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每天都想以身相许(重生)

王爷每天都想以身相许(重生)

作者:初檀 王爷每天都想以身相许(重生)最新章节:251、番外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3-23 09:23:01 人气:115

王爷每天都想以身相许(重生)简介:又名《王爷天天逼我以身相许(重生)》   前世,纪清歌临死前残留在她脑海深处的,只有那熊熊火焰都无法逼退的挺拔身影。   再睁眼,已是莫名其妙重活一世。   纪清歌牢记前世的教训,斗继母,怼渣爹,报母仇,甩了那有眼无珠的未婚夫一个潇洒背影。   直到前世那踏火而来的恩人又一次的踏着漫天彩霞走到她的面前,替她挡下风刀霜剑。   “莫怕。”他说:“一切有我。”   纪清歌无语的望着自己这位恩公——她……想亲手报仇来着啊……要不,麻烦你让让?   段铭承笑眯眯的表示——这种事怎么能让媳妇儿出手?   不想嫁人,恐婚,有心结,这都没关系,反正,救命之恩是要以身相许的。   她不肯许,那只能他来许了,不然还能怎样呢?他总不能一辈子都娶不着个王妃吧?   真是想想都心酸!   

《王爷每天都想以身相许(重生)》章节试读

  深冬的夜晚,朔风凛冽。

  临清城地处江淮地区,即便寒冬也难见下雪,只是那股子阴冷潮湿的寒风却如刀一般直往人骨头里钻。

  面积不大的简陋院落中,纪清歌安静无声的在堂屋后窗外贴墙而立,在暗夜之中如同一道模糊的影子。

  身上那件夹棉的袄子早就浸透了寒风,她却恍若不觉,冻得发青的嘴唇此刻正咬得紧紧的,眼帘半垂,脸上神情淡漠,静静的听着屋内的对话。

  “你翅膀硬了?今儿当着我的面就给媒人放脸色!要不是我追出去塞了半两银子,看人家下回还来?”焦王氏的大嗓门,隔着一扇窗棂听得清清楚楚。

  焦茂才呛声道:“媒人的嘴,骗人的鬼,她说的那李家姐儿我见过,腰比我还粗,到她嘴里成了天仙了!”

  “你懂个屁!李家姐儿的八字可是顶好的旺夫命!多少人家都巴不得娶回家做媳妇儿的,偏就你嫌弃?!”焦王氏也是气得不轻,恨铁不成钢道:“你瞧瞧隔壁街的徐家,原本不过是个码头扛麻包的,自从他娶了一房旺夫命的媳妇儿之后,如今怎样了?连房子都青砖乌瓦的翻了个新!你莫不是个瞎的?看不见人家那日子越过越红火?”

  这劈头盖脸的一顿话把焦茂才说得闭了嘴……那徐全他当然知道,本是在码头卖苦力的一个穷汉,可自从他一狠心把勒紧腰带攒了多年的家底拿去娶了一个媳妇儿之后,这两年竟然大不相同,最关键的是,徐家那个媳妇相貌也就平平,却是谁见了谁说她旺夫。

  论起来,他自己也早到了娶妻的年纪,若是也能得一个命旺的女人……

  焦茂才咂了咂嘴,仍有几分不情愿,嘟囔着:“那也不用卖了她……”

  “闭嘴!”焦茂才一句没说完就被他老娘一声怒喝,短暂的寂静过后,才又听见焦王氏的声音:“今后不许再提这事知不知道!”

  屋内昏暗的烛光下,焦王氏恨铁不成钢的气道:“那丧门星有甚好的?自打她来了咱家,咱家这日子就没好过!如今你大哥叫她早早克死了,她一个寡妇,你还想打她的主意?!”

  提起纪清歌,焦王氏就恨得咬牙——当初要不是听说不要聘礼,她焉能给自己大儿娶回个灾星来?等听说她命格不好的时候都晚了,亲事已成,也只得打落牙齿和血吞,谁知道到底还是叫她克死了她的大儿!

  想起自己病亡的长子,焦王氏就心里恨得滴血,然而叫她更恨的,却是她幺儿竟然……对那个灾星动了意!

