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病娇的笼中雀

穿成病娇的笼中雀

作者:喻幻 穿成病娇的笼中雀最新章节:第80章 . 番外四:三年后 绵绵山河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穿越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2 09:31:49 人气:10871

穿成病娇的笼中雀简介:苏浔在分手后一个月得知,她那前男友死了。 “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呢。”她站在他冰冷的墓碑前,唏嘘一番,待出墓园时,却惨遭车祸,年纪轻轻,香消玉殒。 再醒来,她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身份是病弱昏君豢养的小玩物。 苏浔:“……” 于是为了苟命,她竭尽全力讨好昏君,扮演起对昏君勾勾搭搭的小狐狸精。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昏君也被魂穿了,穿过来的,正是上辈子她那早死的前男友。 苏浔登时放松了,一扫先前的谄媚,笑晏晏道:“裴怀泠,看在咱俩上辈子的交情,你放我出宫吧?” 他听罢,却诡谲阴沉地一笑,竟将她关了起来。 …… 裴怀泠这短暂的一生,都隐在黑暗之下,步步算计。 难得谈了一次恋爱,那女人却在他濒死之际,毫不犹豫地踹了他。 他在充满消毒药水味的冰冷病房中,孤独而厌恨地死去,再醒来,他竟然穿越了——穿成了昏庸暴虐的帝王,一个将死不死的病鬼。 他晦暗而戏谑地看着这群古代人,直到一个小舞姬扬着媚笑出现在自己眼前。 后来,他终于有了一丝活气,却发现,这个小舞姬,原来是前世那个对他始乱终弃的前女友。 而她竟然还打算出宫,要再踹他一次。 那可不行,她已被恶鬼缠身,死也逃不开。

《穿成病娇的笼中雀》章节试读

  小雨淅淅沥沥下着。

  灰蒙蒙的乌云笼罩在低垂的天空中,空气中全是被洗刷的泥土味道。绵密的雨丝斜斜地打在一排排冰冷的石碑上,整个墓园寒冷又安静。

  苏浔握着一把黑伞,紧紧拢了拢身上黑色的风衣。

  她的面前是一座新起的大理石墓碑,墓碑遗照上的人年轻又俊逸,她望着这张熟悉的脸,许久,悠悠叹了口气。

  “才一个月,怎么就死了呢?”

  照片上的男人叫裴怀泠,是她一个月前分手的男朋友。

  她仍记得分手那天,天空也是下着这样绵密的细雨,她在他公司楼下的咖啡厅里,和着外面点滴的雨声,郑重地向他提出了分手。

  当时裴怀泠穿着一件笔挺的烟灰色西装外套,一尘不染的白衬衣扣子扣到最顶端,听闻她的话,他从容地咽下口中的咖啡,微笑着应道:“好。”

  连分手原因都没有问,仿佛早已经厌烦和她谈恋爱,让苏浔准备了一肚子的分手草稿登时卡在嗓子眼。

  她只能干巴巴地清了清嗓子,指了指咖啡厅的门口:“既然说明白了,那……我就走了?”

  “嗯,保重。”裴怀泠依旧挂着微笑,矜贵又自重。

  苏浔望着他这副毫不留恋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憋出火来,这就是她谈了一年的男朋友,看来果真如她所想,从没有将她放在心上过。她抓起手边的包包,冷邦邦地看了他最后一眼,扬长而去。

  没想到,那一面,竟成了永别。

  她今早上路过裴怀泠的公司,无意间发现裴氏大楼的门口竟贴上了封条。裴氏是裴怀泠的家族企业,公司董事是他的亲叔叔,他在叔叔的提携下,再凭着自己的能力,年纪轻轻就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而裴氏,也在他手里如日中天。

  但好好的公司,怎么贴上封条了呢?

  好奇心驱使下,她找到旁边依旧在岗的门卫问了几句,整个人便如同受到晴天霹雳,僵在了原地。

  “破产了?前些日子不是还好好的,这么大的企业,怎么说破产就破产了!”

  门卫大概是守着一座没有人的大楼憋得慌,见她一脸震惊,便跟她多说几嘴:“因为偷税漏税呗,公司董事都坐牢去了,连那个什么总经理,都遭到了报应……”说到这,门卫压低了声音,“据说,那个总经理前些日子得了癌,死啦!”

  苏浔的面色顿时发白,裴氏的总经理只有一个,他说的是谁,不言而喻。

  门卫还在一脸唏嘘:“说起来这个总经理,长得真是斯文纯善,一表人才,真是可惜啊……”

  苏浔已经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她匆忙拿出手机给裴怀泠从前的助理打了个电话,然后便混混沌沌地来到了墓园。

  她望着照片上熟悉的脸,在冷雨中站了两个小时,才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裴怀泠死了,死于胃癌,死在二十七岁,和她分手的一个月后。

  “公司没了,命也没了,真是可惜……”尽管苏浔当初是看上了他的好皮相,但两个毕竟在一起一年过,她多少付出了几分真心,如今乍然听到他的死,心里便不由自主地同情起来。

  “早知道这样,就不和你分手了,好歹会陪你走完这最后一程。”苏浔又叹了口气,她伸出细白的指尖,轻轻摸在冰冷的石碑上,大理石凿刻的墓碑被雨水浸润出幽冷的水光,她的目光不由落在墓碑的遗照上。

