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魂

结魂

作者:无聊到底 结魂最新章节:第128章 、后来的二三事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悬疑灵异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3-05 09:06:47 人气:41

结魂简介:陆语冬幼时出过一场车祸,父母双亡,带她离开医院的,是个永远打扮得像个古人,长得如罂粟花般妖娆的女人。 她说她叫曼珠,名字取自一种开在黄泉的花。 年幼的孩子不谙世事,身前之人便是整个世界。 她轻拽着曼珠的衣袖,眼神敏感得像只受伤的小猫:“我可以一直跟着你吗?” 曼珠轻轻揉了揉她额前碎发,笑道:“当然。” 陆语冬以为自己找到了依靠,却在某夜偶然看见曼珠曳着暗红蛇尾,冲着窗外的一团模糊黑影吐起了信子,顿时吓得她六神无主,全身僵冷。 原来,曼珠是一条蛇精,渡劫失败,碎了命魂,须得与人结魂方能续命。 结魂者,共享寿数、共承伤痛、共赴生死,意思就是…… 往后余生谁也离不开谁。 初时,小小的孩子呜呜地埋进了她的怀里,撒娇说长大后要陪伴她一辈子。她并没放在心上。 多年后,她才知道,那孩子一直都是认真的。

《结魂》章节试读

  身子在向下坠,于无边的恐惧中不断下坠。

  她仿佛跌入了万丈深渊,在那雷雨交加的夜晚,伴着可怖又刺耳的惊叫和周身剧烈的疼痛。

  尖锐之物划破了皮肤,跌落中的碰撞将四肢扭曲得难以动弹,血盖住了视线,却不知是从何处淌下。

  母亲的双臂,紧紧护着她瘦小的身体,却终究于事无补。

  尽管她还不想死,却仍旧渐渐流失了最后那点用来呼吸的力气。

  她闭上双眼,任由疼痛与恐惧将自己彻底淹没。

  忽然,有什么东西将她从绝望中拖了出来,那感觉像是一个拥抱,携着几分清凉,缓解了那几近致命的伤痛。

  她用力睁开一丝眼缝,竟见一条暗红色的巨蟒自腰际缓缓缠上了她的身子。

  这样的距离,哪怕双眼隔着一层血雾,都能将每一片蛇鳞的形状看得清清楚楚。

  她几乎在那一瞬停止了心跳与呼吸,瞳孔陡然放大。

  下一秒,只见那红蟒扭过头来与她四目相对,最后朝着她的脸,吐了吐猩红的蛇信。

  不要……

  “不要吃我!”女孩自梦中惊醒,满额的汗珠。

  一缕柔和的阳光,悄然自窗外而来,洒落在那空荡荡的隔壁床铺。

  屋外有脚步声,是布鞋,触地轻而缓,没多会儿,病房的门便被人轻轻推开。

  陆语冬坐起身来,眯着眼朝病房外望去。

  门外的女人,身着一袭浅紫齐胸襦裙,轻纱似的大袖上绣着精致的花纹,素簪绾发,妆容淡雅,眉目间却流着几分媚意。

  虽与目之所及的一切格格不入,却又美得令人心驰神往。

  她弯了弯好看的柳叶眉,柔声道:“陆语冬,今天可以出院了。”

  陆语冬出了场车祸,就在两个月前,她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

  原本,那只是一次家庭自驾游,谁也不曾想车子翻下了山崖,一场意外过后,父母走了,独留她一人。

  她于病床转醒之时还下不了床,父母却早已被亲戚们安排着火化下葬,就连最后一面,她都没来得及见上。

  那一年,陆语冬十一岁,已是知事的年纪。

  爸爸妈妈向来最疼她了,家里算不上富裕,住的都是还租房,却也从不缺她什么。

  小孩哭鼻子,总是因为一些寻常的小事。

  作业做不完,考试没考好,又或者和同学吵了嘴。从前,陆语冬每次哭鼻子,在外累了一天的妈妈都会放下手里的家务,拉着她坐到沙发上,温柔地安慰与开导。

  而爸爸会去厨房煎一个拿手的土豆丝饼,薄薄脆脆的,切好送到她和妈妈的面前,伸手捏捏她的鼻子,笑着说:“语冬,长大后在外面要还总哭鼻子,可就没有妈妈为你擦眼泪了啊。”

