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深情

迟来深情

作者:鱼大丸 迟来深情最新章节:第55章 求婚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1-24 15:57:26 人气:67

迟来深情简介:江北太子爷时隼突然和家道中落的北卿结婚了,震惊整个上流圈。 面对记者的追问,时隼叼着烟,眉眼没抬,满不在乎:“和谁结婚都一样,女人嘛,从来只是生活的调味品。” 一时之间,北卿成为上流社会豪门贵妇间的笑柄, 嫁给时隼又怎样,还不是得不到他的心。 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 大雨滂沱的夜里,北卿留下一份离婚协议书,驾车决绝离开。 穿着黑色西裤的男人追出来,浑身被雨淋得湿透,脸色沉郁结冰,眼眸紧紧盯着车内的她。 北卿看也没看他一眼,大力踩下油门,雨水溅了他一脸,决然而去。 再后来,换他死缠烂打。 他将她堵在门口,欺上前,敛去一身的冰冷,声音低哑,语气卑微像狗:“怎么做,才可以原谅我...” 北卿波澜不惊,嘴唇轻启:“你知道吗?迟来的深情,一文不值。” 小剧场: 白天,北卿和时隼拌了两句嘴。 半夜,北卿起来上卫生间,刚起床,身旁熟睡的时隼似乎有了感应,突然从梦中惊醒。 他以为她还在记怀白天的事,闹脾气要离家出走,从床上爬起,眸色沉沉,拽着她的手臂,语气委屈可怜:“你是不是又要离开我了...” 被尿憋醒的北卿,看着复婚后一直缺少安全感的他:“我只是去上个卫生间而已。” 时隼:......

《迟来深情》章节试读

  仲夏夜晚,空气里一片闷热,让人颇为燥郁。

  卡特兰蒂国际大酒店的顶楼,正在举办着一年一度的时尚红人颁奖典礼。

  坐在台下的北卿听到主持人念着她的名字,捏着湖蓝色高定纱裙的下摆,站起身,伴随着音乐声,款款朝着舞台中央走去。

  这次她揽获的奖项是“最佳时尚奖”。

  站在台上的主持人看着她一步步走来,联想到前段时间她和江北太子爷时隼的那场声势浩大的婚礼,话语里有奉承,也有探究。

  舞台上,北卿接过奖杯,和颁奖人握手致意。准备下台之际,身边的主持人抓住机会,一定让她说两句获奖感言。

  站在舞台中央,北卿扫视了一眼台下黑压压的人群,最后还是没如主持人所愿,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了两句感谢的话,就下了台。

  不远处,三个同样盛装出席的年轻女孩,看着北卿身上的秀款纱裙 ,脸上有不屑的神情闪过:

  “装什么白莲花,她能够得这个奖,还不是拿钱砸出来的!”

  “你可别说,凭她家那个条件,如果不是时隼,估计一辈子也穿不上她身上那条秀款纱裙。”

  “哈哈哈,还真是....”

  “别看她现在一脸高不可攀的圣洁样子,还不知道背后是怎么翻着花样伺候时隼的。”

  “男人嘛,都好这一口...两人能维持多久还不知道呢,时隼结婚那天不是黑着一张脸嘛,只差没把不愿意三个字写在脸上了...”

  “真佩服她,也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手段把时隼搞到手的...”

  紧接着,是心照不宣的一串娇笑声。

  这些话语一字不落的进入北卿的耳中,她没有搭理,挽起裙摆,缓缓落座,白皙的小脸上却出现了可疑的红色。

  想起昨晚在卧室种种少儿不宜的片段,脸颊微微发烫,耳朵也红了起来。

  昨天晚上,时隼的花样......还真的挺多。

  从窗台、再到浴室,再到卧室...

  一旁的小助理不知北卿的心里想法,以为她心情不好,忙出声安慰:“别理石婉婉那帮人,一群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主。她们就是羡慕嫉妒你,才这么酸溜溜。”

  石婉婉也是这两年圈里风头正盛的时尚红人,和北卿属于竞争关系。石婉婉家境优渥,算得上是圈里真正的名媛,却成为了一名时尚博主。她颇看不上北卿,北卿家道中落,卖包救父,却突然嫁给了江北太子爷时隼,在她看来,北卿肯定是使了什么卑劣手段,这让她们一帮姐妹颇为鄙视。

  北卿拍了拍脸颊,赶跑脑子里的那些羞人的场景,她并不在乎她们说的那些话。

  小助理把之前在酒店房间候场时拍摄的照片精修了下,递给北卿看,北卿看着镜头里那个皮肤白皙,烈焰红唇,腰肢盈盈不可一握的自己,搭配这款秀款纱裙,气质出尘,美得不可方物,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甚为满意。

  小助理的拍摄技术真好。

  看北卿还挺满意,小助理选了四张,发到了微博上。

  果不其然,不久之后,北卿的微博账号就涌入了近百条留言。

  “啊啊啊,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太美了,爱了爱了。”

  “这条C家的走秀款夏夜系列纱裙,没想到在你这,姐姐比模特穿得还要好看!”

