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锦鲤穿成了炮灰男配

当锦鲤穿成了炮灰男配

作者:绕笙 当锦鲤穿成了炮灰男配最新章节:第116章 第 116 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1-19 14:44:20 人气:92

当锦鲤穿成了炮灰男配简介:    景礼一朝渡劫失利,穿进了一本渣攻贱受文里。     文里渣攻典型的凤凰男,为了前途攀上富豪公子哥,创下基业后又回头去找心头的白月光,再抢了公子哥的家业后又一脚蹬了对方,和白月光走到了一起。     而景礼就是那个被蹬了的公子哥, 还一来就面对捉奸现场。     彼时渣攻一手护着白月光,一面痛心疾首的对他喊:你居然不信任我?既然这样,那不如分手算了!     景礼看着他演,爽快应声:好啊!如你所愿。     转头收回了给对方的所有资源。     不仅如此,之后只要渣攻来纠缠他,就莫名开始倒霉:     不是出门磕掉了门牙就是平地崴了脚,就连喝口凉水都能呛得直接住进医院......     --     锦鲤美少年受V腹黑大佬攻     娱乐圈文,又爽又甜,喜欢的小朋友们可以收藏一下喔~     老规矩,每天早9点定时更新,有事会请假,谢谢支持。     

《当锦鲤穿成了炮灰男配》章节试读

  “在看什么?...这是杨导的新剧?”男人从身后抱住纤瘦的青年。

  “嗯。山哥好容易拿到的,我想去试试。”被他抱住的青年顺势往后依偎在男人怀里,仰头看了他一眼,眼神羞怯又爱慕。

  男人被他的目光勾得心头一颤,伸手抽走他手里的剧本,低头就去亲他的嘴唇,一边道,“喜欢哪个角色你选好直接告诉我,回头我让景礼去打声招呼直接给你拿回来。”

  这话听在任何一个在娱乐圈里努力打拼的小演员耳朵里都诱惑力十足。

  “真的吗?”被他箍在怀里的青年红着脸,满脸都是惊喜和感动,主动在他唇角亲了一口,“谢谢良哥。”

  男人对他的主动很是受用,作势就要跟他交换一个缠绵的亲吻。

  但随即,就见青年的脸上又闪现出几分挣扎,像是还带着几分尚未被泯没的良知,神色忐忑道,“...良哥,咱们这样对景...二少,会不会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当初如果不是他强行逼着我们分手,你至于受这么多委屈?”男人一脸的无所谓,眼底甚至掠过一丝对被提及的人的轻蔑,“所以不管你想要什么,他都只能毫无怨言的捧到你跟前来。既然肖想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就合该付出些代价来。”

  如果不是看他的身份还挺好用,能给自己进入上层圈子带来不小的好处,他至于跟他虚与委蛇?

  男人心底万分不屑。

  当然了,这些事情他自己心里清楚就行,没必要让喜欢的人知道。

  男人沉了沉心绪,再抬眼时只剩下对怀里人的脉脉温情,他低头蹭了蹭青年的脸颊,“好了,不说这个,好容易能见着你一面,别破坏了心情,嗯?”

  青年看起来是极依赖男人的,闻言便也应了一声,抬头主动吻上男人的唇角。

  两道身影快速纠缠在了一起,场面看起来激烈又艳丽,透着浓浓的暧昧味道。

  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点上屏幕,视频被暂停在交颈纠缠的画面。

  随着视频的暂停,休息室里的空气也安静得出奇,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二少,您也别生气,万一这事儿有什么误会呢?”

  片刻,还是屋里阅历最长的酒店经理低声劝慰了一句。他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眼沙发上沉默不语的青年,舔着脸恭维道,“我觉得钟先生不像是那种人,这其中约摸有什么别的隐情也说不一定。”

  “再说,谁不知道二少您对钟先生喜欢得跟什么似的,保不齐就有人想使坏,故意合成了这视频来气您呢。”

  经理一开口,其他人便也跟着纷纷附和,“是啊,二少您对钟先生那么好,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背叛您的事情来。”

  “我看就是那些嫉妒二少对钟先生好的玩意儿故意搞出来的这些事情,二少您可千万别上当。”[page]

  ......

  见少年依旧不发一言,经理又不动声色的拿胳膊肘靠了靠身边的小助理,示意他开口劝劝。

  “王经理说的对,”小助理虽然对视频里的情景也很不忿,但明显更清楚眼前这位爷的脾气,只能憋着气跟着好脾气劝道,“钟先生跟林晓之前的关系,但凡有心稍稍一查就能知道,钟先生之前不也跟您解释过他们现在就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吗。”

  “到时候您要是为了这个跟钟先生闹得不愉快,岂不是伤了你们之间的感情。”

  “更何况前几天您才刚刚跟钟先生吵了一架,这要是再惹了对方不高兴......”

  “如果您实在不放心,我再找人去敲打敲打那个林晓,让他自己识趣点?”

  ......

