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

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

作者:青律 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最新章节:第102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穿越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01 14:56:06 人气:16

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简介:【主攻文,cp是小朋友的英语老师】   【痞子攻 x 温润受 双初恋he】   姜忘车祸坠湖,意外发现自己回到二十年前。   2006年房价便宜,电商初兴,处处有大把商机。   而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七岁的自己从醉鬼家里救出来。   小朋友红着眼睛哭哭啼啼:“你……你是不是,要把我卖掉,嗝。”   绷着阎王脸的某人给他扔了包纸巾,一个人去阳台闷头抽烟。   我小时候怎么是这么个德行。   *甜甜爽爽治愈向   *男主和小时候性格反差巨大   评选方式:每篇参赛作品的作者评选出自己文下参赛诗词的一二三等奖共6名,网站评选全部参赛作品的一二三等奖共9名。

《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章节试读

  “姜哥,我这个月真尽力了,还有几家客户嫌房型不好价格太贵,实在是谈不下来。”

  小平头抖了抖廉价西服,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我知道上头业绩考核收得紧,姜哥你帮帮我,我家里还有两个小的要养。”

  男人背对着他,靠在路灯旁一言不发的抽烟。

  烟是廉价的红塔山,随意一抖便零零落落往地上散,像枯焦的雪。

  平头屏气几秒,又掏出一叠边角翻卷的红票子,伸手想往男人穿了十几年的旧外套里塞。

  “拿开。”

  旁边两个销售露出惊慌眼神,哀声恳求:“姜哥——”

  “再宽限两个月,”男人把烟头在路灯杆上按灭,声音低哑深厚:“上套成交的业绩我拿出来给你们顶,没有下次。”

  平头如梦初醒地连连点头,手里还捧着那叠旧票子,拿走也不是,收下也不是。

  旁边的人连忙使眼色道:“还愣着干嘛,姜哥仗义,咱几个赶紧请吃饭啊!”

  没等姜忘开口,不远处突然爆发撕裂的刹车声。

  他本能踹开身旁下属,下一秒喉咙发甜身体腾空而起,直接被失控卡车撞到半空中。

  “姜忘!!!”

  “姜哥!!!”

  世界在颠倒摇晃。

  他失去重心,他在摩天大厦和破旧民房的倒影里坠落。

  噗通一声掉进湖里,万物堕入黑暗。

  姜忘看着霾色阴沉的天空,瞳孔渐渐失焦。

  警察甚至用不着跟任何人通知死讯,也好。

  只可惜了这件外套。

  湖水带着腐烂的潮气灌入肺里,呛得人想要呕出来。

  姜忘沉了大概十秒钟决定自己翻出去。

  他水性一般但身形灵活,闭眼忍着喉管里的血味儿往高处游,心想下午的单子估计得迟到。

  混沌声响如同火车穿过隧道,细碎光亮盘旋在水面上方。

  姜忘睁开眼往上看,伸手拂开水草用力一蹬。

  他湿淋淋地出现在水面,四周寂静无声。

  不对劲。

  这里不是省城。

  姜忘深呼吸一口气游到岸边。

  他被撞得衣领都浸了血,下巴大片擦伤手掌半面划开,皮鞋袜子灌满了水。

  公园湖变成了小河,城市平坦到一眼能望见地平线,此刻正有群鸟飞过澄澈天空。

  姜忘多少年没见过鸟群,撑着身体往堤坝高处走,发觉哪里都不对劲。

  二百米外有十字路口,旁侧立着个新建的报刊亭,油漆味儿直冲鼻子。

  他跌跌撞撞走过去,无视路人的异样目光一手拿起本地报纸,在一众翻盖手机和保健品广告里找到日期。

  “操。”

  现在是2006年6月10日。

  他回到A城了。

  过时车型和老旧街道像是年代片里的怀旧布景,还有只土狗趁他怔住的同时撩开腿往西装裤旁呲尿。

  姜忘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回河边,一头闷了进去。

  再浮上来时还是2006年,只是岸边多了几个指指点点的小孩。

  姜忘泡在水里脸很臭。

  “妈——”

  “回去吃饭!不要看神经病!”