  照片上男人的脸俊美又冷酷,薄薄的双唇紧抿着,一双眼睛黑漆漆深不见底,从前的斯文优雅荡然无存,她看着看着,竟看出了满满的戾气。

  苏浔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她急忙搓了搓胳膊,自言自语道:“害怕什么,裴怀泠可是天底下最温柔自矜的男人,怎么可能有戾气……”

  外面的小雨不知何时停下了,空中刮起一阵寒风,莫名带来了些阴森。苏浔细直的小腿抖了抖,终是待不住了。她朝墓碑摆摆手,干巴巴道:“我……我走了啊,改天再来看你。”便飞快地收起手里的黑伞,踩着雨水往外走去。

  墓园的小径弯弯曲曲,苏浔被一阵阵阴冷的小风吹着,心里忽然莫名开始慌乱,她的步子不由得越走越快,到最后哒哒小跑起来。不知多久,墓园的门口终于近在眼前,她像是看到了曙光一样快步踏出去,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耳旁却传来一声尖锐刺耳的刹车声——

  ……

  苏浔猛然睁开了眼。

  “青韵姐姐,你醒啦?”入目是一张十分秀气的脸,一双大眼睛小心翼翼地望着她。

  苏浔望着她插在头上的桂花银簪,渐渐回过神来。她竟然又梦到了她生前最后一天的事情,是的,那天从墓园看望裴怀泠出来,她便惨遭车祸,当场丧命。

  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稀里糊涂地香消玉殒,没想到在三天前,她又重新醒了过来。

  然而周围环境已经彻底变换,她在这栋雕梁画栋的房间里,从身旁来来回回的人口中,神奇地发现,她竟然——穿越了!

  她穿到了大祁,一个她从没有听说过的朝代,她的原身叫青韵,是宫中内教坊司一名身份低微的舞姬,死于溺水。

  她醒来那天,正在冰冷的湖水里泡着,强大的求生欲使她拼着全力爬上岸边才又晕过去,然后就是发高烧时醒时睡一连三日,并断断续续弄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处境,在今天才恢复了点精神。

  她费力地撑着胳膊从窄窄的绣榻上坐起来,梦中尖锐的刹车声让她心有余悸,身上还在不受控制地冒着冷汗。她虚弱地抬起胳膊,拿起身后的枕头,秀气的小丫头见状,急忙接过她的枕头帮她塞在腰后。

  苏浔倚在上头,轻轻舒了口气,对着小丫头说道:“谢谢。”因许久没说话,原身这娇细的嗓音听着又绵又哑,格外婉转。她不由腹诽一句,是个当狐狸精的好苗子。

  面前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听闻,羞涩地挠了挠头:“应该的。”

  她叫凝烟,刚来教坊司不久,和她住在一个房间。这次生病,大多时候都是她在忙前忙后地照料着。

  想到这,苏浔的表情便柔和些:“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午时刚过,对了,今天厨房熬了些粥,姐姐要不要喝一些?”

  苏浔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腹部,朝她虚弱地一笑:“好,谢谢。”

  “青韵姐姐不要这么客气,我去给你端去。”凝烟说着,就提着裙摆跑了出去。

  小丫头倒是热心,苏浔轻轻一笑。

  她掀开被子,从绣榻上吃力地挪下来,走到三角高桌前给自己倒了一盏茶。温热的茶水滑入胃里,苏浔总算找回来一些力气。她将面前古朴清简的房间看了一遍,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铜镜上。

  镜中是一张全然陌生的美人脸,黛眉纤长,一双美目格外出挑,微微一眨便是水遮雾绕,仿佛漾着烟波月色的春水,好一副勾人夺魄的美艳皮相。

  苏浔抬手捏了捏这张脸,手下的触感柔软滑腻,她不由得多摸了两把,才叹一口气放下指尖。

  “真是一张祸水脸啊。”

  她前世也长得很美,但是美的明艳大方,全然不似这般媚态横生。她有着青韵的记忆,自然知道这张妖媚勾人的脸曾给她带来多大的麻烦,就连她溺水而死,都与这张脸脱不了干系。

  “青韵姐姐,粥来了。”正想着,凝烟端着一碗热粥走了进来,她将粥搁在苏浔面前,又说道,“刚才碰到周公公,他听闻你病好了,让你等会儿去功坊呢。”

  苏浔搅粥的手一顿:“周平?”

  凝烟愣了愣,没想到苏浔竟敢直呼周公公的名字,半晌才讷讷地应了声。

  苏浔露出一抹冷笑,这个害死青韵的罪魁祸首来了。

  周平是内教坊司的教坊吏中官,管着她们整个内教坊司,是一个去了势的太监。他握着几分权势,便眼馋内教坊司一众美人,用着些威逼利诱的下三滥手段,不知道亵玩了多少舞姬。

  而青韵之死,便是因为他垂涎于她的美色,在三天前的晚上要强迫于她,青韵不愿满足他那些腌臜污秽的怪癖,在绝望挣扎中,才失足跌入了湖里。

  苏浔将碗中的热粥喝得干干净净,久病的身体里力量渐渐恢复。

  “走,去功坊。”

  她换好衣裙,带着凝烟走出了房间。

  正午的阳光暖融融地洒下来,她微微扬起头,勾人的眉眼便融进了金色的暖光之中。既然占了青韵的身子,她可得替她报仇来还这份恩情。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穿成病娇的笼中雀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穿成病娇的笼中雀》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穿成病娇的笼中雀》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穿成病娇的笼中雀》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