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和政敌清清白白!

本王和政敌清清白白!

作者:梦里长安躲雨人 本王和政敌清清白白!最新章节:第35章 第 35 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3 09:13:11 人气:15

本王和政敌清清白白!简介:声名狼藉实际全是误会.温良前太子现王爷受vs直男人设实际弯成钢圈.前“娈宠”现国舅攻 据说,当朝权势滔天的国舅爷曾经被强掳进荣王府成为众多娈宠之一。 荣王府下人:“我呸!我们王爷没有!我们王爷他是大好人!” 国舅府下人:“我呸!我们国舅没有!我们国舅他是大直男!” 荣王的下人and国舅府的下人:“事情不是这样的,我们主子冤啊。” 吃瓜群众:“国舅爷和荣王爷咋还没掐起来呢,在线等,急!” 本朝曾有一嫡皇子,生而被立为太子,未弱冠便因懦弱不成器被废,降为荣王。荣王荒淫无常,仗着恩宠,从教坊,人市,大牢等处掠得数位娈宠美童,供己亵玩。 未几,皇帝崩,外戚一手遮天,天家子孙被逐被杀,荣王被放至苦寒之地,熬了几年,又赶上王孙叛乱,所有远在番地的亲王都被召回,这位闻名遐迩的不堪王爷也终于回到了京城。 如今的京城早已不是当年的京城,外戚当朝,国舅兼大将军一手遮天。 然而,如今京城中最热的八卦,不是外戚如何整治这帮天家子孙,也不是天家子孙能否卷土重来、恢复江山,而是当年荣王爷与国舅爷的一段情。

《本王和政敌清清白白!》章节试读

  京城有一个人尽皆知但又没人敢说的秘密。

  本朝临朝辅政,手握重兵,扶立幼主的顾国舅,父亲和兄长都被先帝所杀,满族一百多口人,被灭了十之五六。先帝因兵变而死,传言,死之前,顾国舅已侵入深宫,站在他床前,小声对他说,让他放心走,他很快就把朱家王朝所有的凤子龙孙都送到地下,给他做伴。

  京城还有一个人尽皆知但又没人敢说的秘密。

  顾家被抄家灭族时,顾国舅侥幸逃脱,藏身于某个倾慕他的歌女处,荣王却带着人将他从旮旯窝里搜了出来,也不交官,也不上报,迷药一熏,偷偷摸摸运进王府里,日日浸以淫画秽音,万般狎弄,千般亵玩,将好好一个八尺男儿变做娈宠美童。传言,顾国舅从王府被解救时,身上带着十几处虐打的伤痕,令人不忍直视。还传言,顾国舅曾私下对贴身老仆道,若杀朱家人,第一个当杀荣王。

  传言传来传去,真假不知。但幼帝登基的第五年,名为就藩,实为流放的天家子孙在封地兵变。很快,闹事的怀王叔被杀,顾国舅下了一份召他同母兄弟平王回京的诏书。平王在封地自焚而死。又过了一个月,国舅下了第二道诏书,召所有王爷回京。其中,荣王的名字列在第一个。

  从东北苦寒之地返回京城的路上,天寒地冻,路上生冰,马车的帘幕俱是加棉,紧紧掖着。即便如此,稍不留意就会漏进寒风。

  如今车内就蹿着一股凉气,侍女蔻儿正将车帘掀开一条小缝,向外窥探。

  她没回头,苦哈哈的道:“王爷,快到京城了。”

  她身后,一位穿着素色衣衫,端坐在车马正中间的男子,此刻正在闭目养神。闻言,叹了一口气,“蔻儿,不到半个时辰,你已说了三遍了。”

  蔻儿转过身,眉毛委屈成八字,嘟着嘴巴,问:“你可想好什么对策?”

  闭目之人淡淡的,“什么对策?”

  蔻儿闻声声音骤然拔高,“什么对策?!王爷!”她泫然欲泣,“咱们昨天路过那乡村,连水井旁的小儿都知道国舅要杀你呢!”

