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开

逃不开

作者:葵宝柒 逃不开最新章节:第60章 正文完 “我爱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2 16:37:18 人气:9

逃不开简介:1、明瑶大四那会儿,还没遭受过社会的毒打,随手在网络上发表了一则原创漫画,突然爆火。 得了一笔小钱。 有钱使人膨胀,她看上了同院系的那朵高岭之花。    高岭之花的追求者甚多,光是追他的号码牌都排到后年去了,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明瑶安排了一场颇为拙劣的英雄救美戏码。 结果甚合她意,高岭之花沦陷了。    听说高岭之花家里很穷,是他爸爸捡破烂供他上的大学,那段时间明瑶时常接济。 后来一场意外,她从小富婆变成了负债的穷女大学生。  俩人之间的关系只能解除。 那天她和少年坦白,那是她第一次见少年红了眼。    估计是舍不得她这个财小却气粗的小富婆吧,毕竟没有谁像她这么大方的了。 为了走得体面一些,她特地选在少年回校考试那天搬离俩人的爱巢,为了体现她的慷慨还特意给他续了三个月的房租。    2、再见面时,她跳槽到一家新公司,当时公司刚谈成了一个大项目,举行了一场庆功宴。 庆功宴上,她见到了同事们一直在和她科普的清冷无双、身价过亿的少东家,岑黎洲。    明瑶望了一眼,那不就是几年前自己一时冲动欠下的债么? 庆功宴第二天早上,明瑶是从床上醒来。 身边就多了一个人。 明瑶望着男人熟悉的脸。

《逃不开》章节试读

  房间内,浴室里传来稀稀拉拉的水声,许久之后窗前的白色窗帘晃动,最后才落在冰冷的大床上。

  痴缠的吻,带着醉意,火热异常。

  视线昏暗不明,火热搅着汗水,交叠在一起。

  一截白皙被举过头顶,俩人十指交缠。

  暧昧声起,有什么在心口燃烧。

  细细密密的啃噬,从唇上一路往下。

  如此反复。

  声音腻耳,满含醉意。

  一声声轻哼,若有似无,像一道腻人却让人上瘾的甜品。

  窗外,月影绰绰,若隐若现,弥漫着朦胧。

  而房内肆意的暧昧气息还未停止。

  翌日,天光大亮。

  白色纱窗被风徐徐吹着,房内响了一夜的暧昧被吹散了些许,空气中还染着些许甜腻味。

  明瑶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么个场景。

  她浑身泛着酸痛,骨头像是被拆解之后又重新组装一般。

  悄悄从男人的臂膀里起身,从地上随意捡起那件貌似已经被撕扯的不成样子的裙子裹着,磕磕跘跘走进洗手间。

  镜子中,所见之处。

  痕迹满满。

  特别是锁骨下的某处,她前几天搬家,不小心碰到了柜子拐角,本就青紫了一片。

  那个人还不知轻重的啃咬,这下看来真的得上药了。

  早知道这顿药钱省不了,她何必要忍前几天。

  眼见时间紧迫,明瑶只好随意冲洗一番,那件裙子估计是不能再穿了,只能裹着酒店浴室内的一次性浴巾走了出去。

  结果一出浴室便看见了不知何时醒来的男人。

  “你醒了啊。”明瑶推开磨砂质地的浴门,就瞧见原本还熟睡的男人此时正靠坐在床上。

  上身不着寸缕,胸前遍布着几道不轻不重的抓痕。

  应该是她昨晚不小心抓的。

  眉尾稍显锋利,不算长的黑发,自然垂下,眼神裹着冷淡,好似从前,又好像有些不同。

  少年气不见了,换之而来的是上位者的魄气。

  明瑶以前最喜欢的便是他那张脸。

  冷峻漠然,却偏偏长了一双会勾魂摄魄的眸,让人甘之如饴。

  要不然也不会鬼迷心窍对他挟恩图报。

  但是现在,她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那个明瑶了。

  而他也不是五年前那个任人摆布的穷困少年。

  “昨晚——”明瑶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不管以前俩人是什么关系,但以俩人现在的关系,不该是现在这副情形。