  “北北虽然有点姿色,但在美女如云的时尚圈里,真不算什么。我觉得她到目前为止最成功的事情,就是嫁给了时隼。”

  “楼上的,我觉得你说得对,北北嫁给时隼后,在穿衣打扮上,和以前是两个档次,果然时家是豪门中的豪门,买不到的限量款,现在估计都是送上门供她选择。”

  “北北为了挽救父亲濒临破产的公司,把之前败的奢侈品全卖了筹钱,看看现在,一切恍如隔世。北北加油!”

  ......

  看着手机上不断涌出的新留言,北卿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这身秀款纱裙是找品牌方借的,她根本就买不起。待会颁奖典礼结束,还得将纱裙还回去。刚才上台领奖,她特别小心,生怕弄坏了裙子,刮破了一根纱。

  “无论怎样,北北还是嫁给了江北太子爷时隼,可一定要幸福啊。”

  看到这条留言时,北卿目光顿了顿,蓦地,退出微博,按掉屏幕,漆黑一片。

  颁奖典礼仍在继续,她的心绪却因为最后一条评论的内容,飘忽万里。

  时家是江北市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家族从清朝年间就开始经商,祖祖辈辈积累了富可敌国的资产。这些年,时家的产业涉及到房地产、新能源、娱乐影视、生物科技、机械自动化等多个领域,家族资产常年驻守在福布斯富豪榜排行榜前列。

  作为时家独子,时隼个人能力颇为出众,毕业于海外名校,不靠家族的庇佑,回国创业,短短几年时间,他创立的隼时集团发展迅猛,涉猎甚广,在资本圈已达到呼风唤雨的程度。在江北市,时隼是人人巴结的太子爷,可他却鲜少出现在公众场合,颇为低调。不过从富家千金到圈内女星,肖想他的人却不少。

  三个多月前,时隼突然宣布结婚,对象是名不见经传的江北市北家的女儿北卿。

  一时之间,舆论哗然,整个江北上流圈炸了。

  不说北家在江北市属于小门小户,和时家的差距可谓是天差地别,北家的公司也因运营不善,濒临破产,迫切需要注入新的资金,才能有继续运转的可能。时隼和北卿要结婚的消息一出,不少人断定着这北家的公司肯定要起死回生了。

  在两人盛大的婚礼上,名流商贾荟萃,江北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来了。

  在婚礼现场,时隼身着熨烫笔直的意大利全手工定制黑色西装,手戴百达翡丽钻表,尽管不拘言笑,眉眼之间,满身贵气。

  北卿身着世界著名婚纱设计师最新款纯手工定制白色婚纱,无名指上戴着10克拉粉色梨型钻戒,站在时隼的旁边,满面娇羞,虽略显局促和紧张,但掩盖不住她的绝美容颜。两人同框的画面,郎才女貌,宛如一对璧人。

  看着媒体上流出的照片,新郎全程黑脸,新娘娇羞中带着局促,似乎对新郎的表现颇不知所措。

  众人心底都是明白人,突然宣布结婚,婚礼现场又是如此表现,势必他不是心甘情愿和北卿结婚。

  大家纷纷开始猜测这段婚姻能持续多久,甚至有好事者还打起赌来,预测期两人什么时候离婚。

  ********

  北卿和时隼居住的北湖湾独栋别墅,是江北市的顶级豪宅别墅区。推开窗就能够看到成片的海景,无论是风景,还是安保私密性,都是顶级,这里居住的都是达官显贵、红人二代。

  北湖湾,早已成为上流社会的象征。

  颁奖典礼结束,北卿还完品牌纱裙,回到北湖湾别墅时,已是夜半时分。

  偌大的房子,一片漆黑。

  时隼还没回来。

  按亮灯光,室内刹时一片明亮,房子的装修风格是北欧奢华风,奶白色的意大利品牌家具和奢华璀璨的巨大吊灯,彰显出主人的独特品味。室内面积加上前□□院的面积约有近千平米,北卿的心里没来由一阵空落落。

