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猫妖王有条咸鱼娘子

白猫妖王有条咸鱼娘子

作者:云思美人 白猫妖王有条咸鱼娘子最新章节:91、番外(2)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穿越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20 09:26:00 人气:24

白猫妖王有条咸鱼娘子简介:文案一: 南茗被自家师父一脚从南安峰踢下来,要她渡劫,顺便伪装菜鸟带小辈们打怪升级。 作为一条咸鱼她是拒绝的。 她只想吃喝撸猫走上人生巅峰。 但,老天爷就是不让。 非要让她恁死蛟龙,搞死妖怪,超度众鬼,带领小辈们一飞冲天…… 她明明只想躺平渡个劫。 后来,这捡来的毛茸茸小猫咪变成了个谪仙似的男妖精…… 这妖精胆小只会嘤嘤,为保小命,她只好扮作他娘子。 谁知,他前脚杀了重伤她的坏人,后脚就各种死皮懒脸黏着她。 南茗以为他身娇体弱,却发现…… 呵。人生惨剧。 如果可以重来的话,她会给他先绝个育(举刀jpg.) 文案二: 妖王白神在妖界日天日地,呼风唤雨。 只有他搞别人的份儿,没有别人搞他的份儿。 谁知一道天劫劈来变成小白猫,被该死的一个废柴女人给搞了。 这女人人前撸猫,人后逗妖,没人的时候使劲搞他。 揉他背毛,捏他爪子,rua他肚子! 不能忍! 妖王的尊严不容践踏! 他迟早要这个该死的女人拆吃入腹。 字面意思。 后来,就不是了。 一只白猫将一条咸鱼叼回了家。 所以世间万物都逃不开真香定律。

《白猫妖王有条咸鱼娘子》章节试读

  “妖怪啊!救命!”接连十几个渔民被拖入水里,眨眼间被蛟龙吞入腹中。妖龙肆意在江中翻腾,撞开大坝,洪水漫延宛若猛兽瞬间吞噬江岸两侧的民房,百姓们慌乱四散而逃。

  一时间,惊涛骇浪翻涌而上。

  女人的惊叫,孩子的啼哭,男人的怒吼混杂在一起。

  少女打着哈欠经过,只她一人逆人流走,被逃窜的百姓撞得头晕脑胀。

  “小姑娘快跑吧!水里的妖怪吃人啊!不能再往那里去了!”老伯伯见她不慌不忙,着急劝道。

  “老头子,别说了。咱们赶紧跑别管别人了!大水就要淹过来了!”

  她抬眸远望,果然瞧着大江之中有一妖龙正扭着庞大的龙身咆哮,暴躁的龙吟彷如天雷之声震慑四方,一群修士正将它围堵中央。

  一名修士手执宝剑刺向妖龙却被一个水浪拍飞。

  同行的人发怒,齐心协力就想把妖龙拿下,谁知妖龙大张阔口,将他们悉数吞下。

  少女走进,正当一名男修被震得内丹全碎,喷出大滩血,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她顺手扶起他,轻点他穴位,以防他暴毙而亡。

  一名女修见走近一个瘦小的少女,忙提醒道:“小姑娘,这里危险。快走!”

  少女没动,只立在原地。

  “帮不了什么忙别在这里碍事!我们捉妖哪有功夫看好你!”准备布阵的男修推开她,她一侧身,紫衣立即被涌上的江水打湿,衣裙紧贴身体,使她瘦弱的身子看起来越发单薄。

  少女神色冷峻,抿唇不语,一双瑞凤眼盯着男修的动作。忽得男修动作一顿,她眼尾上翘,眉头紧蹙。

  “我来。”她忽然打断布阵的男修,脸上有了明显的不耐烦。

  男修并未意识到自己出错,“去去,躲我身后,别捣乱。”

  少女眸色一沉,脚在地上打了个旋,恰与法阵相接连成一条纹路,法阵立刻转了势。

  “你捣什么乱呢!”男修以为她打乱自己的法阵,气得双眼通红。

  法阵之外的女修眼见一个个师兄弟被杀,心急如焚,转头看着这姑娘非但不离开反而在这里捣乱,心生怨气。

  她转身要开口斥责时,身后的妖龙忽然靠近,血盆大口就要拦腰咬断她时。少女眉角轻挑,伸手牵住她的衣角,用力一拉将其转了个身。

  “你干什么!”

