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云而出

破云而出

作者:江月初照 破云而出最新章节:18、chapter 18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3-23 09:23:48 人气:36

破云而出简介:黎若谷没心没肺,目无下尘。 赵宁静委曲求全,自卑谦逊。 当委曲求全的赵宁静遇到没心没肺的黎若谷— 赵宁静:你会什么? 黎若谷滔滔不绝:“自旋液体,弦网凝聚,量子场论,张量范畴学……” 赵宁静冷哼一声,“有没有简单一点的。” “简单一点的?” “比如拖地,换灯,修马桶煤气等等。” 黎若谷想了想说:“简单的就是宇宙大爆炸了。” 赵宁静问:“你那么厉害,会光和作用吗?” “当然不能,我又不是植物。” “既然不能,就站到这里来!”赵宁静站在一旁,指着油锅说,“做不好这件事,就不给你饭吃!”

《破云而出》章节试读

  “问我爱情是什么?”赵宁静拨了一下额前的短发,对隔着一张写字台的男人噗哧笑了出来,“好无聊的问题。”

  男人并没有计较她不屑的态度,任何时候他脸上的神情都是温柔包容和理解的,就像布上面的印花一样,这个表情几乎是印刷在上面的,让人一见到他就会对他产生信任。

  “聊天嘛,”他扔掉手中的笔,双手抱在胸前,靠在他那张舒服的进口皮椅上,“可不就是随便聊聊?”

  赵宁静一听这话立刻转头翻起了白眼,过了几秒钟,她转回头,朝写字台上的钟呶呶嘴,“如果这个问题不算时间我就和你聊。”

  “依你!”男人微笑,“现在可以聊了?”

  赵宁静往后倚在椅背上,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以我自己的经历来讲,爱情就是想克服一切障碍嫁给那个人。”

  “障碍是指什么?”

  “比如太年轻,比如一穷二白,比如竞争者,比如长辈碍事,又比如法律……”

  “法律?”男人语气微讶,但表情依然温柔包容。

  “我18岁时想结婚。”

  “这没什么,女生对婚姻的憧憬都产生得比较早。”

  “我不只是憧憬,我偷过户口本——是对方的户口本,”赵宁静瞄了一眼男人,他的嘴角轻轻动了一下,“我趁他父母上班的时候,溜去他家,他当时正在备考,没空理我,我在他父母卧室翻箱倒柜,终于把他家的户口本找到了。”

  “然后呢,他跟你去领证了?”

  赵宁静摇了摇头,“他不知道我偷了他的户口本。第二天,我一个人去了民政局,把两本户口本递给一个正在埋头戳十字绣的阿姨,说我要结婚。”

  男人的嘴角又抽动了一下。

  “那个阿姨抬头看我,又看我只一个人,就问我:你和谁结婚?我翻开他们家的那个户口本,指着他的那栏信息说:和他结婚,这个叫陶正南的人。阿姨终于放下了十字绣,又问:他人怎么没来?”

  “你怎么回答的?在家学习?”男人颇好奇地问。

  “我说他正在医院化疗,胃癌晚期,只能横着出院。再说他不想耽误我,要跟我分手。所以我拿了他的户口本来,求您成全我们。”

  男人左手支着右手手肘,抹了抹额头。

  赵宁静又接着说“我就哭了起来,哭得很神经。办事员都围了过来,阿姨说:丫头,我也不想挡着你做这个自我牺牲。可法律保护你,所以我也不能给你盖这个戳。你回去好好照顾人家,能活到法定年龄再来吧。”

  “你觉得这个阿姨信你的话吗?”男人真心有些好奇。

  赵宁静耸了耸肩,“管她信不信,我很忙的,这招行不通,我还得想其他的办法。”

  “为什么那么急切地要结婚?”

  赵宁静咬住自己的嘴唇,神情变得有些飘忽地望着窗外。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说道:“因为要失去他了。”

  “因为他要去的地方,我去不了。”赵宁静自嘲地笑了一下,继续说,“他会来这个城市上最好的大学,而我的成绩大概只能留在当地随随便便混所学校。”

  “后来呢?”