  穿着花布衣裳的小镇女人把孩子往回赶,天色渐渐暗下来。

  男人默默游回岸边,拧干衣服往街道深处走。

  姜忘很熟悉这里。

  闭塞,偏僻,是通高铁最晚的五六线小城市,也是他十几岁就仓促离开的鬼地方。

  唯一需要确认的是……

  如果现在是2006年,那么20年前的我,还存在吗?

  镇子不大,十分钟就能走到熟悉的地方。

  麻将馆里有人在高声说笑,乒乒乓乓的洗牌声如同摇奖。

  露天小摊挂了个灯泡卖卤鸡卤鸭,小贩摸完钱抓一大把面扔进锅里炒,汗水顺着脖颈淋淋漓漓往下淌。

  所有都和童年记忆一模一样。

  男人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此刻更是缄默了声音,如同记忆回溯般往狭窄街道的更深处走。

  公司团建有时候会组织看电影,他知道一些事情。

  不同时间线的同一个人不能看见对方,否则会触发反物质导致湮灭。

  他只是快要完全忘记一些事情。

  有大婶拎着大葱猪肉和邻里聊天,说到兴头摇着手叹一口气。

  “真是造业。”

  姜忘穿过她们拐进棚户区里,突然听见了小孩的哭声。

  他呼吸一紧。

  先是有酒瓶子翻滚着落下来,又传来破空的皮带击打声。

  “别打了,爸——求你了,爸!!!”

  小孩几乎是惨叫着嚎啕起来,声音穿破夜色像是被虐待的幼猫。

  姜忘在这一秒血液凝滞,原本看一眼就走的念头被激出更多冲动。

  不,那是过去的我,我不能——

  酒鬼掀翻桌子摔得满地破碎声,破口大骂着又要一脚踹过去。

  下一秒塑料印花窗帘被猛地拉开,一个小男孩捂着胳膊差点滚到地上,踉跄了一下还没站稳就往外冲,哭痕满脸眼睛通红。

  然后睁大眼看到站在拐角的姜忘。

  醉醺醺的酒鬼破口大骂着打开门准备出来捉他,小孩又慌又怕地不知道该往哪里躲。

  姜忘深呼吸一秒,抄起小朋友就往远处跑。

  管他什么时空定律世界毁灭,他妈的跑了再说。

  小朋友被夹在胳肢窝里说话都颠出波浪线来:“你你你是是你是是谁啊啊啊啊——!!”

  姜忘臂力惊人爆发力也强,当兵五年练出来的体格这会儿负重跑八百米完全不带喘的。

  他完全忘了酒鬼根本追不了多远,像是要逃到最后一口气都耗尽才敢停。

  小朋友刚开始还吱哇乱叫两只腿乱蹬,后面就跟兔子被逮着后颈一样没了声。

  两人在完全不知道是哪的陌生角落里站定。

  男孩被放下来以后没敢叫也没敢跑,甚至很自觉地捂住自己的嘴,在昏黄灯光下打量这个陌生人。

  眼尾有疤,一条断眉,衣服上挂着血,穿着香港片里黑道大哥的衣服。

  ——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姜忘一手撑着墙还在调匀呼吸,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定性到非法分类里。

  小朋友憋着没敢说话。

  姜忘看了他一眼,伸手套兜,从防水钱包里摸出四张票子几个硬币。

  二十年后早就不用纸币了,以前带着也是为了打点物业保安方便带客户看房。

  小孩看到他在数钱,反而变得更加紧张,鸵鸟似得把脖子缩起来。

  完了,估计是要把我卖掉。

  “饿吗。”

