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爷的火葬场之路

病王爷的火葬场之路

作者:妙一 病王爷的火葬场之路最新章节:78、第七十八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07 18:04:10 人气:1210

病王爷的火葬场之路简介:【文案】 童年时一次无心玩闹,她把他害成了残疾瘫子,终日轮椅为伴,痛不欲生。 所以,他一直恨她,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袁蔻珠就这样带着一颗忏悔赎罪的心,嫁给平王李延玉为妻。 为了这份罪孽深重,她不得不从身上拔掉一片片鳞甲,将从前的明艳张扬,变得沉默寡言;将从前的恣意潇洒,变成对夫君的低三下四讨好。 ——凡事,只要他高兴就好。 ——由他百般作天作地,也是耐心哄。 终于有一天,男人从轮椅站起来了,她想,她这辈子所欠他的东西,也该还完了。 袁蔻珠静静手拿一纸休书走向男人—— “王爷,现在,咱们也算是互不相欠了,你有你喜欢的人,而我也——” 多年的疲累让她看起沧桑憔悴,她摸摸肚里三个月的孩子,说,会改嫁他人。 李延玉脑门轰地一下。 *** 后来,李延玉才终于明白,原来比之失去妻子蔻珠的那种痛,他这双腿又算什么呢? —— 曾经,他依仗着她对他的那份愧疚、以及求恕亏欠之心,将这个女人的深情柔意碾得个稀烂粉碎。 她欠他的倒是还完了,可是他欠她的,又该拿什么去还? ..... 李延玉后来追妻,追着追着,人就疯了。

《病王爷的火葬场之路》章节试读

  平王府后罩楼一高高戏台,铜锣鼓声咚咚咚地敲个不停,一位年轻美丽、身材高挑婀娜的女驯兽师、正进行着杂技表演。她左手拿一根长木棍,右手是一条连珠的铁绳长鞭,身穿罨画彩衣,头梳垂挂髻,纷纷不断鼓掌声中,台下,所有的观众把目光全聚集在那女驯兽师鞭下的一只老虎身上。那老虎体型肥大跳上跳下,一会儿给观众表演站立,一会儿,又坐在凳子上对观众行礼,神态模样,透着憨顺,竟看不出一点凶野狂性。

  袁蔻珠自然也坐在那里。

  今日,是她婆婆刘氏,也就是平王生母刘惠妃四十三岁寿辰。

  恍恍惚惚间,因只把目光专注盯着戏台上的那只老虎,竟未听有人在悄悄议论她——

  “这戏,到底是谁安排的,这刘妃的生辰寿宴,可办得真真热闹,一点儿都不寒碜!”

  接着,便有人接口:“诺,可不就是她那媳妇袁蔻珠吗?若要排班论战,说起这京城里媳妇们呀,哪家最强,就要数这蔻珠了!以前,她父亲是大将军,姑母是皇后,论气质身份,她数一数二就罢了,偏偏性格出奇好,你别看她,安安静静坐在那儿话也不多,可一言一行,既端庄又得体,既懂分寸,又相当会来事儿!哎,真是没想,这刘妃看着笨笨的,又蠢又无能,可架不住她这儿媳却是比她强多了!你们说,她这是修了哪辈子福,娶了这么个贤惠能干漂亮的儿媳!”

  “呵,你们懂什么?她是有福气娶这么漂亮能干的儿媳妇么?你们仔细想,她儿子平王那双腿,好好地,却是怎么弄残废的?身份?这袁蔻珠现在还有什么身份?”

  “……”

  她们便都闭了嘴,就此打住。

  那些个女人,全是京城里诰命贵妇,有的,是王孙之妻,有的,是公侯之女。

  袁蔻珠这时仍把目光恍惚飘怔地盯着戏台,那只大老虎,众人笑畜生的滑稽娇憨,竟如此乖巧温顺听话,殊不知,袁蔻珠只觉得,在这一刹那间,她竟觉自己的命运和这畜生的重叠在了一起。

  长棍鞭笞下,受人掌执驱使,一生而不得自由摆脱。

  .

  “小姐,您先喝碗茶吧,这东西苦,它还有毒呢,可不能吃太多了!”

  看戏时,蔻珠不自觉地从袖袋手绢掏出几粒苦杏仁,细嚼慢咽着,一颗颗往嘴里送。

  蔻珠接过了侍女素绢递来的茶。“倒不苦!”

  她像是在给自己内心对话:“苦日子过多了,早习惯了,如今,把黄连送入口里,也是一股白味儿!”

  素绢这丫头已有十二岁,白皮肤,瓜子脸,兰质蕙心,一副善解人意模样。

  蔻珠的这番自言自语,她自然听见了。

  不禁黯然垂眼,双眸微有些潮红。“小姐,苏大夫说,您上个月不慎落了点轻微喘症的病根儿,所以,叫你没事的时候,揣几颗苦杏仁在身上,想起了就拿出来嚼一颗两颗——”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病王爷的火葬场之路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病王爷的火葬场之路》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病王爷的火葬场之路》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病王爷的火葬场之路》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