  景礼依旧没有说话。

  但只从身边这群人的言语里,就不难看出“自己”在视频里那个姓钟的男人跟前几乎卑微到尘埃里的姿态。

  不过,如果换作是以前的“他”,大概也的确会瞬间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找到那个男人跟前肆意大闹一回,最后却又不得不卑微的乞求对方的原谅,再回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状态。

  只可惜,这具壳子里早已经换了人。

  而他,不但对那个男人的一切毫无兴趣,甚至还越看越想立马跟对方撇清关系,最好一辈子都别再见到的那种。

  思及此,他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酒店经理,“人还没到?”

  被他视线扫到的酒店经理瞬间虎躯一颤,赶忙道,“我这就问问。”

  说着,他抬手按了按耳朵上的蓝牙耳机,对着那边问了一声。

  很快对方就给了回复。经理应了一声,随即低头凑近景礼,恭敬道,“二少,人刚刚进房间了。”

  “走吧。”景礼从座位上起身。

  “二少。”经理看着眼前俊秀的少年,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您真的决定好了?”

  景礼看着他没说话。

  “我知道您很想查清事情的真相,但咱们其实也可以等到宴会过后再......”对上他的目光,经理心里其实也忐忑的很,毕竟这位爷是出了名的脾气差,但为了大局着想,他还是鼓足勇气道,“您也知道今天的宴会对景家有多重要,要是被人传了出去,大少那儿......”

  毕竟捉奸这种事情,想也不会善了,更何况对方还招呼了一大群的媒体记者准备曝光。

  他是真担心这位爷脾气一上来瞬间闹得个人仰马翻,当真不好收场。

  更何况等到后面脾气一过又要去眼巴巴的把人求回来。

  何必呢。

  再说今天这场合也不适合他闹啊,今天是景家筹备了近一个多月的晚宴,还是在他们酒店。作为景家当家人唯一的亲弟弟,要是在这种场合闹出这样的丑闻,别说外界的人会怎么看,光是在圈子里那也不好看啊。[page]

  最关键的是,这还是在他们酒店里出的事,到时候这责任谁担待得起。

  酒店经理一脸的愁苦,他这摊上的都什么事儿!

  刚刚还一脸不爽的小助理这会儿也醒过神来,赶忙跟着劝慰了一句大局为重。

  毕竟今晚的宴会对景家来说是真的很重要,大少爷也是真的很凶。

  更何况最近因为那个钟良辰,大少和二少已经闹得很不愉快了。

  景礼顿了顿,在听到他们提及景遇时,原本没什么表情的神色瞬间缓和了一些,想到那个唯一让自己在这个世界感到安心和亲切的人,眼里也终于多了一丝丝少有的温度。

  “放心,不会影响到晚上的宴会。”他也绝不会允许。

  景礼扔下一句,伸手拍了拍小助理的肩膀,径自迈步往外走去。

  小助理见状,也只能苦着脸跟上。

  而酒店经理等了半天都没有等来熟悉的暴怒和谩骂,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发现对方已经走远了,赶忙快步追了上去。

  ......

  电梯缓缓上升,空间里安静得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景礼盯着屏幕上不断跳动的数字,思绪却不经意又跳到了自己原本的世界。

  他本是元灵大陆天灵宗的一尾锦鲤,得天地灵气度化修得人身,又受师尊照拂被破例收为亲传弟子,却因渡劫失败被劈进了这方异世,神魂与这具躯壳融合,成为了这里一老牌豪门世家的败家公子哥。

  虽然不太明白这其中的缘由,更不明白为何这具躯壳的原主人从名字到长相都跟自己一模一样,但既然占用了人家的身体,自然也就结下了这份因果,有义务替对方了结了人生中最大的劫难。

  说起这个,景礼也是唏嘘不已。

  也不知原主人这是什么样的运道,以至于遇到的人三观都很是刷新人的底线,以至于让他的经历也跟着一言难尽。

  原主人的劫难全是因着一个叫钟良辰的男人。

  按照话本里的话来说,这人就是个典型的凤凰男,为了前途绝然甩掉相恋多年的初恋男友,转头傍上了追求自己的富豪公子哥,忽悠着对方为他提供人脉资金创下基业成为上流社会新贵,却在功成名就后又回头去找心头的白月光初恋,一边与白月光恩怨情仇,一边想方设法夺了公子哥的家业再一脚蹬了对方,最后和白月光终成眷属。

  而这个不幸成为他登脚梯的富豪公子哥,正是他附身的原主人,一个为了渣男不惜与家里反目成仇,最后还被对方坑的家破人亡的上流圈子里出了名的缺心眼的傻X。

  换作修真界来说,大约就是个修真大能为了个自己养的小玩意儿被对方蹉跎得家财散尽魂飞魄散还甘之如饴的傻子?