  荣王终于睁开眼,叹了一口气。

  蔻儿要哭不哭地道:“王爷,听说,平王是用灯油浇了一身,把自己活活烧死的……”

  荣王望着她,又叹了一口气。

  蔻儿接着道:“怀王孙子也被逮进京里,投进死牢。”

  她哇地一声,“王爷!你可怎么办呀……”

  荣王无奈的垂下双目,拍了拍她的后肩。

  他的睫毛投下一片小小阴影,遮住目光,“我是睿武帝的嫡长子,哪那么容易就死了。”

  他不光是嫡长子,还是太子,还曾是废太子……

  荣王心道,要说这辈子,他活的够跌宕起伏了,足够写满一本话本。但若要他现在去死,他还不想,主要是一个字,冤。

  想当年,他费尽千辛万苦才把顾国舅搜罗出来,背人耳目,胆战心惊地藏到自己府里,一边要防着想不开的顾国舅自戕,一遍又要防着他逮着机会杀了自己。万般呵护,千般用心。他从衣食盯到住行,从早饭管到晚饭,甚至还亲自喂汤喂药,陪说陪笑。

  这些姑且不提,荣王但凡听到市井里流传的他与国舅的污言秽语,都气的拍饭桌子。

  为什么?

  因为他冤啊。

  同桌吃饭,同塌而眠一年有余,荣王却连他一颗扣子都没解开过,一!颗!都没有。

  他每每想起这一番,都气的……气的……

  气的叹一口气……

  说起来,这位荣王,也是一位奇人。

  他小名映鹤,自打从娘胎里爬出来,便被封为太子。他是元后所生,睿武帝夫妇的嫡长子,从小圣眷隆重,有了兄弟也没减少丝毫,幼年时,一排雪□□嫩的小肉娃娃玩耍奔跑,一样是凤子龙孙,独他比别人高贵。摔个跟头都比别人矫健,打个喷嚏都比别人聪慧。

  及至稍大些,但凡先帝与先后处所有的好东西,尽着他挑。只有他不想要的,没有他要不到的。

  说他是天上地下头一份,绝不掺水。

  他也有两个被百姓们传得快烂的故事。

  第一件事是在他十二岁那年,当时的圣上睿武帝率一众龙子凤孙与得意大臣在围场围猎,猎后赐宴,顾大将军牵了一头还未长成的小鹿来。

  映鹤坐在右侧,抻着脖子瞧那小鹿,只见它四只蹄儿踢踢踏踏带着幼崽的不安分,昂着细长的脖子,一双漆黑的湿漉漉的眼睛,天然圆睁,清澈透亮,毫不防备,见了人还很活泼。

  睿武帝也夸这小鹿长得好,他问映鹤,“鹤儿觉得如何。”

  映鹤无知无觉,朝父皇笑道:“甚好。”

  睿武帝点点头,向顾将军道:“带下去吧,别蒸,烤了吧。”

  小映鹤的笑容顿时凝结,他看看那小鹿。小鹿屡次被他观望,调皮的冲他眨眨眼。

  小映鹤慌忙道:“这小鹿甚是可爱,怎忍心将它杀死。”

  睿武帝听了,看看那小鹿,觉得有理,对旁人道,“换别的吧,这鹿赐给太子了。”

  宫人笑着应了,恭贺太子又得赏赐,却见太子一张雪□□嫩的小脸上,眉头深皱,不见一点喜色。

  宫人立刻换了一头小羊羔上来,那羊羔还未满一岁,走路歪歪倒倒,但颇有灵性,一见火架,便不住倒退,咩咩的奶音叫个不停。

  太子不忍,耐不住脱口而出,“这小羊也甚可怜,别吃它吧。”

  一旁的顾将军是两朝元老,功震朝廷。他淡淡的拂了太子的面,“依太子所言,这一餐恐怕众人要饿肚子。”

  太子赫然红了小脸。

  一旁的杨相解围,“太子仁善。孟子尝言,见其生不忍见其死,此圣人也。古有齐宣王恩及禽兽,今有太子不忍之心。”

