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与君同

我心与君同

作者:征宵 我心与君同最新章节:终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1-18 16:02:38 人气:13

我心与君同简介:一个渣攻看上了软受,软受不服怒起反抗。

《我心与君同》章节试读

  正是严冬,方下过一场大雪,天地皆白,万物俱静。

  阮因倒在雪地里,只觉全身都冻得快要没了知觉,甚至连先前那钻心刺骨的痛楚也要感觉不到了。他的神智愈发昏沉,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却仍伸出了手,想往前爬去,但终究是爬不动了。

  朦胧间,他听见有人道:“还想走,不要命了么?”

  这声音沉如金石,即使此刻仿佛压抑了滔天怒意,亦十分悦耳。

  阮因听在耳中,却只如遭雷殛,他挣扎了一下,却还是没能往前爬动半分。

  然后他便被人从地上一把捞起,横抱进怀里,裹入了一袭温暖的大氅中去。

  他勉强睁开眼,果然看见那张最不愿见到的英俊面孔,那双眼眸此刻炽烈如火,却教人不寒而栗。

  “不是我不放你走,是你已走不了了。”

  阮因这回被带回来,便发起了高热,烧得浑浑噩噩,竟昏迷不醒。

  大夫已经前来诊治完毕,战战兢兢地给阮因处理过了身上伤处,退下去煎药了。

  秦风丞站在床前,看见阮因一张俏脸苍白如纸,两颊却透着胭脂般的薄薄绯红,心里不知怎的,忽然生出些烦躁不宁来。

  除却第一回外,秦风丞在将阮因带回来的路上便没再动过他,昨日得归无忧城,自然再不能放过了他。只是阮因虽被下了软筋散,一开始却未被点穴,仍挣扎得极是厉害,甚至差点从床上跌了下去,连足踝都扭伤了。

  今早秦风丞离开之时,阮因还在昏睡,沉静的面孔颇有几分温顺堪怜之意。然而下午却听得有人来报,道阮因意欲自尽,被及时阻住了。

  他急忙赶去阮因住处,就见阮因仍躺在床上,纤瘦的手腕搭在锦被之外,被绷带缠得严严实实。

  他本似有满腔焦灼,此时却只余了怒气,不由冷笑出声道:“想不到阮家公子,竟效仿起那些贞洁烈妇来了。”

  阮因看也不看他,一双漆黑的眼睛不知是望着头顶纱帐,还是望向了虚空,半分神采也无。

  秦风丞又笑道:“你若非要如此,也由得你。只是你孤身上路,未免太过凄凉寂寞,我便做一回好人,让你阮家其他人也去陪你,如何?”

  阮因突然有了反应,他的眼睛慢慢看向秦风丞,眸中似有一团烈火:“你想杀我哥哥他们,却没那么容易。”

  秦风丞道:“阮荀固然武功不弱,但你以为,他单凭一门碧水剑法,便能是我敌手了?至于其他人,就更不值一提。这样罢,你若不信,我不妨明天就杀一个来给你看看?”

  阮因在被带回之时,曾见过秦风丞杀人的样子,他也早就知晓秦风丞武功盖世,又心性残暴,加之无忧城势力极大,这种事哪里做不出来?不由脱口道:“不要!”

  秦风丞微微一笑,凝视他道:“你也不想吧?那乖乖待在我身边便是了。”他的目光有些慑人,尽是不加掩饰的炽烈之意。

  阮因被他这么一看,一下又想起被他肆意欺辱之事,心底又气又恨。他毕竟不过是个十八岁少年,从未遭过这等祸劫,忍不住便鼻中一酸,泪水在眼眶中滚来滚去,泛起一片盈盈水光。

  秦风丞见他如此模样,不由心中一软,口中却道:“刚学完烈女自尽,又做出这副委屈模样,不知道的,可真要以为你是个大姑娘了。”

  他如此刻薄讥嘲,阮因本就羞愤得快哭出来,此刻即便竭力想忍住,却到底抑制不住了。

  秦风丞本待再说几句作弄之辞,却见阮因泪水已止不住地从眼角滑落,滚入鬓边乌发里,不禁看得有些不忍了,便放软了声音道:“好了,别哭了。你做我的人,我也决不会亏待你的。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阮因忽的开口道:“放我回去。”

