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他又馋上了师尊[重生]

暴君他又馋上了师尊[重生]

作者:粿子狸 暴君他又馋上了师尊[重生]最新章节:87、愿魂梦,与君同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玄幻奇幻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15 09:48:03 人气:33

暴君他又馋上了师尊[重生]简介:林夜北修的是无情道,清冷淡漠 在下山游历时,他收了个徒儿,名唤傅含璋 他单知道, 傅含璋是个盘靓条顺的美少年 会搂着他的腰甜腻腻地唤他“师尊” 会烹制他最爱的包子 会在夜晚怕得发抖,撒娇卖萌要抱抱 他却不知道, 傅含璋身体里涌动着魔气与火焰 舒展开的身躯高大昂扬 他同样不知道, 傅含璋不仅今生是他徒弟,前世也是 “师尊……” 漆黑的魔气涌动,傅含璋艳丽的面容近在咫尺,气息灼热, “你前世刺出的伤,还在疼呢。” 【病娇少女魔君攻x清冷隐忍仙尊受】

《暴君他又馋上了师尊[重生]》章节试读

  魔域,不归幽林。

  阴沉天幕中挂着一轮孤月,泛着令人发憷的血色幽光,苍郁的树林沿着地平线一路铺陈开,和着暗红的雾气,阴森诡异到极致。

  一道素衣人影穿行在其中,单看外貌是个极为年轻的男人。

  他戴着斗笠,纱幕垂下看不清面目,只能隐约看到雪白薄美的一截下巴,嘴角微垂,从骨子里透出冷淡来。

  男子手中握着枚巴掌大的黑色圆盘,盘面上零星有几粒红色光点跃动闪烁,他前行的方向也正和圆盘上红点的位置相符。

  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他脚步一顿,蓦然回首。

  纱幕扬起,露出一双浅褐色的眼眸,眼角微垂,瞳仁却极大。

  而最显眼的特征则是他右眼下一抹朱砂红,宛若烛泪般鲜艳欲滴。

  “北北,怎么了?”

  男子立在原地半晌没有动,却有一团毛茸茸的雪白从斗笠的纱幕里钻出来,左顾右盼,

  “回神啦林夜北!”

  口吐人言的小毛团终于唤回了林夜北的注意,他默然摇了摇头,转回身去。

  背后的树林空荡幽暗,却没有灵力和魔气波动。

  那种有如实质的灼热视线,大概是自己的错觉吧。

  “你四师弟造的这鉴灵晷可真好用,”毛团生得玉雪可爱,嗓音却浑厚得如同垂暮老人,“输入灵力就能感应到妖王的所在,也免得你我在这树林中乱找一通。”

  林夜北点点头,眼见着圆盘上的光点越来越密集,他闪身藏在附近的一棵树后,手腕一抖,取出一打符箓来。

  透过枝叶的缝隙能望见不远处的一方山洞,黝黑的石壁上跃动着蓝莹莹的魔火,洞口周围则有数十只魔物守卫。

  它们手中握着钢叉,身形肖似蜥蜴,和成人差不多高矮,浑身闪烁着幽幽绿光,碧绿腥臭的魔气弥漫在周围,正是让鉴灵晷产生感应的源头。

  “这些家伙是碧蝾螈吧?真是臭死人了。”

