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饿饿,饭饭[穿书]

老公,饿饿,饭饭[穿书]

作者:路归途 老公,饿饿,饭饭[穿书]最新章节: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穿越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1-15 16:57:09 人气:33

老公,饿饿,饭饭[穿书]简介:齐澄不知道自己穿的是生子文 只知道他是恶毒反派炮灰 是阴冷偏执反派boss的男妻子 齐澄穿来后 望着眼前的大别墅 不限额度的黑卡零花钱 以及坐在轮椅上大反派的绝美侧脸 不是,软饭它不香吗? 为什么非要离婚 做主角攻受神仙爱情的炮灰? 老公,饿饿,饭饭! “他腿也不方便,也不会发生那什么关系,就是护工工作,我会尽职尽责吃软饭的!” “老、老公,我来帮你擦身体吧。” 白宗殷:…… 后来 齐澄才知道自己名字另一层意思 —- 认认真真吃软饭小可爱受x阴冷偏执宠妻攻

《老公,饿饿,饭饭[穿书]》章节试读

  西红柿三块四一斤,白菜一块八,猪肉已经涨到了二十二一斤。

  “……朋友圈刷屏了,雪越来越大,好有过节气氛。”

  “平安夜嘛,今晚吃火锅还是牛排?烛光晚餐,牛排餐厅吧?”

  “哇,好棒,老公最好了。”

  “笨蛋猪猪。”

  地铁角落,齐澄盘算菜价,旁边是一对年轻情侣,男孩子高高大大的,一上车将娇小的女朋友揽入怀中,顺便把他挤到了角落。他不是偷听,京市地铁的早高峰,情侣说话不大不小声,被迫吃了一路狗粮。

  牛排……牛肉四十八一斤。

  吃不起。

  还是白菜豆腐炖粉条好了。省钱。

  齐澄听着隔壁情侣亲热的过节安排,今天平安夜,明天圣诞节,酒店房间已安排,巧克力、奶茶、鲜花……

  神仙生活。

  齐澄脸上难掩羡慕,他是孤儿,小地方考到京市的,大学四年的助学贷款,还有两个月就能还清,到时候他的日常也不用这么拮据。

  到站了。

  隔壁情侣上一站已经下车,齐澄挤下车,一出站口,扑面的鹅毛大雪。

  冷的一个哆嗦。

  身上羽绒服三年前买的,越洗越薄,不怎么保暖。

  绿灯亮,过马路。

  人群突然响起尖叫,缩在羽绒服帽子里,冻得走路像企鹅的齐澄扭头看过去,雪天路滑还是怎么回事,等绿灯的SUV速度很快的冲向他们,大家尖叫四处逃散,有个女孩被吓的原地不动。

  ‘砰’!

  剧烈响声。

  紧接着人群叫声:“撞死人了。”、“快打120。”、“好多血。”

  女孩子从惊吓中缓了回来,刚刚有人拉她了一把,所以被撞的——

  ¥

  古驰的睡衣,爱马仕的床单,香奈儿的拖鞋,连床边放着的摆件都是LV家最新款,落地窗外鹅毛大雪,室内如春还有些热,床边的波斯长毛地毯,洁白又松软。

  房间香香的。

  床上睡着的人睁眼醒来,捂着脑袋,好疼。

  他不会脑震荡吧?

  陌生的环境,床尾丢了几个大牌奢侈品手提纸袋。齐澄见了,吓得眼睛圆了一圈。

  这绝对不可能是病房!

  也不是他买的!!

  把他卖了都值不了这么多大牌!!!

  手机——齐澄找了圈,床下地毯上找到了手机,但不是他那款用了四年的破旧手机,而是一支最新款果机,最关键是刷脸它打开了!!!

  齐澄盘腿坐在床上,对着打开的果机发呆,啊不,沉思。

  掐了把自己。

  脑袋不疼,腿疼!

  原相机的脸还是自己的脸,就有一种迷惑。他到底在哪里?

