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受不安分

我的小受不安分

作者:笔外音 我的小受不安分最新章节:60、番外 一 梦魇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3-16 09:10:35 人气:39

我的小受不安分简介:商醉此人放浪不羁,心狠手辣,令人闻风丧胆。 谁能想到,人人谈之色变的黄泉少司商醉 背地里却是个骨子里都透着骚劲的死断袖。 直到商醉遇见惊为天人的俞子郁,主动脱了壳子粘了上去。 商醉:“一见子郁误终身,生死皆可不必论!” 谁成想他言出必行,真把自己咒死了。 痛失所爱的俞子郁一朝入了魔,一夜间屠尽仇家满门。 幸好,商醉虽从此不再是人,但起码归来了! 小剧场: 商醉:“子郁,以后我就这般模样了,你不会不要我了吧?” 俞昭:“你便是化成荒土朽骨,我也不会放过你。” 邪魅狷狂臆想症受 X 清雅含蓄深情攻。

《我的小受不安分》章节试读

  烈日当头,晒得人睁不开眼,行在街上的人都好似被抽了魂儿似的,懒懒散散的挪动着步子,走得东倒西歪。

  凶兽横行虽已经过去了十余载,但今下也太平不到哪里去,老百姓都只能缩起头过日子,整个奉镇街上人迹熙熙攘攘,茶馆却是最为热闹的地方。

  “你们听说了吗?黄泉少司又出来杀人了!”一位面色蜡黄的削瘦男子裹着粗布衣,伏在桌上神秘兮兮的道。

  “黄泉少司?已经几年不曾出现了吧?”与他同桌而坐的读书人,端着茶碗正欲饮,听他如此说,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将手中茶水饮去大半。

  “近年江湖太平,他怎会又出现?”

  “太平?严家堡越渐壮大,越渐猖狂。现下他家最有势力,处处可闻严家为非作歹,肆意妄为,这也能称得上太平?”

  听同伴说起这黄泉少司不停,读书人慢悠悠放下茶碗,讥讽道:“难道这黄泉少司此次是来为民除害的?”

  “他自身不就是一害除什么害?”

  “此次他真的为民除害了。”

  “你怎知晓?你亲眼得见?”

  削瘦男子看着同伴争相讨论,赚足了话头,才一口饮尽手中茶水。挥着手臂叫停众人,绘声绘色道:

  “嗨,昨儿个夜里,李恶霸李罪兽性大发,跑去弓虽暴胡老汉之女。结果被历风割喉,李恶霸连是什么杀的自己都没看清就死在了桌上。胡老汉当时被李恶霸打倒在门口,求天不应。结果,嘿!求地灵验了。只看见一道黑影一闪,李恶霸惨叫都没出一声,喉间一股血线迸射而出直打门第,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你说这不是黄泉少司是谁?”

  “若真是如此,那必定是他了,李恶霸也算罪有应得,就咱们这小镇,谁没被他欺负过?”

  “是这样没错,不过你可知那李恶霸可有得逞?可是正行不轨之事时被封喉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一人问出这有色有料的关键话题,一桌子人便都忍不住爆发出了哄堂之大笑。

  整个茶馆的人都看着这角落突然爆发的动静,对此轻狂粗俗之举很是无语。

  同样无语的还有二楼之上的黄泉少司商醉。

  “……”

  感情胡老汉闺女有没有被弓虽暴比黄泉少司出现更为受人关注??

  白受了几年过街老鼠的待遇,还以为起码赚点名头,就算臭名昭著的名也是名啊!可如今没两年不出现,这就被人遗忘了??

  商醉摇头叹息,一脸悲愤的端起茶水,自言自语道:“世人皆是负心汉,独我苦饮杯中酒,不对!杯中茶。”

  苦苦感慨了一番,商醉将茶碗随手一丢,愤然起身便要离开。

  忽然瞥见门口迈进一白衣少年人,只一瞥那惊世容颜,商醉便傻了一般再也移不开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此人。

  已经迈出的脚又默默收了回来缓缓坐下,摸索着端起茶碗遮住半张脸,装模作样的放于口边也不饮,上上下下打量着此人。

  此人一袭白衣胜雪,气质如兰,甚得人心!

  两鬓青丝轻轻捋过系于后颈处,如丝长发自然垂于后背,额角处几缕长发随意洒落身前显得温润可人。

  商醉看得喉咙干涩,一扬茶碗准备饮口茶润润嗓子才发现茶馆是空的。

  也顾不上那许多,举着空茶碗继续打量。

  此人虽为男子,却也肤如凝脂,一双桃花眼目视木桌也含情三分,怎能不叫人心动!!!

