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我不干了

离婚!我不干了

作者:臣年 离婚!我不干了最新章节:12、第 12 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3-25 16:26:40 人气:16455

离婚!我不干了简介:1、 傅幼笙是书香世家出了名的旗袍美人,柳腰身,水波眸,美貌明艳旖旎,骨子里却承继着祖辈阳春白雪的风雅。 她这辈子唯一出格的事情,就是心甘情愿跟了殷墨九年。 后来,她幡然醒悟,丢下一纸离婚协议,拖着行李箱离开殷墨为她打造的金丝笼那天,大雨滂沱。 站在别墅台阶上的男人举着伞,居高临下看着她:“傅幼笙,离开我,你能活吗?” 傅幼笙回眸,看他眼神一如当初般温柔含情:“殷墨,我腻了。” * 殷墨等着傅幼笙回来求他。 三天,十天,一百天。 直到—— 殷墨被邀请参加颁奖晚会,看到了红毯中央,那穿着一身薄绸旗袍,细腰纤腿,红唇雪肤的美人。傅幼笙亲密的挽着西装革履的年轻男演员,朝着镜头笑的风情万种。 殷墨眼眸一瞬间猩红如血。 她是他的。           2、 风投圈人人皆知,殷墨素来冷情冷性,无悲无喜如一尊雕刻完美的玉雕,禁欲自律到令人发指。 直到有人发现,殷墨脖颈频频出现旖旎抓痕、齿痕。 好事者试探问:“殷总最近家里养了只小野猫?” 殷墨从容回道:“见笑了。” 众人:“是有什么不可说?” 殷墨轻笑一声,嗓音缱绻:“是不敢说,殷某惧内。”   “!!!”

《离婚!我不干了》章节试读

  “红毯之夜赵清音佩戴TN高奢珠宝艳压全场,疑似默认TN首位亚太区代言人。”

  闻亭念完热搜头条,将平板怼到傅幼笙眼皮子底下:“你看看,你看看!品牌那边说好了要让你们公平竞争,结果呢,借给她最新款全套珠宝,给你就一对耳饰,还是过季的!”

  闻亭深吸一口气,作为一个职业经纪人,他要时刻保持冷静。

  三秒后。

  去他妈的,他冷静不了。

  闻亭暴脾气忍不了:“这特么算什么公平竞争,怕不是踩着你给赵清音抬咖!”

  赵清音与傅幼笙同为新晋花旦,自然是有资源竞争。但傅幼笙是大三那年,被进电影学院选角的大导演徐导选中担当大IP民国剧女主,出道即巅峰,凭借这部剧一夜爆红,还因剧中旗袍美人的形象被誉为‘娱乐圈穿旗袍最美的女人’,相较而言靠一部真人秀吸粉爆红的赵清音就红的有点虚。

  所以赵清音的团队经常骚操作碰瓷傅幼笙试图抬咖,之前小打小闹就算了,现在如果连TN家的高奢代言都被抢走,傅幼笙在娱乐圈就彻底被赵清音压一头。

  想到傅幼笙未来被一个花瓶压的翻不了身,闻亭就气不顺。

  傅幼笙坐在化妆镜前,眼睫微微垂下,看了眼平板上的微博热搜页面。

  入目就是赵清音跟她的红毯对比图。

  图片着重用红笔圈出来她们两佩戴的珠宝。

  前排评论:

  ——赵清音是什么人间富贵花,金色镂空长裙配TN的全套珠宝太绝了,冷艳女明星鲨我!我就想问谁给傅幼笙的勇气跟我们人间富贵花抢高奢代言,那对简陋的过季耳环吗?

  傅幼笙收回目光,漫不经心的摘下钻石耳环,随手搁到化妆台上:“哦……”

  哦???

  见傅幼笙不当一回事,闻亭叹气:“你说你长得比她美,身材比她好,演技比她好,代表作比她多,不想知道为什么品牌会偏向她吗?”

  傅幼笙抬了抬微卷的睫毛,一双勾人的明眸终于给了闻亭个眼神,只不过眼神像是看傻子:“除了资本,谁还有这个能力。”

  “……”

  闻亭被她这眼神看得噎了一下,更恨铁不成钢了:

  “你还知道这是资本的力量啊!”

  “平时让你参加个酒局,参加个宴会认识认识人就跟要你命似的。”

  “但凡你稍微有点进取心,现在还能被赵清音肆无忌惮的踩着上位?”