  齐澄穿着香奈儿的拖鞋,小心翼翼的走了两步,然后规矩脱下,放好摆整齐,光着脚参观了一圈,卧室很大,连着浴室,衣帽间的奢侈品大牌,不是齐澄能轻易认出来,而是这些衣服就跟他身上睡衣一样,logo大大的。

  他头发变成了黄色的。染头发这种事,贫穷小澄自然干不出来。

  Burberry的钱夹找出了身份证。

  齐澄,比他小三岁,零零年的。

  小心翼翼出去,窥见全貌。

  这是栋别、别墅!

  现代装修利落中透着几分华贵,一楼客厅好像有动静。齐澄从楼梯走下来,才发现另一头竟然还有个直梯。

  家里安直梯,第一次见。

  餐厅很大,敞快明亮,背着齐澄有道身影——

  “齐少爷起的这么早?怎么光着脚。”权叔端着一笼才出锅的汤包从厨房出来,一眼就看到傻站在楼梯口的齐澄,毕竟是和宗殷结了婚的,客气问:“齐少爷,吃早饭吗?我蒸了蟹汤包。”

  齐澄咽了咽口水,食欲战胜了对陌生的恐惧。

  “吃!”

  权叔惊奇,今天太阳打哪边出来,齐少爷还真愿意坐下吃早饭。

  蟹汤包魅力,齐澄哒哒哒跑过去,注意到那位背着他的身影,真的是坐在轮椅上,他看了一眼没停留,赶紧落座,开开心心礼貌说:“谢谢。”

  权叔包子蒸了两笼,婴儿拳头大小,晶莹剔透的皮,一晃荡里面是香气扑鼻的汤汁。权叔将笼屉放两人中间,心里纳罕:齐少爷今个怎么离宗殷这么近坐下。平日里就算同桌吃饭,也是一个头一个尾。当然齐少爷很少和宗殷一起吃饭。

  通常睡到自然醒,然后开着车去外面,玩到半夜才回来,有时候不回来。

  “小心烫——”权叔提醒还没说完。

  “唔唔,好、烫烫。”齐澄啃着汤包,烫的吐出个舌尖,哈着气,又舍不得手里的包子,低头吸了口汤,一副‘呔,太好吃了叭’脸。

  权叔还是第一次见齐少爷这样,特别鲜活,跟小孩一样。

  本来就是个小孩。

  “再来点陈皮红豆沙怎么样?”权叔问。

  齐澄小口小口啃着包子,没嘴巴说话,嗯嗯嗯的点着黄脑袋。

  权叔去厨房盛豆沙,齐澄啃完第一只蟹黄包,悄悄咪咪的侧头,视线停留在隔壁坐着的人——从他过来,对方慢条斯理吃着饭,没看他一眼。

  侧脸清隽,皮肤很白,不健康的那种,睫毛很长,一脸冷意。

  然后对方冷清不带感情的目光扫了过来。

  “嗝。”吓得齐澄打了个小小的嗝,他捂着嘴,“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人的眼神好可怕。

  “来来来,尝一下权叔的红豆沙,齐少爷嫌太淡可以加糖,宗殷不太吃甜食。”权叔将东西放好。

  齐澄小小松了口气,那个男的收回了目光。

  权叔,宗殷。

  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齐澄接了碗,“谢谢权叔,你别叫我少爷,叫名字就行,小齐或者小澄。”

  “啊这?”权叔觉得齐少爷变了个人,笑呵呵说:“你和宗殷结婚第一天,说叫你齐少爷,现在又不叫啦?”

  齐澄的一口豆沙差点喷出去,咳了半天。

  “慢点慢点,宗殷别顾着自己吃,结婚了,夫夫要互相照顾。”

  齐澄惊天动地的咳,脸都咳红了,生理泪水眼泪汪汪的。

  “啊?我、我就结婚了?”

  这,他就结婚了?

  “一周前就结了,小澄是不是还迷糊着?”权叔倒了温水,“喝杯水缓缓。”

  齐澄抱着水杯喝水掩饰自己慌乱,那位叫宗殷的又冷冷看了他一眼。

  眼神锋利,直透人心。

  齐澄的注意力却偏在对方左眼尾那有一颗红痣,在眼皮上,只有垂着眼扫视时才能看到。顿时直击心灵,权叔!宗殷!

  “我吃好了,权叔。”白宗殷冷冷淡淡说道。

  轮椅的声音很安静,很快离开了餐厅范围。

  “你慢慢吃,我去看看宗殷。”权叔不放心交代。

  一会,餐厅就只剩齐澄。齐澄脑子要炸开了,他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他在一本书里!