  女修话音未落,只见未得逞的妖龙当场咬掉了另外一个男修的头颅。

  眼下,大血迸溅。

  这时,一直没有反应的法阵突然升腾出灵光,无数交织法纹交织环绕成圈,光芒四射笼罩在妖龙头顶。

  这两名幸存的修士看到后瞠目结舌。

  男修舌桥不下,这法阵分明不是他想要布的那个降妖阵。反而,这法阵几乎等同天阵,根本不该是平常人能所布的!

  目光投向这个肩膀微窄身材略显单薄的少女身上。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她不过十五六虽的年纪,除了长相惊艳与平常姑娘没什么区别,可是她哪来的能耐能布天阵。

  被法阵困住的妖龙蓄势待发,震耳欲聋的吼叫从他血口中而出,尾巴不断地拍打地面使大地震荡不已。

  “真吵。”少女倏地冷了脸。

  “你——”女修想拉住朝着妖龙方向靠近的少女,却被对方甩开。

  少女红唇轻启,说出的话让她无比震惊。

  她说:“今天,姑奶奶饶不了你。”

  妖龙听后桀桀怪笑,“小小丫头竟口出狂言!我在这江岸住了数百年,还不曾见过一个修仙的能杀掉我。”妖龙阴笑着凑到少女面前,“你就进到我肚子里玩过家家吧!”

  “小心!”女修忍不住惊叫。

  然而,那少女却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妖龙被这笑挑衅到,一个修炼百年的妖怪竟被一个毛孩子嘲笑,它雷霆大怒怒吼着想要将她拖入水里。

  可少女轻盈点地飞身而起,玉手绕腕轻推一掌就将妖龙震回大江。蛟龙不可思议地瞪圆眼珠,耳边随即响起一个婴孩的哭声,它快速寻声而去,尾巴轻扫就卷起被丢弃在水面上的孩子,企图一口吃掉。

  少女眼见那孩子就要命丧黄泉,立即释放灵力,浑身迸射紫色霞光,右手一抬掌中豁然出现一把紫色弯弓,罡气席卷裹挟滔滔江水,那蛟龙这才惊愕地发现自己正处与江中漩涡。婴孩啼哭不止,却有浪花托住。

  蛟龙挣扎着想从漩涡中脱离,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威压,竖瞳骤然收缩。

  少女杀气凛然,凤眼微眯,手中的弯弓对准蛟龙,全身散发着强势的压迫感。紫光乍现,无形的箭羽破啸而出,划出一道刺眼亮线。

  蛟龙本以为自己铜墙铁壁似得龙身能挡住,却没想到,这只箭正射入心口中央。

  女修被这一幕惊呆了。她仰望着墨发纷飞,面容肃杀的少女,喃喃说出了这神弓的名字。

  神无。

  -------------------------------------

  四方大地的南部地界出了件骇人听闻的大事。

  祸害江岸百姓数年的蛟龙被人屠杀了,听闻妖龙被剖腹,连龙丹都被取走了。

  人人都道是个少女干的。

  “大快人心,真是大快人心!妖龙祸害多年,害的民不聊生,终于有人铲除这妖邪!”

  很快,那个屠龙少女被人们传的神乎其神,被妖怪传的凶神恶煞。

  猪妖哼唧两声:“那蛟龙成妖都好几百年了,也没见几个仙门能收拾得了它。”

  花妖嘤嘤:“去年我去江边洗澡还见过它,漆身龙鳞刀枪不入。也不知道这小姑娘怎么这般厉害,啧啧,还好我只好妖。”

  树精不屑:“屁嘞!就你还好妖,母猪都能上树!不过话说回来,那蛟龙在东海是不是有个很厉害的娘来着……啊!”

