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影帝当月季养的日子

被影帝当月季养的日子

作者:了酌衣去 被影帝当月季养的日子最新章节:第23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01 16:45:01 人气:23

被影帝当月季养的日子简介:影帝云无觅嗜好养花并且残害花命无数,好不容易养活了一朵绿白色月季,没隔多久却发现月季“成精”了…… 刚重获自由没多久的越季表示:我不是花精,不过千年前搞得亡了国,死之后一直寄居在月季花里。 是月季成精还是亡国皇帝都不重要,极有钱也极爱攒钱的云无觅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问一句:你应该能自力更生吧?我养花,不养人。 越季乖巧可怜几欲落泪:但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 云无觅十分果断:那我就更不可能养闲人了。 越季顿时面无表情:你个渣男,当初带我回来的时候可说的是会锦衣玉食养我一辈子,伺候到我死了还要找块风水宝地才埋。 云无觅表示别混淆概念:对花说的,你说过你不是花。 越季:你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渣男! 后来—— 说养花不养人的云无觅亲了亲越季:卡都给你,想买就买,我赚钱都是为了让你能奢侈得肆无忌惮。 说自己娇弱无力的越季一个高兴,一巴掌拍断了铁栏杆。 ……就挺秃然。 身家巨富/精打细算且抠门/影帝攻×杀伤力强/闲散度日特别爽/亡国皇帝受

《被影帝当月季养的日子》章节试读

  越季盘腿坐在这片千年不变的天地中,百无聊赖地看着眼前。

  死后变成了鬼,没去投胎,反倒莫名进了一朵月季花里还成了千年都无法离开的长住客,幸好五感还在,越季能看到花四周的景象。

  就如现在,目光所及有白色的餐桌和简约风的吊灯,对面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幅越季欣赏不来的抽象画。

  “做人不能这么宅啊……”越季盯着那幅抽象画幽幽道。

  这个家的主人已经半个月没出过门了!要不是一到饭点就能看见对方的身影,越季都要怀疑人已经死在了屋子里,而他这朵月季是唯一能给对方送终的,毕竟满屋子再找不出来其他算得上活物的存在了。

  这家的主人出不出门本来不重要,主要是越季自从上个月发现自己可以离开寄身的月季花、化为实体走到外面的现实世界后,他就老想出去。但屋子里有人,他怕万一撞见了,吓着对方不说,人家缓过神来把他当小偷扭送警局,或者把他寄身的月季花当妖怪烧了可怎么办!那他都没地哭去。

  刚发现自己可以离开月季花的时候,越季三五不时会趁着夜深的凌晨时分溜出来一会儿,大动作不敢干,但跑到阳台晒晒月亮还是可以的。然而这半个月来,这家里的主人似乎睡眠不太好,偶尔也会在深夜起床到客厅看电影,越季秉着小心谨慎的态度,只能在花里熬着。

  正念叨着这家的主人年纪轻轻却没有活力,越季的视线里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人。

  正是越季刚念叨的这个。

  对方的名字叫云无觅,这是越季跟着他看电视的时候知道的,云无觅是个演员,名气挺大的那种。

  越季看着云无觅拉着大行李箱走到餐厅这边,然后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叶子。

  越季:“……”

  把好好一朵月季花养在不见天日的餐桌上,十天八天不见得浇一次水,还老是薅他的叶子……越季在花里活了上千年,换过无数任浇水的,就没见过这样的。

  云无觅看着面前的绿白色月季花,声音温和:“我假期结束了,接下来要进组拍戏,大概两个月都回不来,你在家要好好的。”

  闻言,越季顿时就高兴了。

  两个月啊!整整两个月!就他一个人在这栋房子里,还不担心突然被其他人发现,光是现在想想就觉得定然无比快乐!

  云无觅说完,没再耽搁,拉上行李箱就走了。

  关门的声音清脆响亮,越季都想跟着关门声唱出来了。

  不过他勉强保持理智,等云无觅出门后,越季又在花里从一数到了一千,确定再没有其他动静、云无觅也不像是会倒回来的样子了,他才迅速站起身,伸展一下四肢,然后看着眼前直直往外走。