  《星光深处是年下》这本小说。白宗殷是他,啊呸,是齐澄的合法老公。这本小说还是公司女同事追连载,他加班的那个月,中午吃饭休息时,大家会聊两句,因为同名同姓,齐澄还造女同事打趣过。

  书里原句:白宗殷样貌清隽不似女相的漂亮,身患残疾,无所事事,每年不过从蒋氏集团股份分红十来个亿罢了。

  齐澄:这是什么凡尔赛文学!

  小说里的齐澄是个粗俗泼辣视财如命的炮灰男配,因为喜欢男主,想尽办法动用手段,结果在酒会上他和白宗殷关了一晚——白宗殷双腿残疾不可能酒后一夜情霸王硬上弓,但原身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诬陷白宗殷夺了他清白,要和白宗殷结婚。

  齐澄当时听完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不知道是该吐槽同事追的文什么乱七八糟。

  还是被那个清白给晃了下脑子。

  结果白宗殷还真同意了。

  原身作为炮灰男配,白宗殷当然不是男主了,相反他还是男主的劲敌,害的男主家破人亡,最后和男炮灰齐澄一样下场很惨。

  齐澄是处处给主角受使绊子。

  白宗殷是处处给主角攻全家挖坑。

  啊,这。

  怎么办?

  蟹黄包的蟹香味,以及陈皮红豆沙的清甜,齐澄思考了三秒,毅然决然的低头干饭。

  先吃饱再说!

  窗外雪越来越大,吃饱就犯困的齐澄回到房间,宅在区区六十多平米的卧室里看雪。

  原来凡言凡语是这种感觉。

  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再次醒来中午一点多。齐澄又饿了,这次穿上了拖鞋,哒哒哒的下楼,楼下很安静,白宗殷和权叔不在,不过有位胖胖的阿姨看到他,问:“齐少爷要什么吗?”

  “有饭吗?阿姨。”

  书里白宗殷父母早亡,外公外婆相继去世,权叔是外公家的人,和白宗殷没什么血缘关系,但把白宗殷当侄子对待,很亲厚。

  这栋别墅,就三个人住。他,白宗殷,权叔。

  余下的园丁、打扫阿姨等都是不住家的。

  “饭要现蒸,要是饿的急,我给你下碗面?”

  “好啊,谢谢阿姨。”齐澄坐在桌边乖乖等饭吃。

  没一会香味传来,阿姨端着一只瓷白色的面碗出来,大浅口,清汤点缀着碧绿色的葱花,上面窝着一只溏心荷包蛋,蛋黄油油的,旁边是去了壳的大虾,粉白的肉微微蜷曲着,切得薄薄的火腿片,脆脆绿绿的青菜。

  齐澄:!!!

  这是什么豪华绝世面!

  他以为随便吃吃的挂面。

  就这样,阿姨还很担心说:“比较简单,高汤也没了,齐少爷你看能吃吗?”

  齐澄点头如捣蒜,捧着面碗,喝了口汤。

  哇!

  感觉灵魂都升华了。

  白宗殷坐在轮椅上,身后权叔笑呵呵说:“小澄好像变了个人,本来就是年轻,才结婚,可能有点不适应,宗殷,你对小澄多照顾点。”

  “我知道,权叔。”白宗殷声音温和,眼底却透着冷意。

  齐澄就跟猪一样,欢欢快快的拱着面,心情是自由自在。吃完了饭,阿姨端出了水果,齐-报价器-澄扫描,眼睛冒出了¥,苹果八块一斤、红心火龙果二十、奶油草莓三十八、山竹四十八。

  !!!

  神仙日子!