  毛团嫌弃地捂住鼻子往后缩,一旁的林夜北只静静垂着眸,没有说话。

  不远处的洞府里居住着一只道行千年的蟾蜍妖,具有饕餮血脉,腹中能容天地,唾涎则能腐销金石,世人称之“血蟾妖王”。

  它最爱的便是收罗四方灵气充沛的宝物,而自己此行的目标,就是找到被它夺走的一枚玉佩。

  洞府前的碧蝾螈是一种低阶魔物,对于金丹后期的他来说不足为惧,更何况根据鉴灵晷的指示,此刻妖王并不在洞府中,正是搞事的好时机。

  心念电转,他手腕一翻,十张咒符电射而出,半空之中就化为炫目的雷光,劈头盖脸地砸向了浑然不知的魔物们。

  半盏茶后,林夜北施施然走进了血蟾妖王的洞府,留下身后一片焦黑的魔族尸体。

  魔族向来不如人族讲究,更何况妖王的原身只是生于肮脏之地的蟾蜍,所谓“洞府”仅仅是用蛮力打破了山壁形成的一条坑道,再掏空山腹,就成了一方储物的宝地。

  地上黏黏腻腻的尽是土黄色的黏液,不时发出令人牙酸的“滋滋”声。

  林夜北的视线从被腐蚀的石块上扫过,认出这是血蟾妖王的唾液,微微皱起眉,加快了脚步。

  穿过山洞来到山腹内,幽暗的四周忽然亮起,他循着光亮望去,只见身前不远处堆放着大量金银珠宝,摞成几人高的小山的形状,价值连城的宝石则随意散落在周围的泥地上。

  像是只小白兔又像只貂儿的毛团从他肩头钻出来,一双金色眼眸扑闪扑闪:

  “这妖王也太贪了吧,如此数量的宝藏,说是富可敌国也不为过。”

  眼前的宝藏上涌动着浓烈的魔气,很难通过物主的气息来确定目标的所在,林夜北思索片刻,沉吟道:

  “九漓,你我分头寻找。”

  “九漓”正是毛团的名字,身为他的伴生灵兽,多年来的默契已经不需要过多解释,它点点头,敏捷地从林夜北肩头跃下,钻入了宝藏堆中。

  二人仔仔细细地翻找了大半个时辰也一无所获,明明各色大小的珠宝配饰都有,却独独没有那枚柳叶形的青玉姻缘佩。

  “累死吾了,”九漓喘息着瘫在一条金链上,“里里外外都找过了,玉佩总不能被那臭□□戴在身上吧?”

  林夜北蹙眉不语,忽然长臂一伸,将九漓胖乎乎的身子搂在怀里,闪身藏在了一处突出的石壁后:

  “有东西过来了。”

  话音未落,脚下大地就传来细微的震颤,紧接着一道庞大黑影笼罩而来,所经之处留下黄色的水痕,腥臭扑鼻——

  竟是血蟾妖王不请自来!

  林夜北轻轻咬唇,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他没想到妖王会突然回府,更何况它庞大的身躯已经将来路彻底堵死,他们若想逃出生天,除了硬闯没有其他办法。

  可妖王的修为少说也是元婴级别,正面对上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胜算。

  即使他和九漓已经刻意收敛了自己的气息,血蟾妖王依旧向着他们藏身的石壁缓缓靠近,一双灰绿色的眼眸幽光闪烁,忽然张开大口,凶悍地咬了上去!

  来得好快!

  几道雷电符激射而出,奔着妖王最脆弱的眼眸刺去,林夜北秀颀身形一跃而起,直直掠向它身后狭窄的通道。

  他这是攻敌所必救,顺便趁机逃脱,然而血蟾妖王只是闭上了眼,坚逾精钢的眼皮就立刻将电光隔绝在外。

  紧接着它敞开巨口,朝着林夜北猛扑了过去。

  电光映在林夜北雪白的面容上,益发显得那凝玉般的轮廓历历分明。

  可即使在这样的危局下,那双淡褐色的眼眸依旧平静无波。

  他十指一振,又是数枚雷电符射出,身体借助反作用力翩然落地,拔腿朝洞外奔去。

  血蟾妖王急忙闭嘴挡住雷电,灰绿眼眸簌簌眨动,隐约流露出慌乱的情绪。

  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它身子震了震,光秃秃的后背骤然延伸出一条腰身粗细的大尾巴,鞭子一般追上了林夜北的颈项。

  湿腻的蟾尾在后颈狠狠一击,刺痛传来,林夜北的神智刹那崩断,整个人软软地倒了下去。

  失去意识的片刻,他心中隐隐掠过一丝惊诧:

  蟾蜍妖怎么会有尾巴?

  在雪色身影落地的瞬间,血蟾妖王舌尖一弹一收,迅速将林夜北和九漓吞吃入腹。

  它庞大的身躯还来不及扭转,身后就传来一道冷冷的嗓音:

  “人捉住了么?”