  一瞬间,原本冷清的餐厅里凭空出现了一个年轻人。

  柔软浓密的黑发披散着,直直垂到腰际,越季穿着明显不太合身的白衬衫和休闲裤,赤着脚在地板上走了两步。

  他伸出手,轻轻敲了一下离得最近的餐桌桌面。

  在月季花里待了太久太久,现在能够触摸到实体的东西,越季愉悦至极。这么一个寻常的动作,每次他从花里溜出来的时候都要做一下,就像一个确认仪式。

  敲完餐桌,越季的视线往周围转了一圈,最终他锁定了客厅连接着的阳台。

  现在是白天,下午时分,外面的阳光正好洒进阳台,看着就觉得很舒服——晒起来也的确很舒服。

  越季踩进阳光里。空气中的细小尘埃在阳光照射下分外明显,越季这会儿的心情倒是和那些尘埃一样,胡乱飞舞着兴奋。

  云无觅就是在这个时候从外面打开大门,拎着本就空无一物的行李箱回来的。

  关门声很轻,没能引起情绪兴奋的越季注意。

  云无觅绕过玄关的转角进到客厅,就靠在墙边的柜子上面无表情看着阳台的方向。

  越季就趴在阳台的栏杆上晒太阳。云无觅家住在顶层三十二楼,从阳台往外看去,这座城市仿佛都在脚下。越季对比了会儿,觉得还是夜里的景象看起来更漂亮。

  起初的兴奋稍稍褪去后,越季就开始嫌阳光太晒了,他转身想要回屋内去。

  于是越季就看到了正好整以暇盯着他瞧的云无觅。

  越季:“……”

  有点受惊,有点心虚,越季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靠回了栏杆上。

  眼见阳台上的小妖怪被自己吓得嘴唇发白、看上去惨兮兮的,云无觅倒是心情挺不错地笑了。

  他走向阳台,边走边对越季道:“受惊吓的应该是我才对吧,你怕什么?”

  越季眨了眨眼,竟觉得这个人说得挺有道理。

  “你不是……”越季皱起眉头,措着辞,“你刚刚……你怎么又回来了!”

  越季反应过来,心态略有点崩,自己的运气这么差的吗。

  闻言,云无觅好心的指了指屋内一角:“你大概不知道,我家里有监控。”

  越季顺着看过去,只看到摆在角落矮柜上的一盆塑料仙人掌,着实瞧不出来摄像头在哪儿。

  “玄关,客厅,餐厅,厨房……实不相瞒,我家这两层楼一共装了二十个摄像头,除了更衣室和卫生间之外堪称全覆盖。”云无觅看着越季道。

  越季:“……”更崩溃了。

  反正都已经被发现了,越季自暴自弃道:“在自己家里装那么多摄像头,也不嫌瘆得慌。”

  云无觅面不改色:“我家里的一针一线都是我的宝贝,我一年里大半年都不在家里住,多搞些摄像头才安心……而且你也说了,这是我家,我有钱装摄像头我就乐意。”

  越季在太阳底下晒了这么会儿,现在额头都有点冒汗了。见云无觅心态和承受能力似乎挺好的样子,越季又试着道:“是是是,你有钱,开心就好……那个,可以先让我进去再说么?”

  云无觅挑了挑眉,点了头。

  越季就抬脚走进客厅,默默在靠得最近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了。

  云无觅还是靠墙倚着,他上下扫了扫越季,从那一头浓密的长发到他身上的衣服,再到越季赤着的脚上。

  云无觅问道:“有名字吗?”

  越季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姿乖巧:“越季。”

  “就是月季花的月季?”

  “不是,发音相同而已。”越季摇了摇头,“是越过的越,季节的季。”

  云无觅觉得有意思:“月季花成精?”

  越季抬头瞅他一眼,回过头继续乖乖道:“也不是。我死了之后稀里糊涂就被拉进了月季花里,就是你餐桌上那朵,我之前一直住在里面出不来,直到上个月初你把月季花买回来,月末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出来了。”

  云无觅:“你死了?”

  越季:“……”

  话是没错,只是听起来怪让人牙痒痒的。

  越季仰头直直看着云无觅,大眼睛一眨不眨的:“嗯,死了一千多年了。”

  云无觅很淡定,半点没被越季吓到,反而还饶有兴致地说:“具体说说?”

  “……”越季无语道,“本人姓越名季,一千多年前是个五岁登基的傀儡皇帝,没爹没妈只有一个总想着篡我位的摄政王,我二十二岁那年摄政王可能是觉得自己快死了再不篡位怕是要遗恨终生,于是伙同大半个朝堂的官员发起宫乱,打着清君侧的名义把我这个君一道给清了,后来改弦易张,我成了越家江山的最后一任皇帝。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死成,在月季花里待了一千多年。”

  信息量有点大,云无觅本来以为自家只是来了个成了精的小妖怪,没想到小妖怪一开口身世还挺复杂。他言简意赅总结道:“所以你是个登基十七年都没能收拢权利的亡国皇帝?”