  他向睿武帝道:“我大贺朝要出圣人了。”

  睿武帝听了这话,勉强压下脸上淡淡的不悦之色。

  一旁的顾大将军紧闭了唇,不再多言。

  此事最后,既不杀鹿,也未杀羊,将下厨腌好的猪肉当场烤制了,大家分食。

  太子映鹤远远坐在席间,看着宫人将那红白肉条抬上桌子,心头升起一阵恶心,差点干呕出来。

  据传言,太子回了住处,神色便有些不对,恹恹地打不起精神。他侧着身,蜷缩在榻上,过了一会儿,竟默默流下泪来。

  宫人见状慌了,忙问他为何如此,追问半日,他方哽咽着问:“人,为什么要吃肉呢。”

  宫人哭笑不得,徐徐告之以大义道理。

  太子恹恹地,不再出声。

  本来这只是一件宴余小事,多数人没放在心上,但从那之后,太子如往常衣食起居,谈天说笑之余,总有一缕淡淡的忧愁,萦绕在他的眉头。

  同时,平静的湖面,暗处波澜涌动。顾大将军私下向睿武帝进言:太子恐非安震天下之人。

  睿武帝皱着眉头,却并没说话。

  太子映鹤与睿武帝同处深宫中,风平浪静地过了几年。

  这一年,他十八岁时,上书一封请辞太子位,睿武帝二话没说,一封诏书废了他。

  没过两年,他二十岁,又被册为荣王。

  他另一件被传烂的故事,便发生在立府第一年。

  传言,作为一位前太子,一位现亲王,他不爱美女,不爱娇娘,单单看上了杨相之子。而偏不巧,那一年杨相出了事,成了罪臣,满门受牵连。他的独子杨旷亭自然逃不了,要被送进宫受宫刑。

  这位荣王映鹤,居然贿赂官员,李代桃僵,将杨旷亭偷换出来,弄进了荣王府。

  事破之后,天子大怒。一直以来心痛却不肯心死的睿武帝,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一个时辰。留下“昏懦淫逸”这传遍京城的四字金评。

  映鹤垂着脑袋,捏着衣角,畏畏缩缩含怯带臊地听了一个时辰。

  及至事了后,睿武帝身边的管事公公上前欲劝慰他,却见他抬起脸,不好意思的一笑,问道:“这可是骂完了?”

  管事公公还愣着:“啊……圣上走了。”

  闻言,这位荣王搓了搓大红脸,羞羞答答地回府了。

  杨相之子留在了荣王府。自此之后,这位荣王简直大开淫戒,毫不收敛。从乐坊,人市等处,掠来无数美男娈童。甚至,兴之所至时,他抽风去大牢里闲逛,还就恰好看中了一位犯人。有杨相子的前科,他光明正大的软磨硬泡,恩威并施,使尽各种手段,竟终将这犯人弄了出来,也养进荣王府。

  关于这荣王府后院到底养了多少美人,有人说十余位,有人说二三十位,还有人说上百位,不一而足。但无论多少位,荣王的名声,彻底臭了。

  然这位荣王虽人品做派令人不齿,运道却很好。他亲爹睿武帝崩后,二皇子穆严帝登基。穆严帝生性多疑,残暴严苛,剪杀无数功臣,还除去了自己的岳丈顾大将军。朝廷中一片暗无天日,苦不堪言。

  众生受苦时,只有一位大仙独自得道,就是这位荣王。

  穆严帝看谁像谋反的,只看荣王顺眼。荣王安居宝座,继续日夜淫乐,搜刮美人。

  京中人士原本对他半嘲半怜半叹,此时风头一转,又变作羡妒。

  这股羡妒之风,直吹到穆严帝暴毙,他的岳家卷土重来,扶立幼主,国舅辅政。

  杀不尽的顾家人重掌军中权柄,几近报复般杀戮驱赶天家子弟。倒霉的天家子孙,先是被自家疯皇帝迫害猜疑,又遭外戚整治。一场皇城动荡后,活下来的人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被放逐各地。一直默默享福的荣王也夹杂在队伍中,远走他乡了。