  秦风丞本自以为难得地说了几句软话,岂料竟得来如此一句回答,不由一下怒自心头起,几乎就要扬手打去!但他手还没动,却一下看见阮因眼角的泪痕,终是忍住了,只冷声道:“好,只要你现在能走得出这无忧城,我便再不留你。”

  他知道阮因被他伤得颇重,且右足足踝亦因挣扎得太过而受了些伤,恐怕连床也下不得,如何能从偌大一个无忧城走出去?何况此时正是寒冬腊月,外面冰天雪地,阮因身上不过一件单衣,又如何能抵御刺骨严寒?

  原本其他任何一个人,都还不至于如此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的,然而他在盛怒之下,一时却忘了,阮因方才连死都已寻过了,又怎会在意这些呢?

  阮因闻言立刻翻身坐起,这一动便是痛极,他不由倒抽了一口气,才道:“还望秦城主说话算数。”

  然后他在秦风丞的注视之下,慢慢将双腿移到床下,扶着床架勉强下了地。然而他一放开床架,便身子一倾,几乎要跌倒,却终究没有跌倒。他略略站稳了,便往门外走去,一瘸一拐,走得极慢,但居然当真走到了门口,毫无迟疑地踏出了房门。

  秦风丞冷眼瞧着他的动作,他原本不是个易怒之人,但此时心底怒火却越烧越炽,几乎要灼穿胸膛一般,怒到极处,竟还生出了几分莫名痛楚出来,搅得他更是一阵烦乱难忍,只恨不得立刻将阮因抓了回来锁在床上,教他再无法离开半步。

  他心下虽气,面上却只更冷峻森寒,当下几步走出屋子,却一眼就见极宽阔的庭院中,阮因步履蹒跚,仍在前行,单薄的背影在一片苍茫白雪中显得很是孱弱无援。

  他见此情形,心中已说不出是何滋味了,他能听见自己手掌紧握,骨节爆出的声响,他几乎用尽了全部忍耐之力,才能依旧站在原地不动。

  这时却见阮因足下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他似乎想挣扎着爬起,动了几下,却始终爬不起来。

  秦风丞终于再站不住,几步疾掠了过去。

  药汤已经被送了上来,一个侍婢扶起了阮因,另一个端了药碗,就欲给他喂药。然而阮因双唇紧闭,那侍婢又不敢用劲,一时竟喂不进去。

  秦风丞见状,走过去道:“让开。”

  那侍婢忙站了开去,将药碗递给秦风丞,秦风丞在阮因双颊上一捏,迫得他张开了嘴,便舀了一勺喂他。

  阮因虽在昏迷,却似仍有些意识,当那药慢慢喂进口中之时,倒也配合了他的动作咽下药去。

  秦风丞自见到阮因以来,从未见过他如此柔顺听话的模样,先前那点烦躁之意一下便全然不知所踪,手上动作不由也愈发温柔细致起来。他这般一来,倒教身边两个侍婢看得都暗自心惊,只觉城主平日素来跋扈张狂,竟还有如此悉心照顾于人的时候。

  阮因这一病,足足昏迷了两天才醒转过来。他醒来时,恰看见秦风丞从一旁侍婢手中接过了药碗,他怔了怔,移开了目光。

  秦风丞见他醒了,本是一喜,但见他立刻将自己全然视若无物,不由又是怒火一炽。秦风丞此人,一出生便是无忧城少城主,身边从来没人敢拂逆于他,哪里受得了如此轻视,当下就要发作,然而一看见阮因毫无血色的脸庞,还是生生忍了下来,只道:“你再敢这般不要性命,休怪我让其他人给你陪葬。”

  阮因眼神似乎闪烁了一下,却仍不看他。

  他这副模样简直根本不将秦风丞放在眼内,秦风丞只觉再这样下去便真要忍不住发作起来了,但阮因病成这样,再经不起折腾,只好站起了身来,将药碗又递给了那侍婢,道:“给他喝,不喝就强灌。”说罢拂袖便走。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我心与君同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我心与君同》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我心与君同》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我心与君同》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