  “……”

  越季好气好无语,这个人这么会说话,是怎么骗到那么多粉丝喜欢他的。

  云无觅自我认知十分良好:“你瞪我干什么,我哪个字说错了吗?”

  越季鼓了鼓腮帮子,没说话。

  “那我继续问了。”云无觅说,“所以你在月季花里待了一千多年,那朵花一直没凋啊?就没被人觉得奇怪过?”

  “没凋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越季面无表情看着他,“以前一直没人觉得奇怪,直到来你家之后。到你家刚过一个星期,你就开始对着月季花念叨,说这花怎么还没死。”

  云无觅轻咳了一声:“……难怪了,原来是不会死的,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养花技术提高了。”

  “哈。”越季佩服他的勇气,并且发出嘲笑。

  云无觅便很和善的提醒越季:“小妖怪,你现在还在我家呢,对我怕是要友善一点。”

  越季反驳:“我都说了我不是妖怪。”

  云无觅:“那难不成我要叫你老鬼?”

  越季顿了顿,深呼吸,深呼吸。

  过了几秒,越季才嘀咕道:“我不跟你计较,按辈分算你得是我孙子的孙子的循环。”

  云无觅:“……小妖怪,我得再提醒你一下,你现在不光人在我家,你身上穿的还是我的衣服。”

  闻言,越季心虚的抿了抿唇。

  “知道我是怎么发现你的存在的吗?”云无觅道。

  越季木然:“你刚刚不都说了吗,你家里有监控啊……你这个人太狗了,还故意跟我说要出门两个月,就等着我出来了你再抓个现行。”

  云无觅轻笑一声:“家里有监控也不等于我会一直看。事实上是因为你现在穿的这身衣服。”

  越季歪了歪头,还是解释道:“我不是故意拿你衣服的……我死的时候穿着龙袍,之前在月季花里也一直是那件,结果上个月一从花里出来,龙袍就碎掉然后消失了。我总不能光着啊,只好摸到你的衣帽间拿了一套衣服。”

  “我知道,监控里看到了。”云无觅说,“虽然我衣帽间里的衣服款式都差不多,按理来说你拿一套我也注意不到,但是没办法,我这个人对自己的东西记得很清楚,有多少件衣服挂在哪儿我都记得,不清理还没发现,前两天随手收拾了下,就发现衣服没了。”

  然后一看监控,得,够惊喜。

  越季服气:“你家里凭空冒出来一个人,你都不害怕的吗?”

  云无觅想了想:“还好吧,虽然唯物观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越季:“……”

  “其实……”云无觅又慢悠悠道,“比较重要的原因在于,我看监控后发现你还挺可爱的,也没在我家干什么坏事,就实在是害怕不起来。”

  不但不害怕,还挺好奇的,毕竟在此之前云无觅一直觉得那朵月季花是他养花生涯的唯一成功作品。

  越季听完,更气了:“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云无觅一乐,乐完之后他又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越季眨了眨眼:“你是想让我走吗?”

  云无觅本来想点头说点什么逗逗他,奈何被越季这样看着,居然生出了点莫名的心虚来,好像自己欺负了小可怜似的。

  “其实我能从月季花里出来之后也想过抱上花就走。”越季的语气又变乖了,“但是我抱不起来那一盆花,也不敢丢下花自己走……我不用吃不用喝睡觉可以回花里,你别赶我走好不好?”

  云无觅:“……别装可怜。”

  越季很无辜地看着他的眼睛:“没装啊,我就是很可怜嘛。其实吧,月季花在你家里,花在哪儿我就在哪儿,你想赶我走的话直接把花丢出去就好,我也拿你没办法。我也能理解啦,谁乐意自己家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人的……不过你丢我出去的时候挑个好一点的地方可以吗,别把月季花丢到垃圾桶里,也别把它放到会风吹日晒的地方,我住在月季花里其实五感都在的,环境太恶劣了我会很难过。”

  说着他又叹了口气:“唉,要是我能抱得动那盆月季花就好了,也就没必要这么打扰你。”

  听越季一席话,云无觅心情很复杂。过了会儿他道:“或许……你知道这个社会有种生物叫白莲花吗?”

  “啊?”越季眨了眨眼,“我难道不更应该像绿茶么……”

  得,这小妖怪之前的生存环境也不知道有多复杂,难道亡国的小皇帝就能不讲究脸面了吗……?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被影帝当月季养的日子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被影帝当月季养的日子》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被影帝当月季养的日子》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被影帝当月季养的日子》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