  那声线慵懒而极尽华丽,懒倦中透出砭骨的冷,血蟾妖王浑身剧震,转身匍匐在地,颤声道:

  “回陛下的话,那符修已、已经在属下的肚子里了。”

  站在它面前的是名身量高挑的男子,他一袭紫袍被鲜血浸染,甚至还有血液沿着手中赤红的长剑不住滴落,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惨烈的厮杀。

  但即使如此,他强大的威压依然使妖王恐惧得抬不起头来。

  “做得不错,”男子懒洋洋地笑,“念在你出手及时,这条夺舍来的千年蝠妖尾,孤就不再追究。”

  他微微倾身,蜜色肌肤光洁紧致,深敞的领口袒露出一线劲健的肌肉轮廓,似月光如猛虎。

  “接下来,你便按照孤的命令行事。”

  男子将魔剑收回识海之内,淡淡朝身后一瞥:“阿婪,孤或许会离开魔域一段时日,澹台烈身死之后的事务交接,就先由你负责。”

  “遵命,我的陛下~”

  回话的那人轻掩檀口,单听声音甚至辨不出男女,只看得见九条蓬松的狐尾在身后轻轻摇摆,媚骨天成。

  他淡淡睨了眼匍匐在地的血蟾,桃花眸中闪过一丝鄙夷:

  “奉劝你这丑□□一句,当心别污了陛下的衣袍。”

  “护、护法放心……”

  血蟾妖王在两位大能的魔息下根本喘不过气,只能瑟缩着身体,眼睁睁看着高大男子逐渐缩小了身形,凌厉的眉目变得柔和。

  随后化为一抹流光,没入了自己体内。

  ……

  “滴答,滴答……”

  水滴溅落的轻响回荡在耳畔,睫毛抖了抖,林夜北睁开眼睛。

  他费了些功夫才逐渐适应眼前的光线,发现自己四周七零八落地散着各种宝物,不时有隐约的红光从头顶落下。

  身上有些冷,他抿了抿唇,余光瞥见一团毛茸茸的雪白,伸手去推:

  “九漓。”

  毛团立刻惊醒过来,目光落到对方身上,冷不防被吓了一跳:“你的衣服怎么了?”

  林夜北顺着它的视线望去,这才发觉自己的外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从肩头到裤腿就没剩下几片布料,露出大段雪白的手臂和纤细的腰。

  衣裳边缘还有黄褐色的可疑痕迹,他拈着两根手指凑到鼻端嗅嗅,眉间闪过一丝嫌恶——

  看来他们是不幸被血蟾妖王吞入了腹中。

  “应该是沾上妖王的唾液了。”

  他仰头望天,发现诡异红光的来源其实是笼罩着这片地面的一方半球形结界,所有的黄色液体都被结界壁阻挡在外。

  而在他们附近,是一个和妖王洞府类似的宝物堆,看来“妖王腹内有乾坤”的传言确实不假。

  “难怪我们死活找不到玉佩,原来这臭□□肚子里别有洞天啊,”

  九漓啧啧感慨,“不过也得亏它将咱们吞了进来,事不宜迟,咱们赶紧找找看,然后再想想出去的办法。”

  林夜北点头,和九漓分头沿着宝物堆放的小丘开始翻找,没过多久,就在一堆昂贵的金饰中找到了那枚柳叶形的玉佩。

  玉佩质地温润,握进掌心的瞬间,他却没来由的一阵头晕,手顺势撑住了地面。

  掌下蓦然传来柔软的触感,温热紧致,与之前感受到的粗砺截然不同。

  林夜北蹙眉收回手来。

  他刚才撑住的根本不是什么地面,而是人的肌肤,仓促抬起手时,更是不慎拉扯到了什么。

  裂帛之声作响,被他按住的那个“人”忽然挣了挣,五指紧攥住他洁白的腕子。

  林夜北抬眼,撞进一双幽深的眸子里。

  少年仰着头,眉眼漆黑,面孔透出晶莹蜜色,正紧抿着殷红稠丽的唇,扣住他腕骨的手指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道:

  “你撕我衣服做什么?”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暴君他又馋上了师尊[重生]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暴君他又馋上了师尊[重生]》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暴君他又馋上了师尊[重生]》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暴君他又馋上了师尊[重生]》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