  当真是窝囊又悲哀。

  但这事儿看在景礼眼里其实并不难,只要从头一刀斩断与渣男的联系,好好过完自己的人生也就万事大吉了。[page]

  所以这也是他决定要了断跟这渣男关系的原因。

  屏幕上的数字停在了18层,随即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了。

  景礼收起跑偏的思绪,抬脚迈了出去,直接奔着1818号房间而去。

  酒店经理小心的跟在他身后,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哪句话没对触怒了这位爷,但私下里却迅速安排各路人马提高警惕,一旦事情失去控制立马控制记者删掉今天的闹剧,以免影响到今晚的宴会。

  1818门外站着几个黑衣保镖,以及一众被人打发来爆料的记者们。

  一群人见到景礼过来,纷纷尴尬的跟他打了声招呼。

  毕竟是叫来拍人家被绿的场面,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自在。

  景礼却没那么多心思,只朝他们点了点头,随即便指挥保镖拿房卡刷开了门。

  房门刚一打开,里头便传来嗯嗯啊啊的暧昧声响,景礼面不改色的一脚踹开房门,顺便停顿了几秒才走进去,以给里头的人准备的时间,以免画面太过辣眼睛。

  周围的记者们倒是个个双眼发亮,但碍于最前面的正主都没动,所以即便心里再着急,也只能伸长了脖子往里张望,并不敢逾越。

  但几秒的时间想也很短,等到他们跟随景礼一块儿进去房间后,里头的两个人还在慌里慌张的整理衣服,到最后也只勉强穿着皱巴巴的衣裤一脸慌张的望向门口,更遑论床上还乱糟糟的一团,床单上还印着一大片可疑水渍。

  这一看就是有情况啊,记者们纷纷拿起相机,见正主并不阻拦,赶忙激动得对着屋内狂按快门键。

  而屋里的人一看到景礼的脸以及他身后那一大堆媒体记者,稍稍瘦小的那个顿时脸色一白,惊恐和紧张在脸上一闪而过,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故作镇定的站起身跟他打了声招呼,“景二少,这么巧,我正跟良哥...钟先生谈论您送过来的剧本呢,不知道您这是......?”

  那一脸纯良又无辜的模样,倒是比景礼这个正主看起来还要天真无害。

  相比起青年的虚伪,另一位传说中的男朋友钟良辰先生就要直白的多。只见他伸手一把将那青年拉向身后护着,皱眉扫了一眼到处乱拍的记者们,看着景礼一脸不快道,“你这又是要干什么?还带着一群记者来瞎闹,还嫌自己在外面丢脸的不够?”

  “景礼我是不是平时真对你太宽容了?才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跑来触碰我的底线?”

  “你要实在这么不信任我,有种直接分手啊!这么一次又一次的瞎折腾,我已经受够你了!”

  说着,他转脸看向那群还在不停拍摄的记者,厉声怒斥道,“拍什么拍,都给我立马滚出去!谁允许你们进来的。”

  他对这群记者并不客气,也没将他们放在心上。只要他能拿捏住景礼,就凭景家的地位,想要让这群人闭嘴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page]

  但景礼却明显并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甚至连视线都没从二人还红肿着的嘴上停留半秒。他径自走过去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还闲适的翘起二郎腿,懒洋洋道,“哦,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良...钟良辰忘了点东西,我只好给送过来了。”

  良哥什么的他实在叫不出口,说实话,就连这名字他都觉得膈应。

  “什么东西?送个东西你也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钟良辰并不为他的说辞买账,这一两年下来对方总是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闹上一场,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但考虑到周围还有这么多记者,他还得哄着对方以景家的名义将这次的事情给压下去,所以即便心里再厌恶,他也只能强逼着自己对对方缓下脸色,不过口吻依旧强硬道,“你把东西放下,然后带着这群人立马离开,我可以考虑不跟你计较这次的事情。”

  但再敲诈...不,换取些应有的资源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那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仿佛面对的不是自己正在交往的男朋友,而是随便哪里来的保姆亦或是下属。

  这无耻的行径看得一众媒体记者们都很是窝火,更为景二少感到不值。单凭景家那样的家世背景,什么样的人会找不到?更何况景二少除了脾气差点以外,长得那也是一个俊俏精致,比起娱乐圈里头那些帅哥鲜肉都还要亮眼三分,何必将就在这样一个德行皆亏的玩意儿身上。

  一瞬间,众人连带着对景二少的印象都跟着提升了不少,还隐隐将对方的坏脾气都怪罪在了钟良辰身上。

  毕竟喜欢上这么一个三天两头出轨的糟心玩意儿,任谁想好脾气都不可能。

  但想是一回事,表面上所有人还是维持着透明人的态度,毕竟人正主都还没发话,也轮不到他们来置喛。

  “别着急,咱们可以先一块儿看看。”

  景礼却也没介意钟良辰的态度,他淡定的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来解锁,之前被暂停的视频画面便立时出现在人眼前。

  他伸手点了点屏幕,里头瞬间传来嗯嗯啊啊暧昧的声音,竟是同刚刚进门前听到的如出一辙。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当锦鲤穿成了炮灰男配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当锦鲤穿成了炮灰男配》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当锦鲤穿成了炮灰男配》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当锦鲤穿成了炮灰男配》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