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他总爱撒娇[穿书]

徒弟他总爱撒娇[穿书]

作者:花夙眠 徒弟他总爱撒娇[穿书]最新章节:104、番外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穿越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3-18 09:33:28 人气:33

徒弟他总爱撒娇[穿书]简介:陆时雨穿进了一本男频升级流小说,身份是未来男主的师尊,也是其桃花之一…… 陆时雨:这徒弟谁爱收谁收。 三百年后,收徒大会上,毛绒控陆时雨看着幼年男主……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一本正经:主角天赋奇高,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我只是惜才。 后来,外人皆以为陆峰主座下大弟子风光霁月、冷傲矜贵,年纪轻轻实力卓绝。 实际上背地里: 徒弟(嘴上):我超乖,超听话,师尊说什么就是什么。 等到实际不如他意了:嗷,我就不;师尊你真狠心;师尊你欺负我;我不服;你打死我吧! 师尊:徒弟不听话怎么办?打一顿就乖了。 武力值高能动手就不逼逼真大佬师尊女主vs 会撒娇装可怜半妖纯情小奶狗徒弟男主

《徒弟他总爱撒娇[穿书]》章节试读

  陆时雨支着头靠在自己的位子上,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那群小崽子身上。

  今天是他们天穹宗对外招收弟子的日子,作为天玄大陆正道第一门派的最高领导人之一,又是几个最高领导人里唯一没有收徒的那个,陆时雨享有优先挑选徒弟的资格,只是这么多年来她一个也没看上。

  不过今天的这群孩子里,有一个孩子不论是灵根还是悟性亦或是处事方式,都万分符合陆时雨心目中的要求。

  但是……

  陆时雨不自觉的想起了些以前的事。

  她是陆时雨,但不是这个世界的陆时雨,她只是占了这具身体的异世魂。

  没错,她是穿越来的,更准确来说应该是穿书。

  还在原来世界的时候,她看过一本名为《半妖》的小说,看这名字让她想起了某爱情热血漫,所以尽管这本小说是在男频小说列里,她还是点开来看了。

  男频小说嘛,基本上就是打怪升级收妹子,区别在于妹子收几个,都是差不多的套路,《半妖》也是差不多的内容。

  主角所在的地方名为天玄大陆,这是个修真|世界,前半部分小说里,天玄大陆主要的修真者分为两部分,人族修士和妖族,但人族和妖族都互相看不上对方,两族虽然没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但也绝对不会友好相处。

  小说名为《半妖》,基本上大家就猜到了,主角是人族和妖族生育的孩子。

  这篇小说的设定中,妖族金丹期可化为人形,妖族和人族没有生殖隔离,不过因为背景设定可以想象,半妖并不受两族待见。

  而主角就是其中那个特别不受待见的小可怜儿,主角的爹是人族修士,他娘是他爹签订契约的妖族,因为长的好看,被他爹上了,从而有了他。

  男主的娘在男主大概四五岁的时候战死,他爹看不起他这个半妖,便不再管他,让他自生自灭,男主的生活可想而知,好在妖族的生命力顽强,男主有一半妖族血脉,所以才能活下来。

  在家里时男主一直被指使着干活,还要遭受排挤,动不动就会被打骂,更是吃不饱穿不暖。

  一次偶然的机会,男主从家里逃了出来,辗转来到大陆第一宗门天穹宗的地界,正好赶上天穹宗招收弟子,男主便去碰运气。

  当时的男主还很单纯,只是想要过的好一点,能吃饱穿暖,不再挨打。

  男主到底也有一半人族血脉,所以最后天穹宗还是收了。

  下面就是重点了,男主拜入了华澜峰一元婴女修士门下做弟子,而那元婴修士虽然因为形式所迫收了男主,可她自己忙于修炼,根本没时间管男主。

  男主因为没有师尊护着,又因为半妖的身份,所以并不受重视,可即使这样,男主也心存感激,毕竟在这里能吃饱穿暖,比起以前的生活要好得多。

  直到,男主的师尊因为心魔,不小心将男主给睡了。

  男主的处境越发糟糕,因为男主的师尊当时意识不清,就算是意外,这事也太过荒唐,一众师伯当然更向着自家师妹,那被放弃的那个只能是男主。

  后来男主的处境可想而知,师门虽然没有将他除名,可也和没有差不多了。

  孤身一人,再加上刁难冷嘲热讽受得多了,男主便越发的冷漠不近人情。

  之后男主因为种种机缘,终于站在大陆的顶端,而男主的师尊,则成了男主后院女人中的一个,而男主师尊的名字,就叫陆时雨。

  按照剧情,‘陆时雨’收徒是在元婴期,而她陆时雨百年以前就已经是化神期,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已经将这件事忘得差不多了。