  不由想到地铁上那对情侣,男孩子叫女朋友‘笨蛋猪猪’,其实当时,他也想当一只笨蛋猪猪的,可惜——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要回去。

  或者这场美梦终究醒来。

  现在这一刻,齐澄由衷的感谢为他提供衣食住行的大反派白先生。

  于是抱着水果碗,开开心心去了客厅。

  “白宗殷——”要不要吃水果。

  还没说完,被对方冷漠的视线扫过来,好像嫌弃他说话不对,齐澄想了想,是他不对了,于是不好意思,更正自己错误,鼓起勇气重新说:“老、老公,吃水果。”

  白宗殷端着茶杯的手,不可控的颤了下,茶汤晃处一些在手背,那块就发红。将茶杯放下,两手交叠,被烫的红痕遮盖住,看向了他的‘妻子’。

  权叔没注意到宗殷被茶烫了,注意力都在刚小澄说的话,惊讶完了,特别开心,说:“好好好,小澄你和宗殷慢慢聊,我去看看。”找借口离开了。

  满心都希望年轻的新婚夫夫能处的融洽。

  “水果碗。”齐澄递水果碗,神神秘秘挡住远处权叔偷看的视线,用水晶碗壁碰了下白宗殷的手。

  白宗殷眉头拧了起来。

  “你手背红了,这个冰。”齐澄解释完,小声说:“你不想权叔担心?我知道,你快冰冰。”

  自以为是。

  齐澄是个蠢货,白宗殷知道,就是因为齐澄蠢,又疯狂喜欢蒋执,幻想以后和他离婚,和蒋执在一起,要保留清白之身给蒋执,白宗殷才会答应和对方结婚。他需要一个对外的幌子。

  这一周都做得很好,对方很怕和他一个空间,早出晚归,即便在别墅也是躲着他。

  今天怎么变了?

  白宗殷不喜欢说无用的废话,以及和蠢货争执,水晶碗壁贴着手背,抬眼看齐澄,意思可以走了。

  齐澄就势坐在沙发上,晃了下脚上的香奈儿拖鞋。

  感觉就是塑料拖鞋。

  一边偷偷看白宗殷。

  就那么一小下,红的很厉害。真的像小说里那样,白宗殷身体很脆弱,加上脸长得特别好,第一眼很让人迷惑,产生这个男的好孱弱很好欺负,但实际上,大反派搞的男主父亲从三十二楼跳楼自杀,男主母亲成了神经病疯子,逼的男主精神脆弱直接黑化。

  但即便这样,追小说的女同事都对白宗殷恨不起来。

  前期是因为脸好看,后期结局揭露真相,女同事虐的嗷嗷哭说什么白宗殷疯批美强惨好带感啊。

  手上一冰,水果碗到了他手里。

  “老公,不要了吗?”齐澄发现自己叫的很顺口。

  果然是饭饭的力量!

  白宗殷没有看齐澄,操纵着轮椅离开了。

  为了不错过晚饭,齐澄在客厅留了一下午,吃完了水果碗,抱着手机玩,这个世界和他的世界大致相同,有微博、微信、秋秋各种论坛,有的没有。城市名字不同。

  他们所在的城市叫名城,靠北方,经济开发城。又有另一个叫法:北蒋,意思北方财富巨鳄蒋家,也就是原身疯狂喜欢的男主蒋执家。

  可大家都不知道,再过四五年,北蒋就该换成白姓了。

  白宗殷的白。

  【赵三:齐少,这么晚了怎么说?出来喝酒啊,新开的酒吧,给你叫一打男模,器大活好你就算不用,摸摸解馋也行……】

  齐澄不小心点成了外放,赵三的微信语音巴拉巴拉。

  权叔正好叫他吃饭,听见了这些。老派人保守,欲言又止不知道怎么劝。

  只见齐澄正襟危坐,他不知道赵三是谁,但挡他饭饭者,都不是好人!

  【我不去,以后这种活动不要叫我了,我结婚了,我要和我老公吃晚饭!】一本正经,气势汹汹发送!转头看权叔,露出个小酒窝,“权叔,饭好了吗?”

  权叔满脸皱纹都笑出来了,和蔼可亲的说:“好了,不知道小澄喜欢吃什么,你喜欢什么告诉权叔,下次权叔给你做。”

  “我不挑食的权叔,啊,我不爱吃芹菜。”

  “不做芹菜。”权叔哄小孩。

  餐厅没看到白宗殷,白宗殷不到,不能开饭。

  老公,饿饿,饭饭!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老公,饿饿,饭饭[穿书]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老公,饿饿,饭饭[穿书]》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老公,饿饿,饭饭[穿书]》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老公,饿饿,饭饭[穿书]》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