  它的话未说完,被刚刚内涵到的猪妖狠狠得拱了两下。

  少女面无表情地从树下经过,听到猪妖哼唧没完嘴里各种爆粗口,她不耐烦地搔了搔耳朵,然后进了城。

  入夜,莽也城内。

  一只黑曜色的白夜鸟从城外飞来,落到枝杈上,正用鸟喙搔挠自己柔顺的羽毛。枝杈摇晃,它忽然嗅到空气中隐约有一丝熟悉的气息,循着气息而去,落到一家客栈的窗户前。

  屋内的少女扬起脂玉般细滑的脖颈,正凝眉为自己上药。

  白夜鸟瞧着这人有点眼熟,探着脑袋凑近看清少女的样貌,惊得咋呼一声跳向桌案。

  “南茗?你是南茗?!”

  少女上药的动作一顿,随意向案桌一瞥,看到一只圆圆团团的白夜鸟噗通着翅膀惊叫着。

  “你认识我?”她扬眉,继续自己的事情。

  白夜鸟这才看见她左肩膀上三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伤痕显然是什么动物的爪印,血肉模糊间冒着乌黑的妖气。

  它团小的身子一缩紧,嘶,看着都疼。

  “我十年前曾在南安峰修炼,有一次我想上山偷吃玉露被你抓住揍了一顿。那时候你还小呢,玉娃娃一个,奶声奶气地把我从南安峰上扔了下去。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好看!”

  南茗歪头想了想,这的确是自己能干出来的事情,接着摇摇头说自己不记得。

  白夜鸟自从被南茗从南安峰山丢下,便在南安峰山下修炼,虽然她不在山上,但南茗的“丰功伟绩”可是闻名于南安峰,她可没少听说。

  她好不容易碰见南茗激动地不得了,在她面前兴奋得跳来跳去:“你怎么下山了?我记得只要下山,从来都是你师兄去,你师父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允你下山的。”

  南茗丢出两个字:“历劫。”

  她指尖凝出一点紫光,顺着伤口按进去。

  “嘶——”太疼了,她抽气一声,发现伤口依旧是不见愈合,皮肉外翻,深可见骨,索性穿好衣裳。

  没想到那妖龙临死前给她来了一爪。

  白夜鸟担忧问她:“这是怎么伤的?”

  南茗摇摇头:“不想告诉你。”

  她整理好自己床榻刚要躺下,白夜鸟又急忙跳上她的枕头。

  “喂喂,你听说了没?”

  “什么?”

  “就是前几日那个震撼四方的屠龙事件。”

  南茗哦了一声,打了个哈欠,声音软软糯糯得,“听说了,听说了。”她下意识地闻了闻指尖残留的血腥味,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真是够臭的,害的她洗了好几天的澡才把一身龙血洗干净。

  白夜鸟默不吭声,南茗挑眉:“你害怕了?”

  “能不害怕嘛!你想想啊,那蛟龙怎么说都有好几百年的修为,一个姑娘就能把它干掉,像我这样连人形都没修成的小妖怪可不得被她折磨死。”

  南茗黑着脸,她有这么残忍嗜血嘛,思来想去决定还是需要为自己辩驳一下:“那蛟龙祸害一方,干尽了坏事,你要是不做恶也不会有修士能盯上你的。”

  白夜鸟同意地点点头:“这倒也是,我可是从来不做坏事的好鸟。”

  南茗托腮问它:“你知道这座城的名字叫什么吗?”

  白夜鸟答:“莽也城啊。你不知道这里吗?”

  莽也?这名字有点耳熟。她疑惑:这城既然有名字为何不见在城门上写?

  她又继续问,“你还知道关于这里的什么事情吗?比如传说异闻。”

  白夜鸟飞到她手指上,对着她摇头:“我只是途经此处,对这一带了解不多。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吗?问这个作什么?”

  南茗含糊答道:“我来此城取一件东西。”

  一件原本属于她的东西。

  十六年前,现实世界的南茗刚刚中考完便穿成一个奶娃娃,到了这个称为四方大地的玄幻世界,后来被师父从坟茔中捡回去拜师修仙。

  她以为自己身为一个相信科学的社会主义好少年是不可能有天赋的,谁成想她不仅有天赋能修炼,还相当厉害。

  只是她厉害得过头了,到了十六岁就该历劫升天,接着就被她师父一脚从南安峰上踹了下去。

  “等你成功历劫,上天找我,为师给你奖励。”

  呵,男人嘴,骗人的鬼。她才不信!

