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的我误拿万人迷剧本

穿成炮灰的我误拿万人迷剧本

作者:吾乃二哈 穿成炮灰的我误拿万人迷剧本最新章节:第94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穿越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04 09:11:29 人气:36

穿成炮灰的我误拿万人迷剧本简介:秦宁穿进一本豪门爽文,成了书中男主……的炮灰未婚夫,出场即领盒饭,那种活在别人台词里的工具人 秦宁穿过来时,正在退婚现场病发吐血,全场惊愕,一片混乱 秦宁:扶我起来,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他不得不接受原主病美人的设定,被迫在医院住了三年,与外界断绝联系,真·活在台词里 好在隔壁有不少有趣的病友 隐疾的总裁/双重人格的科研员/女装的影帝/失明的钢琴家 * 一号房病友:其实他没有传言中那么骄矜,善良又贴心,每晚都会偷偷为我盖被子,怕我着凉 二号房病友:只有他如此温柔,会在我病危时为我落泪,甚至不远千里,就为了给我求一道平安符 三号房病友:唯有在他面前,我才能做回我自己 四号房病友:他是我灰暗人生的唯一救赎,因为他,我才得以病愈 * 季应闲突然发现,被他退婚的未婚夫不但治愈顽疾屡获大奖,甚至一跃成为众人趋之若鹜的星光 他的死对头/合作伙伴/朋友/官配,纷纷表示谢谢他的放手 季应闲:??? 后来,真香 #住在隔壁的病友全是反派怎么破# #掌握顶尖医学技术的我穿书后被当成了国宝# #男主真香后,跪着追我,我又不想答应怎么办#

《穿成炮灰的我误拿万人迷剧本》章节试读

  这不是他的脸。

  秦宁站在宴厅角落,再次看向巨大落地窗反射出来的自己。

  长相秀丽,肤色很白,近乎清透病态的那种白,唇色更是浅得像镀了一层釉质的冷光。

  暖色系的赭色羊绒毛衣,内搭白衬衣,左领佩着一枚小巧精致的飞鸟领针,很衬肤色的穿着,气色看起来却很差。

  道理他都懂,但是……

  这真不是他的脸。

  三分钟前,他突然穿进这本熬夜看完的豪门爽文,成了书中男主的炮灰未婚夫。

  或许还不如炮灰。

  原主虽是人人艳羡的豪门贵少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惜是个病秧子,从小深居简出,一出场就领盒饭,全程活在台词中,未来将在男主退婚现场,吐血狗带。

  而他唯一的作用,即是在台词中,推动男主与其官配的社会主义兄弟情,促进完美end。

  真·背景板。

  秦宁平时工作繁忙,业余时间就靠这些甜爽文放松,这谁能想到,看个小说,能把自个儿看进书里。

  现在既然穿了,那只得好好替原主活,先将退婚狗带的危机解除,再想办法治愈原主的疾病。

  他正腹诽,肩头忽然被拍了下。

  秦宁疑惑转头。

  是个英俊张扬的青年。

  对方面露焦急,一把拽住他的手臂,“大伙儿找你都快找疯了,你怎么一个人躲这儿?快快快,就差你了。”

  秦宁脸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不等他回话,对方拉着他火急火燎地往宴厅中央赶。

  穿越人群,那人将他推到高一阶的平台,秦宁趔趄着步入视野中心。

  台上还站了个半百老人。

  他杵着木质拐杖,精神矍铄,冷眼若鹰,但笑呵呵时,瞧着却很亲和,见秦宁上台,更是热切地拉他到自己身边,一个劲儿嘘寒问暖,显然与原主十分熟稔。

  秦宁微滞一秒,学着原主平时的态度,淡定回他微笑。

  实际上,他正抓紧时间翻看原主记忆,很快,他认出这人是谁。

  滨城季家的掌权人,也就是原著男主的爷爷。

  季老爷子双手交叠,放在定制的红木拐杖上,目光如炬,嘴角压着一抹笑意。

  “有件喜事要向各位宣布。”

  语毕,他笑容满面地睇向秦宁。

  这抹慈爱的笑,让秦宁心头莫名咯噔一下。

  季老爷子干嘛这样看着他?

  心里毛毛的。

  全场安静,等待季老爷子的后话。

  几秒后,季老爷子浑厚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不急不缓地回荡在宽敞奢华的宴厅。

  “今天,我家小季跟这位秦先生正式订婚。”

  我家小季跟这位秦先生正式订婚。

  跟这位秦先生正式订婚。

  秦先生正式订婚。

  订婚。

  ……

  轰——!