  她想了想,粉唇微抿,然后开口,“昨晚我们俩都喝多了,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

  明瑶觉得这样对俩人都好。

  他应该也不想见到自己的。

  毕竟她以前对他挺坏的。

  明瑶见他不说话,低垂着眉眼,看不出他是什么情绪。

  看了一眼窗外,明瑶不想耽搁上班打卡,她大致检查了一下裙子,还能蔽体。

  明瑶匆匆换好衣服,再次从浴室里出来。

  裙子到底是撕扯坏了,明瑶再次穿上的时候,胸前若隐若现的春光更显。

  裙子是从唐音那里借的,她一向喜欢这种风格。

  方才没注意,浴室里也是黏腻的狼藉一片。

  昭示着昨晚有多么荒唐。

  出来的时候,一不小心撞上他的目光,明瑶倏地避开眼神,有些心虚。

  更多的是不想被他瞧见的无措。

  她开口,“对不起,我先走了。”

  明明是互相都有责任,但明瑶还是下意识的道歉。

  说完这句话,依照先前他的态度,明瑶没指望他吭声,她自觉地捡起自己的包,往外走。

  明瑶走到门口,正准备打开房门,背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极尽暗哑,又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怒火吗?

  可是非要计较起来,这次不是她主动的。

  “你又睡了我。”

  明瑶停住,恍惚。

  他这个又字让她的记忆回到五年前。

  那个时候,他是怎么说的呢。

  几乎不用怎样回想,明瑶就轻而易举地记了起来。

  五年前的他说:“你睡了我。”

  当时她是怎么回的呢。

  哦,想起来了。

  她当时甩了几张毛爷爷来着。

  回忆完毕,明瑶睫毛微颤,她下意识地扶了扶包。

  身子僵硬了良久,才有了一丝的放松。

  寂静的房内,明瑶慢吞吞地转过身,眸光与男人的对上,“可是我现在没钱了。”

  她没撒谎,她所有银行卡里的钱都不到一万块。

  “你又睡了我。”

  男人不知为何,只执着于这句话。

  明明是艳阳高照的白日,阳光透过雪白色的纱窗照进房内,形成几道斑驳的光影,可明瑶却有一种他与周遭隔绝的错觉。

  “可是我现在真的很穷。”

  她现在穷得连房租都快付不起了。

  “你又睡了我。”

  明瑶忽然有个想法,他这是在捉弄自己。

  所以,没完了是吧。

  明瑶深呼吸一口,最后破罐子破摔了一句,“要是你不嫌弃,我拿工资养你?”

  她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开口,静静地等着男人的反应。

  明瑶心想,就算捉弄人也有个度吧。

  自己不是也没计较当年他骗自己家里是捡破烂的这件事?

  见他没再吭声,垂着眉眼,依旧精致,宛若当年。

  明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是能看见他下颌线崩的很紧。

  窗外几缕阳光溜进来,在白皙的肌理上留下不轻不重的阴影。

  男人低着眼,一张脸半明半暗。

  明瑶最后还是走了,并没有等男人的回复。

  将包扣在胸前,遮挡那暧昧春光。

  夏日清晨,下了一夜的雨方才停,湿漉漉的路边上积了一滩滩的小水洼,被阳光照的波光粼粼。

  明瑶百度了一下,这家酒店离公司的距离很近,但是和她现在住的地方就远了。

  可是她也不能穿这一身去上班。

  无奈之下,明瑶还是给唐音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请两个小时的假。

  一打开手机,里面有十几个未接电话。

  都是来自唐音的。

  明瑶赶紧打回去。

  那边很快接通:“明瑶,你昨晚怎么突然失踪了!我找了你好久!”

  唐音不知道她住在哪,急了一晚上。

  明瑶神色一顿,语气尽量平常,“我昨晚喝了点酒感觉有点不舒服就回家了。”

  那边唐音听到她是回家了,顿时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差点以为你失踪了,你再不给我回电话,我就要去报警了!”

  明瑶听到她担心的语气,心口微微暖,“我没事,只是有些不舒服,唐音你能帮我和主管请个假么?”

  “当然可以!”唐音一口应下,只是,“你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去医院?要不要我请假陪你?”