  南茗下山一个月,谨遵师父教诲一路降妖除魔,顺便捉鬼驱邪。她对妖怪,向来仁慈,揍得它们四处乱窜,抱头痛哭。

  师门有规,降妖不伤及性命,只要揍到不敢害人为止也就宽恕以待,所以她也没造什么杀孽。

  但那蛟龙实在是太欠抽了,为了救人,情急之下她也不会失手将他一箭穿心。

  南茗来这里其实是有目的的,要找的那东西本是师娘赐给她的,但年幼时不懂事不小心弄丢了。

  那东西与她血脉相通,越是靠近越能感应到它,南茗才特意赶到这地界。谁料她刚到就犯下杀孽来,不过那蛟龙杀了便杀了,龙丹不拿白不拿,所以龙鳞和龙丹一起被她顺走了。

  白夜鸟见南茗不想搭理自己觉得甚是无趣,讪讪得跳上窗准备要走,忽然南茗叫住她。

  “你叫什么名字?”

  白夜鸟歪着脑袋想了想,“我没有名字的。”

  她思忖片刻打了个响指:“我给你取个,名为无夜,如何?”

  白夜鸟在夜晚羽毛变成黑曜色,在白日会成白炽色。

  但她听说白夜鸟寿命很短,约莫两百年的寿命,随着寿命缩减,它们的羽毛会越来越黑,即便□□也会是黑色,最后它们死前会化成黑曜石供仙门辟邪化煞、排污吐浊所用。

  世人常说黑夜是白夜鸟的归宿和解脱,可南茗却很不屑。

  什么狗屁归宿,说得好听,无非是想利用它们。

  白夜鸟听后高兴得点点头:“无夜这个名字好!”

  看她很喜欢,南茗又补充:“今后你去南安峰上修炼罢,四方大地上除了南安峰不会有更好的钟灵毓秀之地。而且现在,也不会有人再把你扔下去了。”

  白夜鸟修炼极难,无夜如今都能说人话,若是当年南茗没把她扔下去,无夜也该是能成人形,修成人身,她的寿命会更长的。

  无夜没料到会有这等好事,她欢喜得不得了连连道谢,接着说:“我没什么能赠予你的,要不你拔我一根羽毛吧。我的羽毛细软无比,指不定你能排上些用场!”

  她既这么说了,南茗也不客气,果断拔了根塞进自己的储物银簪里。

  无夜飞走前喊了一句:“日后有缘再见啊!”

  南茗懒散地回了声好。相见有点难,以她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若非灵识相连,她师父想找到她都困难。

  这一夜,南茗并没有睡好。不是因为肩膀的伤一直作痛,也不是因为身体的感应太过强烈。

  而是外面,实在是太吵了,吵得她很烦躁很不爽!

  人间雷云滚滚,从上空传来轰轰怒鸣。天界紫电霹雳,几十道有着劈山碎石之力的雷电被妖风卷席着,两方力量正在当空对垒。

  一个银发飘扬好似谪仙一般的男子立在卷风之上。

  他相貌神清骨秀,气质出尘,白衣飘飞,整一个活神仙。只是他双眼猩红,眉宇间凝聚妖气,双眼微眯眼尾上扬,居高临下,睥睨众生。

  明明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却说着不可一世的狠话。

  “神兵天将都拦不了我,我看你能奈我何!”

  他从接连而下的天雷中穿过,气定神闲,游刃有余,看上去已经习以为常。有一道雷电被他不耐烦地抓到手里,团成球一样扔了回去。

  期间有几条细入小指的雷电赶着热闹屁颠颠跑来想刺他一刺,他瞥见立即阴着脸,冷飕飕道:“滚。”

  妈妈呀!我好怕怕!

  呲溜一声,几条小电全都蹿得没影了。

  他冷哼一声,没去理而是转过身望着溃不成军的天兵。

  他一只眉毛轻挑,唇间半露利牙,脸上的表情很是嚣张不屑。看着这天界被他作得乱成一团,不觉得有成就反而更加烦躁。

  这天界就是管的宽,老子要升妖神偏偏不准。

  日了一天的天界,他有些疲乏,想着回老窝小憩一会,便身影一闪下了凡间。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白猫妖王有条咸鱼娘子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白猫妖王有条咸鱼娘子》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白猫妖王有条咸鱼娘子》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白猫妖王有条咸鱼娘子》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