  他的逸闻传说终于在京城渐渐堙没。

  从人间最热闹安逸处,到偏远苦寒的封地,这一别,就是五年。

  开化五年,他终于回来了。

  车马慢慢前行,荣王映鹤端坐车内,随着车身轻轻摇晃。他闭着双目,在一片深黑沉静中,陈年旧事如走马灯般掠过心头。

  车门外,一个清澈却沉着的男音响起,那是他的管家鹿童,“王爷,”鹿童撩起车帘,露出远处灰扑扑的巍峨城门,“京城到了。”

  荣王马车一路顺利进城,行了一阵,终于来至荣王旧居前。

  一身青衣,腰背挺拔的鹿童,亲自侍立在车旁。

  车帘掀开,露出一只素白的手,搭在鹿童的手上。荣王抬起双目,望了一眼府门上几个敕造大字,缓缓下了车。

  一位五十余岁穿戴干净的大叔迎了上来,自称姓余,由朝廷派拨,暂理府内事物。他身后的下人,也没一个荣王熟识的。

  荣王立刻道甚好,随即命鹿童让出管家之职,只打理自己近身之事。

  余管家带着荣王在他自己家巡视一圈,荣王每看一处都要夸赞,嘴里好话不停,满意极了。看了芙蓉院,看了芍药院,看了梅院,荣王指着梅院一棵茂梅下的活泉,对余管家道,“没想到,五年了,这池塘还能打整的这么干净。”

  他余光一瞟,瞧见鹿童正指挥下人将他的行李往梅院正房里搬运。

  荣王没说话,瞧了鹿童一眼,淡淡的收回目光。

  余管家应和了几句,忽而走近,十分坦荡的含笑低声道:“您的东西一丝也不敢动,只是伺候的人换了。但请您安心,所有王孙皆是如此。”

  荣王心底琢磨这句话,看着他没吭声,过了一会儿,方笑道:“我安心的很。”

  鹿童将行李安置的差不多时,他进了屋,先要水洗漱沐浴,又将刚刚被装进衣柜,在临离封地前才做的新衣裳拿了出来。

  他试了一套,觉得不好。

  翻开衣柜看了看,又拿出一身穿上,照了照镜子,又换了下来。

  最后翻出一身素色带仙鹤纹的衣衫,一件一件细细地穿戴好了。见了倚门抱着双臂的鹿童,略有一些不好意思的问,“这一套可好?”

  鹿童淡淡地道:“很好,十分飘逸,可以去道场做法了。”

  荣王笑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回过身,接着对镜理衣带。

  鹿童走到他近旁,倚着衣柜,望着镜子里的他,道:“挑了半个时辰衣服了,不用晚饭了么。”

  荣王道:“一会儿要去面圣,晚上应有赐宴。”

  鹿童招呼几个侍女将饭盒拿进来,在圆桌上摆盘。

  几个侍女荣王一个不识得,全是生面孔。

  鹿童道:“就是赐宴,所以才叫厨下预备了几样小菜,宫里的宴席何时吃饱过?且等能进嘴时,早凉的凉,腥的腥。”

  荣王极细致的将衣襟抚平,道:“来不及了,不吃了。”

  他转过身,急急地道:“帮我找一条合眼的束带。”

  鹿童闲闲地跟过来,打开数个装贴身之物的大小箱笼,与他一起翻了起来。

  忽而,不知是他二人谁的手一抖,掀出一卷画轴,画轴掉在地上,带子散开,竟露出一幅男子裸背倚树图。

  若再有人看得仔细些,便会认出,这画中人竟是当朝权势滔天的顾国舅。

  那画轴边缘早已磨损,似是常被人打开把玩。

  荣王和鹿童双双顿住。

  正在忙碌的几个侍女一望之下,也愣住了。

  鹿童慌忙扔了手里的物什,将那画轴卷了起来。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王和政敌清清白白!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本王和政敌清清白白!》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本王和政敌清清白白!》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本王和政敌清清白白!》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