  “不用了,我只是想请两个小时的假去买点感冒药就好了,只是轻微感冒。”明瑶连忙阻止。

  “真的不用吗?你有没有量体温,发没发烧?”唐音还是有些不放心。

  “真不用。”

  在明瑶的再三保证下。

  俩人终于结束了通话。

  酒店附近没有公交车站,于是明瑶只好咬咬牙叫了辆出租车。

  这趟出租车花了她一天的生活费,回到家的明瑶想想刚花出去的钞票有些肉痛。

  算了算了。

  思来想去,就当那钱是昨晚的嫖资吧。

  ‘嫖资’二字压下了盘绕在明瑶心上那点心虚。

  六十八块钱,现在的出租车司机好坑。

  回到家的明瑶换上了长衣长裤。

  没办法,谁让她脖子上都是痕迹。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

  所以即使外面艳阳高照,气温高达三十度,她也只能这么裹着。

  好在这件长袖衬衣比较薄,穿在身上还不至于热汗淋漓。

  明瑶只能在内心默念:到了公司就好了。

  紧赶慢赶的,明瑶终于在上午十点到达了公司,刚好晚了两个小时。

  到达工位上的时候,一直提着的心渐渐平息。

  明瑶长舒了一口气,忍着身体上的微微不适感,准备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唐音道谢。

  以及道歉。

  毕竟那条裙子被撕破了,而她短时间赔不起,估计只能分期付款了。

  可还没等到她张口,对面的人像是有感应似的,趁着主管不在的时候摸到她身侧。

  明瑶就见她将一直包在怀里的塑料袋装的包子塞进自己手里。

  唐音四处看了几眼,随后在她耳边压低了声线,“这是我藏的,公司明文规定不让在办公场地吃东西,你等下装作去茶水间倒水,趁着没人的时候,囫囵吃点,垫垫肚子。”

  “是你最喜欢的香菇馅的~”

  她电话里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唐音便想她肯定没有吃早饭,这离午休时间还剩两个小时,怎么着也得垫垫肚子。

  这个规定唐音进公司就有了,虽然她觉得这个规定很无语,但是谁让她只是个打工人,不像资本家有一票否决权。

  包子已经凉了,明瑶攥在手里,心口却觉得微微热。

  “不行,刘语欣那丫头最喜欢告状,还是我陪你去吧,给你望风。”唐音自顾自地说完,便拉着明瑶往外面的茶水间去。

  “我看了一眼茶水间没人,你先进去把包子吃了,虽然有些凉了,但是垫垫肚子也是好的,早上我给你请假的时候,主管虽然没说什么,但表情终究还是不怎么高兴,等下肯定要拿工作上的事折磨你。”

  她们的小组主管是个四十多岁母老虎,再加上近两年可能是到了更年期,脾气愈发暴躁了。

  明瑶刚来不太了解,可唐音已经在这家公司待了两年,什么情况她基本上都知道。

  “谢谢你,唐音。”明瑶看着面前这个给自己望风的唐音,心口那一丝因昨晚的意外压了一早上的委屈,在咬下唐音递过来这个已经凉透了的香菇馅包子后,烟消云散。

  最初的那抹重新回到这里的无措与彷徨似乎都在慢慢消失。

  她好像没有最开始那么畏惧了。

  快速吃完那个包子,折腾了一晚,再加上早上的来回奔波。

  明瑶早就饥肠辘辘了。

  风望的差不多了,唐音走进茶水间,顺便用刚才随手拿的杯子给明瑶接了杯温水,接着提了一嘴,“明瑶你说巧不巧,你今天早上请病假来晚了,咱们新上任的总裁今天早上也来晚了,据可靠消息说和你一样也是感冒了。”

  明瑶喝水的动作僵了一瞬,后又恢复如常。

  “应该是巧合吧。”

  本来想和唐音说裙子的事,因为她刚才那句话,被打断了。

  “当然是巧合啊,我只是觉得原来总裁也会生病啊。”

  “总裁...他也是人。”明瑶有些磕绊地顺着她的话下去。

  “也对哦,我差点忘了总裁也是人。”唐音说完连啧了两声,然后一副‘我全明白’的样子来了句,“肯定不是普通的感冒,昨晚庆功宴上人那么多,总裁肯定是被哪个厉害的小妖精吸走了精气。”

  “咳咳!”

  唐音口中‘厉害的小妖精’呛住了。

  “怎么了?”唐音急忙拍了拍小妖精的背。

  小妖精连忙摆手,“没事,就是烫着了。”

  “是吗?”

  小妖精连连点头。

  “可是我倒的是温水啊?”唐音疑惑。

  小妖精哏住,一时语塞。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逃不开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逃不开》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逃不开》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逃不开》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