  但是现在,陆时雨看了看下方那个有着狐尾和狐耳的小男孩,也就是她十分看好的那根好苗苗,又看了看手中记载了本次通过考验的弟子详细情况的玉简,基本上已经确定这就是那个男主了。

  对于原著剧情,陆时雨还是有些膈应的,任谁知道自己会成为一个男人的后宫之一都会觉得被冒犯到。

  更何况她还是这样的身份地位,她有实力,更有能力自己站在顶端,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对她来说是一种侮辱。

  再说了,只要她老老实实修她的道,之后就能破碎虚空回去了,她回去还有仇要报呢。

  从她来到这个世界起,她就莫名的知道自己只要破碎虚空,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更莫名的知道,她一定能成功。

  因此陆时雨一开始是很坚决的决定不收男主为徒的。

  但如今在这个世界待得时间久了,她也不再当这个世界只是本小说世界,因此对于所谓的剧情她也不是那么在意了,她相信事在人为。

  所以陆时雨现在就动了收徒的念头,她是真的很看好这孩子,抛开原著不谈,只看这孩子一路来的表现,将来只要有正确的指引,并且没有中途陨落,这孩子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自觉已经找到了光明正大的理由的陆时雨目光又落在下方小崽子……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上。

  好吧,刚刚那些只是陆时雨愿意收徒的理由中的一小部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是个毛绒控。

  而主角呢,母亲是只九尾狐,所以男主妖族血脉外在表现为,有一条毛茸茸的雪白大尾巴,一对毛茸茸会动的狐耳,和一头雪白的长发。

  陆时雨就想不通了,为什么主角衣服破破烂烂,身上也脏兮兮的,偏偏一条大尾巴看着还是雪白柔软又蓬松,这科学吗!让她总想伸手摸上一把……

  ……

  就在陆时雨给自己找理由的这段时间,其余各峰已经挑选完了亲传弟子,其他就要分做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而男主虽然资质绝佳,但还是没人要。

  陆时雨看着男主的一双毛茸茸的白耳朵颤了颤,然后无精打采的耷拉下去,心里像是有只爪子在挠,好想捏……

  陆时雨就这么盯着人家的耳朵,一边道貌岸然的站起身来,举手投足间尽是一派名门仙师的风姿,她一步一步走下高台,看着速度似乎不快,却眨眼间就站在了男主面前。

  陆时雨抬手轻缓的落在他头顶,感觉到手下的一双毛耳朵轻轻动了动,细软的毛毛扫过她的手心,陆时雨心情愉悦的问道:“小家伙,你可愿拜我为师,入我华澜峰?”

  陆时雨也不想这么装逼,但她没办法,别人收徒都是坐在自己座位上点名,但她这个徒弟有点不同,他没名字,玉简里记录名字处写的是:半妖——狐,这让她怎么喊人?

  要不说主角是小可怜儿呢,他连个名字都没有,别人叫他,不是小杂种就是小畜生,小半妖都是好听的叫法了。

  对面的小可怜儿抬起头来,小脸儿脏兮兮的,也不似这个年纪的孩子那样有着肉嘟嘟的小脸儿,瘦瘦小小的看上去不像七岁,说五岁都有人信。

  小家伙愣愣的,本来已经绝望,以为不会有人要他了,现在突然有人说要收他为徒,他还有些不可置信。

  陆时雨见他不说话,又揉了揉他的发顶,不动声色的摸过两只毛耳朵,好软,好想捏两下……打住!先干正事,收了徒以后有的是机会!

  陆时雨将自己不老实的手收回来,一本正经的问道:“我做你的师尊如何?以后你就是我陆时雨的亲传大弟子。”

  陆时雨见她对面的小家伙眼睛亮了亮,两只耳朵也支棱起来,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师尊?”

  “嗯。”陆时雨矜持的答应一声,伸手拉起了他的小手往高台上走。

  直到她回到座位处,周围的人才反应过来,华澜峰主竟然收了个半妖做亲传弟子?