  小孩深呼吸了好几秒,战战兢兢仰起头看他。

  一米九大高个,逆着光看很恐怖。

  “叔……叔叔好,我叫彭星望。”

  草,不要提这个鬼名字。

  姜忘周身杀气更重,皱紧眉头道:“我问你想吃什么。”

  彭星望小朋友已经在发抖了,这会儿强撑着道:“叔叔我会捡瓶子还会做算术,你别把我卖到煤窑里好不好。”

  姜忘磨了磨牙,拎着他衣领子往前走。

  “今晚跟我住招待所。”

  他随意找了处烧烤摊,要了两罐啤酒一盘炒面,想了想给小孩点了碗蛋花粥。

  彭星望三天没吃像样东西了,捧着热粥也顾不上跑,喝的唏哩呼噜还带砸吧嘴。

  姜忘沉着脸喝完两罐啤酒,情绪跟身上衣服一样又臭又潮。

  桌对面小朋友穿着肥大的旧衣服,上头还印着粉红卡通猪,一看就是邻居大妈看不下去把自家闺女穿剩的送他了。

  彭星望闻着孜然羊肉串的肉味儿直咽口水,想吃又不敢碰,只敢悄悄的看。

  姜忘眼睛毒,瞧见这一幕更觉得气。

  “饿你就吃。”

  “不吃不吃。”小朋友摇头:“我吃饱了。”

  姜忘板着脸把盘子推过去。

  “吃不吃?”

  彭星望憋着泪水啃羊肉串,一吓就怂。

  姜忘,部队里人送外号89狙追魂手,退役前越野拉练敢杀野狼,退役后板着脸都能卖出十几套房,就没对谁软过脾气。

  目前看到二十年前的鼻涕虫非常火大。

  彭星望吃干净烤串还拿小勺子把粥底舀干净,看见对面剩下的大半碗炒面露出可惜表情,很听话地跟着陌生男人继续走,也不敢多反抗。

  他妈早就走了,亲爸这会儿估计早就睡成烂泥,被卖了也没几个人知道。

  “叔叔。”

  “不要叫叔叔。”

  彭星望委委屈屈点头,小声道:“谢谢叔叔。”

  “……叫大哥。”

  某人的黑道身份被小朋友完全坐实。

  天色已晚,街上卖衣服的店铺早关完了,姜忘带着他往回走,半路去药店里买了点酒精纱布和棉签。

  招待所的伙计瞧他身份证看得新鲜,心想怕不是城里来的人。

  彭星望头一回来这种地方,再想到自己明天就得进窑子里挖煤又有点悲上心头,咬着嘴巴一脸纠结。

  姜忘不等这人看见身份证注册日期,冷着脸催道:“还开不开?”

  “开,开的。”伙计忙不迭还了回去,嘱咐他登记下姓名电话,拿着钥匙领两人上去开房。

  临关门前姜忘扫了他一眼:“给根烟。”

  伙计小心翼翼掏了两根给他。

  “火。”

  伙计觉得憋屈,但是又不敢惹这种来头不好说的人,想了想还是把新买的火机给交了。

  姜忘去厕所简单洗了洗头和脸,把脏衣服脱下来拿水浸了浸晒在阳台,穿着大裤衩叼了根烟,面无表情地给自己被刮破的手上药绑纱布。

  小朋友安安静静瞅了一会儿,给刚血拼完的黑道大哥递棉签。

  还算有脑子。

  姜忘内心夸奖了句自己本体,示意他把衣服掀起来:“我帮你上药。”

  小朋友别过头把衣服撩开,青青紫紫的瘢痕全都露了出来。

  先前拿带钉子的木板抽过,好几处划伤都烂了。

  姜忘眼神更冷,一言不发地给他处理伤口。

  小朋友忽然抽抽噎噎地哭起来。

  姜忘动作停顿:“弄疼你了?”

  “叔……大哥,”彭星望眼泪汪汪:“你是好人,你不卖我成不成。”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