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咬一口

反咬一口

作者:丧丧又浪浪 反咬一口最新章节:57、第 57 章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12 12:30:18 人气:66

反咬一口简介:【下本《我不当大哥好多年》求个预收】【微博@丧丧又浪浪】 边赢的父亲续弦了,后妈带来一个生父不明的女儿,跟着母姓叫云边,边家的边。边父待其关怀备至,满城风雨盛传云边是边父的私生女。 边父让边赢多多照顾云边:“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边赢看向云边,面上闪过一抹古怪的讥笑:“小Zá种。”    DNA报告显示,云边与边父没有亲子关系。 可边赢也没有。    天下着倾盆大雨,边赢被拦在边家大门外,边父不愿再见他。 正僵持着,有加长版劳斯莱斯缓缓在他身边停下,摇下的车窗露出云边半张脸来,那双目若秋水的瞳子里染上一点似是而非的怜悯。 门卫皆以为她是想安慰边赢。 只有边赢知道她想说什么,不过碍于旁人在场,为维持纯良无害的人设,这只满口獠牙的小白兔是通过比口型的方式将昔日称呼原封不动奉还于他的:“小、杂、种。” *是亲鹅子 *男女主不在一个户口本上 *日更,暂定晚上十点,有事文案请假,拖延症严重,可能晚那么十几二十分钟但是说了会更一定会更

《反咬一口》章节试读

  临城。

  七月的天说变就变,成团的乌云笼罩苍穹,电闪雷鸣伴随着骤雨滂沱,奏响盛夏的篇章。

  行人四下逃散,车辆视线受到干扰放缓了速度,小心翼翼淌过路面积水,整座城市几乎被淹没在暴雨声中。触目所及,一片朦胧。

  嘉林公馆正在进行一场盛大的婚礼,巨大的落地窗外雨雾氤氲,室内则完全是另一幅景象,十几盏水晶吊灯熠熠生辉,给香槟塔镀了层温润的光泽,钢琴和大提琴悠扬婉转的二重奏伴着衣香鬓影,暴雨败坏不了兴致,宾客往来间,依然推杯换盏,觥筹交错。

  宣誓仪式开始,场内的灯在同一时间几乎全灭了,只剩沿路的幽幽地灯和集中在新人身上的聚光灯。

  “下面我宣布,你们正式结为夫妇,现在,新郎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随着司仪话落,台下响起掌声和欢呼。

  云边送完戒指便入座了主桌席,座位距离舞台很近,但她的眼神莫名有些悠远,像是穿过了一对新人,落进舞台聚光灯之外的暗处,无迹可寻。

  台上的新娘是云边的母亲云笑白。

  新郎是云笑白的初恋情人边闻,临城的首富次子,多年前,俩人的相恋遭到家庭反对。

  云笑白与边闻分手后经历了一段短暂的失败婚姻,多年来一直独自抚养女儿。

  而边闻则娶了家中安排的联姻对象,婚后夫妻俩育有一子。

  半年前,他的妻子因病过世。

  一次出差,边闻与云笑白重逢,二人旧情复燃。如今的边闻不必事事受限于父母,有了自主择偶的自由和底气,终于了却心中的遗憾,娶到了最想娶的女人。

  当然,这样的感情必然要饱受一番非议。

  云边身为云笑白的女儿,自然也难逃他人的口舌,今日自她现身起,旁人打量的眼神就不曾停歇。

  或暗戳戳,或明晃晃。

  “四十岁的两个人了二婚搞这么大排场,边闻当年一婚都没这么高调吧?”

  “毕竟当年是商业联姻,婚礼全程他连笑都没笑一下,现在是自由恋爱,情投意合,意义大不一样。”

  “边闻的儿子来了没,我怎么没有看到?”

  “没看到,应该没来。”

  “换我我也不来,亲妈过世才半年家里就要多个后妈,搁谁谁能受得了啊?”

  “主桌坐着的那个丫头就是云笑白的女儿吧,麻雀变凤凰当上了边家的掌上明珠,福气倒是不浅。”

  “掌上明珠这些都是虚的,重要的是边家能给一个继女多少家产?”

  “继女?这可不一定了……”

  在场来宾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公开场合有些话不便说得太直白,话题到这里,只剩心照不宣的低笑。

汝慕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反咬一口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反咬一口》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反咬一口》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反咬一口》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