  ……

  休息间除了闻亭叭叭叭的说话声之外,再无其他声音。

  傅幼笙面色平静的听着,擦掉唇上因为刚才拍杂志封面化妆师给涂的鲜艳正红色。

  炽亮的灯光下,女人纤细瓷白的指尖捏着一管金色的口红,薄薄的抿上一层玫瑰豆沙色,原本明艳旖旎的容貌,顿时柔和了几分。

  简单的动作,却被她做出了极致优雅感。

  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妆容,傅幼笙才有空回答自家经纪人的话:“不参加酒局是因为我社恐。”

  “……”神特么社恐。

  见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闻亭心累的摆摆手,“算了算了,代言那边,我再跟公司商量商量,总不能真的就这么让赵清音踩着你上位。”

  闻亭往沙发上一坐,看着傅幼笙曼妙婀娜的侧影,心里越发可惜。

  赵清音算什么冷艳富贵花,他们家傅幼笙才是真的人间尤物,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美人气质,要真面对面的同框battle,傅幼笙绝对秒杀赵清音。

  只是……

  闻亭叹口气,看着傅幼笙那张美人脸,美则美矣,一说话就气死人。

  闻亭放弃游说。

  扫了眼平板上赵清音那张高清美照,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压低了声音跟傅幼笙八卦:“对了,你知道赵清音的靠山是谁吗?”

  “嗡……”

  就在这时,傅幼笙的手机突兀的震动了一下。

  她捡起桌上的手机,一边看微信消息,一边随口应付闻亭:“谁呀?”

  闻亭情绪略显激动:“殷墨啊!”

  “就是那个风投圈大佬殷墨!!”

  “啧,没想到大佬竟然喜欢赵清音这种调调。”

  殷墨本人的人生履历用两个词来概括就是——牛逼!完美!

  他智商超高,大学还没毕业便拿到了斯坦福商学院的通知书,以最短的时间完成学业,优越的成绩,出色的实战能力,为他后面零失误的投资之路奠定了基础。

  稳准狠的投资手段,短短几年,从传媒公司到科技公司等,国际上一半叫得上名字的巨头公司,几乎都有他的身影。

  而他后来独立创办的胜景资本,已经在国内崭露头角。

  直到去年,殷墨出席国际商业论坛,与各商业大佬们的合照一经曝光,殷墨本人也从财经杂志逐渐走向了各大新闻媒体平台。

  光靠颜值,就俘获了一批批少女的心,堪称资本家世界的颜值扛把子,一经曝光,顿时成为圈内女明星最想嫁的豪门钻石男人,没有之一。

  这边,听到闻亭的话后,傅幼笙睫毛忽然轻颤了两下。

  目光落在屏幕上方那个微信备注——YM

  YM:【今晚回家】

  她手指下意识握紧了薄薄的手机边框,莹润指甲几乎泛了白边。

  随即按灭了手机,站起身:“既然今天收工了,我要回家了。”

  闻亭看了看腕表,现在也才下午四点。

  “你这么早回家干嘛?”

  杂志方今晚还准备了一个饭局呢,虽然不是五大刊之一,却也算准一线时尚杂志,还给了傅幼笙双封,给面子吃个饭算正常社交礼仪。

  然而傅幼笙自出道就很少参加这种社交,女明星活得跟社畜似的,一收工恨不得立马回家。

  傅幼笙眉眼淡淡,理所当然回:“回家还能干嘛,睡觉。”

  闻亭条件反射:“跟你老公睡觉?”

  傅幼笙无语看着他:“……”

  睡觉什么时候成了动作片的“动”词!

  闻亭反应过来,轻咳一声,才吐槽道:“你说你一当红女明星,年纪轻轻就给自己买好了棺材入土为安,脑子里到底怎么想的。”

  越想闻亭就越痛心疾首!

  他从业十多年,带出来的一二线男女明星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却没有一个超一线的顶级艺人,快要三十五岁高龄才好不容易签到傅幼笙这么一个要长相有长相,要才华有才华,要演技有演技,要啥有啥的明显前途不可限量的女明星,竟然有一个致命缺陷——早婚。

  傅幼笙脚步一顿:“早入土早超生。”

  闻亭眼皮子抽了抽,没好气说:“说起来,从你大三进圈到现在,我也带了你三年了,说起来从没见过你老公真面目,你拍戏的时候,也没见过他探班,电话视频都少见,这样的老公,你留着干嘛?”

  留着干嘛?

  傅幼笙安静沉思几秒。

  小脸严肃的看着闻亭:“你说的对。”

  闻亭被她这严肃的表情给带的也肃穆了:“……我说什么了,就说得对了?”

  傅幼笙径自往外走,从从容容的回答:“这样的老公,也只能留着睡觉。”

  “噗……”

  闻亭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

  这位女明星,能不能有一次别噎死人不偿命!

