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宫替自己(重生)

我在东宫替自己(重生)

作者:哑蝉 我在东宫替自己(重生)最新章节:90、番外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07 09:07:13 人气:19

我在东宫替自己(重生)简介:太子妃琼羽重生后很是苦恼。 这一世萧云奕大难不死却摔坏了脑子,好好的君子醒来后成了疯犬:“你一个替身,不要妄想取代羽儿在本宫心里的位置!” 眼瞅着绿帽在她头顶摩拳擦掌,琼羽欲哭无泪:替身没问题,羽儿没问题,但她和羽儿是同一个人这就很有问题啊! 他拿本人当替身?我在东宫替自己??? 正当琼羽无语凝噎,萧云奕原本不发达的泪腺跟着头脑一齐崩坏,没穿上羽儿缝的衣服,他哭。 没见到羽儿的亲笔字迹,他哭。 没吃到羽儿亲手做的饭菜,他还哭! 为了哄好这位爷,琼羽苦中作乐,模仿起她从前的破烂绣工和暗黑膳食,不求萧云奕记着她的好,只盼今世能与他相伴到老。 然而逆天改命哪有这么容易,歹人构陷,疏乐屠国,南昭奇蛊,无数灾祸扑面而来,当初无情翻脸的太子殿下,却一次又一次救她于水火。 可是感动不过三秒, “太子妃!殿下自责他救了别的女人,又去跪祠堂了!” 琼羽:“……” 她对萧云奕一片真心,他怎么就记着她从前的活泼肆意!? 等到风雨过后,琼羽终于忍不住试探:“殿下,如果羽儿变得端庄贤惠又乖又听话,您还会喜欢她吗?” 萧云奕求生欲满满,真情告白脱口而出:“你变作怎样我都爱。”

《我在东宫替自己(重生)》章节试读

  寒冬已至,大雪纷飞。

  东宫的金殿朱墙,在白雪之中依然富丽堂皇,龙椅之下,它巍峨傲气在皇宫中绝无仅有,而且为了不久之后的太子册封,瑶台琼室张灯结彩,无比恢宏。

  唯有一间宫室残破失修,牌匾上的星月阁三字,到底是被风雪覆灭了。

  屋中供着品质最次的黑炭,烟气熏人,但若是不烧,天寒地冻,病人哪能受得住。丫鬟碧波正左右为难,忽听得榻上人气息奄奄咳了两声。

  床框是上好的梨花木所制,但被褥单薄,躺卧的女子枯发散乱,面白肌瘦,眼窝深深凹陷,她病的极重,似乎与人间再没瓜葛,不过是老天舍不得美人早丧,迟迟不肯将她收去。

  琼羽感受到漏进屋中的冷风,却没有发抖的力气。

  见她干唇嗡动,碧波连忙靠过去,只听她沙哑发问:“外面,什么声音?”

  外面宫仆忙的脚不沾地,东宫冷清许久,极少见到这般人气热闹。碧波吸吸鼻子,实话道:“回公主,明日六皇子,便要被册封为太子了。”

  六皇子是当今皇后的独子。琼羽闻言,颤了颤长睫,死劲将眼撑开了条缝。

  可她所见并非破旧帏帐,而是血染砖地,满目猩红。

  她的夫君,萧云奕就倒在那,身中数伤,死不瞑目!

  三年了,萧云奕遇刺身亡三年,凶手逍遥法外,东宫,则另立新主。

  琼羽身心交病,往昔一幕幕却在脑海中清晰浮现:永兴三十年的中秋佳节,她作为南昭国嫡公主与大梁太子萧云奕和亲。

  萧云奕如传闻中一般,英姿勃发品貌双绝,举手投足尽是高贵冷艳。他于国,效力前朝受赞不断,才华横溢,办事决绝,于家,未有妾室,只尊她一人。

  琼羽心里明白,萧云奕对她好,不过是看重圣上赐婚,懂得两国联姻的重要,但她不曾考虑过那么多家国天下,与之相比,自然更在乎情字。

  萧云奕好,但是冷,虽不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对谁都客气的恰好好处,琼羽从前认为,她和其他人一样,对萧云奕单单是佩服与敬重。

  直到他被人谋害,身死东宫。

  突然之间,她的魂好似被萧云奕勾走了一半,带入地狱体会相思折磨。她舍不得睡着,宁愿整日清醒,无休止的在心中重复他的音容相貌,因为她怕某天会忘了萧云奕,怕在梦里,他依然倒在血泊之中。

  原来,她是爱萧云奕的,只可惜这番心意,再无人知晓了。

  碧波见琼羽虚弱至极,说话也带了哭腔:“公主可要好生歇息,明日礼成后,该有人带咱们离开东宫,到别的去处。”

  琼羽苦笑着晃了晃头,将死之人走到哪不是去地下,到了地下便能和他团聚,再也不需看世间荒唐。“剑……”琼羽似在梦呓,气息微弱重复一字:“剑。”

  露出绒絮的枕下放着一枚半个巴掌大小由青玉打造的小剑,那是太子殿下送给太子妃的定情信物,碧波连忙将小剑交到琼羽手里:“在呢!”

