监连忙接过,递给身旁的宫女续上,“奈何你母亲……也罢,那朕便问问你自己的意见。你可有什么难处?”

  一屋子的人目光都聚集在了她身上。

  燕檀脑中极快地思忖着,上前跪拜在地:“和亲是公主职责,儿臣并未有什么难处。只是如今弘福寺正译《妙法莲华经》,苦于人手不足。儿臣则于此经开译时便在侧协助,恳请待此经译成后再启程前往楼兰。”

  说罢,她俯身叩首。

  皇帝定定地凝视着她,却松了口气:“这个朕可以为你做主。那么朕便去回了楼兰使者,择一吉日启程。”

  -

  燕檀自坤宁宫出门,沿着朱红宫墙向前行去。

  暮色低垂,朔风阵阵,吹得她脸蛋生疼。但好在鼻端终于没有了那股甜腻熏香,脑海中的混沌也被吹散了。

  原来多年不见,父皇突然传召她进宫,并不是忽然想起了还有她这个女儿,很是思念她。而是楼兰来使求亲,想要她去和亲。

  皇后舍不得自己的女儿远嫁他乡,燕绯、燕茜也不愿嫁给居心叵测的异族人。

  方才在坤宁宫,燕绯和燕茜的每句话、每一滴眼泪都精心算计,与皇后唱和。

  而父皇真的看不出吗?还是看得出,但仍在默许呢?

  燕檀叹了口气,拢起斗篷的衣领,但还是有冷风毫不留情地灌进来。

  贴身侍女金雀从坤宁宫出来便一直跟在她身后,此刻上前道:

  “殿下,看天色马上便要有一场大雪。趁着还在宫中,奴婢去借一把伞吧。等下出了宫城,再要借伞就麻烦了。”

  燕檀站在就近一处宫殿的大门檐下等她。

  坤宁宫已经远在视线的尽头,依旧是灯火通明。燕檀站在檐下,抬头看着青黑色的天空,乌云翻涌,暗黑可怖。

  她知道自己生母早崩,谢家也日渐没落,没有人可以为她做主。

  父皇对她虽然有些怜悯,却也不敌与从小养在膝下的另两位公主亲昵,更无法拒绝楼兰国王提出的要求。

  即便是今日她拒绝和亲,最终父皇也还是会命她去。她的挣扎根本毫无意义,不如乖乖顺从,还能顺势为自己讨到些好处。

  况且,许是久在寺中与西域各国的僧侣打交道,她觉得远嫁楼兰也并没有那么坏。

  而从眼下的情况来看,自己若是留在金京,状况也未见得会有多好。

  燕檀搓着自己冻僵的双手,在原地跺脚,心想,到了西域,或许她就可以亲眼见到龟兹的乐舞、异族的美食,还有各种各样名贵的异域香料……这么想来,竟是有些期待了。

  正当燕檀胡思乱想时,一把清凉温润的少年声音自远处唤她的小字。

  燕檀转过头去,簌簌落雪中,一位风华正茂的翩翩少年正奔她而来。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帐中香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帐中香》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帐中香》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帐中香》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