  她走到浴室,放了满满一浴缸水,倒入新买的精油,脱去衣裳,缓缓地沉入浴缸中,闭上眼睛,褪去一身的疲惫。

  不知过了多久,待她醒来的时候,发现浴缸里的水已经完全冷却,屋子里依旧一片冷清,看了眼时间,发现已是凌晨一点半。

  她随手拿起一旁的长款浴袍,披在身上,走出浴室。

  揉了揉酸痛的脖颈,环顾屋子一圈,发现时隼还没有回来。

  正在这时,前面的院子里亮起了车灯。

  刺眼的车灯射向屋内,特别显眼。

  她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等候着时隼的到来。

  在门口却看到时隼的助理江朝扶着醉醺醺的时隼走下车,朝着屋子里走来。北卿赶紧进屋找了件披肩搭在身上,走了出来。

  黑夜中,江朝看到站在门口的北倾,出声先道歉:“北小姐,今晚老板喝多了!你别介意啊...”

  北卿看着已是双眼迷蒙的时隼,微微侧了侧身子,让江朝将他移到屋子里。

  将时隼放在沙发上后,江朝就匆匆离去了。

  北卿走过去,闻到一股浓郁的酒味,她皱了皱眉头,准备扶着他去浴室洗澡。

  蓦然间,却被他白色衬衫上的一根头发丝注意到了。

  伸出手,捏起那根微卷的褐色长发,放在眼前,再三确定,这不是她的头发。

  她的头发一直是黑色,也不是微卷。

  北卿看着仰躺在沙发上的时隼,穿着白衬衫黑西裤,平日里凌厉的双眸此刻紧闭着,鼻梁在光影的照耀下,更显高挺,整个人依旧难掩迫人的气势。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别有多大,北卿终于体会到了。

  北卿扯着他的手臂,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他的大半个身子,往她自己的身上倾斜,搀扶着他,一步一步,朝着浴室艰难走去。

  醉酒后的时隼,虽然脑袋一片迷蒙,但意识还是有些许清醒的。他眯着眼睛,努力地想要看清楚眼前的女人。

  光影绰绰之中,看到是穿着浴袍的北卿,动静之中,她胸前的肌肤裸露了一大块,在灯光下格外白皙。

  他目光暗了暗,缓缓闭上眼睛,将身体的全部重量倚靠在她的瘦弱的肩上。

  浴室里,北卿艰难地扯着时隼的衣裳,一件一件脱掉,脸也红成一片。

  这是第一次在如此亮堂的情况下,看到他没穿衣服的样子。

  “嗯...好看吗?”原本闭着眼睛的男人,蓦地睁开眼睛,盯着北卿,目光沉沉,声音暗哑。

  北卿吓了一跳,以为他已经完全醉过去,没想到他却还清醒。

  她的脸上的陡然升高,眼睛不知道该往哪儿看,时隼勾了勾唇角,伸出手,用力一扯,她的浴袍就这么掉了下来。

  她低呼一声,却被随后欺上来的人堵住了嘴,压在墙壁上辗转.....

  时隼的嘴里还有酒味,辗转之间,北卿觉得自己也微醺了。

  ......

  北卿被折腾得奄奄一息,最后不知怎么回到了卧室,更不知何时才沉沉睡去。

  回想昨夜种种,她不禁捂着脸,半晌之后,伸出手,摸了摸床边,一片空荡荡,早已没有了时隼的影踪。

  每次早上她醒来的时候,床边属于他的位置都是冰冷一片。

  她坐起身,穿了件吊带睡衣,简单梳洗了下,缓缓走下楼时,发现时隼坐在桌前,正慢斯条理地吃着早餐。

  他早已穿戴整齐,头发一丝不苟,脸上早已没有丝毫昨晚醉酒的痕迹。

  今天的他穿着黑色衬衫搭配黑色西裤,手腕上戴着腕表,十分矜贵利落。

  北卿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有些羞涩:“昨晚睡得好吗?”

  时隼正在看一份财经报表,他抬头看了她一眼,转头把目光放到报表上,缓缓地吐出两个字:“还好。”

  北卿张了张嘴,如果不是昨晚的缠绵太过真切,此刻她的腿间也呈现出真实的酸痛感,她会觉得昨晚是一场梦,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新婚三个月以来,他都是这样。

  在床上热情似火,清醒之后却是这般理智禁欲,异常清冷。

  说不上来的奇怪。

  可又不知道哪里奇怪。

  看到时隼将目光锁定在手上的财经报表上,不再搭理自己,北卿有些尴尬,她摸了摸鼻子,鼓起勇气,声音较弱,小声地微微抱怨道:“那个...以后你可以轻一点嘛?”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迟来深情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迟来深情》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迟来深情》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迟来深情》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