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宦

嫁宦

作者:枫铃杳 嫁宦最新章节:103、大结局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16 09:18:45 人气:100

嫁宦简介:执掌东厂五年,殷城一直是一个被世人冠以冷血阴毒的恶人,他杀人不眨眼,钻营权术,陷害忠良。直到一日,一个女人出现在他的世界,他如冰山般的心,渐渐融化,从此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他深爱,却爱的犹豫不决;他渴望被爱,却怕不是真爱。 直到女人甜言蜜语的说要嫁给他,满足了他的自尊心,他才将那赐婚圣旨拿出来,塞进她手里。“好,我娶你。” 女人看到圣旨,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有圣旨竟不早点儿拿出来,害我死皮赖脸的表白了半天。” 嫁他的时候,女人觉得,他只是腹黑,小心眼儿,加一点点的爱吃醋,不想那夜,他在慌乱中掰起她的下巴,“答应我,不要看,……好吗?” 那颤抖的声音,才让女人知道,以他高高在上的身份,在自己面前,竟爱的如此卑微,令人心疼。 女子从此花言巧语,捧了他一辈子的自尊,而他则拼尽全力护了她一生的幸福。 阅读指南: 1,男主真太监。(与女主越接近,就会越显露其极度闷骚的特质。) 2,女主后期会复明。 3,HE(文案有点小悲,但内容很开心。) 4,少量政治斗争,主要以撒糖,打脸为主。(前期剧情走的多,婚后互撩日常)

《嫁宦》章节试读

  京城郊外的山道上,空旷无人,夕阳的余晖刺目扎眼,肆意的照射在乱石杂草之间。

  远处两骑快马飞驰而来,头前马上之人青衣黑袍,剑眉紧锁,神情凝重。他不断挥鞭催马,汗珠顺着额头,滑落玉面。

  临近一处坡道时,一滴汗珠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眨眼时,杂草丛中忽然站起一个身背竹篓的姑娘。他情急勒马,马儿一声长嘶,在夕阳之下高高举起了前踢。那姑娘被马所惊,连退数步,身体不由得向后方山坡倾斜。

  马上之人伸手去拉,却为时已晚。在二人指尖交错中,姑娘已滚落山坡……

  “厂公,这山坡如此之深,恐怕人已经死了。”

  尾随之人催马到姑娘滚落的位置向下探看,姑娘的躯体已被杂乱的灌木所掩盖。

  厂公殷城面无表情,甚至未向山下一探,漠然道:“罢了,天色已晚,速速进城。”……

  * * *

  乌国,天喜十三年夏,时逢宫中选秀,前来京城的车马络绎不绝,街上贩夫走卒各具特色的吆喝声,也给今夏更添几分热闹。

  这不,连这间原本没什么生意的茶肆,听雅轩,也变得宾客满堂。

  “啪!”

  茶肆说书台上,一张红布方桌后边,一个十七八岁的绿衣姑娘,脸上遮轻纱,端坐桌后,拍响了手边的醒木。

  “书接上回。话说小猫妖,误入贪狼洞,捡了一个并不起眼的小石头。可这天夜里,小猫妖正在酣睡时,那石头竟然烁烁放光,还自己长出一只眼睛,眨巴眨巴的甚是有趣……”

  穿到古代已经三个多月的魏依然,做梦也没想到,她一个常年扑街的写手,有一天竟成了一个颇受欢迎的说书人。

  自己的故事受到欢迎自然是好事,可惜的是,她却穿到一个瞎子身上。

  要说瞎也不算全瞎,就是眼前像蒙了块布,云里雾里,看什么都像马赛克。

  据茶肆老板说,她是他从山上捡回来的,捡回来的时候全身摔成重伤,和死人无异,眼睛也就是摔伤造成的。

  为了报答茶肆老板,也为了给自己谋一个生路,魏依然主动要求在茶肆说书。

  世上哪有姑娘说书的?茶肆老板开始没敢答应,但是后来听了她的几个段子后,便答应让她戴上面纱去试试。结果,竟然出人意料的好。没几天,原本冷清的茶肆,竟成了京城里最热闹的场所。

  台子底下的客人一边儿喝茶,一边儿听书,对这些脑洞惊奇的故事痴迷的很。偶尔听着奇怪的地方,还忍不住打断了问。

  “魏姑娘,你说石头上长眼睛,那怎么可能有趣呢?吓死个人嘞。”

  “是啊,我也觉得害怕。再说,它为啥只长一只眼,不长两只呢?”

  魏依然:……

  “咳咳,我说的这个故事本来就是神仙妖怪,在妖界,任何东西都能长眼睛啊,所以没什么好怕的。说到几只眼睛的问题嘛,那你们谁见过妖怪?谁真看见过他们长了几只眼呢?”