  爸爸说得对,她还没长大,可外面没有人为她擦眼泪。

  从病床上醒来得知一切后,她曾痛哭了几次,次次都扯得浑身伤口生疼,却无人真正在意。最多是在被烦得看不下去时,不知所措地安慰几句,再告诉她,在医院要安静些,其他病人还想要一个安静的养病环境。

  没有人一直陪着她,没有人照顾她的情绪。

  爱哭爱闹的孩子,是没有大人喜欢的。

  从那时起,不大的孩子,学会了安静。

  只是所有人都要她安静,医院的病房却并不安静。

  好几次夜深,她听见了不知从哪传来的哭声和吵闹,那些声音凄厉得令人打心底发憷,却也没有见谁去规劝一下。

  那些声音好不容易消停下来,她才闭上双眼睡了没多久,却又模模糊糊听见有人在病房外低声争执。

  争执的人,都是她逢年过节才会见上一两面的亲戚,仔细一听,似在商量她日后的去处。

  于那些亲戚而言,她就是一个凭空多出来的负累,小皮球似的被不断踢来踢去。

  没有人在乎她的情绪,毕竟她还在需要上学的年纪,家里多一个孩子,对许多人而言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能为她商讨出一个归处,已是那些本就不熟的亲戚们,对这个可怜孩子最后的怜恤。

  只是最后商议无果,有人提议:“出院后,就送去福利院吧。”

  死里逃生的孩子,还未来得及接受一切的变化,就已真真切切感觉到自己成为了一个没人要的孩子。

  后来,那些亲戚再没出现过,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特别美丽的陌生女人。

  陆语冬永远记得初见的那一日,女人穿着红底黑纱的交领襦裙,肩披红色大袖纱罗衫,及腰的墨发被一枝翠色玉簪随意绾在脑后,余两缕青丝垂于耳侧。整个人就像是从水墨画中走出来的,美得分外不真实。

  女人生着一张挑不出任何瑕疵的精致面容,右侧眼角下长着一颗红色的泪痣,整个人就像传说中的妖精一样,千娇百媚,却又不显艳俗。

  年幼的孩子心想,她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更好看的人。

  陆语冬怔怔望着她,擦痕未褪的一双小手,紧紧捏着身前白色的被子,些许不安的眸子里,浮现了几分向往与好奇。

  女人走到陆语冬的病床边,眉目含笑,轻轻掰开了她有些僵硬的五指,炎炎夏日仍有些冰凉的手指,温柔地于她那小小掌心上,一笔一划写下两字。

  ——曼珠。

  “这是我的名字。”曼珠的声音沉而不粗,同她美丽的面容一样,携着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妩媚。

  陆语冬生涩地眨了眨眼。

  她一向怕生,逢年过节最怕的就是挨个叫人,那些一年只见一两次的亲戚,她脸都认不全,要是认错了人、叫错了称呼,一定会被笑话。

  眼前的曼珠,是该叫姐姐,还是该叫阿姨?

  陆语冬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个结论,只得抬眼怯怯问道:“我,我没有见过你,你是爸爸妈妈的朋友吗?”

  软糯的声音分外胆怯。

  曼珠轻轻“嗯”了一声,顺手从床头捡起了小刀和梨子,侧身于她面前坐下。

  削梨的双手,纤细柔软,白皙如玉,十分漂亮。

  她将去好皮的梨子划成一小瓣一小瓣的,自上轻轻掰开,脱了核儿,偏又没有一丫掉落,看上去就像是朵含羞半开的雪莲。

  从小到大,除去在电视里,陆语冬就没见过这样削水果的,削得又快又精细,一时不由得看呆了眼。

  “这个送你。”曼珠见小女孩眼里满是惊叹,笑着将那花儿似的梨递向了她。

  陆语冬双手捧过,目光欣喜而又茫然。

  明明就是个梨,削成这样,她却舍不得吃了。

  曼珠见了,伸手轻轻掰下一瓣,优雅地送入自己唇中。

  陆语冬呆愣了半天,回过神时见手里的“花”坏了,反倒是松了一口气,欣喜地一丫一丫吃了起来。

  曼珠用纸巾擦了擦手,起身走至窗边,若有所思地望向天上那遮住烈日的层云。

  片刻后,她有些慵懒地侧依着窗沿,转身看向陆语冬,柔声说:“陆语冬,往后我来照顾你。”