  商醉痴汉一般看着他与小二轻语的样子如痴如醉,越看心中越是感慨:‘这人!怕不是上天派来引诱我的,否则如此仙人气质怎会出现在此!’

  商醉正急速在脑中搜索着如何上前搭讪才能显得高雅,突然一阵大笑扰乱他举棋不定的思绪。

  商醉一瞥眼双眼冒火的看着茶馆一角,还是那几个粗俗大汉,还是在讨论胡老汉女儿有没有被得逞。

  商醉一脸不悦,怎就这般粗俗扰人?正欲发作,忽地脑中灵光一闪,仿佛一道天雷劈过劈得脑子开了光,当即有了注意。

  不如让那小白兔一般诱人的少年注意到自己!遂开口道:“几位大哥,你们讨论黄泉少司这半日功夫了,他真如此了得?身手真如此好吗?你们可知他样貌如何?”

  几位大汉闻言一愣,纷纷抬头看向楼上发言之人,他虽茶碗挡住半边脸,却也看得出气质不凡。

  一位较瘦弱的男子道:“少司此人传闻身高八尺有余,样貌如画,喜着黑衣,气质出众,但我等平凡村民怎可能得见少司?少侠要知道见过少司的,都已赴黄泉了,少侠可莫要诅咒我们。”

  商醉在心里暗乐,原来自己还是有些形象的,一挑眉道:“哦,如此说来此少司还是一名美男子?”

  “传闻确是如此,但谁敢去一见?”

  与瘦弱男子同桌的大汉戏谑道:“少侠莫非有何想法?”

  商醉不以为意,一边时不时瞟着白衣少年人,一边与大汉漫不经心的对话:“若真如此好,想法自然是有的。”

  “少侠胆识过人,佩服!”

  商醉含笑不答,余光偷瞄白衣少年,只见他果真抬头看了自己一眼,商醉心里一激灵。

  这!这貌美倾城的少年当真注意到了自己。

  果真有戏!!

  商醉还未来得及喜形于色,白衣少年似乎并无心听闲话,喝完手中茶便起身出了门,商醉见此只得丢了茶碗麻溜的翻身跳窗追出去。

  还未落地便看见他的白衣少年翻身上马绝尘而去,商醉脑子还来不及反应身体便忙不迭的追了上去。

  商醉一边悄然追在少年身后,一边暗自惊叹。幸好这些年没有偷懒,不然这小白兔可就追不上了。

  商醉一路不远不近的悄悄跟着,将少年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他歇息,商醉便翘着二郎腿躺在树上窥视他歇息!

  他吹箫,商醉便闭上眼聆听这天籁!

  他快马奔跑,商醉便身如残影疾行于树间!

  他牵马缓行,商醉也寻叶弄枝一路潇洒快活!

  这一跟便是两日,安逸又平静,但这安逸被打破得太快。

  不远不近的打斗声吸引白衣少年停下了脚步,向着声音而去。

  林间青竹一片狼藉,二十余人围着两人砍杀,刀刀命往要害,二人皆负伤难以坚持。

  “严潜,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我命?”其中一少年抵抗越来越力不从心,质问声里满是愤怒和不解。

  “为何?哈哈哈哈,因为你云离颠不识好歹。”严潜说着刀锋一横便朝说话的少年砍去。

  商醉正悠悠哉哉的侧躺在被微微压弯的竹树上,欣赏着眼前的小打小闹,却见他的白衣少年身形一晃,替那少年挡开了严潜的致命一袭。一把将那少年拉到了自己身旁,那少年被他这一拉,身形不稳直接靠进了白衣少年怀里!