  且不说那灾星是他大哥的媳妇,他的长嫂,即便不是,她也不能眼睁睁再看着自己幺儿也被那个灾星给祸害了!

  一旁的焦茂才闷闷不乐的哼了哼,窗外纪清歌指甲已经掐进了肉里。

  焦王氏没好气的瞅他一眼:“你也别哼,娘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就是贪恋那灾星的颜色,可她除了一副皮相还有哪里好?上回还叫我撞见她拎着柴刀跟你直眉瞪眼的!”

  这一句听得焦茂才心里的不情愿倒是散了几分,他那小嫂子虽说生得颜色好,可性子却是个烈的,上次他不过是想占个便宜,险些叫她一柴刀劈过来……也着实有几分吓人了。

  那边焦王氏还不放心,又语重心长的叮嘱着:“你年纪轻,不知道轻重,光贪一时颜色就敢打寡嫂的主意,也不想想要是给人知道了,你和她都得一条索子串了去沉塘!那丧门星克死你大哥,沉塘也算死有余辜,可你哥走了,娘就只剩你了,若是有个好歹,你叫娘可怎么活?”

  焦茂才见他老娘心酸起来,也只能服软:“我就白说一句么,卖都卖了……”

  “一句都不行!”焦王氏板了脸:“你可记着了,但凡有人问起,就说是那丧门星自家守不住,和人私通,叫咱撞破后和姘头跑了!就算是人后都不准再提其他!”

  一句说完,焦王氏不知想到了什么,干瘦的脸上露出笑意:“倒是没想到她还恁地值钱,如今连给李家下聘礼,请客摆酒,可都不用愁了。”

  ——原来如此!

  一窗之隔的屋外,纪清歌极轻极轻的长长呼出一口浊气。

  难怪焦王氏这阵子看她的眼神始终透着一股子贪婪和若有所思。

  始终紧握的掌心中,沾染的鲜血依旧冰冷粘腻,那是孙富的血。

  “小娘子,你莫要痴顽了,是你的夫家甘愿卖人,瞧,身契在此,白纸黑字,你又何必再装贞烈呢。”

  ……原来,孙富说的是真的。

  那张身契也是真的。

  她花了好一番心思才骗得孙富松开了绑绳,然后……一烛台砸破了他的头,这才逃了出来……

  为的,其实不过是一个答案罢了。

  她想问问,她自从嫁到焦家,侍奉丈夫孝敬婆母,任劳任怨,到底哪里有了错处?

  她那丈夫焦成才,其实全都心知肚明他活不久了,娶她也不过就是为了冲喜罢了,大婚当日连床都爬不起来,她是和公鸡拜的堂,她早就认了命,尽心尽力的伺候了他三个月,难道冲喜不成就是她的罪过吗?

  药医不死病,连大夫都摇头的病症,她难不成能起死回生?

  她那小叔子焦茂才,数次无故拦住她痴缠不休,她本想去报官,可一向对她疾言厉色的婆母焦王氏却涕泪涟涟的跪在她身前哭求,求她不要声张,说什么幺儿只是酒后糊涂,今后再不会犯了,求她不要声张,求她给她们孤儿寡母留条活路……

  可笑她竟真的信了……

  她给她们留了活路,她们却不肯给她活路。

  她的隐忍退让换来的不过是一纸身契!

  纪清歌觉得自己这短短十几年的人生仿佛就是一个笑话!

  堂堂淮安纪家的嫡长女,她的退让换来的是幼年就被扣上了克亲的恶名,逐出家门寄居道观八载,是自己的未婚夫与继母所生的妹妹定了亲,是亲生父亲的不闻不问,是被继母设计坏了清白,是打着遮丑的名义远嫁给痨病鬼冲喜……

  原本……她以为这已经是最终了……还有什么能比和一只公鸡拜堂更不堪的呢?

