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慕文学 > 历史古言 > 崇祯八年 > 第六百二十三章 皇上狠狠地惩治妾身吧!

崇祯八年 第六百二十三章 皇上狠狠地惩治妾身吧! (1/1)

    据锦衣卫呈送上来的奏报显示,周家在京师南城外近郊就有三块连片田地,合计亩数达到七万余亩,为其劳作的庄户多达六百余户,口数达两千余人,这可是比某些百年勋贵家数代积累还要多的。
    不止是京郊。
    周家在顺义和良乡这两县还各自有两处庄园,各有三万及两万余亩田地,庄户三百余户,口数合计千人左右。
    要是按照士绅一体纳粮的章程来计算,周家免赋税田地数量为两万亩,剩下的十万亩田地按三成上缴计算,每年需缴纳三万石粮食及其他作物,市价折银为一万多两。
    虽然这笔银钱对于周家来说谈不上什么伤筋动骨,但算明白之后,已经让周奎父子肉疼不已,所以才有了今天周奎找上门来大放厥词的行举。
    今天周后的激烈反应让朱由检既感意外又觉欣喜。
    没想到向来护短的周后在大是大非面前如此拎的清,不愧为史上公认的贤后美誉。
    边走边思考之中,对于周家的处置朱由检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妾身田氏恭迎皇上!
    皇上可是有日子没来了,近来可是国事太过繁忙之故?”
    还没等朱由检走到承乾宫门前,眼尖的宫女已经飞也似地跑进宫里,等到朱由检和王承恩来到宫门前,来不及换上正装的田妃已经迎上前来蹲身施礼道。
    “田妃何须多礼,快快起身。
    最近的确是事物繁巨,故此我也无暇前来看你跟云哥儿。
    外面天寒,咱们进去说话。”
    看到田妃衣着单薄,朱由检随口解释一句后赶忙说道。
    “妾身谢过皇上关爱,殿中暖和的紧,妾身这般穿着还出汗呢!”
    闲谈之间,几人穿过曲折的回廊进入到承乾宫正殿之中,侍女奉上热茶后退出殿外,朱由检抱起锦榻上已经会坐起身来的云哥儿逗弄起来。
    “云哥儿这副相貌越来越像田妃你了,等到将来长大成人,妥妥地一个美男子啊,哈哈!”
    朱由检抱着一岁半的云哥儿仔细端详着,那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让他内心既温暖又舒适。
    许是有半月未见的缘故,云哥儿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个颌下一部大胡子的男人,瞬间便认出了朱由检,随即小嘴向两侧翘起,脸上露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两只小手一下张开,一把就将朱由检的大胡子给薅住,就像抓住了心爱的玩具一样咯咯大笑起来。
    “哎哎哎,我的小祖宗,赶紧撒手!”
    朱由检吃疼之下甚至不由自主地前倾,一旁地田妃手疾眼快抓起一个拨浪鼓摇动着递到云哥儿眼前,云哥儿小手松开那捧胡须,抢过拨浪鼓来开始笨拙地摇了起来,田妃顺势把他从朱由检的怀里接了过来。
    “嗬,这小子好大的力气,哈哈!看来是奶水充足地缘故啊!
    不过,云哥儿都一岁半了,也该戒奶了吧!”
    朱由检理了理有些散乱的胡须,先是笑盈盈地夸了儿子一句,随后上下打量着田妃开口道。
    与周后和袁妃不同,田妃生下云哥儿之后并没有雇请乳母,而是坚持亲自哺乳,为此专门打发人去宫外淘换了秘方,就是为了使自己的奶水充足,供得上云哥儿每日所需。
    “妾身暂无戒奶的打算,等到云哥儿吃到三岁再说,妾身补了这般多食物,就是想让云哥儿吃的饱呢!”
    田妃用满是柔情爱意的眼神注视着云哥儿肥肥的脸庞随口回道。
    前面两个孩子早夭的打击几乎摧毁了她,现在看到云哥儿如此康健的小身子,她的心里充满了无尽的爱意和满足。
    “爱妃这身子真是丰润多了啊,这才半月未见,倒是比从前更加好看了!
    这殿里怎地这般热,这衣衫都似穿不住了一般!”
    朱由检细看之下,顿时被田妃凹凸有致地身材所吸引,心内一股燥热之意急速窜起,眼神中也有了别样的意味。
    “嘻嘻,殿里火龙烧的是旺了些许,可也没有皇上说的那般热,许是皇上心里头热吧,嘻嘻!”
    田妃看到朱由检这般模样,心里头哪里不明白到底为何?心里窃喜之下,一边出言嬉笑着自家丈夫,一边故意将身子挺了一挺,丰满之处显得更加地诱人。
    “那个,爱妃,且将云哥儿交于女官,你且随我去寝殿更衣,这殿里是在燥热的很!”
    朱由检看着眼前容貌俏丽、身材诱人地田妃,心头的那团火焰越烧越旺,口干舌燥之下再也忍耐不住。
    “皇上,现下天色亮着呢,这。。。不好吧?嘻嘻!”
    “白昼岂不是更好?看的清楚!速速伺候朕去更衣,再慢一步,小心朕狠狠惩治与你!”
    “妾身才不怕皇上惩治呢,嘻嘻!皇上要惩治,最好更狠一点才好!”
    看到朱由检心急火燎地疾步走向一侧的寝殿,田妃眉眼含笑地喊进贴身女官后,把云哥儿交付与她,吩咐她带云哥儿去侧殿玩耍,随后一摇一摆、不慌不忙地跟了上去,王承恩则是臊眉耷眼地立在一旁,仿佛一直不曾存在一般。
    约莫小半个时辰之后,心满意足地朱由检大摇大摆地从寝殿行了出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锦榻之上,王承恩赶忙端着茶壶上前,给他重新换过茶盏后续满,朱由检端起茶盏啜饮一口热茶,舒服地嘘了一口大气。
    王承恩提着茶壶立在一旁,等着朱由检喝完后再行续满,心里头暗赞道:“皇爷真是龙精虎猛啊!
    今日忙了大半日公务,来回走了七八里地,还能。。。啧啧!”
    片刻之后,脸上红晕未消地田妃,面带笑容从寝殿来至朱由检对面的锦榻坐下,朱由检再次喝了一口热茶后开口道:“难得左都督有心,能给坤兴带来她喜爱之物事,何况还有前番那名女子之事,朕这心里头都是一直记着。
    朕听闻左都督虽是经商有术,但于外间并无恶名,且名下田地略微少了些许,朕觉着总不能让实在人吃亏不是?
    过几日朕会下旨,将嘉定伯府于顺义之田庄划转至左都督名下,以此来酬谢左都督对天家之心意!
    爱妃暂且歇息,朕还要去袁妃处走一遭。
    明晚朕会歇在承乾宫,还要狠狠地惩治爱妃一番!”