  *

  拍摄地点远在北城郊外的庄园,开车回市区最少一个半小时。

  等保姆车抵达号称北城富人区的麓荷公馆别墅区,外面已是薄暮冥冥,落日的余晖逐渐被云层笼罩,透出零星光线。

  就着残光,傅幼笙推开家门,别墅内景高级又奢靡,装修设计颜色主调是浅淡的雾霾蓝色,很低调,但随意在玄关柜摆出来的花瓶却是古董。

  客厅一如既往的干净冷清,没有人气。

  傅幼笙沉默的脱下高跟鞋,赤着一双精致细白的小脚踩在了冰凉地板上。

  明明从大学开始和殷墨同居,婚后新房也是这里,可她依旧有种陌生感。

  想到殷墨出差一个月回家,傅幼笙走向厨房。

  熟练的做好三菜一汤。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但凡他出差回来,她就会亲自下厨做一顿晚餐迎接他。

  鲜美的鱼汤香气四溢,傅幼笙看着袅袅升起的白雾,睫毛轻轻眨动。

  好像——这么多年,很多事情都成了习惯。

  晚上七点半。

  傅幼笙依旧穿着拍摄杂志时候的香槟色长裙,妆容优雅迷人,看着餐桌上热气渐渐消失的饭菜,按了手机快捷键电话。

  嘟嘟嘟。

  三下,通了。

  “几点回来?”

  傅幼笙面无表情,说话语调却故意压的又娇又软,柔声问道。

  下一秒。

  男人磁性又薄凉的声音像是通过电流一般,传到她耳边:“我今晚有事,晚点回去,你先睡。”

  傅幼笙红唇张了张,刚要说话。

  忽然之间,从电话那边听到一道清晰娇媚的女人声音:“殷总~”

  拉长的语调格外暧昧缠绵。

  傅幼笙乍一听到那女声,觉得有点耳熟。

  想了两秒,倏然想起来。

  好像是……赵清音的声音。

  原来这就是他今晚的有事?

  傅幼笙双唇紧抿着,眼神一寸寸的冷下来。

  下午涂得玫瑰色唇膏不小心被她抿干净,露出她原本殷红的唇色,整个人显得明艳又清冷。

  傅幼笙嘲弄,懒得装柔情万千:“殷总出差一个月,连人夫本分都忘了。”

  说完,傅幼笙不给殷墨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傅幼笙脸上的情绪绷不住,想到刚才电话里赵清音的声音,本来她还觉得闻亭说赵清音的靠山是殷墨这是胡说八道的,现在看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傅幼笙打开手机,将殷墨的所有备注,全都改成——殷狗蛋。

  还不解气。

  傅幼笙目光落在已经快要凉掉的饭菜上。

  一盘一盘的全部倒进垃圾桶。

  就算丢了也不给殷狗蛋吃!

  不守夫道的狗男人不配吃饭。

  在浴室泡澡不到半小时,傅幼笙就出来了,跟以往时间足足少了半个多小时,主要是她看浴缸的水都觉得绿油油的,毫无兴致。

  浴室内水雾蒸腾,女人站在落地镜前,透过热气蒸腾的薄雾,曼妙诱人的身材展露无遗。

  傅幼笙的骨相极好,天鹅颈,直角肩,纤腰长腿,就连胸的形状都是漂亮完美,所以她穿对身材要求极高的旗袍才会相得益彰。

  想到殷墨今晚那通电话,傅幼笙没穿他准备的那一排排易脱易撕易‘睡觉’的吊带睡裙,反而裹得严严实实,如果不是夏天睡衣没有高领的,她恨不得连脖子都藏住,不留出半分撩人的肌肤。

  顺便把卧室门也反锁上。

  傅幼笙一闭上眼睛,就是殷墨跟赵清音的身影。

  脑海中不断反复回荡着赵清音那声妩媚入骨的“殷总”。

  本以为睡不着的,大概身体太疲倦,竟然渐渐睡着。

  甚至没有听到反锁的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嗯——”

  黑暗中,傅幼笙感受到熟悉的气息逼近,身体习惯性的蹭了蹭对方坚硬的胸膛。

  纤细敏锐的腰肢随即被一双温热的手掌箍住。

  傅幼笙下意识睁开眼睛,就着小夜灯昏黄的光线,入目便是男人那双沉静如墨的眼眸。

  从高中开始到现在,她跟殷墨在一起九年了,从来没见这个男人有任何不冷静的时候。

  即便是夫妻生活,他眼神依旧是冷静的。

  见她醒来,男人刚好覆下,薄唇擦过她的乌黑柔软的发丝,落在她唇上。

  傅幼笙忽然嗅到他身上淡淡的女士香水的味道,从意乱情迷中一下子清醒过来。

  抗拒的偏过头,躲开他碰过来的薄唇,“我今晚没兴致。”

  “……”

  殷墨动作顿住,垂眸看了她半响。

  见女人眼睫低垂,情绪不高的样子,明显不是欲拒还迎。

  傅幼笙侧躺在床上,看着他站起身。

  男人漫不经心的将领口已经扯得凌乱的领带扯开,丢到床边的沙发上,才一粒一粒解着衬衣扣子,手指骨节清晰分明,称得上精致二字。

  见他一句话都不说,随手脱了衣服就转身去浴室的冷漠,傅幼笙视线落在他优越的背肌线条,语气幽幽地问:“你每次回家,只是为了跟我上床的?”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离婚!我不干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离婚!我不干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离婚!我不干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离婚!我不干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