  琼羽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握住了小剑。

  她一介女流,在大梁无亲无故,熬了三年病入膏肓也没能挖出凶手。加之近年圣上体虚,朝野大变,派出刺客之人,如今说不定已身居高堂。

  “殿下,臣妾无用。”意识在逐渐模糊,琼羽呼吸浅浅,不做任何反抗,她轻轻阖眼,在心底祈愿:若有来生,您可愿等等我……

  碧波的哭嚎从有到无,她再也听不到外界声音,宛如身在一条漆黑大道,其有亮光的尽头,便是她与萧云奕团聚之处吧。

  琼羽撂下心中千万负担,得到解脱,她身轻如云,迫不及待地向光亮奔去。

  不过下一瞬,她整个人好似跌落悬崖,但背部落地,并无痛感,反而像触到了软绵绵的锦缎。

  “!”琼羽万分恐惧,她不自控地瞪开双眼,满头大汗地重重喘息。

  眼前昏暗,却不是炼狱景象,琼羽借着盈盈月光,看清了顶上崭新的金粉苏绣床帐。

  这是在星月阁!

  难道她没有死?琼羽慌张地坐起,惊异地叫喊出声:“碧波!碧波!”

  她行动敏捷,竟毫不费力,喉咙也不再喑哑,声如银铃般清亮。琼羽迅速低头打量自己,青丝柔顺,从耳后缕缕垂下,身上的丝绸中衣樱红艳丽,显然不是她久病在床的打扮。

  碧波听到声响,立刻进屋点了灯烛,她见琼羽标致俊俏的小脸尽是惊骇之色,忙细声询问:“太子妃可是梦魇了?”

  琼羽惊吓地一哆嗦:“你,你方才叫我什么?”

  “太子妃呀。”碧波不懂琼羽所问,:“可是奴婢说错了话?”

  何止不妥,简直是大错特错!萧云奕死后,东宫里没了太子,自然也没了太子妃,旁人宫仆对她的称呼,早就恢复成了南昭公主。

  琼羽扫过指甲上染有的蔻丹,霎时心惊胆战,她来不及多虑,立刻掀被下榻小跑到妆台前,不可置信地端详起雕花铜镜中映出的人像。

  少女才从睡梦之中醒来,长发松散未施粉黛,白嫩的皮肤吹弹可破,杏眸明亮长睫纤纤,左眉间一点痣,眼角没有一丝皱纹。她的唇瓣也不泛白发青,而是粉红水润,衬得整个人气色绝佳。

  这哪是要香消玉殒,重新回到年轻康健之时还差不多!

  “碧波,”琼羽仔细环视屋中布置,强装淡定地问道:“现在是什么年份,何月何日?”

  碧波搀住她的手臂:“回太子妃,今儿是永兴三十一年,八月十四。”

  琼羽瞳孔骤缩,颅内宛如劈过一道电闪,她呆愣地跌坐在木凳上,满心皆是她念想过无数遍的时日。

  八月十四,萧云奕的祭日!

  香炉中燃的鹅梨香气味清甜使人安定,琼羽逐渐缓过神思,今时一切,不论是周围事物,还是她这个本该死去的人,都好好的存留在世,还重新回到了三年之前!

  此时,她不过与萧云奕成婚一年,年轻体健,未尝到相思之苦,因为萧云奕还好好活着!

  老天似听到了琼羽前世所愿,突然回以一声雷鸣。

  琼羽惊愕一抖,她记着这声雷!

  事发当晚,她早早就寝却被轰雷惊醒,然而未等她再次入睡,外面便传来了萧云奕遇刺身亡的消息。

  不能,绝对不能!她既带着记忆回到灾祸之前,便是有机会救下萧云奕,只要萧云奕平安无恙,往后的日子发生任何未知都是值得的!

  琼羽顿时如被火炙,心急如焚,她扯过一件外袍披上,提上锦鞋就跑出门大喊:“来人,快来人!”

  “碧波,你快去找管事,让他带着所有当值侍卫,直奔绥宁轩救太子!”绥宁轩即是萧云奕的办公书房,碧波点头如捣蒜,慌里慌张地跑远,一队侍卫因听得声响,已经到了琼羽身旁。

  来不及,这样来不及!绥宁轩位置不远,但要召集人一齐前往必定浪费时间,琼羽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她不假思索地拔出面前侍卫腰间的利剑,死死握住剑柄,如同抓住了一线希望。

  萧云奕武功绝佳,却被刺客毙命,这其中理由琼瑶设想过无数个,但最为可能,同时最让她心痛的,便是那日绥宁轩中没有武器。

  孤身一人手无寸铁,刺客高□□诈有备而来,他那时会有多无助?

  琼羽顾不上解释,提着剑就往绥宁轩跑,萧云奕不能出事,他不能再出事了!她的命途回转到这个节骨眼上,绝不是为了重蹈覆辙!

  她不要再过三年的伶仃孤苦,不要再尝到生死永隔的相思之苦,纵使萧云奕不爱她……琼羽就全当为了自己,也要救他一命。

  只要萧云奕活着!