  ……

  商醉见此立刻坐直了身子,眯着眼看着抱作一团的二人。

  “什么人?少他妈多管闲事。”严潜本以为这一刀便能了结了钟离若,却不料半路杀出个有眼无珠的人。惊怒交加,如今还有谁敢如此不长眼,阻碍他严家的事。

  “在下俞昭,既然阁下与这位小兄弟无冤无仇,何苦要人性命?”俞昭音色温润清雅,与人一般无二。

  “闻所未闻,既你出来找死,那便陪他一起去吧。” 严潜话音未落便挥刀砍去。

  俞昭身形未动,待严潜刀至眼前,手指轻轻一夹,严潜的刀便动不得分毫。

  严家众人见状一拥而上。俞昭手指夹着严潜刀锋不放,身形未动,却往后移出了丈远,拉得严潜险些摔倒,脸色吓得惨白。

  俞昭!商醉满眼笑意,暗自呢喃着白衣少年的名字。好名字!身手亦不错,打架都这般好气质,果真迷人。

  商醉坐在竹树上蓦地起身,幽幽看着底下众人,怎能让鸡零狗碎之人脏了我洁白如玉的少年,还距他如此近,美貌都被歹人看光了,实在吃亏得紧。

  想到此,商醉俯身而下,不偏不倚正好落于俞昭严潜之间。手指轻轻一弹便折断了严潜的大刀,反手一挥将严潜扫出丈远,稳稳的站在俞昭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我来。”商醉暧昧的看着俞昭,故意将声音压的极低,眯着眼勾唇对着俞昭邪魅一笑。转身慢慢悠悠的拿出渴血双刃在手里翻飞把玩。玩味的看着眼前这些人,嘴角勾得更深,伸出舌头轻轻一舔匕首刀刃,对严家众人一挑眉道:

  “排好队。”

  严潜还未反应过来这排好队什么意思,只见此人突然消失在原地,一团黑影晃动,他的人便都无声无息的倒下了。

  “你看看,倒得乱七八糟,不雅。”

  听着商醉邪肆的大放厥词,严潜和钟离若都傻了眼。

  俞昭看着商醉若有所思,此人一身黑袍,舞动的长袖几乎看不见他手里的双刃,能长袖使刃,却不伤衣物分毫,身手非凡!

  他的样貌,正如茶馆之人所言,眉目如画,棱角分明却不显凌厉,五官不算阳刚,也不显阴柔,倒有几分邪肆之气,像极他们所形容的黄泉少司。

  可他为何跟着自己?俞昭想不明白,商醉已到了跟前。

  “要留着他吗?”商醉笑的邪魅,一脸毫不在意人命的神色,看着俞昭询问道,丝毫不拿严潜的命当命看的态度,就像询问是否要切碎一个萝卜一样随意。

  “……”

  “多…多谢两位出手相助,不知可否将他交于我。”钟离若心中忐忑,还是鼓起勇气磕磕巴巴的道。

  钟离若虽知晓这二人是为救他,但他不想就此杀了严潜,好歹人命一条。何况杀了严潜也会给云离颠招惹麻烦,虽害怕这一身黑衣如墨之人,也鼓起勇气战战兢兢的问了出来,却怎么也不敢看商醉。

  不等俞昭说话,商醉看也不看钟离若便大袖一挥,示意他赶紧拿了人快走。钟离若只感觉面前劲风刮过,抬头便看见黑衣男子挥手示意自己快走,见此一个字也不敢说,迅速绑着严潜带着家仆默默离开了。

  片刻,原地便只剩下他二人,商醉也不言语,表情都不曾变化一下,一直嘴角含笑的盯着俞昭看。

  俞昭无奈:“你一路跟了我两日,到底为何?”

  商醉丝毫不犹豫,直视着俞昭道:“见少侠样貌不凡便跟着看看”

  “少侠可看够了?”

  “没有,打算再看些时日。”

  …

  俞昭有些无语,很想打发了却又有些说不出口,此人虽言语轻佻,自己却一点厌烦他,反而从他眼里看出一些真诚的模样。

  “在下俞昭,亦可叫我子郁,不知少侠如何称呼?”

  “商醉”

  商醉笑意越发浓烈,轻轻吐出两字,依旧看着俞昭出神。

  俞昭不言不语,颇有些不耐烦的对视商醉,商醉自知失态,轻咳两声正色道:“不知子郁要去何处?我可能同往?”

  “你当真如此闲?”

  “当然!”

  “我需去鬼控城求一药,你也要跟去吗?”俞昭停下脚步偏头看商醉,想要看看此人脸皮能厚道何种程度。虽不相识却好些好感,若能同行,也并无不可。若他怕了就此散了,那么不相识也罢。

  “哦~不瞒子郁,我家正是在鬼控城,如此就当回家了,不知子郁所求何药?”

  得此答案,俞昭轻笑,虽并不信他的鬼话,却也不愿当即揭穿,既是愿意前往,自然是好!

  可俞昭这一笑,笑得商醉一愣,心跳突然加快,暗自咋舌,子郁生得好看,笑得更是好看,见他一笑似如沐春风。

  “雪吟草,家师顽疾,听闻雪吟草能复经脉,遣我前去,你可知此药?”