  到底是她低估了人心之恶。

  她柔顺忍耐了十几年,最终得到的,不过是个逃奴的身份。

  屋内断断续续的话语还在持续传入耳中,而纪清歌的眸中森寒的冷意已经压过了深冬的夜风。

  大夏律例,背主的逃奴要杖三十,黥面,徒流千里——若是那孙富没死的话。

  如果他死了,奴婢弑主,斩立决。

  纪清歌抬眸,夜空之中黯淡的星光浅浅的落入眼瞳,她静静的望了一刻,嘴角勾起一个冷冷的笑,轻而无声的离开了窗边。

  屋内的两人浑然不知外面有人,毕竟纪清歌身形纤瘦轻盈,又是熟悉地形的,此刻焦茂才正涎着脸磨他老娘,打着想出去跑生意的名头要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银子,往日里他娘自然是拿不出来的,可如今不同,刚卖了他那如花似玉的小嫂子,那姓孙的手里有钱又贪恋颜色,竟然肯出一百两!

  这一份银子,可尽数都锁在了他老娘的钱匣子里,若是能到手……

  焦王氏立起眉毛,还不等她发作,却忽的疑惑起来:“咋的有烟气?”她皱眉嗅了嗅,“你厨房里的火封好了?”

  焦茂才也已闻到了那不寻常的味道,一撇头,竟然望见了如同无数触角一般正往门缝里钻的滚滚浓烟,心中一凛,也顾不得再惦记银子,跳起来就去推门。

  ——哪里还推得动。

  短短一个间隙,浓烟已是灌了满室,母子两人登时慌了神,扯着嗓子嚎叫起来。

  临清城阴沉昏暗的夜空之下,一抹橘色的火光愈演愈烈,熊熊的照亮了寂静城郭的一隅。

  “头儿!那边失火了!”

  深夜时分的城中主路上渺无人迹,一队玄衣人正策马疾驰。

  身穿墨狐氅衣的段铭承一马当先,朔风如刀划过脸颊,他却混不在意,心中正计算着天亮时分能够准时抵达驿站的话,便可有两个时辰的修整时间,即便耳边传来了下属的示警,也不过是用余光瞥了一眼。

  出声的是个娃娃脸的年轻人,并不勒马减速,只轻巧一个翻身,就立在了疾驰骏马的马鞍上,伸着脖子望了一刻才道:“看着是普通民宅。”

  这一句入耳,段铭承侧了侧头,远处的火光倒映在他亮如寒星的双瞳中,终于让他皱了眉。

  ——官宦富豪之家也就罢了,宅院失火自有家丁仆从施救,平民百姓的话……

  心中估算了一下火光照耀之处与此处的距离,段铭承抖腕之间已是拨转了马头:“救人。”

  “好嘞!”那娃娃脸的骑手嘬唇打出一个呼哨:“救人不救火——”

  救火是城中守备的活儿,他们彻夜赶路,哪有那个闲工夫?救人已经是头儿心软,看不得普通百姓遭难了。

  然而等他们马不停蹄的疾驰到火场近旁,才发现这一处挤在破旧巷道中的平民宅邸,已经烈焰焚天,再无法近人了。

  “头儿!不……不行……”先前那个娃娃脸的骑手几次试图冲进火场,都被那灼人的烈焰逼退了回来,另几名骑手身上甚至还被火舌燎破了衣物,“火势太大,冲不进去了。”

  段铭承皱眉望着那人力已经无济于事的熊熊大火,在那金红摇曳的一片烈焰之中,依稀可见一个人影蜷缩在房门外面,看那纤细的轮廓,仿佛是名女子,透过让人视线模糊的熊熊火光,勉强可看出她身上衣裙虽有部分已经燎焦,却依然还有着更多完好的部分,说明很有可能人还活着。

  “钩锁给我。”段铭承边说边脱了氅衣,用布巾蒙住了口鼻。

  “头儿!”娃娃脸的骑手吓了一跳,慌忙拦阻:“我去就行。”

  一句出口,换来段铭承淡淡的一瞥,娃娃脸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还在抱怨火势太大冲不进去来着……

  此时段铭承口鼻已经包裹完毕,整张面孔只余一双鹰隼般的锐利双瞳露在外面,愈发显得冷峻无情,娃娃脸心知拦阻不了,不情不愿的递上了钩锁。

  火舌已经抿上了纪清歌的裙摆和衣袖,脚踝和一侧的手臂上传来的灼痛感不断侵蚀着脑海,然而她却不自觉的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身后一门之隔的屋内,似乎……已经没了动静了呢……

  是了,毕竟先前已经塌了一侧的屋顶下去……

  所以就算自己现在已经没了顶住房门的力气,应该也不算什么事了吧?