  听着周围的议论纷纷,掌门顾敛之微微皱眉:“时雨,他是……”

  陆时雨没等他说完,便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气势外放,对下面的人说道:“从今以后,他就是我陆时雨的亲传大弟子,本座不想听到一句闲话。”

  在天玄大陆,化神期已经是强者了,化神之上合体,到这境界的人基本上都是各宗门的前辈大佬,一般就不出来浪了。

  合体期之上的大乘期,整个大陆也没几个,想找人都费劲。至于渡劫期,目前为止还没人达到,那是她家小徒弟以后要突破的成就。

  《半妖》这本小说的作者不知道是懒还是不愿意写了,一般渡劫之后是飞升,但这本小说中由于设定的关系,主角没有飞升,渡劫之后积累足够的力量后就破碎虚空脱离了这个世界,结局了。

  说这么多的目的是为了说明,化神期在这本小说里,特别是前期和中期,那就是顶级强者一般的存在,直到后期混战时,那些要么在哪历练,要么躲哪闭关的大佬们才一个个出来走过场。

  天穹宗嫡传弟子元婴期便可收徒,原著里的原主就是卡在这条及格线上收的徒弟。

  虽说当时的原主也是华澜峰主,但她元婴期没突破到中期,虽然按规定元婴期便可以担任峰主一职,但实际上天穹宗一直以来都是修为达到化神期后才继任。

  原主坐上这位子完全是华澜峰上一任峰主的亲传弟子只剩她一人,所以前来拜师的,但凡有资质的皆不愿入华澜峰,只有主角资质出众且不挑师尊,才入了华澜峰。

  但她就不同了,化神中期的修为,更是正道出了名的炼器大师,有的是人想入她门下,不过她嫌麻烦,一直不太愿意收,再者,也确实没碰到特别适合华澜峰一脉的苗子。

  虽然华澜峰人少,她也不会将就收徒,一个有资质的好苗子,大把的资源砸下去,可比培养十几二十个次等品加起来都有用。

  威压一出,底下熙熙攘攘的人全部闭了嘴,一众弟子只敢拿羡慕的眼神瞅瞅她身后的主角,高台上她一众师兄也都知道她的脾气,不再劝,剩下的人完全没资格说话,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收徒大会结束,剩下的弟子安排就不关陆时雨的事了,她揽着自家新鲜出炉的小徒弟,直接御空回了华澜峰。

  华澜峰上阵法无数,不过因为是在宗门内,她没设杀阵,只有幻阵和困阵,如果不是有她预先给的权限,或者熟悉阵法,便只能在山腰处打转,御剑飞行也会被阵法施加重力,修为低的能直接压到地面上,修为高的也飞的困难,且会被干扰方向。

  陆时雨直接回到自己的住处,指尖带上灵力抬手在虚空快速描画,眨眼间一个繁复的图案完成,被她打入自家徒弟眉心:“这是华澜峰的通行权限,整个华澜峰任你出入。”

  做完这事又牵着他来到一处池边,这水池四周和底部全部是灵石铺就,上方布了聚灵阵,因此里面的池水含有大量的灵气,修士可直接在其中修炼,即便是普通人,也会被其中灵气滋养。

  “你可在这水中清洗一番,为师这里没有你合身的衣物,这件你先将就着穿,为师再命人去取你的弟子服。”

  陆时雨说着自腕处的手镯里取出一件法衣递过去,这法衣衣服料子倒是不差,就是……不好看。

  她做东西除了给自己的,或是几个师兄弟的,其他一向不走心,功能齐全就行,至于外形,谁管你,爱买不买。

  这法衣是她用来练手的,模样就不要指望了,可她这里除了自己的衣服,其他都这德行,总不能给小徒弟穿女装吧?哎,她要是事先知道会收徒,就费点心思再给小徒弟做一套新的了。

  陆时雨蹲下身去,一只手探进水里,手中灵力涌动,冷水瞬间变为了温水,徒弟还小,又没有多少灵力护体,哪里能用冷水洗澡。

  做完这些,陆时雨走了出去,留下小徒弟自己把自己洗干净。她还要命人给小徒弟取食物和衣物,再安排住处。

  本来他们回到华澜峰就已经不早了,等到徒弟洗干净出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陆时雨招手叫小徒弟过来,明知故问道:“小家伙没有名字?”