  阳光自窗外洒入,她逆着光含着笑,眉眼都似柔和了许多。

  “真的吗?”陆语冬抬头,怔怔望着曼珠,纯澈的目光中压抑着一丝小小的欢喜。

  “当然。”曼珠说着,眉眼牵起一抹暖人的笑意。

  自那日起,那些本就不想管她的亲戚,真就不怎么来看她了。

  倒是曼珠每天都会来为她送饭送菜,用热水为她擦擦不便洗澡的身子,坐在一旁,有一句没一句地同她说说话。

  陆语冬随口提了句医院晚上总是很吵,曼珠说她会去劝劝,没过几日,那些吵闹声果然也都消失了。

  这样的照顾,谈不上无微不至,却让陆语冬无处安放的一颗心终于得以落下。

  在那场绝望的车祸前,陆语冬从未见过曼珠,可她却没来由地想要与之亲近,说不出任何原因,就是打心底觉得曼珠与旁人不一样。

  陆语冬的身体状况在一天天好转,她却并不希望自己好得太快。

  那些大人说过,等她身体好起来,就会送她去福利院。

  她不敢哭不敢闹,甚至不敢去问任何一个人,那些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敢在心里默默害怕,怕等身体好了,离开这张病床,自己就真的无家可归了。

  可她也无法在医院里一直这样住下去。

  时间一晃就是两个多月,转眼已过十一国庆,天气转凉。

  曼珠来带她出院了,也不知要将她送去何处。

  陆语冬将病号服脱下,换上了曼珠为她带来的衣服。

  衣服的尺码大了些,她蹲到地上,系好鞋带,又默默将过长的裤腿卷了起来,低着脑袋挽了挽明显长了一节的袖子。

  “好像买大了?”曼珠随口一问。

  陆语冬抬眼怯生生望向了曼珠好看的下颌线,目光里闪着有几分不知所措。

  或许她应该乖巧懂事一点,说自己反正还要长个子,衣服买大点,穿得也久点。

  这样,也许就不会让曼珠觉得她是个麻烦的孩子……

  曼珠感觉到了小孩的目光,未等她开口,便朝她弯了弯眉,笑道:“走吧,回头再给你买新的。”

  说罢,她笑了笑。

  万种风情皆于那一笑间。

  陆语冬看得愣了一下,再回过神来,曼珠已经走出了病房。

  她连忙起身追了出去,从长长的袖子里伸出小手,轻轻攥住了曼珠那宽大的衣袖,小声问道:“这是要去哪儿?”

  “我带你回家。”曼珠说。

  “家……”陆语冬忽然有些不知所措,“我,我好像没有家了……爸爸妈妈都不在了,回去只有我一个……”

  她怕被送去福利院,更怕被人丢回那个从今往后都将空荡荡的家里。

  她仰着头,望着曼珠,眼眶一点点红了起来,含泪的眸子里满满压抑着不敢说出口的哀求。

  “是跟我回家。”曼珠将手伸向陆语冬,将她牵到身侧,“说过的呀,往后我来照顾你。”

  陆语冬一下安静了,眼眶中隐忍了太久的泪哗啦地坠了下去,很快便被曼珠用柔软的绢帕轻轻擦净。

  “怎么哭了?”曼珠有些无措地问着。

  陆语冬连忙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也不再落泪,只将那只牵着她的手攥得更紧了些。

  回“家”的路上,她将小脑袋耷拉着,视线紧盯长裙之下那双杏色绣鞋,安安静静,亦步亦趋。

  她跟着曼珠乘上了江中开往远川的高铁。

  打那一刻起,十一岁的孩子,彻底离开了自己最为熟悉的那个城市。

  她为此茫然无措,可只要轻轻拉住那抹柔软的衣角,便又觉得一切的未知都不再可怕。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结魂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结魂》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结魂》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结魂》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