  五雷灌顶,劈得秦宁眼前一阵阵发黑。

  谁和谁订婚?

  原主啥时候领盒饭来着?

  秦宁摁住眉心,他需要缓缓。

  宾客们也被这□□般的消息震得久久不语。

  现下同/性结婚不是稀罕事,可季家作为滨城豪门之首,唯一继承人与男人订婚,实在让人难以理解,况且是跟那个秦家结亲。

  宾客们神情各异。

  这时,宾客尽头,一道冷漠沉越的嗓音接话。

  “我拒绝。”

  众人面面相觑,立即循声望去。

  然而看到的,是一部浸在香槟酒杯中的黑色手机,酒水轻荡,折射出水晶吊灯的潋滟光彩。

  语音被远程控制,正继续播放着——

  “一个男人比女人还娇弱,不知努力,依附他人,懦弱。”

  “跟他订婚?”

  “下辈子都不可能。”

  短暂静默,接着,手机屏幕在浅金的酒水中闪烁几次,黑屏了。

  一秒。

  两秒。

  三秒。

  整个宴厅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全场屏气凝神,谁都不敢贸然出声。

  那一瞬间,秦宁仿佛目睹季老爷子脸上闪过了红橙黄绿青蓝紫。

  最后……

  “混账!”

  季老爷子震怒,表情极其难看。

  季氏夫妇同样满脸不虞,立即遣人处理手机,并安抚季老爷子。

  秦宁愕然,这难道就是原著中的退婚现场?那他岂不是快要……

  他正想及这个可能性,心脏倏然紧缩,疼得他眉心深拧,嗓子眼更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痒意,刚要轻咳,谁知一张开嘴,竟“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事发突然,险些溅在前排那位西装型男的身上。

  对方连退两次,脸色都变了。

  秦宁没来得及道歉,眼前骤然一黑。

  全场惊愕,一片混乱。

  他在众人手忙脚乱中,吐血倒地。

  最后的记忆画面,停留在金棕透亮的瓷砖。

  闭眼前,他费力伸出尔康手……

  快扶我起来,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

  秦宁再度醒来时,入眼是一片刺目的白。

  思绪慢慢回笼,他眼珠转动,扫视一圈周遭。

  确认是医院。

  他倏地松了口气。

  ……看来自个儿还没下线。

  正撑着手臂打算起身,“哒”地一声,病房门开了。

  抬头看去,杵着拐杖的季老爷子缓步走进来。

  他见秦宁已经清醒,颇为惊喜,“小宁,你醒了。”

  秦宁浅笑,“让您担心了。”

  “好孩子,别说什么担心不担心。”

  季老爷子放开拐杖,坐在床边座椅,说:“从重症监护室出来,你昏迷了三天,主治医生都拿不准你的情况,正和相关专家开会讨论。”

  秦宁问:“我昏迷这么长时间么?”

  “是啊,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若不是你各项指标显示健康,我已经安排你转院,然而一连三天,你迟迟不清醒,我真怕你有什么……”

  季老爷子抬手抹了下眼睛,“要是你被我那混账孙子气出好歹,我简直愧对你爷爷的临终嘱托。”

  秦宁愣了一下,爷爷的临终嘱托?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父母双亡的原主全家就剩他一个了?

  见季老爷子睐向自己,他收起疑惑,依照原主的口吻,说:“季爷爷,您别担心,我没事。”

  季老爷子颔首,转而说:“小宁你放心,我一定让那兔崽子到你跟前赔礼道歉,至于你们的订婚,就是绑,我也给他绑来。”

  秦宁哑言须臾,说:“季爷爷,关于订婚,我和您孙儿也没见过几次,本来就没有感情基础,突然订婚,一时间接受不了是正常的,要不就……”

  ……赶紧退婚吧。

  季老爷子却轻拍他肩膀,语重心长道:“不用多说,你的心思,季爷爷都明白。”

  我的心思?

  我的什么心思??你先说清楚。

  显然季老爷子没跟他在一个频道,他把秦宁摁回被窝,“你安心休息,一切交给季爷爷。”

  你要做什么?

  秦宁解释:“季爷爷,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是想——”

  “咚咚咚。”

  病房门被敲响。

  停顿两秒,传来一道男声。

  “老爷子,找到了。”

  季老爷子不轻不重的“嗯”了声,继而低头,笑着给秦宁掖被角,“别的事以后再说,你好好休息,季爷爷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便杵着拐杖离去。

  秦宁望住门口,将后话咽回。

  看来想退婚,从季老爷子这里不好入手,他明显不愿继续这个话题,得找机会跟原著男主接触,合力把婚约解除。

  按照原著的剧情线,他已经被退婚+领盒饭,而现在却没死,显然是个bug,如果远离原著剧情,不参合男主和官配的社会主义兄弟情,或许可以让这个bug持续下去。

  换句话说,他有生存机会。

  原主既然离开,那他得替原主活下去,况且……

  秦宁揉了揉太阳穴,陷入被窝,脑海中徐然浮现原主的记忆。

  原主的人生似乎并不如原著写得那样完美。

  *

  医院外。

  季老爷子面色沉冷,问:“那兔崽子在哪儿?”

