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村

云上村

作者:卋凱 云上村最新章节:34、停职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3-22 09:41:56 人气:21

云上村简介:悬崖村的脱贫攻坚战

《云上村》章节试读

  歌儿是干瘪的苞谷地里长出来的精神食粮,阿爷告诉湓儿,她长大了会变成一只百灵鸟,可以飞到任何她想去的地方。可湓儿觉得自己是只青蛙,还没有跳出这方寸的井口。

  他们村就是一口睡不醒的井,养了一群醒了装睡的蛙。

  湓儿背着旧篓子,赤着脚丫站在悬崖边,一会儿看看天上的烧云,一会儿又垂头望望崖下的白烟,夹在两者之间的是一个孤独却充满希望的灵魂。

  “今天怎么不唱歌了?”单家诰步履清脆地走到湓儿身边,右手轻抚着她的后脑勺。湓儿努嘴有些不乐,“阿哥不应该回来的,大城市那么好!”

  “再好也没有湓儿。”单家诰笑着拉湓儿一起坐了下来。他们看着下有云海上有云霞,对面岩壁奇石嶙峋,虽值深秋却依然留住了春意。“你知道我们村为什么叫玍井村吗?”单家诰问。

  湓儿挠了挠脑袋,“听阿爷讲过村里有口井,可是脾气古怪。好的时候冬暖夏凉,不好的时候冬凉夏暖。”

  “所以叫玍井嘛!”单家诰知道这只不过是常见的地理现象。因为是断崖地带,肯定有大量的地下热能,也正是这个原因,玍井村尽管处在海拔四千五的荡郎山上,却冬不见雪春占三季。

  要是能利用好这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搞反季节农作物种植,或者是旅游开发的话肯定吃香。而玍井村最大的问题其实是交通,连出行都不方便,那么其它设想也只能是设想。

  记得儿时上学背蜀道难,就有本村同学调侃过: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玍井梯,难于上蜀道。那人说完,很多学生都笑了,也包括单家诰。可是现在的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看着这悬挂于岩壁之上的十三段二百多级藤梯,他越发觉得这就是一块耻辱碑一张遮羞布。

  单家诰决定明天再去一趟县规划局试试运气,那么多悬崖村都建了钢梯,凭什么就落下他们村。作为玍井村第一个大学生,还念到了研究生毕业,理应是全村人的骄傲。乡亲们还想着他在城里面挣大钱,过年过节的也好给村子分分福利。没料到这娃儿是脑子灌汤了,非要回村扶贫。村民们从不觉得自己有多贫,有的吃有的穿就行。

  其他人大多是事不关己,凑凑热闹而已,七袋爷可是真恨。七袋爷就是单家诰和湓儿的阿爷,也是玍井村的村支书,家诰没回来之前,他是支书、主任一肩挑。

  说起“七袋爷”这个名号的来历那得回到三十年前,有一年村子受灾,眼看着肚子问题没办法解决,当时还只是村主任的单友栋一个人下山讨粮,村民们总觉得没戏,哪里知道就几天时间他愣是一个人背上来七袋粮食。

  尽管有些稻谷发霉,还有的红薯土豆都烂了大半,对于村民们来说,这些就是活下去的希望。也就从那天开始单友栋就有了“七袋叔”的称号,不过现在村民们基本都称呼他为“七袋爷”。

  一来是他的年纪确实大了,再有就是他在村子里很有威望。担任了小二十年的村支书,尽管没让村子富起来,最起码也没有缺吃少穿的情况。

  不过说起这个孙子,七袋爷是真骄傲。他常说这孙子隔代传儿,有点自己当年的样子,上高中之前都是每天上下近千米的藤梯,还要跑二十里山路,风雨无阻。很多孩子都放弃了,加上家里人也担心出行不安全,而他却九年如一日坚持了下来并最终考上县重点高中。

  到现在上到研究生,那真叫一个光宗耀祖。比起他阿爹和大伯三伯,那简直是天上地上。都说知识改变命运,改到最后还是回了村子,七袋爷倒不是恨铁不成钢,而是有种把钢又炼成了铁的感觉。真是孙儿大了不由爷。

  湓儿一边拾掇着背篓里的野菜,一边瞧着阿爷的脸色,自从阿哥回家就没高兴过,整天板着一张脸。大伯二伯三伯也都不劝,有时湓儿听见二伯嘀咕说阿哥是城里混不下去才回村的,上那么多学有啥用,最后还不是回来种田。

  可是湓儿明白不是这样的,阿哥始终是阿哥,尽管她心里面也认为留在大城市好,但只要是阿哥决定的事她都会支持。“阿爷,野菜择好了。”湓儿将剩下的烂叶子放到鸡窝旁边的石槽,看着窝里面的母鸡抽了一下摆了摆脖子,就知道准是又下蛋了。

  “阿爷,这母鸡现在和那口井差不多也是怪得很,要么十天半月不下蛋,要么一天下两个蛋。”湓儿看阿爷还是皱着眉,坐在竹椅上端着搪瓷茶杯,却一口也没喝,于是故意找话。

  七袋爷没有接茬,倒是问起她阿哥的情况,“你阿哥呢?一回来就窝在房间里,你去看看在做什么?”湓儿答应了一声就开始嘀咕:“还能做什么。”