  赵宁静摇摇头,从包里摸出半瓶矿泉水,拧开瓶盖,一仰头咕咚咕咚喝得见了底,“后来还是分手了。我以为只要掏心掏肺地对他好,就可以了。却从没想过我会有掏空的一天,再也给不了他什么,那时就只能放他走了。”

  她说话时的语速正常,神态平静,眼里也没有泪光闪烁,只是手上的小动作泄漏了这段回忆带给她的痛苦,她放在包上的右手握着左手大拇指,而右手大拇指的指甲盖用力掐着虎口。

  这是个难搞的患者。男人想,太会忍耐,太能承受,太善长掩饰内心的痛苦。以致于她虽然肯每周来诊所一趟,却没有大的进展。

  别的患者到他这儿都会抹着眼泪一吐为快,而她却一直很平静,平静地跟他叙述自己可能抑郁,列举各种症状,理智得就像自己也是个专业的医生一样,对自己一阵剖析后,来找他讨论的。

  并不是说她不配合心理辅导,只是她还没有发现那些藏在内心深处的细腻微妙的负面情绪,更不知道这些情绪得不到疏导的危害。

  不过,她是个听话的病人,所以,因为按时服药,她的情况一直在好转。

  “药还在坚持吃吗?”他问。

  赵宁静点点头。

  “睡眠呢?还做恶梦吗?”

  “睡得很好。”

  “食欲呢?”

  “我嫌它太好。”

  “心情有没有时好时坏?”

  “没有。”

  “很好。”男人点点头,接着面向电脑,“看样子你已经进入稳定期了——”

  正当他打算结束这次治疗时,赵宁静突然打断他。

  “我好像看到他了。”

  男人停止操作电脑,转过脸来盯着她,“看到你刚说的那个人?”

  赵宁静又点点头,有些苦恼地抓抓自己蓬蓬的短卷发,“有三四次了吧,在我工作的地方,每天中午吃完饭我会在商场一楼的咖啡店打个盹,然后外带一杯咖啡回店里上班。这段时间经常在迷迷糊糊要醒的时候看到他坐在桌子对面的沙发上,但等我彻底清醒过来,对面座位上根本没人。”

  男人沉吟了一下,“如果不是很频繁的话,应该是梦吧。人在浅眠时大脑皮层是非常兴奋的,会产生一些你认为是真实发生的梦境。最近工作忙吗?”

  “我呢,除了睡觉和来你这儿能够关机以外,平时连关机的权力都没有。

  “你有多久没休假了?”

  赵宁静想也不用想就回道:“从我上班起就没休过假,今年是我工作的第六个年头。”

  “休个假吧,”男人真心的建议,“虽然你已经进入稳定期,但如果你的压力一点得不到释放,随时会反复,身体和心情都健康了才能更好的工作。”他看了下时间,“我再给你开一个月的药。”

  “我还要吃多久的药?”

  “一年吧,”男人在开处方,头也不抬地说。

  “一年得花我多少钱。”赵宁静嘟着嘴,不满地说,“药虽然贵,还可以用医保,但来你这里聊一小时就得300,我随时可能因为你一穷二白。”

  “钱重要还是命重要?”男人笑问,“你知道抑郁的危害。所以我这是在拯救你,你不能只把我当成是散发铜臭味的商人。”

  “既然不是商人,那心理辅导就免费吧。”赵宁静逮住机会讨价还价。

  男人把处方给站起身的赵宁静,仰起头问她:“你病好后会嫁给我吗?不要聘礼不要钻戒不要房子不要车子不要存款,嗯?”

  赵宁静瞪圆眼睛,“我凭什么?”

  “就是说——你看,你治好病就走了,可我还得娶老婆,那为什么不收了你的钱买钻戒买房子买车子,嗯?”

  赵宁静一把抢过处方,“算你赢,我去交钱!哼!”

  微笑着目送她开门出去,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他才收回视线准备接待下一个患者。

  淅淅沥沥的雨声突如其来,他走到窗前,拉起百叶窗,窗外的树叶被雨水洗刷得翠绿干净。

  他拿了一把伞就追出去,果然就见她两手空空地站在医院的落地窗前,等着雨势收住。

  他轻轻走过去,跟她并排站着,望着雨水溅到地面上的水花,直到她发现他。

  “你怎么出来了?”赵宁静问。

  他把伞递给她,“借你的。一把伞也没多重,以后出门记得带着。夏季来临,每天都会有几场雨,总等着雨停多耽误事。”

  赵宁静微笑着接过伞,“谢谢!下次我会记得。”

  说完撑起伞,对他挥挥手,便走入雨中。

  雨雾中她的身影纤细而瘦弱,肩和脖子挺得笔直,令他想到了非洲草原上的站着睡觉的长颈鹿。

  2 请假

  热带海岛性气候就是阳光还照耀着,就下起暴雨。

  四周都是顶着雨奔跑的人,赵宁静撑着伞,不时抬头看看阳光飞舞的雨丝,和流淌在叶尖的雨珠,阳光在雨珠里闪着光芒。

  回到商场,雨早就停了。

  她看了眼时间,直接走进咖啡厅,约的人还要一小时才到,这之前还可以吃点东西,养会儿神。

  照常要了一份金枪鱼沙拉,一块牛角包和一杯拿铁,在角落里她常坐的位置坐下。

  吃完翻了几页杂志,困意就上来了。

  沙发的靠背有点矮,她不得不侧身蜷在沙发上睡。虽然很不舒服,没一会儿她就做起梦来。

  隔着那张矮矮的小圆桌,他又来了,坐在对面,低头盯着桌子看,边看边皱眉,“资料是翻译完了,只等结婚登记拿到结婚证,一起交去领事馆。可这样被拒的风险还是很高,如果去年结婚就好了……”