  商醉面不改色道:“雪吟草确有耳闻,却不知居然有此功效,此药珍稀,应在城主九生殿中才有,你倒是嗜好。”

  商醉表面虽平静无波,心里却有些疑惑了,雪吟草早在十四年前就已经被自己吃掉了,世人皆知,子郁师傅知道雪吟草却不知雪吟草早已没有了?将徒弟骗到鬼控城来干什么?

  “有没有功效都要去一试,师傅待我恩重如山,他既需要,我便带回给他一试。”俞昭浅笑,答得诚恳,心里却是另有疑惑所在,虽知道不一定能听得真话,还是问出了口:

  “我听闻鬼控城里皆是妖魔鬼怪非常人所居之处,你为何会住在鬼控城?”

  “子郁听谁言鬼控城没有寻常人?”

  “难道有?”

  “自然是有的,世间传闻鬼控城无一生人,皆是妖魔鬼怪之流,其实是夸大其词,虽然非常人是有,但寻常人亦是有的,待到了一看便知。”

  俞昭含笑应答,一翻身骑上马背,见商醉站在原地看着自己一脸期待,丝毫没有继续如往日那样默默跟着的意思。

  “我只有一匹…”

  ……

  商醉一愣,子郁这是要自己步行的意思?当即在心中暗自摇头,那可不行,都搭讪上了,怎能还默默跟着。

  “我可与子郁同乘。”

  “我看你轻功了得…”

  商醉自然听出了他的意思,虽然跟了两日,可现在岂能还同往日相比,不等俞昭说完直接翻身上马,从俞昭腰侧伸出手牵住缰绳道:

  “两日已然精疲力竭了,同骑吧,不要这般小气。”

  俞昭回头看商醉,却见商醉眼里调戏意味甚浓。慌忙回正身子不敢多看,嘴角缓缓勾起笑意,浅笑摇头,无奈心道:当真皮厚。

  商醉只偷得一个微笑的侧颜看,也被俞昭笑的神魂颠倒。眯起眼,嘴角疯狂上扬,手臂故意往俞昭腰间蹭了蹭拉动缰绳。

  二人一路不疾不徐。俞昭不言,商醉也不扰。

  说也奇怪,明明不知商醉欲意何为,自己却偏偏对他放心得很,几日下来,恰似故人归已畅所欲言无所顾忌了。

  这步伐是一日比一日走的缓慢,好似两个故友出来游山玩水,连街头说书先生说书都要去听上半日。

  客栈内,二人挑了个角落位置用膳,一黑一白皆生得俊俏,还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俞昭放下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商醉柔声问道:“这些日游玩可还开心?”

  “有子郁相陪,自然开心。”商醉一脚踩在凳子上一脚伸得老长,悠哉悠哉的一口酒一口牛肉,好不自在。

  “既是开心了,那便赶路去鬼控城吧,已耽误许多时日了。”

  商醉闻言,悻悻收起了潇洒自在的腿,总想再寻些借口不那么快去,可这几日下来好像能用的借口都用光了,只得勉强答应。

  俞昭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商醉又贼兮兮的出了幺蛾子:“那临走我想购一身衣物,可我无银钱了,子郁可给我买?”

  商醉盯着俞昭,见他低头浅笑,全当默许,又追说道:“亵裤也需要,子郁可愿?”

  “……”

  “你自行挑选,我结账便是。”俞昭无奈,短短几日便已领教透了他的无赖,当日初识哪像这般。

  商醉一身衣衫挑选了足足一个时辰,选来选去还是一身黑色长衫,头发随意束了马尾,潇洒不羁的气质更是尽显无疑。

  只是他到底是何身份,商醉不说,俞昭也就不问。似乎身份并不重要,这个人定不会害他便是了。

  几日的相处,商醉已经摸透了俞昭的性子,俞昭生性温和,心里肯定是明了自己故意拖延,却也不急不燥,都由着自己去,想到此商醉便情难自己的傻笑。

  有了俞昭的纵容,一心想多些时日与俞昭相处的商醉,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拖拖拉拉。可招数总有用尽时,实在拖不了了,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带着俞昭磨磨蹭蹭的往城里靠近。

  两人一路晃晃悠悠,慢吞吞抵达鬼控城已经是半月之后了。平时五日不到的路程,愣是走出了半月的时间。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我的小受不安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我的小受不安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我的小受不安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我的小受不安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