  琼羽跑到气虚腿软,中途几次还险些被裙摆绊倒,她已然望见了绥宁轩的光亮,门口无人守卫,不知是萧云奕屏退侍从,还是刺客早先解决了杂人。

  然而她前脚还没迈入院子,小阁二层窗户处突然倾墙坍塌,一道黑影似是没有招架住来人攻击,掺在木石碎块中从二楼下落。好在他意识中已有防备,着地时单膝借力,并没有受伤。

  “殿下,太子殿下!”琼羽一眼认出那黑影是萧云奕,他活着!还活着!

  她早在心中将萧云奕描绘了千遍万遍,他的举动身形是如此熟悉,不过真到重逢时,还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陌生。

  萧云奕一袭玄色劲装,腰间明黄的腰带已沾了斑斑血迹,他俊冷面容尽是迎战的紧张,额上冒汗眉头紧锁,狭长眼目深不见底,临危不惧的冷艳却在看到琼羽后不再决绝,只听他厉声呵斥:“你来做什么?找死吗!”

  “若我不来才是找死!”琼羽激悦掩盖住恐慌,手中剑就和长了翅膀一样拉着她向前:“殿下,快!拿住它!”

  话音刚过,蒙面刺客从二楼跳下,萧云奕毫不犹豫地接过利剑,借势推了琼羽一掌使她站远些,刺客持刀劈空,在地上划了一道深痕。

  剑光寒凉,萧云奕冷脸一侧,迅速蹲身从底方削过,精确无比的伤了刺客脚踝。

  墙外传来整齐的脚步声,前来的侍卫将整个绥宁轩围的严密,□□手也在高墙就位,等待时机。

  琼羽瞬间放下心来,她赶上了,萧云奕不会死了,往后的东宫里,不会只剩她一个人了……

  “琼羽!”

  光景摇曳恍然如梦,琼羽遐想无限,原先的重病疲惫又充斥了全身,她仿佛听到萧云奕在叫她,但她眼前昏花,手脚无力,做不出任何反应。

  刹那之间,琼羽被揽入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那人紧紧抱住她,一手护着她的头,以后背冲地狠狠地摔了下去。

  刺客的淬毒飞刃未中目标,与利剑一同落地,琼羽除了听到金属碰撞,似乎还听到了一声闷响。

  她先闻到了熟悉的体香,只见萧云奕稳稳地垫在她身下,没让她磕破一点皮。

  琼羽反应过来,她险些被刺客暗算,是萧云奕及时相救,她撩开乱发,看到刺客已被□□手射成了刺猬。

  都结束了。琼羽边咳边露出笑意,她撑着地面起身,正想拉萧云奕一把,却发现他平静无声,只是脑后渗出了一片血迹……

  .

  八月十五,清晨微寒。

  绥宁轩内室开了条门缝,一阵凉风灌进琼羽领口,琼羽打了个冷战,顿时清醒,紧张地看向床榻。

  萧云奕仍在昏迷,昨夜那一摔着实不轻,但好在没伤到内里,加之刺客也没有取他性命,这便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琼羽生怕他再受凉,连忙起身掖了掖被角。

  “太子妃。”萧云奕的贴身侍从,连文捧着药碗走近,他语气低落:“这是太医开的方子,说必要给殿下喝下去。”

  昨夜里萧云奕反应大,药是喂一口吐一口,太医道只能早晨再尝试。琼羽无声叹气,说话才发现自己嗓子哑了:“刺客的事,有眉目了吗?”

  她念了三年,比谁都想知道是谁谋害萧云奕,可一来她消息渠道太少,二来深层机密不会轻易让女人家听到。询问连文,竟是唯一的办法。

  连文如实道:“属下也不知情,皇上派了诸位大人专查此事,只吩咐东宫好生照料太子。”

  又是这般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琼羽接过药碗,手指碰过碗壁并没感觉到温热,她细心道:“许是放的时间久了,下去再热热。”

  连文应和着端过药碗,琼羽轻轻按压太阳穴,以缓解头脑胀痛:“这药若是昨晚上剩的,还是倒了再熬一副。”

  她无论从前往后,能给萧云奕做的,便只有无微不至的照顾。

  琼羽转过身子,目光重新落到萧云奕脸上,只见方才还灰白的面容,现下竟有了血色!

  “太子殿下?”她起身跪到塌边,萧云奕剑眉紧蹙嘴唇翕动,像是在经历痛苦的挣扎,终于他抖了几下眼皮,缓缓张开布满红血丝的眼睛。

  琼羽瞬间如释重负,她唤来守门的丫鬟:“快去请太医!”

  萧云奕艰难地将头侧转,他木楞地盯着琼羽,甚至眼眶有些湿润:“你怎么胖了。”

  “殿下你醒了!”她满心全是萧云奕劫后复苏的欣喜,激动使得她热泪盈眶:“您醒了就好,臣妾没事,胖了就胖了……”

  等等!琼羽被讽的莫名其妙,她对上萧云奕戒备的眼神,再看向自己纤细的皓腕:“我怎么就胖了?”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我在东宫替自己(重生)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我在东宫替自己(重生)》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我在东宫替自己(重生)》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我在东宫替自己(重生)》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