  他停了一会儿,手撑着桌子,把脸凑过来。

  “你还睡得着?”他开口了。

  他的脸离得越来越近,挡住她面前的光线,温热的气息扑到她的脸上,柔软的唇碰到她的嘴角。

  她紧紧地皱眉,在心里不停地叫醒自己,别傻了,怎么能为了签证结婚?

  她挣扎着,想快点醒来跟他说清楚,再不说就晚了。

  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牢牢地盯住对面。

  还是个空沙发。

  她立刻坐直起身体,神智慢慢清明,望着对面的空沙发,她用手摸了一下唇,真实的梦境令她心里一阵恐慌。

  这到底是幻觉还是梦?

  那句“你还睡得着”明明就是他的声音和语气,她慌张的四处张望,在后门处,她的余光捕捉到一个身影,心脏砰砰直跳,然而当她定睛去看时,那里却什么都没有。

  “赵经理!”

  有人叫她。

  她连忙回头,看到来人,露出一个微笑,“刘小姐你好。”

  刘小姐瘦得像竹竿,黑纱上衣,深蓝百褶长裙,握着一个比烟盒大不了多少的手包。这个业内闻名的超级买手曾是她的顾客,刚加盟了一家新兴的时装集团,正四处挖人。

  开始都是闲聊叙旧,刘小姐顺便就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个大致。

  “我第一个找的人就是你,”刘小姐说,“我们的待遇比这里只会好,不会差。晋升空间就不用说了,再怎么都比你在这里好,过来了就不分高低。你知道,这里一线很难再上去。”

  赵宁静的手指在咖啡杯的杯沿上划来划去,这个行业本来都是熟人挖来挖去,找她的人不少,以前她都谢绝了。

  “我下周给你答复,到时再具体谈可以吗?”

  刘小姐露出意外的笑容,“当然可以,等你好消息。”

  又随意聊了几句,刘小姐便匆忙离开。

  赵宁静把冷掉的咖啡喝完,心里又松了口气,下周回去开会就请假,如果公司不批,那就只能辞职了。

  她闭上眼睛,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就回到眼前。失去一份工作不算什么,再找就是了,可抑郁绝不能再回来,看不到光明的痛苦,她不想再经历一次。

  出了咖啡馆,走几步就到了店门口,刚进门就被人拦住了。

  “赵经理。”

  赵宁静听到这个声音,心里一紧,脸上却露出笑来,“午安,江太太!”

  江太太拿着她上周刚买的拼接皮手袋,指着侧面的一道缝合处说道:“你看看,看看,我对你们家的东西真是越来越失望了,几万块的包,这线走得歪歪扭扭的。”

  赵宁静笑着解释:“手工走线不可能和机器一样直,您到那边坐,我慢慢跟您解释,”又对旁边的店员说,“把我昨天买的小泡芙拿出来。”

  江太太吃着小泡芙,脸色好看不少,“虽然有点冰,但是味道不错,奶味很浓。”

  “里面的馅是奶油冰淇淋,”赵宁静说,“昨天逛进口食品超市看到的,想到您喜欢甜食,就买来给您尝尝。”

  江太太先是一笑,然后又怀疑地盯着她,“你是不是对那些猫啊狗的都这样上心啊?”

  “这怎么可能?”赵宁静明白她指的谁,“您太多心了,不是谁都能和您一样大手笔。”

  “你老实说,真的没有?我可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让我知道你拿话骗我,我可饶不了你。”

  “没有,您花的是自己的钱,那些人怎么和您比?”

  江太太神色黯然,泡芙也不吃了,拍拍手站起来说:“走!给我选几件短袖去。”

  赵宁静跟在后面,江太太的声音比训话还要大,几乎整个店的人都听得见她在告诫赵宁静做人要脚踏实地,别想着坐享其成。

  送走江太太,林熙对着她的背影连连咂舌,“也就你能受得了她,陪她买个东西太难堪了。”

  “她心里不好受。”赵宁静说道。

  “是那位怀孕了吧,前两天才来过,手一直放在小腹上,”林熙说,“啧啧,老公风流没关系,风流债就麻烦了。不管怎么样,都是一个合法继承人。”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破云而出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破云而出》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破云而出》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破云而出》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