  自从上个月去了趟县规划局,跟有关领导提出在玍井村建钢梯的诉求,没想到刚开口就被否决了。有个偏胖矮个的中年男人,带着黑框眼镜,满脸油腻得像是刚从汗蒸房里出来。他说自己曾参与过昭觉县的阿土勒尔村和金口河区胜利村的钢梯建造,“我们局对你们玍井村也有过规划,还让人去实地进行过考察,发现那里不适合建造钢梯。”

  “一来是海拔太高,你们那个村处在荡郎山天险处,坡度近乎垂直,落差近千米;当然,主要还是我们发现你们的岩质有问题,属于混合岩,而且密度太小钢梯不容易固定。”

  “我就是学地质的,你别蒙我。”

  男人很笃定,“那你自己先去做做调研,办法也不是没有,但是现有的那条线路不好弄,太抖了,就是到时候高空作业也不安全。你是学地质的,那就发挥你的专业找一条最佳线路,我们觉得可行了很快就批。”

  单家诰本想让县规划局派个同志同自己一起干,这样也更有效率,那男人以无人可派为由拒绝了。说是现在扶贫任务重,昭凉县不止他们一个村。

  近半个月来,单家诰白天出去考察记录数据,傍晚回到家就开始整理。他感叹先人的智慧不服不行,要说村后头那块崖壁抵着大渡河,两边又是向阴处没法夜行。藤梯所在的崖壁确实算是最佳线路,可是又被县规划局给否定了。

  至于岩质问题不难理解,这种混合岩在学校的时候老师讲过,由于内有热外有风,而且荡郎山区夏干冬湿,确实会加速岩层的风化,影响整体的密度。

  要是坡度太抖的话,长年累月说不定钢梯还不如现有的藤梯安全。反正左右都不行,单家诰觉得头都要炸了。

  “什么鬼!”单家诰把写满数据的稿纸搓成团向门后的垃圾桶丢去。

  湓儿没有敲门直接打开了,纸团正中她的额头,倒是不疼。湓儿故作委屈地坐在阿哥的床上,闷葫芦般不做声。

  她其实是不想打扰阿哥,感觉阿哥应该是遇到了难题,不然也不会跟一张纸置气。可单家诰看着湓儿这样子那里还坐得住,其实知道那一下不疼,可还是认真揉了揉她的额头。湓儿也忍不住笑了,也开始认真捏起阿哥的鼻子。

  “是不是阿爷找我?”单家诰也捏了捏她的鼻子,然后从书桌抽屉里取出一本郁秀的《花季·雨季》,崭新的还没拆膜,“你要的。”

  “你给我买了。”湓儿站起身来在床边转了两圈,“阿哥你真好!”

  单家诰知道,湓儿除了爱唱歌,第二就是好读书。如果不是因为上学不太方便,湓儿将来肯定比他有出息。其实在单家诰读高中的时候,也提过让湓儿读小学,阿爷当然是支持的,无奈这千米藤梯拦住了她求学之路。湓儿曾经尝试过下去,每次都是刚双腿踩上去,只感觉藤梯晃动得厉害,便打消了念头。

  这村子里有近八成的妇女孩子是从没有出过村子的,很多老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也真应了陶渊明的《桃花源记》那句:乃不知有汉,何论魏晋。这便是最真实的写照。

  尽管湓儿没上过一天学,但是同龄人学的知识她也没落下,除了有个大学生阿哥帮她辅导,自学能力强也是一方面。如今十五岁的她已经达到了初中毕业生的水平,单家诰也曾为她联系过县教育局,看能不能让湓儿参加中考。只可惜湓儿没有学籍,这几年中高考都是网上填报,系统录不上也就没法考试。

  晚饭吃得很安静,可湓儿觉得都憋着有话要说,只是缺个挑话的人。二妈妈不停地给她和阿哥夹菜,筷子收回时又瞧瞧阿爷,气氛有些尴尬。

  “我说孩子回来就回来吧,您不是老念叨着家诰吗?”老二媳妇也是个急脾气,看着儿子回来有些日子了,做爷的不说支持,整天净是添堵,“孩子毕竟是好心,回村帮乡亲们脱贫,怎么在您这儿倒成了大逆不道。”家诰他爸把碗一撂,瞪着她:“快吃你的饭,碎嘴婆子哪来这么多话。没本事就回来跟我种田,反正饿不着他就行。”

  “阿哥可是大学生。”湓儿小声嘀咕着,看到三妈妈凶她便不再说话。

  “建钢梯的事怎么样了?”七袋爷加了块土豆放到嘴里,接着抿了口酒。

  听到阿爷关心起自己的工作,单家诰有些激动。他放下筷子,以村干部的口吻向支书汇报工作。

  说的简明扼要有理有据,既指明了自己的经验不足,又对接下来的工作做了具体规划。七袋爷大抵是满意的,没有回复,只是点了点头,“你这村主任还只是临时的,尽管我是你阿爷,也不好直接点你,最终得村民选举。”

  “我知道。”单家诰拿起碗筷扒了一口饭,“只要您别争村主任就行。”

  “湓儿吃菜。”七袋爷懒得理他,为湓儿添了口菜便起身去了里屋。

  其他人也相继吃完,最后只剩下湓儿与单家诰。俩人也没有说话,彼此对视一笑,继续扒着饭。

  同在吃饭的姚思徒在微信群里发了条语音:明早八点单位门口集合,所有人不许迟到,收到的举个爪。

  发完语音,姚思徒熄掉手机。吃完最后一口饭,然后将剩菜打包,接着洗碗擦桌子,等这些都忙完,她又点开微信,看到刷屏的手势,这才松了口气。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云上村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云上村》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云上村》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云上村》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