  听众们各自闷头开始思考妖怪有几只眼的问题。

  古人真可爱,这么着就混过去了。

  魏依然接着讲故事。

  茶肆柜台前,一个占不上座儿的熟客,一边儿趴在柜台上嗑瓜子,一边儿和掌柜李明昌,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我说李掌柜,您这干女儿可认的值了。魏姑娘快成咱京城一绝啦。哎我就奇了,她这满腹的清奇故事是打哪儿听来的?别的地儿听不着啊。”

  靠在柜台前的李明昌,欣慰的注视着台上,“要不说,好人有好报。我这间小小的茶肆算是因为这丫头,起死回生了。”

  熟客道:“您呢,是撞了大运,不过,可倒霉了城西那家茶楼,有阵子都没人去了。”

  李明昌咂嘴,“这我能说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吧。”

  “啪!”此时,台上惊堂木一拍,“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魏依然要收场,引得台下一客人不乐意了,阴阳怪气道:“哎呦,怎么断在这儿啦?我说魏姑娘,你这还让不让我晚上睡觉了?”

  只听这声音,魏依然眉间不经人觉察的闪过一丝厌恶。

  又是他。

  这个人叫邹严,二十啷当岁,是工部营缮所所正邹珏的小儿子。

  虽说这所正,不过是个七品芝麻官儿,在这偌大的京城里,随随便便掉块屋瓦,能砸死一片这样的官,但是身为官家子弟,又怎么会好端端的跑茶肆里听这种下里巴人的民间俗谈呢?

  这件事说来话长,上个月,邹珏的孙子过满月,家里办酒宴,基本上比他品级低的都得去送礼。

  这李掌柜的女婿陈岩利正是邹珏的直接下属,是营缮所的所副。那谁不去,他也得去。

  可是陈岩利是个穷书生出身,去年才中举,李掌柜把棺材本捐出来,才给他谋了这么个差事,哪里还有钱送礼。

  想送礼没钱,不送又不行,实在没办法,魏依然便主动请缨,前去邹珏家说书,在宴会上博宾客一乐,也算是一份特别的贺礼。

  谁知,这一去,竟招惹了这么一位浪荡子,三天两头往听雅轩里跑,不仅听书打岔,还常常出言挑逗,着实令人生厌。可茶肆里的大多是平头百姓,谁也不敢对这家伙说什么,就算看不惯,也只得是能忍则忍。

  好在魏依然能言善道,拒绝他的同时并不得罪他,所以一直相安无事。

  邹严对着台上的魏依然腻腻歪歪,他旁边的跟班儿赖贵也是流里流气。“是啊魏姑娘,再说一段。”

  魏依然面对台下一对马赛克,莞尔一笑,“再说一段,我怕你们晚上更睡不着了。咱们呐,还是明儿请早吧。”

  魏依然说完,拄着盲杖绕过身后一块简易的格挡门板,下了后台。

  这台子后边有通往二楼的楼梯,三个月来,她已经习惯了这种雾里看花,在朦胧中行走的日子,更习惯了这个规模并不算大的二层茶肆的环境。所以,即便没人搀扶,她也照样能自如的摸着楼梯回楼上房间去。

  可这次,她一只脚刚迈上台阶,耳侧一股风,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魏姑娘,我还有话和你说呢,你急着走什么啊?”邹严居高临下,嬉皮笑脸的道。

  魏依然想退,但她敏锐的感觉到,身后的路也被人堵了。

  她笑了笑,“呃,公子有何话与小女子讲啊?”

  邹严贱兮兮的道:“上次与你说的事情,你考虑好了吗?”

  考虑?

  做你的三房妾室?

  我是傻了吗?

  “告诉你啊,我爹很快就要升任工部六品主事了,到时候给我谋个一官半职,也不是个事儿。你要是跟了我,保管以后吃香的喝辣,穿金戴银,享不尽的福。比你现在,在这茶肆里抛头露面强多了。”

  魏依然暗自叹气。

  几次隐晦的拒绝,这家伙好像完全听不懂,真是烦人。难道真要把话说白了,说绝了,你才明白吗?

  她欠了欠身,忍住了一时的冲动道:“小女子不久前才受重伤,想必公子已然知晓,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何况我这伤远不止伤筋动骨可比,别看我现在行走无恙,那都是强撑的,没人的时候,连端茶倒水都得咬着牙。想要痊愈少说也得一年半载,公子不如到那时再来吧。”

  邹严眼眉垂下,这么说,娶回家也碰不得?那还要来干什么?

  “哎呀依然,你怎么还在这儿呢?”此时,李掌柜赶来,看到魏依然被前后围堵,匆忙上前解围,“胡大夫已经来啦,赶紧上楼去呀。”

  将魏依然从包围中扶出来,李明昌转身对邹严陪笑,“公子,小女身上有伤,现在要去医治了。呃,还是请您前边大堂坐吧。”

  正说着,随后一个郎中打扮的人背着药箱走了进来,李明昌头前引路,带郎中上了楼。

  “少爷,看来她说的是真的……”赖贵道。

  邹严深吸一口气,手在下巴上一撮小黑胡上搓了搓,“倒是听说她曾摔下山坡,差点儿死了。如今看着行走自如,我还以为她好了呢。”

  “看来还没痊愈,还得看大夫呢。”赖贵道。

  “那行吧,就再多让她养几日。正好我爹升迁在即,本少爷还多的事要忙呢。”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嫁宦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嫁宦》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嫁宦》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嫁宦》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