  保镖答:“在蛟龙湾那栋别墅。”

  季老爷子呵笑,“这小子可真会藏。”

  语毕,他转而吩咐:“你带人去把他给我弄回老宅。”

  “可是季少他……”

  季老爷子看了保镖一眼,“我的话不好使了么?”

  保镖神色惶恐,“我这就去办。”

  季老爷子捏紧拐杖,表情平静的目送保镖。

  *

  秦宁在病房躺了没几天,季老爷子就将他转移到滨城的高级私人医院,说是让他能安心养病。

  期间,他尝试与男主联系,但都以失败告终,更糟糕的是,他意识到自己无法离开这所医院。

  他一旦跨出院门,便会瞬间晕厥,再醒来,就是读档重来。

  意味着,他必须一辈子待在这所医院。

  这个认知无异于晴天霹雳。

  秦宁非常头痛,尤其隔壁病房时不时传出噼里啪啦的噪音,吵得他脑仁疼。

  他照常披上羽绒服外套,推门出去静一静。

  医院楼下是一片绿植区,人很少。

  他沿着绿道走,没走多长距离,忽听头顶响起微弱的“喵呜”声。

  抬头一看,身边那棵参天梧桐树的枝丫上,正扒着一只三花小奶猫,它抱住冬日里的枯枝,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一声一声的叫着,看上去特别可怜弱小无助。

  秦宁围着树走了一圈,选好位置爬上去救它,刚抱着小奶猫往下折返,就见两个行人有说有笑的路过。

  “高级病房新来那个病人好惨好惨。”

  “人家住在高级病房,享受最好的医护,惨什么?”

  “不是这个,我听说他是被未婚夫活活气吐血的,因为人家不愿意跟他好,在订婚宴当众悔婚,让他颜面扫地,气急攻心。”

  “我的天哪,他肯定爱惨那个未婚夫,不然怎么会吐血。”

  “哎,我恰柠檬了,我也想要一个为我吐血为我哐哐撞大墙的未婚夫。”

  “自古深情留不住啊。”

  秦宁:“?”

  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

  他怀里的小奶猫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左右看了看,探出舌尖舔舔秦宁的手背,可怜巴巴的“喵呜”一声。

  两个说话的人一惊,迅速看来,和无处躲避的秦宁碰个正着。

  空气停滞了近乎三秒。

  一阵凛冽冬风吹过,秦宁一时气短,掩着唇猛咳几声。

  平静被打破。

  他抬眼看两个护士小姑娘,露出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

  他一笑,眉眼浅弯,勾着眼尾两抹红痕,唇色因咳嗽红润几分,整个人看上去像凛冽寒冬里的枯枝,形单影只,摇摇欲坠,却又点着一簇烈焰般的红梅,烧着最后的余热。

  两个小姑娘都看直眼了,好半晌,头挨着头,旁若无人的“小声”嘀咕。

  “我的妈呀,他好好看!”

  “人能长这样么?衬得我们跟长着玩儿似的。”

  “他还穿着病号服,医院啥时候又来一个这么好看的病人,跟二楼四号病房弹钢琴那位,简直不分伯仲!”

  “你看,他笑起来那眉眼,沉郁中带点昳丽,娇弱中带点坚韧,妥妥的病美人受,妈呀,这哪个攻能顶得住。”

  “姐妹你会说就多说点。”

  秦宁:“……”

  秦宁:“那个……我听见了。”

  两个小姑娘:“……”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她俩表情僵硬的看了秦宁几眼,脸腾地通红,匆忙丢下一句“对不起”,就飞快跑了。

  秦宁远望两人落荒而逃的背影,挠了挠冻得冰凉的耳垂,又见小奶猫拼命缩在臂弯,决定先回病房取暖。

  原路返回,转过走廊拐角,临近自己病房时,他顿住脚。

  病房门前正站着一道高挑身影。

  听见脚步声,对方转头看了过来。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穿成炮灰的我误拿万人迷剧本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穿成炮灰的我误拿万人迷剧本》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穿成炮灰的我误拿万人迷剧本》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穿成炮灰的我误拿万人迷剧本》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