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攀不起的老公,我不要了

高攀不起的老公,我不要了

作者:蝗蝗啊 高攀不起的老公,我不要了最新章节:75、第 75 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11 03:18:31 人气:1552

高攀不起的老公,我不要了简介:婚后三个月,一言不合,安拙被闫圳轰了出去,站在外面两个小时,才被放进来。 婚后半年,一次争议,安拙又被闫圳轰了出去,她回了娘家,三天后,自己灰溜溜地回来。 婚后一年,一次争吵,安拙主动出走,回了娘家,被她妈打包送了回来。 婚后两年,安拙愤而离家,被闫圳接了回来。 婚后四年,安拙平静地收拾了行李,带着她来时的那只小箱子,离开了闫家......而这次,闫圳再也接不回她了。 文案二: 庙里,得知学长订婚消息的安拙,嘴里念念有词:“请佛祖保佑闫圳学长与仝玲学姐婚姻美满,”她停顿了两秒,“才不,刚才许的不算,愿学长能像我喜欢他那样喜欢上我,最后娶的人是我。”话音刚落,手机响,安拙接起,闫圳的声音传来:“下个月8号婚礼,我娶你,嫁不嫁?” 离开寺庙时,安拙虔诚跪拜:“谢谢佛祖,事成以后给您再塑金身。” 四年后,安拙拉着她的行李箱走出闫家大门时,心里想的是:佛祖不可欺,替嫁新娘终是离婚收场。 男主前期是真狗、真混,在中后期被女主虐的过程中,慢慢正视了自己的感情,变成了一枚追妻忠犬。

《高攀不起的老公,我不要了》章节试读

  安拙是被吵醒的,半睡半醒之间,她想到应该是闫圳回来了。他晚归伺候他入睡是安拙婚后养成的习惯,习惯真不是说改就能改,她马上清醒了过来,本能地下床踏上托鞋,开卧室门朝客厅走去。走到一半,听到一个女声在说:“好了,已经到家了,阿圳你不要闹了。”听上去颇有“夫妻双双把家还”的味道。

  女声娇媚温柔,听上去十分有特色,是仝玲的声音。安拙脚下一顿,她怎么来了?这就开始登堂入室了?没容她多想,温柔到能滴出水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哎,你轻一点嘛,好重啊,压到我了。”语气娇中带嗔,不由让人遐想连连。

  安拙露出一抹自嘲的苦笑,换以前,她肯定早就冲出去了。现在,不知是进步还是退步了,她是真没以前那么急了,只慢慢踱步过去。再大的房子也有走到头的时候,一个拐弯,一对男女出现在安拙眼前。

  是她的丈夫与丈夫的前女友,更准确的说,是她老公谈婚论嫁过的前未婚妻。

  闫圳看上去醉得不轻,半个身子搭在仝玲身上,仝玲一人架着他有些吃力,脸上都冒汗了。饶是见多了这些年仝玲制造出的各种让她难堪的状况,今儿这一幕看在眼里,依然刺目。理智上她应该过去,个人情感却束缚了她的双脚。

  从厨房赶过来的赵姨,手里端着解酒汤,发现仝玲还没摆次儿明白他家少爷,只得把手中的汤碗放下,帮着仝玲架起了闫圳的另一只胳膊。

  闫圳1米87,自由博击资深爱好者,业余组冠军。想把这样一个身强的醉酒男人弄到几米开外的卧室,就算架着他的是男性也不容易做到。这不,赵姨的鼻尖上也开始冒汗珠了,龇牙咧嘴着一眼瞥见了安拙。

  “哎哟,安小姐,您别傻站着了,倒是过来搭把手啊。”嫁进闫家四年,这位闫家老宅跟过来的管家从来没叫过她一声太太。闫圳有一次听到后,倒是问了一句,赵姨解释说:“我叫你妈太太,叫了快三十年了,一时不习惯这样称呼别人。”

  闫圳听后当时看了安拙一眼,那时的安拙是新嫁娘,像是刚入了宫殿的灰 姑娘,哪有底气抢婆婆的名头,挑在闫家服务了近三十年老仆的刺儿,只得说道:“叫什么都行,依着赵姨的习惯吧。”说完,两人都看向闫圳,见他低头吃饭不再言语,从此这一声“安小姐”叫到了现在。

  四年的时间,安拙太了解赵姨了,之前闫圳回来不叫她,是为了给仝玲制造机会并趁机恶心她,现在发现别说仝玲一人了,两人都上也弄不动闫圳,这才想起还有她这个便宜人可用。

  可惜,安拙没兴趣陪她们“搬山”,悠闲地走过去,拿起赵姨刚放下的解酒汤,嘴上说着:“呀,赵姨,这汤不够热,效果会打折,”又闻了闻:“也不够浓,我还是拿过去再煮煮吧。”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高攀不起的老公,我不要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高攀不起的老公,我不要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高攀不起的老公,我不要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高攀不起的老公,我不要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