  她吸入了太多的烟尘,头脑已经不复清醒,双眼也已经看不清东西,只知道到处都是一片飘摇不定的金红烈焰,带着令人窒息的温度,不断翻滚涌动着想要将她吞噬其中。

  ……快了吧?

  这世间从不曾对她温柔以待,她最后的回报也不过就是这一片火光……谁又比谁更清白?不过是以怨报怨罢了。

  四周逼人的热度更盛,纪清歌似乎听到了皮肉灼焦的渗人声响,然而痛楚却在渐渐远去,就在她彻底陷入黑暗的前一刻,眼前突兀的出现了一道模糊的人影。

  那一抹模糊的身影如同从天而降一般现于一片赤红之间,就连火光都仿佛被劈开了一条路。

  随即,有什么东西落在手边。

  “抓住——”段铭承距离纪清歌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前面烈焰几乎已是冲天之势,他只能尽力扔出手中的钩锁,扬声道:“抓紧,我拉你出来!”

  是谁?纪清歌努力睁开眼睛望过去,然而滚滚浓烟中却怎么也看不清来人的样貌,飞舞摇曳的火光中只有一双亮若星辰的眼眸,满满的都是焦急和担心。

  纪清歌此时脑海已经混沌一片,她茫然了片刻,这是……有人试图救她么?

  段铭承眉头皱得死紧——这姑娘明明看了过来,却完全没有丝毫动作,他想要再度开声,却被扑面的浓烟一卷,不得不闭口屏息。

  此刻他脚下所立之处已经是焰火逼人,纪清歌之前是将她所能找到的所有油料和烈酒都尽数泼在了房屋四壁和院落之中的,加上被她有意散落铺开的柴禾,如今这不大的院子已经如同一座熔炉,段铭承已经嗅到自己衣袍被火舌燎烧的气息。

  ……要来不及了!

  段铭承咬牙再迈进了几步,已经无法更靠近,他心中清楚,最多还能坚持几息时间,无论是否救得到人,此处都不能再留了,身后的骑手们早已面色焦急,紧握着钩锁另一端的娃娃脸骑手已经在连声呼唤。

  “姑娘!抓……”浓烟之中,纵然段铭承口鼻蒙着布巾,也依然无法保持气息完整,一句话没说完便呛咳起来。

  纪清歌此时一只手臂还能动,但她却完全不想去碰那就落在手边的钩锁,只深深的望了这名拼着性命也想要救她的人最后一眼,被烈焰熏得干裂的双唇缓缓抿出一个笑意,随后,缓慢的摇了摇头。

  几乎就在同一瞬间,她头顶的屋檐终于发出了不堪负重的破碎之声,那已经被火焰烧塌了大半的檐顶再也支撑不住,伴随着一声刺耳的轰鸣,已经烧成赤红的屋瓦和木料终于倾泻下来!

  段铭承来不及做出反应,火狱之外的众骑手们却再也忍不住了,那个从方才就一直屏息牢牢盯着的娃娃脸手臂运劲,段铭承腰间的钩锁猛然绷紧,同时还有被惊到的其他人也扑上来拽住钩锁尾巴拼命用力,眨眼之间就将他拉出了倒塌范围。

  “王爷!”娃娃脸的骑手心有余悸的喘着气:“您没事吧?”

  段铭承没有说话,只默默望着那一片火海。

  此时由于屋顶的彻底坍塌,火海之中激起了大片的烟尘,原本还能模糊望到的人影已经彻底消失了踪影,段铭承默然良久,一片金红摇曳的烈焰之中似乎仍晃动着女子最后奋力露出的那一抹凄清的笑意。

  “给本王传这临清城官员,查这户人家是怎么回事。”段铭承眸色清冷:“查不清楚,官就别做了!”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王爷每天都想以身相许(重生)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王爷每天都想以身相许(重生)》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王爷每天都想以身相许(重生)》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王爷每天都想以身相许(重生)》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