  小徒弟神色暗淡,尾巴不安的甩了甩:“……嗯。”

  陆时雨盯着那晃动的大尾巴,手指蜷缩了下,压下自己想伸手捉住的冲动:“那为师给你取一个如何?”

  原著里,原主其实在收徒时已经有些入魔的征兆,心魔过重,疯了似的一心只想提升实力,将主角带回来便不管了。

  取名字什么的就更不要想了,两人前期一年到头都见不上一面,后来还是主角自己给自己取名为‘暝’,喻以自己的人生无光,后来主角地位高了,便被尊称为‘尊上’或者‘暝尊’。

  陆时雨是不打算用这两个不走心的名字了,自己动脑子想了一个:“‘昭’如何?引导一天的那束光,以后自然有光明和希望伴随着你。

  你们这一辈为‘容’字辈,你若愿意,以后跟我姓陆,所以,你名‘陆容昭’如何?”

  陆时雨说完,就见自家小徒弟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一下子就懵了。

  “你不喜欢咱们再换,万事好商量,别哭啊。”她隐约记得原著主角从不哭的啊,被欺负惨了也不会掉一滴眼泪,现在怎么因为个名字哭成这样了?难道她认错人了?这不是主角?不应该啊。

  “我很喜欢……我也有名字了……”除了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的娘亲,长这么大再没人对他好过,终于再一次有人不嫌弃他,会牵着他的手,温柔的和他说话,给他取名字,他太高兴了。

  陆时雨原本最不耐烦小孩子哭了,可这会儿听到小徒弟哭却觉得心酸,哎,这小崽子真是怪可怜的。

  “喜欢就笑笑,不哭了好不好?”陆时雨难得温柔的说话,抬手拭去小徒弟的眼泪。

  陆容昭听话的笑了,只是脸上还带着泪,看着更惹人心疼了。

  这时,身边突然飞过来一张嘴巴,鲜红的嘴唇看着有些惊悚,只见大嘴巴飞到桌边,双唇张开,桌上瞬间多了许多东西。

  陆时雨揉了揉小徒弟的头发:“先吃点东西,你也累了一天了,吃完就去好好休息。”

  说完又单手捏了个法决,一边立着的两棵小树就蹭蹭蹭的跑过来,别看只有几根树根,他们却跑的非常快。

  小树跑到桌边,用两边的枝干麻利的清点桌上的物品,一个负责收拾桌子摆放碗筷,一个将衣物用品等送到容昭的屋子里。

  容昭瞪大眼看着那两棵小树还有飘在一边的大嘴巴,这都是什么东西?

  “咳,这些是傀儡,并不是活物,以后为师会教你怎么捏法决驱使它们。”

  傀儡在这里并不少见,很多人都会在自家院子里放两只,当做杂役使用,只不过一般人都会将傀儡做的很漂亮,有些甚至在外表上和人类无异。

  至于她这个……陆时雨眼神有些飘,好吧,她承认这是她的恶趣味。

  你想想,别的峰主派傀儡传话,要么是个美人,要么是个小童子,或者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动物,这时,一个鲜红的大嘴巴飞过去,张嘴噼里啪啦说一通。或者去取东西,啊呜一口吞进去,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几乎所有师兄师姐都跟她投诉过,可她就是不改。

  虽然容昭因为有一半的狐妖血脉应该更喜欢肉类食物,可他到底不是完全的妖族,倒是和人类一样,什么都可以吃。

  陆时雨估计他应该很久没好好吃东西了,所以给他准备的比较清淡,骤然吃太多肉类食物怕他受不了,想先慢慢将他身体养过来再说。

  小徒弟倒是好养活,给什么吃什么,完全不挑食,陆时雨看他吃的香甜,自己也跟着吃了几口,她辟谷以后时不时的也会吃点东西,不过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投喂完小徒弟,陆时雨领着他去收拾好的屋子里休息,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容昭躺在柔软的被子里,明明很累很困了,却不敢睡觉,生怕这只是一场梦,等他再睁开眼,这一切就都不在了。

  可他实在太累了,不知不觉间还是睡了过去。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徒弟他总爱撒娇[穿书]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徒弟他总爱撒娇[穿书]》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徒弟他总爱撒娇[穿书]》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徒弟他总爱撒娇[穿书]》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