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怂且甜

表妹怂且甜

作者:许乘月 表妹怂且甜最新章节:番外三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1-23 09:25:26 人气:68

表妹怂且甜简介:    阅读提示:每晚21:00,日更不辍,架空平权小甜文,无可考据。     徐静书天生一个大写的怂。     读书时怕被人知自己寄居在信王府,每日披星戴月出入京郊书院;考卷从来只答半张,怕学业出众要遭人排挤,掐算着同窗的水平力争中游;     出仕后御前弹劾百官有理有据,下朝时却恨不能团成个球滚得疯快;上官强调八百遍“没人敢打御史台的人”,她休沐时还是不敢独自出门。     她最胆大包天的瞬间,大概就是十五岁那年,以猛兔扑虎之姿亲上了眼盲的信王世子赵澈……还死不认账。     徐静书:不是我,我没亲,你瞎说!     赵澈:表妹休得狡辩,当年的口感,与此刻分明是一样的。     史上最怂“官员风纪纠察员”X眼盲心明嗜甜王府世子,1V1,HE,怂甜味小甜饼。女主大事不怂,后期男主眼睛会好。架得特别空的平权世界,不考据。

《表妹怂且甜》章节试读

  大周武德元年七月廿三夜,戌时近尾。

  长信郡王府内,夜露凝枝,月色氤氲着秋意。

  客厢庭前,徐静书立在孤植的朱砂丹桂下,双手拢于宽袖,瘦小身躯融进暗夜树影。

  时值初秋,枝头有初绽的桂子悄悄递散着馥郁。她接连深吸气,不断将那甜津津的蜜香纳入肺腑。

  “表小姐怎站在风口?”从外头回来的侍女念荷匆匆迎上,温声劝说,“入秋夜风扑人,表小姐身子弱,又有伤,当心凉着。”

  念荷是长信郡王府侍女,进府不到半年,之前只做粗使活计。三日前,前来投亲的表小姐徐静书被安置在此住下,念荷托她的福被总管临时升等,拨来照应饮食起居。

  徐静书身形较同龄人瘦小许多,投亲一路上又逢波折磨难,身上带了些伤,惨白小脸不见血色,弱恹恹叫人生怜。

  “多谢念荷姐姐关怀,”徐静书弯了笑眼,细声讷讷,“我睡不着,透透气。”

  她是长信郡王妃的侄女,虽是五服之外的旁支远亲,那也是实打实的血脉亲缘,府中谁都得恭敬称她“表小姐”,念荷哪敢当她这声“姐姐”。

  “表小姐唤我‘念荷’就好,”念荷挪了步子,以身替她挡风,“我瞧您每顿都吃得少,可是饿了才睡不着?”

  徐静书猛地挺直小腰板,认真道:“不饿的!我本就吃得很少,每顿只一点点就够。”

  她使劲眨眨眼,话头一转:“念荷姐……念荷,你是去含光院了吗?大公子可醒了?”

  含光院是郡王府大公子赵澈的居所。

  念荷摇头:“含光院这几日不许旁人近前,我只找了白日在里头当值的小姐妹打听,据说大公子还是没醒。”

  这消息让徐静书笑容发僵,两耳嗡嗡响,连几时被念荷送进寝房都不知道。

  ****

  三日前的黄昏,长信郡王府大公子赵澈与友人在镐京东郊游猎,不慎坠马伤及头部,当场昏迷。

  郡王府这就炸了窝。

  长信郡王赵诚锐立刻进内城请了圣谕,带回几名太医官替赵澈诊治。三日两夜过去,赵澈丝毫没有醒转迹象,太医官们也束手无策。

  郡王府内一时人心惶惶,众人各怀心思,却都不约而同关切着含光院的动静。

  虽至今还没与那位表哥见过面,可徐静书发自肺腑祈望他安度难关、尽快苏醒——

  她是在赵澈出事当天早上前来投亲的。

  按乡间忌讳,有客登门时若家里人出了事,这客便无论如何不能留。

  徐静书不清楚郡王府内会不会也有这讲究。若有,她真不知自己还能去哪里。

  钦州堂庭山乡下虽有她的母亲,可母亲有了新的夫婿和新的儿女。对那个家来说,徐静书只是个浪费米粮的累赘,好不容易才送走,谁会乐意她再回去?

  长信郡王妃徐蝉是徐静书出了五服的远房姑母,她千里迢迢上镐京来投亲,说来有点厚脸皮。可除了这位八竿子才能打着的远房姑母,她再无可投靠的去处。

 

广告 app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表妹怂且甜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表妹怂且甜》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表妹怂且甜》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表妹怂且甜》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